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關]  [懷舊模式-開]  [Youtube 預覽-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討論區新增成人台
一直以來,不少會員曾要求高登討論區增設「成人台」,分隔受法例規管不得向十八歲以下人士發布的內容。本站現加設成人台,旨在有效對相關資訊作出分流與管理。成人台內容不會於吹水台顯示,並且同時受本站其他分台的所有規則限制,請大家注意以下事項:

一、開設成人台原意是讓會員討論十八歲或以上人士才可接觸的話題,並非鼓勵分享色情或暴力媒體內容,因此成人台同其他台一樣,不容許用戶張貼任何裸露、嘔心或令人不安的照片。一經發現,違例帳號即永久停用。

二、會員只可將十八歲或以上人士才可接觸的帖子張貼於成人台內。本站於短期內將適當帖子移到成人台,但如發現有會員刻意不斷在其他台發放此類帖子,帳號將被永久停用而不獲通知。

三、高登討論區所有規則同樣適用於成人台。 ......
跳至第

發起人
【玄幻】【愛情】【歷史】三國降魔師郭嘉【日更2000字】
67個回應
郭嘉,一個後世人稱「鬼才」的曹營第一謀士,其智謀堪比智慧化身諸葛亮,可是誰曾想過他還是個降魔高手呢?

不惜耗盡陽壽,舍生與鬼嬰結合,成為三國第一降魔師!

此書以愛情,戰爭以及魔幻作主題,行走於三國這個動盪的時代!

有人天生為魔,有人墜落入魔。腳下的路,如果不是自己走的,那麼終點會在也沒人知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凡事皆有一線生機!


#good2#2  #bad#1 
標籤: 小說, 原創
第一章:妖星降世

時值公元一七零年,夏天,潁川陽翟城郊一小個村落。

一個身穿破舊柴衣,頭戴草笠的樵夫焦急地在屋外來回踱步。

正當他聽到一聲嬰兒出世的哭聲時,一聲雷嗚打破了沈寂的氣氛,烏雲密佈的天空像是聽到了嬰兒的叫喊,雨水嘩啦嘩啦的落下。

儘管雨點打濕了樵夫的衣服,可是他卻露出了滿面的期待和緊張,向剛剛抱著嬰兒走出來的接生婆問道:「是男的還是女的?」

「是個男孩。」在屋簷下的接生婆笑著向樵夫道。

「真的?」站在門外的樵夫頓時拋開草笠,露出狂喜的笑容跑向了接生婆,激動地握著她的手問道。

「真的,是個肥肥白白的公子。」接生婆的手雖然被握得有點疼,還是露出高興的表情笑著對他說。

「哈哈哈哈,我當爹啦!我們郭家有後啦!」興高采烈的樵夫不禁手舞足蹈起來,仿佛置身天堂般仰天長嘯。

然而,幾聲突如其來從屋內傳來的驚叫把樵夫拉回了現實。

「啊!啊⋯⋯」恐懼的尖叫猶如冷水般潑灑在樵夫頭上,他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可是剛才的興奮已經被一種強烈的不安感取代。他毫不猶豫的衝向屋內,走到他妻子的產房里。

樵夫看著臉無半點血色,眼神潰散的妻子,一面驚慌的瞪著襁褓中的嬰兒,還是打抖的伸出指著嬰兒。

「夫人,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樵夫緊張的摟著他的妻子,雙眉緊鎖,露出關切的神色問道。

「他⋯⋯他⋯⋯他不是我們的兒子,他⋯⋯他⋯⋯鬼⋯⋯」渾身發抖的樵夫妻子斷斷續續的說出了一些莫名期妙的話後竟然暈倒了。

這頓時讓樵夫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為什麼妻子會說他們的兒子不是他的呢?

可是妻子眼中流露出的驚慌,額頭上的冷汗,以及她渾身發抖的樣子讓他也感到了不安,難道自己剛出生的小孩有什麼狀況嗎?

安撫好妻子的樵夫一手抱起了這個胖胖的可愛小嬰兒,看著他的輪廓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一樣,明亮清澈的雙目,飽滿的耳垂,上下平均的雙唇,圓圓的臉蛋,還有那兩個跟他娘親簡直是一模一樣的小酒窩,簡直就是他夫妻倆的完美結合。

這還不是他們的兒子嗎?他心中的疑惑頃刻間被抹去。

樵夫望著襁褓中熟睡的兒子,眼中流露出的慈愛和關懷已經表露無遺。

當他細看著兒子的時候,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充斥著他全身,不禁笑呵呵的哄著手中的寶貝兒子。

「乖乖,寶貝兒乖,呵呵。」露出一面慈愛的樵夫笑哄著手中的嬰兒,屋內溫馨的畫面與屋外


盤陀大雨,雷電猶如銀龍般不停翻動著閃爍的身軀,其光芒閃映著陽翟城郊的一個深山。

一個屹立著山頂,身穿墨色風水袍的道士,冒著傾盤大雨,抬頭望著不遠的方向,他好像在漆黑的夜空中尋找著什麼似的。

「北斗七宮怎麼了,怎麼只有六顆呢,那個⋯⋯文曲,巨門,祿存,廉貞,武曲,破軍,還有⋯⋯還有貪狼!貪狼去哪了!」 發現異樣的道士焦急地凝視著眼前的天空。

然而,下一剎那,眼前的景象完全把他嚇了一個措手不及!

他一直看不到的貪狼星突然出現在北斗七宮中間,被其餘六星圍繞著,漸漸由變亮起來。

可是,正當貪狼星慢慢由暗淡變明亮時,一顆血紫色的妖星突然暴現在北斗七宮附近,下一瞬那妖星就像犀牛般蠻不講理,直接把其他六星撞開了,還把原本靡弱的貪狼星直接吞了!

「怪哉⋯⋯那個是什麼東西⋯⋯」道士此時面色驚慌,眺望著血紫色的妖星道。

看來血紫色的妖星並沒有理會旁人的感受,即管其餘六星不斷向他靠攏,企圖拯救被它吞下的貪狼星時,一道奔雷閃過,它乘著奔雷,以流星般的速度滑落,行雲流水般消失於天際之中。

「什麼?不見了?!」如果有人在場的話,道士的自然自語一定會讓人覺得他已經瘋了,他的表情變換趕得上戲劇中的換臉啊!

然而,當妖星墮落後,他可沒有閒著,驚呆了幾秒鐘後,徑自奔回山洞中找起東西來。

令人奇怪的是,站在大雨中這麼久,他身上竟然沒有半點被沾濕的現象!

