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關]  [懷舊模式-開]  [Youtube 預覽-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有關帖文題目顯示香港字問題

一直以來,不少會員反映討論區帖文題目未能正常顯示香港字,由於此項更新牽涉整個系統,故一直未能完善。然而我們明白各會員對此有一定需求,決定於星期三早上7時短暫「熄登」更新系統,解決題目顯示問題,預計需時兩小時。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更新完成後題目將支援香港字、大部分日文及韓文字體,字數限制將由現時25個全形字符增加至30個。與此同時,討論區桌面版將增設M版現有的回帶及追蹤功能,發表頁面的題目輸入位置亦會加入字數提示功能,希望能改善大家的使用體驗。

香港高登討論區管理員團隊
跳至第

發起人
我是鬼差,有個美女死咗,我去收她的魂!
503個回應
人一出世,便一天一天的步向死亡,無論富貴貧賤,終有一天會走完他的一生。

問題是帶著何種心情,怎樣的表情離開人世。

當了135年鬼差的我,見過數以萬計的死者。

他們表情不一,有安祥的、有痛苦的、有茫然的、有憤怒的、有解脫的、有不甘心的、還見過含著淚水的‥‥‥

不知道我下一個要收的魂的這個死者,是帶著何種心情?怎樣的表情離開人世?


[img]https://upload.cc/i2/WxA01Z.jpg[/img]





第一章 哈囉!大家好!

Hi!大家好!

我叫劉德樺。

請大家看清楚,是‘樺’,不是‘華’。

劉德華是紅了二十多年的歌影視巨星,而我不會演戲,也不會唱歌。

我今年41歲。不過,去年我也是41歲,而明年也會是41歲!

因為,我不是人,是一隻‘鬼’!

我生於1840年(道光二十年)死於1881年(光緒七年),已經死了135年!

1881年減1840年,是41年。我死的時候只有41歲,算是英年早逝了!

我死了之後,來到陰間,當上了鬼差。

就這樣,一做便是135年,所以,我現在是一名‘資深鬼差’。

鬼差的工作就是去‘陽間’收死人的‘靈魂’帶到‘陰間’。有時也會負責送投胎的‘鬼’到‘奈何橋’投胎。

鬼差是‘神州鬼區’才有,外面的鬼區是沒有鬼差的,只有‘擺渡人’。

‘鬼差’和‘擺渡人’的工作其實都是一樣,就是收死去的人的‘靈魂’和引導他們到陰間再轉世投胎。

有一件事,大家一定要搞清楚的,世上所有生命的本質是‘靈魂’,不是‘肉體’。

‘肉體’會凋敝,而‘靈魂’不滅。

而所謂的死亡,只是‘肉體’的凋敝。作為生命本質的‘靈魂’,會離開凋敝了的‘肉體’,去到陰間,再投胎轉世,寄存到另一個‘肉體’裏。

如果是寄存到‘人’的‘肉體’,便會以‘人’的形式在‘陽間’生活。

如果是寄存到‘動物’的‘肉體’,便會以‘動物’的形式在‘陽間’生活。

所以,當人死了,‘靈魂’便會離開凋蔽了的‘肉體’飄出來。(有圖為證)

[img]https://upload.cc/i2/9kKgjA.jpg[/img]


#good2#106  #bad#14 
標籤: 原創
我們‘鬼差’叫這些飄出來的‘靈魂’做‘犯’。

我也不明白,他們又沒犯事,只是剛剛死去而已,為何會叫他們做‘犯’的呢?

只是從我一入職開始,上司和同事們都是這樣叫,於是,我也照他們的叫法。

飄出來的‘靈魂’是不懂得如何去陰間的,我們‘鬼差’的工作,就是把‘靈魂’帶到陰間。不然,讓這些‘靈魂’在‘陽間’四處亂跑,造成鬼話連篇,那就麻煩了!

人間和陰間,涇渭分明,人間住人,陰間住鬼,不可以混亂。

我們‘鬼差’每天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犯’。

有些‘犯’不知道自己死了,傻乎乎的看著自己的屍體。我們叫這些鬼做‘傻犯’。

三日前,我就收了一個‘傻犯’。她叫Mandy,今年只有25歲,有先天性心臟病。

她晚上外出買東西,回來時乘升降機,到了自己所住的單位樓層,當她出升降機時,突然心臟病發,猝死在升降機門口!(上圖那位美女就是Mandy。)

她的‘靈魂’飄出來後,呆呆的站在自己漸漸變冷的屍體旁邊。

我收她的‘靈魂’時,她指著自己的心口,傻乎乎的問我︰“請問,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我說︰“是呀!妳已經死了!跟我走吧!”

有些‘犯’知道自己死了,想逃走,我們叫這些做‘逃犯’。

這些‘逃犯’給我捉回來後,我通常會打他一頓!

當然‘打犯’是觸犯‘陰間法律’的。陽間的法律也不容許警察打犯人。

不過陽間跟陰間不同。

陽間的警察打犯人被捉到判刑後有很多捐款,出獄後,還有銀行請他們工作。

而陰間是‘法治之區’,鬼差打犯是絕對不可以的,是非常嚴重的罪行!!

因為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會被革職和扣分!

所以,嘿!嘿! 我打犯打得很小心!

我是感應到四周沒有其他‘鬼’才打的。

其實,一般的鬼差都不會打‘犯’,所以,我承認,我是鬼差中的‘害群之馬’!

亦證明了‘樹大有枯枝’這句話是真的!

有時,我會用更加嚴厲的手法懲罰‘逃犯’,就是脫光‘犯’的衣服,既羞辱他,又可防止他逃跑。


發哥你番左黎


剛從肉體裏飄出來的‘靈魂’,是不知道活人看不到他的。除非他是‘露體狂’,不然,一旦被脫光了衣服,便臉紅耳赤,不敢亂跑。當知道原來沒有人看到他時,已經被我帶到‘陰間’了。

到了‘陰間’,再給‘犯’穿回衣服。然後恐嚇他,不准說我打過他和脫光他的衣服!

有些‘犯’知道自己死了,很合作,站著等我們來收他的‘靈魂’。我們叫這些做‘良犯’。我對‘良犯’是很好的。

“嘟!‥‥‥嘟!‥‥‥嘟!‥‥‥”

這是我的‘通訊機’收到‘Call’所發出的聲音!

正所謂與時俱進,現在陰間的每個‘鬼差’都有一部‘通訊機’,大小跟先前全球發生連環爆炸的‘Note 7’差不多。

當然,我的‘通訊機’是不會爆炸的。

我從衣袋裏拿出‘通訊機’查看,是‘鬼差總部’Call我,有人剛剛死了!

每個人‘斷氣’的一刻,都會發出一下訊號。

‘鬼差總部’接收到這個訊號後,確定死人的位置,把資料發給巡邏的鬼差,叫他們去收死者的‘靈魂’帶回‘陰間入境處’。

我現在身處將軍澳地鐵站附近的一間商場,死人的地方是距離我幾條街的一座公屋大廈,於是,我向這座公屋大廈飄過去。

身為鬼差,我每天都會接觸到死亡。

人一出世,便一天一天的步向死亡,無論富貴貧賤,終有一天會走完他的一生。問題是帶著何種心情,怎樣的表情離開人世。

百多年來,我見過數以萬計的死者,他們表情不一,有安祥的、有痛苦的、有茫然的、有憤怒的、有解脫的、有不甘心的、還見過含著淚水的‥‥‥

不知道我現在前去收魂的這個死者,是帶著何種心情?怎樣的表情離開人世?