大概半刻左右,他又從山洞出來了,可這一次他拿出了一個羅盤,一個古木色不帶一點光澤的羅盤,把它舉高,像是向著前方量度著什麼似的。

道士此時不斷向羅盤比畫著咒法,口中唸唸有詞道:「天地玄黃,乾坤借法,占星咒!」

接著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噴出,他的腦袋就像被萬千鋼針扎了一頓,連鼻子也開始流血,腦子一遍混沌的他只是模糊的看到一個小村莊,一個滿懷慈愛的樵夫哄著自己剛出生的小孩。最後,他看到了一股紫黑氣湧入了小孩的體內,就不知不覺的暈到了。

陽光穿透了雲層悄悄瀉在大地上,照耀著各種飛禽走獸,也喚醒了那倒在地上的道士。

「啊,什麼回事,又遭反噬了?媽的,這麼多血,早知道就不用這該死的術法,好在也看到了有用東西,看來得稟告師傅了。」剛剛醒來的道士搖了搖頭,原來模糊的視線漸漸變得清晰起來,徑自飛奔向著山峰更高處。


潁川陽翟城郊,水鏡山莊。

「師傅,那妖星已現⋯⋯」身穿黑色風水袍的道士拱著手,把昨天自己看到的異象一一個向他眼前的老人稟告。

「哦,這樣嗎?那麼你用占星咒看到了什麼?」那老人毫不在意的撫著伏在案上的小白猫道。

「我看到了那妖星化成了一股紫黑精氣奔向一條小村中,最後還湧入了一個襁褓嬰兒體內。」那個黑袍道士道。

「哦?這樣嗎?」那老人突然停止了撫摸的動作,露出一幅沉思的模樣。小白猫好像也感受到主人的異樣,原本眼眯眯的它也好奇地睜眼瞄了道士一下。

受到小猫注目的道士霎時感到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冷汗不禁從額頭滑下。為了減輕這種不適的感覺,道士不禁用手撫摸起自己的鼻子,有點心急的道:「師傅,要我再去調查一下嗎?」

「不,這事,我得親自去看一趟,你就跟著你賈師兄進修一下道法吧。」話畢,那老人抱著小白猫徑自站了起來,向出口的方向走去。

「是。」道士低著頭道。

道士雖然以本能反應答了他師傅一句,可是他心中卻想著:「師傅竟然沒有我反噬的事,我可整整暈倒一夜啊!昨天的天象是什麼回事?貪狼星到底為什麼會變得如此暗淡呢?那紫色的星又是什麼東西呢⋯⋯還有那剛出生的小孩⋯⋯而且師傅還親自出馬了?」零零碎碎的記憶不斷浮現在他腦海中。

昨天的畫面就像一團團的迷霧,完全沒頭緒的他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露出極為無奈的表情頹然地坐了下來。

「哎,對了,我什麼忘了呢!賈師兄這麼聰明,他一定知道點什麼!」道士用手大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面上的頹廢也隨之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激動和興奮!他匆匆地離開了,直接奔向了賈師兄在的地方去。


第二章 白兔芷靜


和煦的陽光照耀著大地,一道余輝悄悄地瀉進了窗邊的一角,映照在一張稚嫩的臉龐上。

「嘉兒,嘉兒!」背著沈重的木柴的樵夫走進屋門,大聲喊道。

眼見的人沒有反應,樵夫進屋後放下了木柴,走進他兒子的房間,一手揪住兒子的耳朵,生氣的罵了起來。

睡得滿面都沾上口水的孩子在毫無警覺之下,被他爹揪耳朵揪到痛醒了。

那孩子艱難的抬起了頭,睜了睜眼一面恍惚的道:「爹⋯⋯你好早啊,有什麼事嗎?」

「還早?現在已經是午時啦!你是不是前世沒睡過啊?我當初早就應該幫你改名做郭睡!一天到晚就是睡睡睡!好啦,別磨蹭了,趕快把木柴處理好,背木柴給客人吧,今天要送柴去水鏡山莊。」樵夫對郭嘉一番訓斥後,轉身奔向屋外,像是為繼續斬木柴而奔波。

「哦。」郭嘉本來是想繼續趴在案上多睡一會兒,但是聽到水鏡山莊後馬上鼓起了精神,胡亂的洗了洗臉後,擺出一副氣精神足的模樣,急急忙忙的背上他老爹捆好的木柴,高興地向北邊跑去。

在屋外空地數算柴木的樵夫剛好看到這一切,無奈地嘆了口氣,暗自苦笑了一下。

沿著村口左方的泥路方向一直蹦蹦跳跳的郭嘉,此時也不禁流出汗來,因為他背上的木柴頗為沉重的。

走了大概一刻鐘後,向來體力不佳的郭嘉不禁生起休息的念頭。


停下腳步後,他左顧右盼的打量著四周,發現這條通往水鏡山莊的路上,只有中間一條泥路,兩旁青草繁茂,草叢里也有各式各樣的花朵盛開著,泥路左邊屹立著長著不少大樹,掛在上面的是一顆顆猶如燈籠般的色紅果實。一塊碩大而平扁的大石被樹蔭圍住,簡直就是個天造地設的休憩之地。

有了這塊被樹蔭遮掩的大石頭後,郭嘉立馬卸下了沈重的木柴,身軀擺出一個四腳朝天的大字形攤了在它上面。

「唉,累死了!該死的木柴,背得我有點暈了,好在有這大石,先休息一下吧!」郭嘉發起牢騷道。

在烈日當空下背著木柴上山已經很不容易,更何況他只是個十二歲的孩子。微風輕輕拂著他的臉龐,他享受著這靜謐的氣氛,舒服的躺在石上的他不知不覺的睡著了,一聲聲的鼻鼾隨之而響起。

正當郭嘉在夢鄉中流連時,一顆表面披著厚厚的紅皮,燈籠似的渾圓果實從樹上墜下,正好掉在他額頭上。

「噗咚!」

「啊!」被擊中的郭嘉被疼痛感扯出夢境,雙眼艱難地睜開,順勢坐了起來,左顧右盼般尋找著弄醒他的東西。他把視線左右橫掃後,很快就發現了只有他手掌一半大小的紅皮果實掉在石頭前面,相信這就是擊中他的東西。

「媽的!什麼破玩意兒?竟然敢打你家爺爺我?」他把這紅果拿了起來,緊緊地握在手中,對著它面露狠色道。話畢後他怒氣沖沖的站了起來,向著一望無際的草叢走去。

幾息後,他停了下來,鼓起了全身的力氣,握著紅果的右手打圈揮動起來,隨著一聲咆哮,那紅果猶如石塊從投石機發射般彈射而出。

使出了吃奶的勁兒的郭嘉把紅果扔向前方一望無際的草叢。

紅果的拋物線稍微高於草叢中的小樹,橫空掠過了十米多左右後,最後沒入在一個草叢堆中。

郭嘉得意的擺了交叉手勢,輕哼了一聲,作勢轉身離開。


「哎呀,好痛啊!」一把柔弱的聲音從紅果落下的草叢傳來。

這聲音令正想轉身離開的郭嘉卻步下來。

糟了,好像有人在說話?難道我那破玩意磕中人了嗎⋯⋯不可能,這里一遍荒涼,怎麼可能會有人呢?」郭嘉停下來,露出了十分緊張的神情,凝視著前方發出「喀擦喀擦」的聲音的草叢。

一隻渾身長滿了毛茸茸的白毛小生物從草叢蹦跳而出,遠遠看去像一團棉花。

「那個⋯⋯是什麼東西?」郭嘉看了到這隻毛茸茸的小動物,緊張的心情頓時減輕不少,快步向草叢走近。

當他走近那小動物後,他發現它的一雙紅眼睛被白毛包住了,嵌在眼窩裡,像鑲著兩顆紅寶石。兩隻長長的耳朵也是毛茸茸的,身軀圓滾滾的。

「哇塞,原來是隻小白兔啊!」郭嘉抱起了這人畜無害的小白兔,輕輕撫著它胖嘟嘟的圓臉。

幾息後,小白兔竄出的草叢中傳來了沈重的呼吸聲和人聲。

「小白⋯⋯小白⋯⋯你要去哪⋯⋯」一個矮小的身影喘著氣地撥開草叢,急急忙忙的衝了過來,沈迷玩兔的郭嘉一個不留神被撞倒了,手中的可愛小兔也趁機逃離了他的魔爪。

那個從草叢中衝出來的身影撲倒了他,兩人紛紛倒在地上。

「媽的⋯⋯」正當郭嘉想要破口大罵時,他看到壓著自己身上的是個小女孩。

那女孩有著一雙清澈明亮的瞳孔,眼框里好像有點濕潤的大眼晴,長長的睫毛,渾圓的包子臉上掛上了兩個迷人的小酒窩,襯托著顫動的小嘴,猫似的小耳朵散發著一種稚嫩的天真氣質。

這個身穿白衣,惹人憐愛的小女孩就這樣俯在正想開口大罵的郭嘉身上,他霎時也是愣住了!

那小女孩也看了他一眼,只見眼前的男子目若朗星,長著呈劍狀的雙眉,挺拔的鼻樑,白皙的皮膚把他瘦削的臉龐襯托出一種獨特的書生氣質。

當她看到郭嘉咧開口被愣住時,一種心如鹿撞的緊張感讓她自覺的退開,慌忙地站了起來。

「對⋯⋯對⋯⋯對不起。」她圓圓的小臉已經變得有微紅,不好意思地低著頭跟自己撞倒的人道歉。

一面愣呆的郭嘉這時候才發現了自己還躺在地上,雖然他知道是眼前那個女孩把他撞倒了,可是人家都跟他道歉了,更別說他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已經對她產生了一種喜歡,想討好她的感覺。


然而,正是因為對這女孩產生好感,一種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覺霎時湧入他心中,心跳突如其來的加速讓他變得好生緊張。

「公⋯子⋯⋯你⋯⋯你⋯⋯你沒事吧?」她低著頭彎著腰害羞地向郭嘉伸出了援手,那雙無辜的大眼睛跟郭嘉對望著。

「沒⋯⋯沒事,額,哈哈,我這麼強壯,怎麼會有事呢!你⋯⋯你在找它嗎?哈哈!」郭嘉立馬站了起來,拍自己的心口幾下,一手指著正在他腳邊追著昆蟲蹦蹦跳跳的小白,用支支吾吾的語氣以及生硬的微笑向她道。

「原來小白你在這!壞小白,又害我闖禍了!額,公子你沒事就好了。」眼見自己不小心撞到的人沒有什麼大礙,她也感到了輕鬆一些,嗔色瞄了小白一眼,露出兩隻可愛的小虎牙向郭嘉道。

「這兔子是你養的?哎,對了,我叫郭嘉,不⋯⋯不知姑娘芳名?」郭嘉站起來後清了清自己的嗓子,語氣還是有點緊張的向那女孩道。

「我叫芷靜。它是小白,雖然它很愛闖禍,可是也只有它可以每天陪著我。」那女孩嘆了嘆氣,用複雜的眼神看了一下小白,樣子有點郁悶的向郭嘉道。

「對了,芷靜姑娘,你為什麼會來到這呢?這里如此荒涼,只有山下住了幾家戶人家,你,不會是迷路了吧?」郭嘉雙眼始終注視著她,面上露出略微擔憂的神色道。

「謝謝公子關心,我是來這里餵小白吃草的。可是剛剛在追小白的時候,有一顆不知道哪里來的紅果子磕到我頭上,弄得我有點頭暈,幸好那果子沒有磕到小白,要不然它一定會受傷的。」話畢,芷靜不禁捂了一下自己的眼角,皺起彎彎的小柳眉,但是她並不在意左邊眼角和額頭交界的紅印,露出關切的眼神蹲下把小白擁入懷中。

「紅⋯⋯紅果子?我⋯⋯竟然⋯媽的!我扔出去的破玩意兒竟然磕中了她!我竟然傷害了一個善良又可愛的小姑娘!」此時郭嘉心中已經捲起濤天巨浪,不禁低頭心中暗忖。

忐忑不安的感覺為他額頭添上幾滴冷汗,原本捏著自己大腿的手不知不覺間變得繃緊,捏得他自己忍不住吃痛叫一聲。

「公⋯⋯公子你沒事吧?」觀察力敏銳的芷靜看到了郭嘉的異樣,小柳眉又輕輕的皺了一下問他問道。


「對不起,芷靜姑娘。方才磕到你的東西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應該是我扔出去的。」深呼吸了一口氣的郭嘉慢慢平復下來,用帶著萬分歉意語氣望著向她的道。

「啊,你⋯⋯你⋯⋯扔⋯⋯你扔的!」芷靜不禁張開了小口,露出一面難以置信的表情說道。

「是的,姑娘,請原諒我吧!」愧疚滿面的郭嘉徑自對著芷靜跪在地上,作勢要挽著她的腳,求她饒恕道。

芷靜姑娘看到郭嘉一連串特如其來的舉動顯得有些措手不及,但當他靠近自己腳踝的瞬間,她反應過來了,彎了彎腰,拒絕了郭嘉想抱腳求饒的舉動,還伸手想把郭嘉扶起來。

芷靜向來脾氣很好,不是斤斤計較的人,可是被硬邦邦的紅果磕中可不是那麼好受的,而且到現在她還是覺得面上有點微痛,不生氣是不可能的。

可是郭嘉坦言認錯和果斷下跪無意中消減了芷靜的怒意,而他用力的抗拒被她扶起的舉動,讓她也有點感到不好意思。

她不是沒有見過人跪下,可是有人跪在他面前還真是第一次呢!還有她曾經聽自己父親說過,男人膝下有黃金,是不可以隨便對人跪下的!更何況剛剛自己還把人家撞倒在地上呢!

然而,郭嘉現在哪里會想到這些,只是心中充斥著愧疚,跪下道歉也是只他下意識的動作。

「公⋯⋯公子請起來吧,芷靜會不好意思的。」芷靜皺起柳眉,含羞地望著跪在地上的郭嘉道。

「不,芷靜姑娘不用不好意思。事錯在我,而且還把差點把姑娘弄傷,我已經非常過意不去,所以我向您道歉是理所當然的。在沒有得到您的原諒之前,我是不會起來的。如果您想要出氣的話,我任憑您處置,即便把我的手砍了,也絕無半點怨言。」郭嘉一面正色抬頭望向芷靜道。

「我⋯⋯原諒你了。」小臉泛顯微紅的芷靜有點不好意思對郭嘉道。


第三章 獅鬼現,鬼胎醒(上)

眼見芷靜竟然如此輕易便原諒了他,郭嘉此時雖然有點興奮,可是心里同時也覺得自己還是有些愧疚,畢竟是自己把那破玩意扔出去磕中了她,想必沒有受傷也會很疼,更何況她是個看起來比自己更小的女孩而已。

郭嘉站起來對芷靜道:「姑娘大量,在下感謝。可是,在下還是自覺對姑娘有些愧疚,所以如果姑娘有什麼願望,在下會盡力幫你達成,也好讓我可以彌補一下吧。」

芷靜看著郭嘉,雖然剛剛她是開口原諒了郭嘉,可是磕到她的紅果子的確差點還害她弄掉了小白,一想到這,她抿住自己的小嘴,鼓起勇氣開口道:「嗯⋯⋯公子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姑娘請說,只有郭嘉能做到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郭嘉又偷偷瞄了芷靜的小臉蛋一眼,正色道。

「公子⋯⋯公子可以來這里每天陪我玩嗎?」心臟怦怦亂跳的芷靜害羞的說道,小面也出現了兩朵小小的紅暈。話畢,她轉身背向郭嘉,似是要迴避他的目光。

郭嘉聽到芷靜的要求後竟然愣住了,整個人猶如石像一般石化了!