[img]https://upload.cc/i2/Q4NpeM.jpg[/img]

為我英年早逝而落淚!淚水變成了雨落在我故鄉的河流上‥‥‥


第二章 被強迫‘啪!啪!啪’而死的美女

[img]https://upload.cc/i2/8gpXeF.jpg[/img]

死人的地點,是大廈的三十二樓梯間。

我去到一看,原來又是一位美女!

不知怎地,我看到年輕貌美的女子死了,心裏很不舒服。

三天前,才收了一個美少女的‘靈魂’,三天內死了兩名美女,真是天妒紅顏!

美女的‘靈魂’已經飄了出來,站在梯間,呆呆的看著躺在地上自己的屍體,又是一個‘傻犯’!

不過她不是於是心臟病,而是被勒死的,頸上有被勒過的瘀傷,臉上也有瘀傷。

她連身裙的上衣被撕破,白色的胸罩被翻了上去,露出了一對雪白的肉球,裙擺被扯高到腰間,內褲被脫了下來,掉在一旁,修長的雙腿‘大’字形張開,兩腿中間像被野狼踐踏過的草叢似的,一片狼藉!

一看便知,這美女是被強迫‘啪!啪!啪’後,再被殺死的。

而在‘啪!啪!啪’的過程中,飽受兇徒性虐待,死得很慘!很痛苦!很可憐!

剛從自己的屍體飄出來的‘靈魂’,大多數茫然不知所措。如果是遇上突然發生的意外死的人,飄出來的‘靈魂’,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當然,我們是有方法令剛從屍體飄出來的‘靈魂’清醒過來的。

我走到美女的‘靈魂’面前,向著她的臉,“呼!”一聲,吹出一口帶著酒氣的‘冥氣’!

我昨晚喝了很多酒,今天還有點宿醉的感覺。

帶著酒氣的‘冥氣’吹過去,垂在美女臉頰上的髮絲被吹到揚起來,她的眼睛眨了一下!

她應該清醒過來了。

果然,我看到她雙眼漸漸地紅起來。因為她看到自己慘被蹂躪致死的屍體!

人以為‘鬼’是‘虛幻’的,觸不到,摸不到,不是‘實體’。

這個說法,只對了一半。

‘鬼’可以是‘虛幻’,也可以是‘實體’。

剛從‘肉體’裏飄出來的‘靈魂’是虛幻的,但會慢慢的變成‘實體’。

特別是去到陰間,吸了陰間的‘冥氣’,便會變成‘實體’,跟人一樣。

當然,‘冥氣’深厚的‘鬼’,是可以把自己由‘實體’變回‘虛幻’,變成可以穿牆過壁,或附在活人身上。即俗稱‘鬼上身’。我就可以這樣做。

我吹出的‘冥氣’,不但令美女清醒過來,也令她由‘虛幻’變成‘實體’,方便我‘處理’她!

我們‘鬼差’是有証件的。以前是一個木造的‘令牌’,叫‘五雷號令鬼差令牌’。令牌上刻著‘鬼差’的姓名。收魂時亮出來給‘犯’看。(有圖為證)

[img]https://upload.cc/i2/hcMi2G.jpg[/img] https://upload.cc/i2


而陰間是與時俱進的,現在已經不用‘令牌’,因為容易被‘犯’誤會自己穿越了去到古代。

現在我們‘鬼差’用‘鬼差証’。証件大小跟身份証一樣,有鬼差的相片、姓名、職銜和編號。証件用黑色皮套套住。黑皮套的背面,印著‘鬼差部’的‘黑白無常鬼徽’。

見美女清醒過來,我便拿出‘鬼差証’給她看,並且說︰“我是高級鬼差劉德樺,編號WG573298004332。妳已經死了,整理一下衣服吧,然後跟我走!”說完,收回‘鬼差証’。

沒有回應!

美女依然直勾勾的望著自己的屍體。

這個我是理解的,她一時間難以接受自己這樣慘死!

我幫她整理好衣服,然後說︰“走吧!”

“去‥‥‥邊度?”美女的聲音顫抖。

“仲有邊度去?當然係去‘陰曹地府’啦!”我說。

“我‥‥‥想‥‥‥見一見我的弟弟,可‥‥‥以嗎?”美女說。

“唔可以!走吧!”我冷冷的說。當我伸手拉她時,她避開,退後一步,然後轉身逃走,沿樓梯跑上去!

我望著她逃走的背影,嘴角扯起一抹冷笑。

妳能逃到哪裏去呢?

我沿樓梯追上一層,來三十三樓,感應到她在這層樓的走廊。

我穿過防火門,在走廊裏看到了她。

她在走廊裏跑,我雙腳離地在走廊上飄,於是,轉眼間我便飄到她背後。

這時,她去到一個單位門前,正想開門進去,我在她的身後降落,一手扯著她的頭髮,阻止了她進去。

美女被我從後面扯著頭髮,臉朝向上。她捉著我的手,望著我,含的眼淚哀求說︰“不要!‥‥‥我求你!‥‥‥我只想見一見我弟弟!‥‥‥”

“唔好求我!”說完,我一拳打向她的腹部!

“啊!”她痛苦的叫了一聲,雙手按著腹部,身體一軟,跌在地上。

我揚起腳,向倒在地上的她的腹部猛踢了幾下。

“啪!‥‥‥啪!‥‥‥啪!‥‥‥”

我說過,對付逃犯,就是痛打一頓!就算是女人,一樣照打,打到她乖乖聽話為止!

一輪毒打過後,美女頭髮凌亂,蜷曲著身體,痛得抽搐起來。

她忍著痛,爬起身,然後屈曲膝蓋跪在地上,垂下頭,哀求說︰“對‥‥‥唔住!‥‥‥對不唔住!‥‥‥我‥‥‥只是想‥‥‥見一見我弟弟!‥‥‥我求你!‥‥‥”


面對美女的苦苦哀求,我冷冷的回了一句︰“不可以!”

說完,我手一揚,美女身上的衣服全部消失!

我剛才說過,這是我對‘逃犯’的一種懲罰方法。

當然,我知道大家會覺得我很過份,畢竟對方是個女人!

但我要說的是,她敬我一尺,我敬她一丈。

如果她乖乖地跟我走,我是不會這樣對她的。

做我這行,最麻煩就是‘走犯’,如果追不上她,讓她逃跑了,回去肯定紀律處分。

而紀律處分,通常是扣薪水!

我又嫖又飲,每個月的薪水都不夠我嫖妓飲XO。現時,我還欠下三個月房租未交。

房東說︰“‘嘟’Auntie!今個月無租交,快‘嘟’D搬走!”(這是房東的原話,‘嘟’是代表粗口。)

所以今個月的薪水,要全部用來交租。如果這個月的薪水被扣了,就交不了租金,被房東趕走了!

其實我們‘鬼差’是有職員宿舍的,但住宿舍很不方便,帶女人回來過夜會給其他‘鬼’知道。我喜歡‘主場’作戰,所以選擇每個月拿房屋津貼,自己租房住。

我一手抓住美女的頭髮,把她從地上拉扯起來。

她全身赤裸,一隻手橫放胸前,一隻手放在兩腿中間。

我從褲的後袋裏拿出手銬,把她的雙手銬起來。然後拿出鐵鏈,一端扣在手銬上,另一端握在我的手裏。
美女禍從天降,先被強迫‘啪!啪!啪’而死,再被我毒打,現在看到自己變成犯人,雙手被銬著,想見弟弟最後一面又被我拒絕,悲從中來,淚水湧了出來,滴在地上!

我當沒看到,用力一拉鐵鏈,說︰“走吧!”

美女被我一拉,身體向前衝出了一步,胸前一對雪白飽滿的乳房晃動起來。

我會飄和穿牆過壁,但美女剛死,不會飄,也不會穿牆過壁。我只好拉著她走。

我拉著她到升降機前,不一會,升降機門打開,裏面是一個穿白色恤衫灰西褲的中年男人。

男人一臉疑惑,怎麼升降機門開了,但又沒有人的呢?

就在男人疑惑不解時,我拉著美女進了升降機。

男人按下關門掣,機門順滑的關上。然後下降在大廈的地下。

待續‥‥‥

[img]https://upload.cc/i2/j8pJCx.jpg[/img]

為我知法犯法虐打犯人而落流,淚水變成了雨點,落在美少女身上‥‥‥



第三章 地下幽冥世界

[img]https://upload.cc/i2/Ds0RfC.jpg[/img]

活著的人不知道,在地下有一個他們‘看不見的幽冥世界’存在。

而終有一天,他們會去到這個世界報到!




離開那座公屋大廈,我拉著美女在街上走,向將軍澳地鐵站走過去。從這裏到地鐵站,大概要走20分鐘。

美女全身赤裸,但雙手被銬著,沒法用手遮住‘重要部位’。她垂下頭,湧出的淚水滑落臉頰再滴落地上。

做差鬼就是這樣,‘收魂’時,剛死去的人多數傷心哭泣。初時會動容,但見慣了之後,心便會變得像吃了春藥的下體一樣,‘硬’起來。

要知道,人世間,死別最痛,因為從此便跟親戚、朋友、戀人陰陽相隔,縱然來世相遇,喝過孟婆所煮的‘孟婆湯’,前塵往事盡忘,再見也是陌路人。

來到地鐵站的月台,是晚上11時15分。月台上只有十幾個候車的乘客。他們看不到我們的。

美女停止了哭,大概已經接受了已經死去,沒法再見親人的現實。她站在月台上,眼睛沒焦點的直望著前方。

我拿出‘通訊機’,發出‘訊號’,只等了十幾秒,四方形透明的‘高速陰間升降機’,帶著一陣白煙,從路軌冒了出來。

我吹了美女一下,給了她一點‘冥氣’,讓她有能力穿越玻璃幕門。

我牽著鐵鍊,拉著美女穿過幕門,落到鐵路軌上。

‘高速陰間升降機’的機門打開,我和她走進升降機,然後在升降機的‘控制按鈕版’上按下H37。

機門關上後,升降機高速向下降。

這時,剛好有一輛地鐵駛進月台。

港鐵所有的地鐵站,都是陰間的‘出入口’,所有‘鬼’都是用設在地鐵站路軌上的‘高速陰間升降機’進出陰間的。所以地鐵經常鬧鬼就是這個原因。

從將軍澳地鐵站一直高速下降到2萬米,來到‘特別行政鬼區’的H37入口。

剛才我跟美女說帶她去‘陰曹地府’,這是以前的說法,自從人間的香港回歸祖國,成為‘特別行政區’後,陰間的‘對等鬼區’也改名為‘特別行政鬼區’。

我說‘陰曹地府’只是方便她理解。因為上面的人,只知下面是‘地府’、‘陰間’、‘十八層地獄’,而不知道現在正確的叫法是‘特別行政鬼區’。

這也難怪,因為他們還未死,未到過‘特別行政鬼區’,所以不知道。


下面有得上堂?


陽間的人還有一個誤解,以為人死後,好人上‘天堂’,惡人落‘地獄’!

其實錯,根本沒有‘天堂’這回事!

人間的所有好人惡人死後,‘靈魂’都被收到‘陰間’去,然後再作‘分類’,至於如何‘分類’,以後會跟大家講。

還有,說‘地獄’裏有甚麼刀山、油鑊、刀鋸、勾舌、挖眼等酷刑,完全是胡說八道!

陰間從來沒有這些事,每次我見到有關這些陰間酷刑的照片,我都會笑!

[img]https://upload.cc/i2/1p8DwT.jpg[/img]

我要說的是,‘地獄’裏是沒有這些酷刑。這些酷刑,人間才有!

我的‘幽靈車’泊在H37入口附近的‘樂幽谷’超市的停車場裏。來到陰間,不怕她逃跑,所以我給她穿回衣服,然後拉著她向停車場走過去。

來到我的車前,收了鐵鏈,但沒有打開扣著她雙手的手銬。

我打開車門,把她推進車廂,坐在駕駛座旁邊的座位。然後我登上車,坐在駕駛座上,發動引擎,朝陰間‘出入境事務大樓’的方向駛去。

雖然叫大樓,但露出地面的只有10層,其餘的樓層全部深入地底。

‘特別行政鬼區’是有樓高限制,所有建築物高度不得超過30米,大概就是10層高。而其餘樓層在地下。

所以,在1000平方公里的鬼區裏,所有建築物都不是向高空發展,而是向下延伸的。

‘特別行政鬼區’馬路寬闊,‘棋盤式’佈局,縱橫交錯,四通八達。沒有塞車這回事。

鬼區上空設有‘天幕’。

‘天幕’跟隨上面‘香港特區’,上面是日間,這裏就是日間,上面是晚上,這裏也是晚上。

行駛了十分鐘,來到‘出入境事務大樓’。

大樓露出地面的10層用作停車場。其餘270層全部在地下。駛進大樓,在三樓找到泊位。把車泊好後,押著美女去到升降機前。

一起等升降機的是兩個男鬼差,他們押著一個中年男‘犯’。

無論是兩個鬼差和中年男犯,目光都在美女‘犯’身上游走。

雖然穿回衣服,但她的衣服破破爛爛的,被撕破的連身裙上衣,露出白色的胸罩。

美女大概也感覺到有‘鬼’看著她,頭垂得更低。

“劉sir!”