「什麼!她⋯⋯竟然想和每天跟我玩!媽的,我沒有在發夢吧!」不肯相信眼前一切的郭嘉賞了自已一把掌,可是疼痛的感覺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見郭嘉並沒有回答,芷靜此時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所措地撫起小白的柔順的毛來減輕緊張。

下一剎那,一個比他略高的身子霎時出現在她面前,笑著攥起她的手說:「郭嘉承蒙姑娘不棄,願意陪伴左右直到天荒地老!」

芷靜見到郭嘉突兀的出現有點驚訝,但是聽見他答應陪自己玩後,她高興起來,笑著望著郭嘉點了點頭,露出那雙可愛的小虎牙。

不過,芷靜稍微認真地想了一下,發現自己不太明白郭嘉最後說的幾個字,像個好奇寶寶般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問道:「郭哥哥,那個,天荒地老是什麼意思啊⋯⋯」

郭嘉尷尬地乾咳了一下,撫了一下她的頭,並沒有回答,便徑自拖著她的小手往草叢的深處跑去⋯⋯


就這樣,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和比她大兩歲左右的男孩互相追逐,伴隨響起的是稚嫩的歡笑聲,而他們的身影就是一對在陽光下奔跑的青梅竹馬。

然而,正當這對兩小無猜的孩子歡笑嬉戲時,一對通紅似血,閃出凌厲冷寒芒的雙眼正在不遠的草叢注視著他們,而他們渾然不覺。

良久,他們終於停下追遂,劇烈地喘著息坐在一顆碩大的竹樹下。原來他們不知不覺間已經穿過草叢,來到一遍長滿竹子的竹林,滿山遍野都是一式一樣的竹樹,不少鳥兒也留在竹樹上高歌起來,伴生在竹枝左右的黃色小花散發出一種令人心曠神怡的香氣。

郭嘉貪婪地呼吸著周圍清新怡人的空氣,努力平復著急促的呼吸,露出一幅享受之相!

不過讓他驚訝的是,身邊的芷靜竟然呼吸平常,還一邊逗著小白玩耍呢!

真沒想到她的體力竟然比自己還好!

看到這一幕他也搖了搖頭,暗自苦笑。看著芷靜和這鳥語花香的林子,頓時,他覺得這一切絕對是上天給他的禮物,是一段他永遠都不會輕易忘掉的美好回憶。

然而,好景不常,密密麻麻的烏雲漸漸籠罩了天空,原本陽光普照的林子,轉眼間變得灰暗起來,一陣狂風吹散了和暖的陽光,肆無忌憚的吹襲著整遍竹林,搖曳不定的竹枝頑強地抵抗著猛風無情的吹打,唦唦作響。

此時,郭嘉和芷靜都被寒風刮得一時間睜不開眼,靠在粗莊的樹幹後面,抵擋著狂風的吹襲。

兩人此時靠得很近,不自覺地擁抱著芷靜的郭嘉,清楚的聽見彼此的心跳,這一刻,他感覺到一種彷彿世間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只有他們兩個存在。

良久,狂風好像剛剛發完脾氣的小孩般,停止了對林子的虐待。郭嘉也徐徐地睜開了雙眼,看著依偎在他懷中的芷靜。

兩人相望良久,郭嘉眼中的喜愛表露無遺,而芷靜則是有點害羞的回避他的目光,不過,她再沒有像起初那樣迅速退開,只是輕輕地擺動了一下身子,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他。

雖然芷靜還小,不懂得什麼叫愛情,可是她竟然享受著被他抱入懷中的感覺。


一根竹枝從樹上跌了下來,打破了兩人有點尷尬的氣氛,郭嘉這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占著芷靜的便宜,便自覺地放開了她。

同時,他拍了拍自己腦袋,想起自己竟然忘了把留在草叢外面的木柴送到水鏡山莊去,便站了起來,露出不捨的神情看著芷靜。

「郭哥哥要走了嗎?」眼見郭嘉徑自站了起來,轉身作勢離開時,芷靜有點不高興地問道。

「是的,對不起芷靜。我還要回去把木柴送到水鏡山莊,現在如果不走,恐怕我是趕不了的⋯⋯對不起。」郭嘉依依不捨的望向芷靜道。

「不、郭哥哥不用跟我道歉,是我不好,硬要你陪我玩,還耽誤了你的要事。」芷靜說出這句話時,她的眼框隱隱有點濕濕的,低著頭不敢望住郭嘉。

郭嘉驚訝她竟然好像如此懂事,他對自己扔出那破紅果更加後悔。

不過,他又仔細想了一下,如果沒有扔那紅果子,他可能就不會認識她了,也不會跟她玩得如此開心,所以他也暗自覺得自己做的決定還是正確的。

郭嘉此時心里除了不捨還有萌生了一種特殊的感覺,就是想照顧和保護好身旁的女孩,不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只想每天和她在一起。

雖然天色還是被陰霾籠罩,但他緊緊的拖住她的小手,兩個人相望了一剎那,便笑著向草叢出口的方向走去,稚嫩的對話聲也徐徐響起⋯⋯

半刻後,他們走出了竹林,回到那遍青草漫生的草叢。

這草叢隔開竹林和自己放下木柴的小憩之地,相信他們距離進來的地方已經不遠了。

「郭哥哥,你剛剛說的水鏡山莊好玩嗎?可以帶我去嗎?」芷靜淘氣地向郭嘉說道。

「當然可⋯⋯」此時郭嘉走在芷靜前面,不過當他聽見前方十多米的草叢好像有什麼向他們奔來時,他驀然回首,對她擺出一根食指,放在自己嘴巴中間,示意她不要作聲。

芷靜看到神色緊張的郭嘉,她也緊張起來,乖巧地點了點頭閉上嘴巴。

那動物跑到郭嘉前面的草叢停下了腳步,發出野獸般的沉重呼吸聲。


第四章 獅鬼現,鬼胎醒(中)

「嘖嘖,多麼誘人的美食,還是兩個稚嫩的小孩!吃掉後一定可以突破到魍魂境,哈哈⋯⋯」一雙閃耀著邪惡血芒的眼睛,渾身墨黑捲毛,外形酷似獅子的野獸,咧開血口,露出一對駭人的雪白獠牙,腔中上下兩排閃動寒芒的牙齒左右磨擦,伸出長著一排黑色刺釘狀的舌頭,黏了黏嘴角,露出一副色狼遇到美女般的痴漢神色,向著眼前的兩隻小肥羊期待的道。