我身後傳來一把尖尖的男鬼聲。

我轉過頭去,見到身材高高瘦瘦,身穿黑西裝的‘古風’。他一臉蒼白,毫無血色,一看就知道是‘鬼’。他是‘新界東區’的中級鬼差。


‘特別行政鬼區’的‘鬼差部’把上面‘香港特別行政區’分為五個區。分別是︰九龍東區、九龍西區、港島區、新界東和新界西。

我是‘九龍東區’區長兼第1組的組長。

‘九龍東區’一共有6組,每組3名‘鬼差’。不過,因為‘鬼差部’現時人手不夠,作為‘區長’的我,不單要兼任組長,還要單獨一個執勤。

“喂!你好!”我向‘古風’打招呼。

“我明天帶13個‘往生者’去‘奈何橋’投胎,現在回來拿資料。”古一風說。

‘往生者’就是即將投胎的‘鬼’。

人死了,從肉體裏飄出來的是‘靈魂’,不是‘鬼’。

去到陰間,‘靈魂’吸了一定的‘冥氣’,‘形體’進一步確立後,才算是‘鬼’。

鬼差的工作,除了‘收魂’,還會帶‘往生者’去‘奈何橋’投胎。

“咦!搞甚麼?”古一風揚起下巴,指了一下我身邊衣服破爛,周身瘀傷的美女‘犯’。

“被人強迫‘啪!啪!啪’,毒打了一頓,再被勒死!”我說。

美女‘犯’聽到我這樣說,一時感觸,又低泣起來。

當然,她身上的傷有些是我打的。但只要我不承認,說是強迫‘啪!啪!啪’她的人打的,她也奈我不何!
這時,“叮!”一聲,有升降機到。機門亮起白光,冒出白煙,然後打開。兩個鬼差把他們所收的‘犯’押入升降機。

我先把美女推入升降機,然後跟古一風走進升降機。

“昨日我交了辭職信。”進入升降機後,古風說。

“辭職?”我說。

“都已經夠分,還留到這裏做幹什麼?”古一風望著機門說︰“當初選擇做鬼差就是想可以回到上面見下我老婆子女,現在一對子女都大了,我也沒有牽掛了。”

“打算去哪裏投胎?”我問。

“瑞士!”古一風望向我,說︰“明天帶完這13個‘往生者’去投胎後,休假一個月,便走。”

“好的!一路順風!”我用拳頭輕輕打了古一風的肩頭一下。

古一風微微一笑,拍了我的肩頭一下。


第四章 每個人都有兩個分數

[img]https://upload.cc/i2/0k6cto.jpg[/img]

人在做,天在看,默默地給芸芸眾生打分數‥‥‥



古一風在50樓出了升降機。

兩個鬼差和我各自押著自己的‘犯’在200層走出升降機。

這是辦理入境手續的‘辦理大堂’。

‘辦理大堂’很寬敞,面積有1萬呎。

不算多‘犯’,10個辦理櫃位只開了3個。排隊的也只有十幾個犯。

到了大堂,我收了美女的手銬。

等了15分鐘便輪到我。

把美女‘犯’押到櫃位,叫她坐在櫃位前。辦理手續的是個有點胖、戴眼鏡,短髮的中年女職員。她看了美女‘犯’一眼,然後把登記入境的儀器遞給她。

美女‘犯’接過儀器,一臉茫然,不知該怎做?

“把手掌放在儀器上吧!”我說。

儀器的形狀跟平面電腦差不多。

美女照著我的說話做。

中年女職員一邊看著她前面的電腦螢光幕,一邊用她塗了紅色甲油的手指“噼!嚦!啪!喇!”的敲打著鍵盤。

“林美瑜?”中年女職員叫出美女的姓名,但她的目光一直投在電腦螢光幕上。

我推了美女一下,說︰“問妳是不是叫林美瑜呀?”

“是!”林美瑜輕聲的答道。

中年女職員這時才把目光投向林美瑜,說︰“麻煩妳大聲一點!”

“是!”林美瑜大聲的答道。

中年女職員的目光轉回電腦螢光幕上。

“28歲?”

“是!”

“小學教師?”

“是!”

“被強姦至死?”

“‥‥‥”

“被強姦至死?”中年女職員望向她,又問了一次。

“‥‥‥是!”帶著變了調的哭腔回答。

中年女職員把視線轉回電腦螢光幕上,然後繼續問︰“在人間還有一個17歲的弟弟?”

“是!”

“妳臉上的傷是被強姦妳的人打傷的嗎?”中年女職員問。

“‥‥‥”

中年女職員再次把目光投向她。

她臉上的傷有些是我打的。沒料到職員會這樣問。

林美瑜猶豫了幾秒,然後回答︰“是!”

“有沒有甚麼投訴?”中年女職員問︰“例如被‘收魂’時,有沒有遭到暴力對待或者性侵犯?”

“‥‥‥”

“有沒有?”中年女職員再問道。“不用怕,如實說出來便可以!”

這時,我緊張起來!

我太大意了!剛才在電梯裏遇到古一風,跟他聊完後,忘記了警告這個叫林美瑜的美女不要亂說話。她如果實話實說的話,我就慘喇!


我望著林美瑜,只見她猶豫了一會兒,然後說︰“沒有!”

我暗暗舒一口氣。幸好她都‘識做’,沒說我打了她和脫光她的衣服。

中年女職員的問話結束。她敲打了一輪鍵盤後,說︰“OK!完成!妳去那邊坐一下,等出分數吧!”

林美瑜大概不明白甚麼是‘等分數出’?所以一臉茫然。

我說了聲“謝謝!”然後拉起她離開櫃位。

我把她拉到大堂的等候處,坐在啡色的木造長椅上。

我從衣袋裏拿出煙包和火機,抽起煙來。

陰間是不禁煙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吸煙。

在人間之所以禁煙,是因為吸煙對身體有害。

在陰間,個個都已經死咗變成了鬼,還怕甚麼‘吸煙危害身體’呢?

一般出分數要等15分鐘。

抽了幾口煙後,我望向身邊的林美瑜,見她的身體微微顫抖,垂下頭,雙手互握放在小腹上。

“知不知道‘分數’是甚麼?”我問。

她搖頭。沒有望我。

“那我告訴妳吧!”我說︰“我有責任說給妳知道的。”

我吸了一口煙後,繼續說︰“每個人在‘人間’都有兩個‘分數’,一個是‘功德分’,每做一件好事,就會得到分數,愈做得好事多,分數愈多。第二個是‘罪惡分’,每做一件壞事,就得到一個分數。做的壞事愈多,分數愈多。到這個人死了之後,來到陰間,便會計算出這個人的這兩個分數,而這兩個分數,是包括了‘前世’所剩下的分數的。把‘功德分’減去‘罪惡分’,就會得出這個人的‘分數淨值’。這個‘分數淨值’是用來往生‘投胎’用的。好像現在最受歡迎的‘投胎’地方是瑞士,要82000分、澳洲79000分、德國75000分、日本68000分。如果‘‘分數淨值’’足夠的話,就可以立即投胎,如果不夠分,可以先留在陰間找工作賺分數,賺到足夠的分數,就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地方投胎。就像剛才在升降機遇到的那個鬼差。他叫古一風,生前是工程師,得了胃癌死了。他想去瑞士,但不夠分,便當上鬼差,做了八年,現在夠分了,便去瑞士投胎。就是這樣,明不明白?”

林美瑜點點頭。

我又吸了一口煙,向著天花板吐出長長的煙霧。


當我繼續吸第二口時,聽到林美瑜開腔,她問︰“他‥‥‥那位古先生‥‥‥”她的聲音有點顫抖。“‥‥‥他有妻子和一對子女,為甚麼‥‥‥他不回香港投胎,要去瑞士投胎?”

我望向她,把煙霧噴向她的臉,又送一些‘冥氣’給她。

她閉起雙眼,把又青又瘀的臉側向一邊。

“投胎過‘奈何橋’時,要喝孟婆用‘忘川水’所煮的‘孟婆湯’,喝了之後甚麼都忘記了,就算再見到老婆子女也不會認得,這樣的話,投胎回到香港又有甚麼意思呢?”我說。

林美瑜一臉茫然的望向前方。

我繼續說︰“再世投胎,就是另一個人,這樣的話,倒不如選擇一個自己理想的國家投胎,來世重新出發,開展另一段新的人生!”

林美瑜垂下了頭,好像又要哭似的!

就在這時,揚聲喇叭響起聲音︰“林美瑜小姐,請到10號窗!”

“喂!叫妳!有分數了!”說著,我站起身。

林美瑜也站起身。

“10號窗,那邊!”我指向位於我左邊的10號窗。

我帶著林美瑜來到10號窗前。

窗裏面的職員是一個中年女鬼,化了很濃的妝,戴一副白色的膠框眼鏡。

“林美瑜?”

“我是!”

“這是妳的分數紙。”女職員把分數紙對摺,然後遞給林美瑜。“這是投胎申請表格。如果妳選擇即時投胎的話,就填了這張表格,明日辦公時間交去50層的‘往生部’。明不明白?”

林美瑜點頭說︰“明白。”

她接過分數紙和申請表格,離開10窗。

女職員繼續用揚聲器叫︰“劉金發先生,請到10號窗。”

唉!劉金發死了嗎?


我都好喜歡看這個變態佬所寫的小說,如果他死了,以後就看不到他所寫的小說了。

望過去,見到一個八十多歲的老翁在一名鬼差的陪同下去到窗口。

劉金發沒這麼老,不是他,是同名同姓而已。

林美瑜向前走,打開摺起的分數紙看。我跟在身邊,問︰“多少分?”

她沒回應,只是一邊走一邊看分數紙。

“會不會看呀?”我說︰“第一部份是妳上一世剩下的分數。第二部份列出妳今世做過的所有好事和所得的‘功德分’。第三部份是列出妳今世做過的所有壞事和所得的‘罪惡分’。第四部份就是上一世剩下的分數,加今世的‘功德分’再減今世的‘罪惡分’,然後得出的‘分數淨值’。”

她還是沒有出聲。

“讓我看看吧!”我搶過她的‘分數紙’停下腳步細看。她也停下了腳步。

‘分數紙’一共有9頁,我只想看她第四部份的‘分數淨值’,所以我直接翻到最後的第9頁。

“唉! ”一看她的分數,我立時雙眼瞪圓!不會吧!是不是算錯了?


[img]https://upload.cc/i2/b5vfjl.gif[/img]

為美瑜這麼年輕便死了而落淚,淚水變成了雨點,落在龍貓身上‥‥‥


第五章 林美瑜的分數



[img]https://upload.cc/i2/KYPzDG.jpg[/img]

生前的財富你無法帶走,所以都是過眼雲煙。

而做好事、布施所得的善果(分數),則陪著你千世輪迴。




林美瑜的‘分數淨值’竟然是118000分!

“不會這麼多吧?!”我喃喃地說。

再翻到第一頁,一直看到第9頁。她上一世留下的‘功德分’是56320分。今世在她28歲的短暫人生裏,大大小小做了4801件好事,‘功德分’是62683分!

第8頁是她這一生所做過的壞事,只有兩件。

第一件是半年前,她的兩個學生在學校的樓梯間打架,她看到了,沒有處罰他們。‘罰惡分’是3分。

第二件是‘被殺’,‘罰惡分’1000分。

‘罰惡分’一共是1003分。

56320分(前世‘功德分’)加62683分(今世‘功德分’)減1003分(今世‘罪惡分’),就是118000分!

“喂!妳這個分數可以選擇任何一個國家投胎,妳選好了沒有?”我問。

她沒有回應我的說話,看著‘往生申請表’附頁的國家投胎所需分數。

我見到她正看著香港投胎的分數。

看來,她想投胎回到香港。

“為甚麼‥‥‥”林美瑜抬起頭望向我,問︰“‥‥‥投‥‥‥投胎‥‥‥香港‥‥‥”

她剛才給我毒打,現在還未驚完,所以說話口窒窒。

“不用怕!慢慢講!”我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肩頭,用溫柔的語氣說。

知道她的‘分數淨值’竟然有118000分!我對她的態度立即作出180度的轉變!

要知道,這些‘分數’是可以轉讓的,而‘鬼區’的一切,都是以‘分數’計算,簡單的說,‘分數’就是‘鬼區’的‘錢’!!

這女人這麼多‘錢’,簡直是一隻‘大肥羊’,要慢慢的‘宰’她!

順便一提,陽間的人都會燒‘陰司紙’給死去的親人,他們不知道陰間不是用‘陰司紙’而是用‘分數’的。不過,我不反對人燒‘陰司紙’,因為,這樣做,是對離世的親人的一份敬意。

也可以這樣說,燒東西給死去的人,不是為死人而燒,而是為自己能獲得‘心安’而燒。

林美瑜說︰“我是問‥‥‥為甚麼投胎香港只需25分‥‥‥這麼少?”

果然,我估得沒錯,她想投胎回去香港。

“以前不是這樣低分的。”我指了一下剛才我們等候分數時所坐的長椅,說︰“說來話長,我們去那邊,坐下來,我慢慢跟妳說。”


“好!”林美瑜說。

“小心!路滑!”我扶著她說。 大堂剛剛洗完地,地下還有點濕。

我跟她坐回長椅上後,說︰“80、90年代,投胎香港要65000分。當時香港經濟繁榮,人人安居樂業。雖然沒有民主,但政府重視民意,不會跟民意作對,所以社會和諧,一片喜氣洋洋,不但死去的香港人想投胎再做香港人,就連很多死去的外國人都想投胎做香港人,僧多粥少,所以投胎香港所需的分數很高,有一段時間,比起投胎美國、英國、加拿大還要高。但97後,香港回歸祖國,由港人治港後,一群充滿私心、媚上蔑下、奴性十足的人走了出來,他們不理香港的情況,只看‘上頭’的面色,只聽‘上頭’的說話,於是香港便變差了,而且每下愈況。不但死去的外國人不再投胎香港,就連香港人死後,來世也不想再做香港人。於是所需的分數一直下降。上個月還要300分的,但一場特首選舉過後,香港的名字突然在《往生國家名單》上消失。過了一天後,才重新出現在名單裏。但再次出現時,投胎分數急降了250分,只要50分便可以投胎香港!而且再出分數時,香港由原本的‘神州特別行政區’,變成了‘神州直轄市香港’。過了一天,投胎分數又下降到25分,我看再遲些,不需要分數,甚至送分都有可能。‘人在做,天在看’,香港發生了甚麼事,‘天’看得一清二楚。騙得了人,騙不了‘天’,‘天’對那些充滿私心,滿口歪理謊言的人,默默地打分數!這些人來日到了陰間,便會得到他們‘應得’的分數!”

是的,有些國家是不需要分數便可以投胎的!有些不但不需分數,還會送分!