就在黑色獅子從草叢露出半邊身軀的剎那,郭嘉被嚇得心臟瞬間停止了跳動,感覺就像被大石死死壓在地上,根本喘不過氣,渾身的冷汗源源不絕的滲出,身軀也隨之而顫動。

「我操!媽的,這是什麼怪物,竟然會說人話⋯⋯」滴下冷汗的郭嘉緊張地盯著離在咫尺的黑色獅子。

與此同時,他感到拖著芷靜的手被捏得死死的,回首發現芷靜已經委身在自己懷中,發出怦怦亂跳的心跳聲,顫抖著柔弱的身子,驚恐地抬頭望著他。

這一刻,郭嘉雖然緊張得手臂輕輕顫抖,不過當他凝視著她閃動著一絲淚光的雙眼時,他心中的驚慌頓時也減輕了不少,因為他在她眼中看到了依賴和信任!

郭嘉悄悄站了起來,用力地推了芷靜一把,低聲地喊出了一聲:「快跑!」

然而,被推開的芷靜擦了擦眼淚,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凝視著她前面的身影。

一步步向兩人逼近的黑色獅子張開血口,散發著令人懼怕的氣勢,雙眉緊鎖的郭嘉徐徐退後,全身貫注於這隻體形比他們兩個加起來還要大上一圈的獅子,渾身繃緊著,仿佛那獅子一旦有什麼異動,他都可以馬上反應過來。

然而,當郭嘉一步步退後時,感應到熟悉的氣息還留在他的後面,徑自回頭偷看了一下,發現芷靜竟然愣在原地,根本沒逃跑!

「你怎麼還沒跑啊,快逃啊!」郭嘉驀然回首,焦急地向身後的芷靜大喊道!

這也打亂了郭嘉的套路,本來的他打算用自己作為誘餌,引開怪物後好讓她可以逃脫!

然而,芷靜紋絲不動,傻呼呼的愣住了!


「吼!」怒吼的獅子見郭嘉回頭一刻,便知道時機成熟,露出閃動著寒芒的爪子,張開了兇殘的血口,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樣撲向芷靜!

就在那獅子奮力撲向他們的千鈞一發間,郭嘉拼盡全身的力氣,迅速地轉身把芷靜拉了過來,險險的躲開了那餓虎撲羊般的噬咬!

「快走啊!」郭嘉此刻根本來不及思考,猶如本能般再一次把她推開了,頭也不回的徑自奔向離她遠一點的地方,撿起了一塊小石頭,扔向那恐怖的獅子!

這一刻,他隱隱散發出敢與這兇獸拼命的勇氣!

郭嘉所做的一切都盡收芷靜眼底,見到他竟然為了救自己,要跟那極度兇桿的怪物拼命!她眼框再也承受不了淚水的重量,頃刻間眼淚如同瀑布般傾瀉而出,哭泣的聲音響徹心扉,令旁人為之心酸。

「不要!郭哥哥不要!啊⋯⋯」淚流滿面的芷靜無助地坐了下來,擺動著拭目擦淚的小手,一抽一泣的,露出了受盡百般委屈的神情,望向前方二十米左左右的一人一獸。

撲了個空的黑獅子頓時泛起羞怒的神色,明明到了口邊的肥羊竟然躲開了它致命的一擊!

「吼!」它晃了晃自己的身軀,回頭憤恨地仰天長嘯起來,重整旗鼓奔向了芷靜!

正值它瘋狂奔向芷靜之際,一塊鵝卵般大小的石頭不偏不倚的磕中了它的鼻子!

雖然這石頭的力度並不大,可是被磕中鼻子的黑獅子卻吃痛的怪叫了一聲,急促的奔跑為之一滯。

無疑這石頭就是郭嘉扔的,他清楚自己肯定是跑不過這如狼似虎的野獸,所以他早有定計,自身作為誘餌,獨自引開黑獅子,讓芷靜可以趁機逃脫!

然而,傻傻愣住的芷靜卻打亂了他的計劃!


幸好,他的反應及時地拉開了她,成功躲開了獅子的致命飛撲。在意識到自己避開獅子的撲擊時,他立馬狂奔拉開距離,撿起石頭扔向那獅子!其實郭嘉的心里也沒有底,要是石頭打不中那獅子,又或者那獅子被磕中後不搭理他的話,那時候芷靜就有危險了!

聽見離他不遠的獅子好像嚎起了怪叫,他心中一喜,知道自己得手了!他二話不說又撿起了一塊小石,再度扔向那龐大的身軀!

「噗!」沉悶的撞碰響起,只見一塊小石磕中了黑獅子的眼角,弄得它頓時閉起了一只眼,眼角中隱約流出透明的淚水。

一臉得意的郭嘉擺出一副挑釁的樣子,向那黑獅子吹了個口哨,作勢又要舉起石塊向它扔去,然而,他發現地上的小石已經用光了!

剩下的都是一些跟他腦袋差不多大小的大石頭,這也讓他頓時暗叫不好,渾身繃緊,額頭冒出了冷汗!

此時,黑色獅子的憤怒猶如滔天巨浪,如果說剛才磕中它鼻子的小石頭是挑釁的話,那麼磕中他眼角的石頭就是讓它的憤怒徹底爆發的導火線!

它壓根兒都沒想過這螻蟻般的小孩竟然挑釁它的威嚴,還把它打得泛出淚光,露出一副狼狽之相!

它的身子又晃了一下,用深仇大恨般的眼神,鎖定了在前方奔跑的郭嘉,仿佛要把他撕碎才能平復自己的憤怒!

「吼!」震耳欲聾的嚎聲令拔足狂奔的郭嘉捂起左耳。

幾息後,劇烈喘息的郭嘉終於被背後的黑獅子追上,突然停下腳步的他,看著一步步向他逼緊的黑獅子,急促的怦然猛跳的心跳聲讓他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緊張!

他此刻暗自打量著周圍,發現他不知不覺間已被迫入草叢中的一個死角,背著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山,左右已經被來勢湧湧的黑獅子死死地封鎖了!

面臨絕境的他猶如風中殘燭,隨時隨地都可能會被眼前的黑獅子殺死,死神仿佛已經向他招手靠近!


郭嘉眼見黑獅子張牙舞爪的不斷迫近,渾身不禁生出一陣惡寒。

「等等,我知道你聽得懂我們的話。」他舉起了右手,突然對黑獅子道。

「吼!怎麼了臭蟲?還想逃嗎?」那黑獅子先是愣了一愣,不過很快就變回憤怒的樣子向郭嘉道。

「不⋯⋯不,我不逃了,只是覺得你身為一隻如此威嚴的獅子,竟然欺負一個小孩,這會有損你的威武的名聲吧?」郭嘉清了清嗓子,強裝鎮定地向它道。

「嗯⋯⋯對,你說得好像挺有道理的,小子,那你想怎麼樣?」黑獅子咧開嘴巴,伸出了滿是黑刺的舌頭,不斷黏動著嘴脣,露出頗為在意的眼神向郭嘉道。

「所以,我覺得你應該⋯⋯啊⋯⋯」手中暗藏著尖銳石塊,猛地插向黑獅子眼睛方向的郭嘉,撐大了眼露出一面難以置信地瞪住近在咫尺的黑獅子!

「你⋯⋯媽⋯⋯的⋯⋯」一面難以置信的郭嘉艱難地掙扎著,口吐鮮血,順帶噴出一句髒話,他沒想到這黑獅子竟然如此滴水不漏,壓根兒沒有一絲鬆懈!

他原本以為可以用言語麻痺它,等它稍有鬆懈時奮力一搏,直取其最脆弱的雙眼,然後趁機逃脫,可是,現實是何等的殘酷!刀鋒一般的銳利的尖爪,已死死扎進了他的胸口!

剛才郭嘉看到它好像愣住了一剎,以為它被自己的廢話迷惑了,想不到,這該死的黑獅子竟然看穿了他的計劃!

他的身軀被黑獅子的利爪插穿了,胸腔暴現的鮮血瞬間滲透了衣服,面色蒼白的他眼神潰散,視線漸漸變得模糊起來,在他腦袋中最後閃掠過的,就只剩下芷靜對他的微笑⋯⋯


第五章 獅鬼現,鬼胎醒(下)

黑獅子滿臉獰笑,用銳利的尖爪,刺穿了郭嘉的胸膛,露出一雙對鮮血如饑如渴的雪白獠牙,兩排閃著寒芒的牙齒左右磨擦,抖動著那令人心寒的帶刺舌頭,作勢要把眼前的小子殘忍地撕碎,繼而慢慢嚼吞嚥,既可一洩它的心頭之恨,又滿足它的吞食的欲望。

「我⋯⋯要死了嗎⋯⋯再見了芷靜⋯⋯恐怕⋯⋯哥哥再也沒有機會陪你玩了⋯⋯」望著那恐怖的大血口,在他視線中變得愈來愈大,一滴淚水從郭嘉的眼角落下,滴了在一株不顯眼的青草身上。

眼神潰散的郭嘉放棄了掙扎,視線漸漸變得模糊,頃刻間,他變成一隻被扭斷脖子的小鴨,等待黑獅子的血口把他淹沒。

然而,殘酷的事實不但逼得郭嘉奄奄一息,同時,也讓黑獅子大吃一驚!

當黑獅子心中泛喜,用自好比刀鋒的利牙咬到他的頭顱時,他感到這小子的頭顱竟然硬如鐵石,讓它牙齒感到陣陣酸痛!

它無堅不摧的利牙連樹幹都能輕易咬碎,可現在別說咬穿,連咬住他的頭都成問題!

正好當它打算一口氣咬穿他的頭顱時,一道紫黑色的精氣猶如銅牆鐵壁般保護著他,它的血口硬生生被反彈開,讓它的牙齒感到像被鐵槌狠狠地敲了一下似的!

這讓它好生驚訝!

不過,它並沒有這麼容易就放棄,反而激起了兇性,誓要一口咬碎這詭異的小子!

「嗷嗚⋯⋯」伴隨著一聲慘叫,倒飛的黑獅子此刻差點被眼前的詭異景象嚇死!

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正值它再度咬向仿佛跟死屍無異的小子時,他突然睜開一雙散發著恐怖紫芒的眼睛!

當他睜開眼的同時,原本奄奄一息,猶如被扭斷的小雞般,胸口開了大血窿的郭嘉,渾身頃刻爆發出,一道含著怒海天雷般的紫黑色氣勁,二話不說的直接把那黑獅子轟飛了!


更加詭異的是,郭嘉此時身上的傷勢竟然瞬間恢復了,連一條傷痕也沒留下!

「哼!區區一只小饕餮也妄圖傷害本尊!即便是你們族中那隻跟著屍祖的饕餮,在本尊眼中也不過是跳樑小丑而已!哼!」眼中閃耀著紫芒的郭嘉面上露出強烈不屑,搖了搖頭,活動了一下四肢道。

頃刻,他身軀一抖,瞬間出現在倒飛的黑獅子眼前,伸出了一條腿死死的把它壓了在地上!

此際,目瞪舌彊的黑獅子的已在心中捲起了滔天駭浪!這人到底發生了什麼回事?先是露出讓它不禁發抖的目光,接著爆發出不可力抗的氣勁把它轟飛,還在一個呼吸間就閃到它面前,伸出一隻腳死死的壓住了它的身軀!

在地上不斷喘氣掙扎的黑獅子感到壓在身上的並不是一條腿,反而是一座山!任憑它如何揮動四肢,企圖用力撐起身軀都是白費功夫!

因為那條腿就鐵釘釘住木板一樣,牢牢地把它釘了在地上!

良久,它終於放棄了掙扎,露出絕望的神色。

不過,此刻它從渾身散發著恐怖威壓的人類身上並沒有感到殺意,他反而一面好奇的打量著它。

「啪!就這樣定了!」像是下了什麼決定的郭嘉鬆開了腳,一手把倒地的黑獅子提了起來,仿佛就像拾起小雞般拿起它,一臉不懷好意的郭嘉突然伸出左手一根手指,徑自貼在它鋒利的牙齒,輕輕劃破了皮膚,鮮血頃刻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

黑獅子就在這個瞬間被眼前這一切愣住了,這奇怪的人類竟然傻呼呼的劃破了自己的手指,又放到它的額頭上滴了一滴,然後手中念念有詞徑自呢喃了幾句,便鬆手放開了它,還露出一副關切的笑容撫摸起它長長的捲毛!

當看到眼前的小子撫著自己捲毛,露出微笑時,一個它烙在腦海深處的記憶突然浮現了!

它終於意識到這是什麼一回事了!媽的,它被那人類下了契約!令它失去自由的靈魂契約!

靈魂契約是一種由靈獸或兇獸與人類訂立的契約,契約限制了靈獸和人類不能互相傷害,還要事事聽命於與它簽訂契約的人類,終生不能反悔!

除非該靈獸或人類任何一方徹底死亡,契約才會失效!否則,由現在開始,眼前這個人類就是自己的主人了,它的命再也不是自己的了,它的命運已經被郭嘉牢牢掌握住了!


成為郭嘉第一隻契約靈獸的黑獅子此時百般滋味在心頭,身上流著高貴的饕餮血液,竟然淪落到成為一個人類的靈獸!

而且他還在郭嘉眼神中解讀出一個讓它發瘋的訊息,他用手梳了梳它身上捲毛,打算把自已打扮成一只哈巴狗的模樣!

這時候,它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過當他看著那渾身散發出恐怖威壓的紫芒時,他心中稍微平復了一下,畢竟能一個呼吸間就把一隻無限接近魍魂境,擁有洪荒四兇之首之稱的饕餮,瞬間轟飛,照他估計如此強大的人類至少是魃魂境的強者啊!

而且他還好像說了什麼屍祖身旁的饕餮在他眼中只是個跳樑小丑?