現時送分最多的國家送100000分!(國名不便公開。)

但我收到消息,這個國家由下個月開始,在《往生國家名單》上被剔除,而轉入‘畜牲道’。

即是說,投胎到這個國家等於投胎做‘畜牲’。

‘分數淨值’是‘功德分’減‘罪惡分’。

如果‘功德分’少,‘罪惡分’多,便會出現‘負分’。

出現‘負分’的‘鬼’想立即投胎,可以選擇送分的國家。

例如負9000分,選一個送10000分國家。投了胎,還有1000分剩。


但如果負分超過100000分的的話,下世就不得投胎做人。一收到‘分數紙’,便會立即被送到‘畜牲道’,投胎為豬、牛、馬、狗等畜牲。

那個送100000分在《往生國家名單》上被除名的國家轉入‘畜牲道’後,負分超過100000分的‘鬼’,就多了一個選擇,可以選擇投胎做畜牲或投胎到這個國家做‘人’。

林美瑜聽完我講述香港分數低的原因後,輕輕的點頭。

“劉sir‥‥‥我還‥‥‥還想問一下,人死後,是不是有7日回魂這件事?”林美瑜問。

“有!”我說︰“陰間規定,死者第七日可以回到陽間看一看親人。不過,這個規定十年前取消了!”

“為甚麼會取消?”林美瑜緊張的追問。

“第一,人手不夠。鬼差部的流失量很高,現在還有幾十個空位。‘回魂’要鬼差押送的,這麼多‘鬼’要‘回魂’,我們應付不了。第二,很多‘鬼’趁‘回魂’逃走,所以‘特別行政鬼區’取消了‘回魂’的規定。”我說。
聽我講完後,林美瑜一臉失落。

“怎樣?真的很想回去看一下妳的弟弟嗎?”我問。

“是!”林美瑜說︰“有方法嗎?‥‥‥劉sir你可以幫我嗎?”

“方法是有的。”我說。

“真的!”林美瑜說。

我左右張望,見到身邊無‘鬼’後,向林美瑜豎起食指,說︰“這個!”

“這個‥‥‥是甚麼意思?”林美瑜一臉茫然。

“1000分!”我說︰“妳給我1000分,我帶妳回去見一見妳的弟弟。”

我欠三個月房租,一共450分。如果她給我1000分,交了房租,還有550分去飲酒和嫖妓!

“好!”林美瑜說。

答應得這麼爽快,早知要2000分!

“是了,妳要先‘啟動’妳的戶口。”我說。

“甚麼戶口?”林美瑜問。

我一邊從衣袋裏拿出‘通訊機’,一邊解釋說︰“妳的‘冥通銀行’的戶口。妳的118000分已經存在戶口裏,妳做了啟動手續後,便可以隨時動用妳這118000分。”

我用手機上了‘冥通銀行’的網頁,調到‘啟動戶口’,然後把‘通訊機’遞給林美瑜。“先按戶口號碼,再按密碼,查閱一次分數,戶口便啟動了。”

“我不知道戶口號碼和密碼?”林美瑜說。

“分數紙最後一頁,‘分數淨值’的下面,妳用手指擦一下,戶口號碼和密碼便會出現。”我說。

林美瑜照著我說的去做,啟動了她‘冥通銀行’的戶口。


“要不要改密碼?”我說。

“不用!”林美瑜說。

“好,現在轉1000分到我的戶口,我的戶口號碼是122-56-543268765。”我說。

“啊!”林美瑜點點頭,然後按動通訊機,轉了1000分到我的戶口。

看到自己的戶口多了1000分,我的嘴角向上揚,開心的奸笑起來。

“明天帶妳回人間,那你今晚怎樣?”我問。

“甚麼今晚怎樣?”林美瑜問。

“在哪裏過夜呀?”我說︰“你有兩個選擇,一是睡街邊,一是住酒店。妳這麼多分數,無謂刻薄自己,住酒店吧!”

“這裏也有酒店的嗎?”林美瑜出奇的問。

“這裏當然有酒店喇!還是五星級酒店呢!”我說︰“走吧!”

林美瑜的臉又青又腫,我先帶她去醫院。

離開‘入境廳’去到停車場,我開車向醫院駛去。

陰間的鬼醫生都是用‘冥氣’醫鬼的。替林美瑜醫治的鬼醫生是個年青的女醫生。她用‘冥氣’醫治林美瑜臉上和身上的傷。

治好後,林美瑜臉上的瘀傷消失,回復了美麗。

接著我帶她去一間24小時營業的連鎖時裝店。

走進時裝店,林美瑜瞪圓了眼!大概她沒想到,陰間竟然會有這樣漂亮的時裝店。

她選了一件杏白兩色的V領連身長裙。這條裙不便宜,要20分。

然後,我帶她去酒店。

她這麼多分數,我帶她去‘幽靈都會’。

這是一間五星級酒店。豪華套房要25分一日。

走進酒店,豪華的大堂,令林美瑜再一次目瞪口呆。

[img]https://upload.cc/i2/i2UVWo.jpg[/img]

林美瑜回復了美麗,我帶她去陰間酒店開房!



辦好入住手續後,乘升降機落去房間。

五星級酒店的房間設計豪華,有廁所和浴室。‘鬼’是不需沖涼的。去沖涼只是感受沖涼的感覺而已。

“妳就在這裏住一晚,我明天早上來接妳。”說著,我轉身離去。

不過走到門口,我又轉過身來。

“妳一個‘鬼’住在這裏怕不怕?”我問。

“有‥‥‥一點怕!”林美瑜說。

“要不要我留在這裏陪妳?”我問。

林美瑜想了一下,輕輕的點頭。

“好啦,那我就留在這裏陪妳吧!妳睡床,我睡沙發。”說完,我向沙發走去,脫掉鞋,爬上沙發,躺下來。

林美瑜走進浴室。不一會,傳出淋浴的水聲。

大概還未從被強迫‘啪!啪!啪’的陰影走出來,她拚命的洗擦自己的身體。


[img]https://upload.cc/i2/ODEWad.jpg[/img]


第六章回去人間

[img]https://upload.cc/i2/G7Jm45.jpg[/img]

第二天早上,我和林美瑜離開酒店。

這麼巧,今日我休假。

我開車載著林美瑜去到H37入口。

進入‘高速陰間升降機’升到將軍澳地鐵站的路軌上。

離開地鐵站。

她在陰間住了一日,吸了不少‘冥氣’,應該可以‘飄’的了。於是,我在街上教她如何‘飄’。

“先吸一口氣!”我說︰“然後身體向上提!”

林美瑜照著做。

她的身體微微的向上升起來。

“對!就是這樣!”我說︰“再試一次!吸氣!提升!”

這次,她的身體升離了地面有幾呎高。

“做得很好,真聰明,一學就會!現在我帶妳飄一次!”說著,我捉住林美瑜的手,吸氣,提升身體。

我拉著林美瑜的手,跟她一起‘飄’起來。

我們愈飄愈高,下面街道上的行人和馬路上的車子變得愈來愈細小。

到了大約五百呎高度,便向前‘飄’!

我和林美瑜手拉手,向她所住的屋邨飄過去。

很快,我們‘飄’到林美瑜所住的屋邨大廈。

她所住的大廈38層高,她住33層。

我拉著她下降。

“哪一個單位?”我問。

“這個。”林美瑜指著一個窗口說。

我拉著她‘飄’向窗口。

窗帘拉開了,我和林美瑜在窗口外‘飄浮’。我望向單位內,見一個年約17、8歲的男生坐在書桌前。

估計這個男生就是林美瑜的弟弟林志豪。

他雙手捂著臉,身體抽動著,正在為失去家姐而傷心痛哭。

美瑜的屍體在晚上12時被巡樓保安員發現。保安員認得是3308室的住客。警察來到,便敲響了3308室的門。

所以,她弟弟當晚便知道姊姊遇害。

林美瑜看著弟弟為自己的離去而傷心痛哭,悲從中來,也哭起來。


“要跟弟弟說幾句話嗎?”我問。

林美瑜帶著淚點頭。

我把手伸長,穿過窗玻璃,去到她弟弟的頭頂上。我輕輕的按了一下他的頭。睡意襲上了他,他閉起眼睛伏在書桌上睡著了。

“可以了!有甚麼話,跟他說吧!”我說。

林美瑜一直哭著,哭不成聲。

我也不催她。

林美瑜慢慢地停止哭泣,望著她的弟弟。然後說︰“阿豪‥‥‥家姐現在很好‥‥‥你不用掛心‥‥‥就要考文憑試了‥‥‥你要用心考好這個試‥‥‥以後‥‥‥家姐不在你身邊了‥‥‥你要好好自己照顧自己‥‥‥我知道你可以的‥‥‥阿豪‥‥‥就這樣吧‥‥‥再見!‥‥‥”
說完,林美瑜在窗前掩臉痛哭。

她只顧哭,沒有吸氣,提升身體,我只好抱著她,免她跌落地下。

她把頭埋在我的懷裏抽泣!

等她情緒回復過來後,我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肩頭,說︰“走吧!不能出來太久。”

林美瑜點點頭,再望了弟弟一眼,便離去。

離去後,林美瑜的弟弟會醒過來。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忽然睡著。他只會記得,自己剛才做了一個夢。
夢裏,他看到已經死去的姊姊,她在窗外跟他說話。叫他‘好好照顧自己’!


[img]https://upload.cc/i2/fl6kbx.gif[/img]

為了美瑜的弟弟失去了姐姐而落淚,淚水變成了雨點,落在一位古典美女身上‥‥‥


第七章 人間最痛者,死別也!

[img]https://upload.cc/i2/uoFZsD.jpg[/img]

活著者,都得要面對自己和親人的生老病死。



我和林美瑜朝將軍澳地鐵站‘飄’去。

忽然,林美瑜說︰“劉sir!‥‥‥我想回我所教的學校看一看,可以嗎?”

“看一下,不要逗留太久!”我說。

“好!”

林美瑜所教的小學也在將軍澳。

我們轉了方向,‘飄’了兩分鐘,便到了學校。

學校是一座‘L’形6層高的建築物。

林美瑜向下‘飄’,我跟著她後面,來到二樓的一個窗前。

她很聰明,已經完全掌握了‘飄’的技巧。

現在,是我跟著她‘飄’。

我和她飄浮在窗外面。從窗口望進去,是一間放了十多張辦公桌的教員室。

現在是上課時間,教員室裏沒有老師,只有一位女職員在教員室近門口的影印機前影印文件。

我看到林美瑜的目光投向其中一張辦公桌。桌面上放了一個透明的玻璃花瓶,插了三枝白色的菊花。

不用說,這是林美瑜生前所用的辦公桌。同事在她的桌面上,放了白菊花悼念她。

看著‥‥‥看著‥‥‥林美瑜的眼睛紅了。

她抬起頭,強忍著淚水。過了一會兒,她向上‘飄’。

我跟著她‘飄’到四樓的一個窗前,望向裏面,是一間課室,有一位戴黑框眼鏡,身形有點胖的中年女教師坐在教師桌後。而教書桌上,也放了一個透明的玻璃花瓶,插了三枝白色菊花。

教師沒有教書,默默的坐在教師桌後。

這間學校的校服男生是白恤衫,灰色長褲。女生白色連身裙。二十多名小學生,靜靜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垂下了頭。

課室的擴音喇叭響起一把女人聲,在講述林美瑜的事。

她稱讚林美瑜是一位和藹可親、勤力、稱職的老師,學校裏的教職員和學生將會永遠懷念她‥‥‥

講著‥‥‥講著‥‥‥

聽著‥‥‥聽著‥‥‥

開始有學生飲泣。飲泣的多數是女生,但我留意到有兩個男生也在流淚,不知是不是那兩個在走廊打架的男生。

坐在教師桌後的中年女教師,摘下眼鏡,用紙巾擦拭湧出的淚水。

人間最痛者,死別也!

從此陰陽相隔,再世亦是陌路人。

剛才在二樓窗前,林美瑜看到自己的辦公桌上放了白菊花,眼睛紅了。現在,看到自己的學生為自己哭泣,她的淚水如缺堤的洪水般湧了出來,身體因哭泣而抽動著。

哭吧!哭吧!

林美瑜老師,哭完之後,這間學校的一切,便與妳無關!

[img]https://upload.cc/i2/6CExBv.jpg[/img]


第八章 妳想做甚麼?

[img]https://upload.cc/i2/puB2UJ.png[/img]

回到陰間的‘特別鬼區’,我帶林美瑜來到一間茶餐廳。

這間茶餐廳位於‘特別行政鬼區’幽柏路。

幽柏路兩邊有很多餐廳食肆。

其中一間是麵店,廣告招牌寫著︰‘用心做麵’

另一間店是賣燒鴨的,老闆有樣學樣,掛出的廣告招牌寫著︰‘用心做鴨’

旁邊是賣燒雞的,也同樣有樣學樣,掛出廣告招牌寫著︰‘用心做雞’

我和林美瑜所去的茶餐廳老闆叫張永興。他生前在香港深水埗開了一間茶餐廳,死後,他想投胎澳洲,但不夠分數,便在這裏開茶餐廳,賺夠錢便投胎。

這間茶餐廳的名字跟他在上面‘香港特區’的那間一樣,叫‘香港茶餐廳’。

為甚麼我知道這麼多呢?因為他的‘靈魂’是我收的。

我問他為何要移民澳洲?

他說,澳洲的業主不會瘋狂加舖租,在那裏,他可以繼續經營具有香港特色的茶餐廳。

香港特色的茶餐廳不能在香港經營?

鬼不需飲食,但可以飲食。飲食只是享受味道而已。

林美瑜點了凍奶茶,我點了熱咖啡。

奶茶和咖啡一起送上來。我加了糖,喝了一口咖啡後,說︰“好了!看完弟弟和學校,填表吧!妳想去瑞士還是澳洲投胎?去瑞士82000分,去澳洲79000分。妳有11萬分,只要一填表交上去,一天時間審核,批准後,立即可以送妳去投胎。”

她有11萬分,如果選擇去最多分數的瑞士,會有2萬多分多出來。多出來的分數可以帶到她的下一世。

“我不想投胎!”林美瑜說。

“甚麼?”她的答覆,令我感到意外。“為甚麼不投胎?”