雖然他不知道什麼屍祖也不知道他身旁的饕餮到底有多強,不過聽名字已經知道那個叫屍祖的肯定是個很強大的狠角色,因為普通人根本不敢在自己名字改成祖字,而且他身旁還跟著一只饕餮!這也意味著那屍祖也跟一只饕餮訂下了契約!

一般人類根本沒有可能與靈獸或者兇獸訂下契約,因為尋常的靈獸和兇獸是沒有人類對付的了的,除非你是精道五行道法的降魔師,否則尋常人類遇到兇獸只有被宰的份!

然而,人類中還是有少數繼承了姜尚衣缽的道人,平民百姓稱他們為降魔師,他們擁有可以抗衡兇獸的法力,可是他們一般都隱居在深山之中,每當有兇獸到處作惡的時候,他們才會出現,施展渾身法術把作惡的兇獸降服。

即便是法力高強的降魔師,要降服兇獸可不會輕鬆簡單,魎亡境的兇獸已經擁有不亞於人類的智慧,口吐人言是基本,掙扎求存的本領更非人類可媲比!


敵不過降魔師的兇獸會以駭人的速度逃跑,更別說有些兇獸還懂得詭異的妖法遁走呢!

故此,一般的降魔師要追上兇獸異常的難,因為他們必須不斷燃燒法力加快自己的速度,更別說他們打跑兇獸必定也花了不少法力!

然而,儘管降魔師有幸捉到了兇獸,你以為桀驁不馴的兇獸就會像哈巴狗一樣乖乖的讓你滴血訂下契約嗎?

絕對不會!它們只會認同比他們強大的人類做主人,如果你的實力足夠碾壓那它,那麼還好,它會讓你進行儀式滴血認主。

倘若你的實力不及它,那麼你肯定擋不下它的元神攻擊,輕則元神受損,變成白痴,一身修為盡失,重則,直接死掉。

不過,如果你的實力是與它相近的話,那麼你將經歷一場艱苦的意志比拼。

你將要忍受著腦袋像被萬千根針瘋狂亂扎的感覺,因為兇獸的元神會離開自己的身體,徑自闖入想收服他們的人類的意識之中,對他們的元神展開攻擊,直到它們的元神被徹底征服後,它們才會認主。

當然,兇獸的元神攻擊並非輕易可以擋下,因天生人類的元神就比兇獸的元神弱小一點,降魔師必須全神貫注,拼上全力才有望征服兇獸的元神。

而且實力愈強,血脈愈高貴,愈純正的兇獸,它們的元神攻擊力則愈強大!

自姜尚升仙後,不知多少降魔師在收服兇獸的最後一關死了!它們的元神攻擊雖然猛烈,可以真正讓他們死去的原因都是往往在他們與兇獸都拼個你死我活,雙方都消耗得差不多,在最關鍵的時候,其他的降魔師來插上一腳,上演一齣黃雀在後!

所以,要收服一頭兇獸的過程已是異常艱險,更別說要收服一頭洪荒四兇之首,大名鼎鼎的饕餮!


第六章 醒來

「額⋯⋯頭⋯⋯好痛⋯⋯啊!」郭嘉用手捂著額頭,萬般掙扎的慢慢睜開了眼睛,忍不住劇痛大叫一聲。

「你醒了?」一道低沉的聲音傳入他耳中。

郭嘉艱難地坐了起來,糢糢糊糊的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正向自己靠近。

那個高大的身影走到郭嘉面前,他終於看清了來者的容貌。

一身墨色風水袍,雙目猶如湖水般清澈,但又猶如無底深潭般不露一點光澤,彷彿把世上所有秘密都藏了起來,讓旁人根本無法窺探出半點蛛絲馬跡,顴骨猶如兩座高山般,襯托著高挺的鼻樑,黑黝黝皮膚的讓他不失剛陽之氣。

「你⋯⋯你是誰?這裡是什麼地方?」郭嘉暗自打量了一眼這男子,又打量了一圈周圍,懷著警戒之心問道。

這是一所非常典雅的房間,而此時的他躺在一張木床上,木床右前方幾米放著一張木案,除了文房四寶,還有那散發著沁心怡人的檀香的墨色檀香爐。

輕紗作簾,此時,窗外的陽光隱隱若若地把幾道餘輝瀉進屋內,其中一道正好映在那男子的臉上。

「在下賈詡,是水鏡先生的弟子,而小兄弟現在正身處水鏡山莊內。」男子察覺到郭嘉的戒心,便拱手正經地道。

「水鏡⋯⋯山莊⋯⋯什麼!你說我在水鏡山莊?你還是水鏡先生的弟子?你沒騙我吧?」郭嘉此時表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仍用不太相信的語氣問道。

「在下沒有騙小兄弟,若是小兄弟不信在下,想必也知道這一身風水袍意味著什麼吧。」賈詡表情古井無波,沒有對眼前這個小子的質疑感到一絲惱怒。

「哇塞!你⋯⋯你真的是水鏡先生的弟子啊!」瞪大了眼的郭嘉仔細地看著賈詡的道袍,他知道道袍只有降魔師才會穿,想必這個男人是降魔師!


而且,他還發現了那道袍右胸位置上刺繡著水鏡一門的獨特圖案,水鏡八卦!

水鏡八卦就是一個把水鏡二字,烙印在八卦中心的圖案,象徵著此人無疑就是水鏡先生弟子。

此外,郭嘉還在道袍上觀察到一個細節,一個金色的太極兩儀被刻在水鏡八卦正下方!

別人可能完全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郭嘉卻是略知一二!

自小就立志想當降魔師的郭嘉,當然清楚眼前這個金色太極兩儀,就是代表著金丹境界的修道人,是降魔師中的絕頂高手!

可他並不知道金丹境界的修道人實際上有多強,如果有人跟他解釋,他一定會目瞪口呆!因為他們的實力足以匹敵魅靈境的兇獸!

也就是說,他眼前這個叫賈詡的男人,竟然是個金丹境界的降魔師!一個實力堪比魅靈境兇獸的男人!

郭嘉被眼神的男子震懾了,神情呆滯地張開了嘴巴。

「小兄弟⋯⋯你,沒事吧?」賈詡露出緊張的神情望向郭嘉道。話畢,他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精光好像帶著得意之色,不過在極短的瞬間,便被深不見底的漆黑掩埋了。

「啊!沒⋯⋯沒事」郭嘉眼神潰散地道。

「我看小兄弟神情恍惚,莫非遇到什麼困惑?」賈詡眼帶一絲困惑向郭嘉問道。

「額⋯⋯我到底是怎麼來到這兒的?」郭嘉雙眉緊鎖,緊張地向賈詡問道。


「啊,差點忘了這個。小兄弟你是在我們山莊門口被戲師弟發現的,當時你暈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渾身散發著兇獸殘留的氣息。嗯⋯⋯我也正好想問下小兄弟,你是不是被兇獸襲擊了?」賈詡正色地向他解釋道,不過當他問起郭嘉是否有被兇獸襲擊時,黑洞般的眼神掠過一縷緊張的神色。

「哦,原來我暈倒了⋯⋯對,我暈倒了,我想起來了!」靈光一觸的郭嘉,似是想了起什麼,急聲道。

郭嘉被賈詡問到有關兇獸襲擊時,他腦袋迅速浮現出一只目露兇光,兩根療牙閃動著寒芒,伸出一根帶黑刺的舌頭,渾身捲毛的黑獅子!

「不,不對,那獅子不是插穿我胸口了嗎?我是不是已經死了?」想到這,郭嘉不禁感到毛骨悚然起來。

先是摸了自己胸口一下,又「啪!」地賞了自己一巴掌,確認自己是否還活著。

看到郭嘉奇怪的舉動,賈詡的眉頭不禁緊鎖起來,雙目精光聚焦在他的身上,暗自把手放在背後,伸出食指和中指比劃了幾下,似是施展了什麼道法。

雖然此刻賈詡的臉上還是一副死板的模樣,可是他心中甚是驚訝。

他剛剛以為兇獸在郭嘉身上下了什麼手腳,便動用了咒術向郭嘉渾身查探了一番,他發現這小子自身除了還有一點兇獸殘留的氣息外,什麼都沒有。

可是,他為什麼要自殘呢?難道這小子失心瘋了?

這小子在這都睡上三天了,身上還殘留著一點兇獸的氣息,若是一般兇獸留下的氣息,理應早就自然消退,所以,他肯定是遇上了極為強大的兇獸,可這到底是何等厲害的兇獸呢?

郭嘉晃過神來,疼痛的感覺刺激著他的思維。

此時,他感到整個世界都停了下來,腦袋好比奔雷閃電般急速運轉著,推敲起整件事的前後始末。


「那獅子插穿了我的胸口,我感覺自己應該死了,接著就暈倒了⋯⋯」郭嘉此時正努力拾起腦中的零碎記憶,試圖推演還原事實。

「但是我醒來後,卻已經在水鏡山莊,而且我身上一點傷痕都沒有,而且賞了自己一巴掌後,臉上留下紅印,而且疼得我快掉牙了,所以由此推斷,我並不是發夢,現在發生的都是真的。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我醒來之前的都是假的?」在這一刻,他神情異常冷靜,不自覺的用牙咬住了自己右手的大拇指。


「不,不對,賈詡說我是在水鏡山莊門口被發現的。那時候,我已經暈倒了,而且渾身還散發著兇獸殘留的氣息,這就說明,我肯定是遇到了兇獸的襲擊,這樣看來,黑獅子沒有把我殺死?可是,我記得那黑獅子把我胸膛扎破了,為什麼我身上一點傷都沒有?」當郭嘉


「不,不對,賈詡說我是在水鏡山莊門口被發現的。那時候,我已經暈倒了,而且渾身還散發著兇獸殘留的氣息,這就說明,我肯定是遇到了兇獸的襲擊,這樣看來,黑獅子沒有把我殺死?可是,我記得那黑獅子把我胸膛扎破了,為什麼我身上一點傷都沒有?」當郭嘉快要掌握真相的時候,又被這疑惑否定了自己。


「小兄弟⋯⋯」賈詡看著紋絲不動的郭嘉,不禁在他眼前晃了晃自己的手,又呼喚了他幾聲,可是他仍然是沒有任何回應。

當他以為郭嘉真的中了邪,打算用道法幫他靜神時,郭嘉突然站了起來,握著他的手,緊張的問了句:「請問你們在發現我的時候,有沒有見過一個身穿白衣,個子比我矮一點的小姑娘?她手上還抱著一隻白兔呢。」

賈詡搖了搖頭,雖然眼前這小子表現很是古怪,不過他肯定他還是個正常人。

「沒有嗎⋯⋯」郭嘉滿是失望的神色,凝視著窗邊的一角,不斷回憶起芷靜的倩影⋯⋯


第七章 回家

自郭嘉在水鏡山莊醒來後,已經過了兩天。

「賈道人,我先告辭了,如果水鏡先生回來的話,請務必告訴我,我必定會回來拜師的。」郭嘉滿臉期待的道。

「嗯,等師傅回來後,我會告訴你的。」還是一臉死板的賈詡向郭嘉道。

「嗯,那就拜託賈道人了,我得走了。」郭嘉感激的向賈詡說了一句,便轉身往山下走去。

「郭兄弟慢走!」賈詡禮貌地回應了一句,看著這個奇怪的小子暗自打量起來。

「師兄,那個煩人的小子終於走了?」一個躲在一旁的道士,看見郭嘉離開,小心翼翼地走到賈詡身邊。

「嗯。」賈詡看著眼前的道士,嘆了口氣,轉身往山莊內部走出。

此時,站在門口的道士,換上一身黃色風水袍,手中還拿著一柄掃把,露出如釋重負的神色,高興地旋轉著手中的掃把。

「媽的,這小子真夠毅力,一天到晚都想拜師,他腦子是不是被燒壞了?降魔師有這麼好當的嗎?真是折騰人不費功夫!」道士自言自語地說道。

不過,下一瞬間,吐了口惡氣的道士也轉身回到山莊里去了。

如果剛才有旁人在的話,就會見到一幕詭異的現象,就在那個黃袍道士說話時,他的掃把竟然凌空打轉,就像活了過來一樣,隨後又若無其事的飛回道人的手中!

更重要的是,這個黃袍道士右胸上也繡了水鏡八卦!他,顯然也是水鏡先生的弟子!


往山下走的郭嘉一路上心不在焉,沒留意山路的崎嶇,已經好幾次差點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倒。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一臉沉重的郭嘉感覺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都有點怪怪的,而且從水鏡山莊醒來後,他總是覺得渾身不自在,好像有什麼東西跟著他,而且這東西他還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他剛剛不小心踩到一塊小石滑倒後,擦破了點皮,現在終於清醒過來,畢竟他才走了一半的路,如果再這樣下去,可能他還沒走到山腳就已經摔死了。

「操!真疼!媽的,還是先不想了!回家要緊!」郭嘉隨手撕下了衣袖的一部分,捂住了傷口,拍散沾在衣服上的灰塵,搖搖頭,抖擻起精神往山腳走去。

走著走著,郭嘉看到了一塊熟悉的大石頭,漸漸停下了腳步。

停下腳步的他,走到大石頭跟前,拾起了地上一顆紅果子,往草叢深處大力扔了一下。

看著扔出去的紅果子,郭嘉回想起了當天第一次遇到芷靜的情景。

一個身穿白衣,雙眼明亮透徹,手挽著可愛小白兔的姑娘在他腦袋中浮現。

「公子可以來這里每天陪我玩嗎?」

「郭哥哥什麼叫天荒地老⋯⋯」

「郭哥哥要走了嗎?」

一段段零碎的回憶不斷在他腦中浮現,芷靜的笑容,她的純潔,自己抱著她時那種溫暖的感覺,想要保護她的感覺,這一切,都還歷歷在目。

隨著一聲沉悶的落地聲,他回到了現實。

他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雖然此時芷靜不在,他卻心里不捨地道:「放心吧芷靜!郭哥哥明天就回來找你玩!等我!」

轉身的郭嘉離開了大石頭,可他並沒有發現,一個透明,穿著白衣,手抱白兔的小女孩正站在那塊大石頭前,依依不捨的看著他一步步走遠。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0/8/2017 11:57
今天貼文總數: 639 | 累積文章數目: 6,218,694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7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