“不是不投胎,只是暫時不想投胎,我想在這裏找一份工作。”林美瑜說。

“妳想做甚麼工作?”我問。

“我想做‥‥‥‘鬼差’!”林美瑜說。

“妳想做‘鬼差’!?”我提高聲調說。

“是!劉sir,你可以幫我嗎?”林美瑜用懇求的目光投向我。

“無問題,我可以幫妳。”我說︰“但‘鬼差’這份工作,好像不太適合妳。”

“為甚麼?”林美瑜問。

“‘鬼差’的工作是‘收魂’,每天都要接觸死去的人。病死的沒怎麼樣,但有些是跳樓死的,腦漿濺滿一地,有些是被車撞死的,車輪輾過,肚皮爆開,腸內臟流了出來!有些被謀殺分屍的,屍體被斬開一塊塊,有些中毒死的,七孔流血!有些被槍殺的,一槍打在頭上,打到眼珠都凸了出來!有些‥‥‥”


我還未說完,林美瑜已經用手掩住了嘴巴,好像想嘔吐的樣子。

我也不再說下去。

“怎樣?還想做‘鬼差’嗎?”我問。

我以為她聽完我這樣說,會改變主意,結果不是。

她用力的點頭,說︰“想!我要做鬼差!”

她的眼睛透出堅決的目光,我知道她是認真的!

也明白她為何要做‘鬼差’?

可以在工作時,回到陽間看她的弟弟!

“好吧!既然妳這麼想做‘鬼差’,熱心為‘鬼區政府’服務,那我就幫妳吧!”我說︰“不過,要這個!”我張開五隻手指。

“即是多少?”林美瑜問。

“5000分!”我說。

林美瑜沒有多作考慮,便說︰“好!”

[img]https://upload.cc/i2/ZKnif8.jpg[/img]

為有香港特色的茶餐廳不能在香港經營而落淚,淚水變成了雨點,落在玻璃上‥‥‥


第九章 美女當鬼差



‘特別行政鬼區’‘入境處’的‘鬼差部’長期人手短缺,現在就有32個空缺!

原因是‘鬼差’是一份厭惡性工作,雖然工資高,但很少鬼願意去做。

而‘鬼差’的流失量很高,平均每年有20%鬼差辭職。

辭職的‘鬼差’,有些是賺夠了分數,去心儀的國家投胎。有些是‘頂唔順’辭職轉工。

我帶林美瑜去到‘出入境大樓’80樓,‘鬼差人事部’。

‘鬼差’長期招人,但沒有人應徵,走進去,一片冷清,鬼影都無隻。

前台的男職員叫Debby,他去年意外撞車死的,他做了一日‘鬼差’,去收一個跳樓死的‘靈魂’,見到屍體的頭像西瓜般爆開,一雙眼睛瞪大,嚇到叫阿媽,‘靈魂’都沒收,回來立即辭職。

他的上司安排他轉文職,到‘鬼差人事部’工作。

他想投胎的地方是日本。想投身AV界,做男優喎!

問他拿表格時,他眼定定的望著林美瑜!

難怪,長得漂亮的女仔自然吸引男人的眼球!

填了表格,交到申請窗口,等了幾分鐘,便有職員請林美瑜入去面試。

我叫她不用怕,現在‘鬼差部’大量缺乏人手,沒甚麼大問題的話,一定會請她。

我還提醒她,不要提給了我5000分的事。

她點頭表示明白。

結果正如我所料,她進去‘面試室’,10分鐘就出來,說OK!明天上班。

她的職位是‘見習鬼差’,月薪1200分。

‘見習鬼差’是沒有職員宿舍的,但每月有100分房屋津貼。

見成了工後,第一件事是幫她找房子。

‘鬼區’的北區和南區都是住宅區。北區距離我們上班的‘出入境事務大樓’較遠,所以我開車載她去南區。

南區有深入地下百幾層的住宅,也有露出地面兩層高的獨立屋。

我問她想租怎樣的房?

她說︰“隨便。”

“我提議妳租‘獨立屋’。”我說︰“雖然租金貴一點,但居住環境較好。妳有這麼多分數,租貴一點的房沒問題吧!”

她沒出聲。

於是,我把車駛到剛剛入伙的‘幽玫花園’。

去到租賃處,女職員推薦D56號。二層高,2300呎,連傢俬,有獨立泳池,租金600分。

她帶了門匙,領我們去看屋。

陰間的房屋像紙紥的屋。(有圖為證)

[img]https://upload.cc/i2/rNxyjH.png[/img]


去到獨立屋,看了一回,覺得不錯。

我特別喜歡屋的視野。從二樓房間的露台,可以無阻擋的看到‘天幕’。

不過租金貴了些,要了林美瑜半個月的工資。

“怎樣?”我問。

“就這間吧!”林美瑜說。

即場簽了兩年租約,交了三個月租金。

獨立屋二樓有三個房間,一間主人房,一間書房,一間客房。

送走租賃處的女職員後,我跟林美瑜說,她住主人房,我住客房,書房共用!

林美瑜瞪大眼望著我。

“是這樣的,妳聽我講。”我拍著她的肩頭,說︰“一般鬼差都是三個鬼差組成一隊巡邏的。我原本的兩個搭擋半年前先後辭職,一個去了日本投胎,一個去了英國投胎。這半年裏我都是一個巡邏。妳面試成功後,我就向上司申請,安排妳做我的搭擋,剛收到上司的通知,批准了。因為是一個巡邏隊,所以住在一起比較方便。有問題嗎?”

林美瑜想了一下,然後搖頭,說︰“無問題。”

其實,我說同一個巡邏隊,住在一起比較方便,全是屁話!

我住進林美瑜的單位後,就可以把現時租的單位退掉,每月我可以省下租金!

而這間獨立屋比我現時租住,只有300呎的單位好多了!

“好!現在我帶你出去,在這個小區轉一圈,讓妳瞭解這個小區的情況。”我說。

這個‘幽玫花園’一共分A、B、C、D四個區,共有680間獨立屋。裏面有一間餐廳,一間電影院和一間超市。

跟林美瑜在住宅區走了一圈後,我們去到設在C區的那‘百靈超市’。

超市的規模很大,分家庭電器部、服裝部、日用品部、化妝品部和食物部。差不多跟百貨公司一樣。

我們先去食物部買餸菜。

“為甚麼這裏賣的都是爛菜腐肉?”林美瑜問。

食物部有三張長桌,一張放了各種的爛菜,一張放了各種腐爛了的肉,一張放了許多爛生果。

“在陰間,無論是百貨公司還是超級市場,所買的東西,都是從‘人間’收集而來的破爛舊物品,有些經過‘冥氣’加工後出售,例如電器、服裝等。有些則沒有,直接出售。食物一般都是直接出售。顧客買回去後,自己用‘冥氣’煮。”

“用‘冥氣’煮?”林美瑜一臉疑惑。

“妳暫時不會用‘冥氣’煮飯,今晚的晚餐就由我來煮吧。”我說。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5/7/2017 0:51
今天貼文總數: 921 | 累積文章數目: 6,205,272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7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