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關]  [懷舊模式-開]  [Youtube 預覽-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與時並進 重新出發

接手高登CEO至今已經有八年,一開始知道要代表高登出席唔同場合,都擔心會俾人起底,但最後決定豁出去以真面目示人。記得上任唔夠一年,就遇到高登歷年o黎最嚴重o既事件 — — 被告誹謗。最初我以為對方只係「嚇o下大家」,殊不知官司一打就打o左五年,最後打到上終審法院至告一段落。當時所受o既壓力大到難以形容,幸好得到好多會員o既支持,甚至有會員自發希望o係財政上給予支持,至今我仍然非常感激。不過,就呢單訴訟我o地花費o左超過7位數字o既律師費同賠償,換o黎法律上清晰釐定討論區要為會員發言負上o既責任。

除o左經常要處理關於誹謗問題o既律師信,高登最常要面對o既就係網絡攻擊問題。其實我o地一直有為伺服器作軟硬件上o既更新,奈何網絡攻擊o既「攻勢」日益增強同頻密,唔少時候大家鬧緊我o地Server超慢,背後其實都係因為伺服器受緊唔同程度o既攻擊,唔單只程式員要用大部分時間o黎處理相關問題,我自己有時都要半夜起身,甚至身處外地時都要處理。面對呢o的攻擊,我覺得冇可能每次都同大家講,否則有o的敏感時間每日要出十次八次公告,大家可能睇到麻木。 ......
跳至第

發起人
(穿越 校園)今年我三十三歲,回到了1998年(3)
937個回應
布甸


待續[img]https://na.cx/i/34CF7.gif[/img]

加油繼續


文呢琴日出咁小


子明牽著他的女友離去後,阿謹從厠所出來,南乳道:「喂!屙咁耐架!快啲繼續啦!今次炒夠你五球。」


阿謹掩住肚子,搖著手道:「嘩!唔知係咪食錯野,之前已經屙幾次,我都係返屋企啪番幾粒行軍丸先。」


南乳叫囂道:「喂!咁算喺點啊?借屎遁啊?咁Hi Hi嘅!」


「欸!你輸唔切咩?我今日狀態唔好先畀你偷到雞,下次炒你七個一皮啦!」


阿謹經過坐在地上打盹的建華時,一腳踹向對方,建華倏地發出一聲怪叫,阿謹兇巴巴地道:「死傻佬,見唔見到地上有好多垃圾啊?仲成碌葛坐喺到,快啲起身執啦!」


布正麗不滿道:「喂!阿謹,你仲咩又恰建華啊?間屋佢架!你地次次食完野又唔執返。」


阿謹沒有理會布正麗的不滿,掩住肚子奪門而出,建華彎著腰拾起地上的垃圾,布正麗見狀亦幫忙收拾,她道:「譚慧詩、許詠欣幫手啦!」


許詠欣為難道:「吓!我又無份食,仲咩要我執喎?」


布正麗道:「建華,成日畀我地上嚟HEA,幫人執番好間屋都應份喔!」


許詠欣心不甘情不願,應道:「好。」


布正麗道:「喂!你地兩個男人,有無風度架?見三位女仔執緊野都唔幫手。」


我心想:「我無地方去第一次跟妳上嚟,妳居然叫我執屋,妳當我鐘點啊?」


想是這樣想,但我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幫忙收拾,我搖頭嘆道:「唉!妳啲女人,有事要男人幫,就講風度;平時就話要男女平等。」


「叫你做少少野,好心你就唔好成個阿叔咁,咁多嘮叨啦?」布正麗道:「喂!死南乳,你仲係度打機。」


南乳斷言拒絕,道:「我依啲咁出色嘅男人,係唔會做埋執屋依啲女人野嘅。」


布正麗為之氣結,嗔罵道:「南乳,你快啲Hi Hi死啦!打交又淆底,打掃又唔識,你死返屋企打飛機啦!」


南乳淫笑道:「布甸,有妳幫我打,我唔拘啊!」


布正麗隨手在地上拾起一個啤酒罐扔向南乳,南乳側身避開。


我們收拾完畢,建華咧嘴笑道:「布甸…」


布正麗轉向建華,道:「咩事啊?建華?」


建華指了指雪櫃,道:「布甸…雪櫃。」


我笑道:「佢唔係叫妳啊!佢話雪櫃有布甸啊!」


建華走向雪櫃,拿了盒布甸給布正麗。


許詠欣訝異道:「吓!建華,得布甸有布甸食,咁我呢?」


建華指了指布正麗道:「食布甸。」


再指了指我們三人,道:「食雪糕。」


我們三人從雪櫃拿了雪糕吃,布正麗則吃著布甸,瞧著布正麗品嚐布甸的食相,她又含、又吮、又舐。


怎麼她的食相會讓我聯想到別種事情?


南乳獨個兒打PS,喊道:「啊啊啊!好悶啊!果然係無敵是最寂寞啊!布甸,妳嚟同我打番場winning喔?我輸畀十蚊妳,妳輸畀我鍚一啖,我畀妳炒雙計,妳畀我炒,妳同我入房。」


布正麗罵道:「你精蟲上腦就死番屋企打飛機啦!」


南乳道:「唓!淆底。」


布正麗見我瞧著電視看得出神,問道:「喂!成皇志,你有打開機咩?」


「我細佬有玩開,我平時有睇佢玩。」


布正麗慫恿道:「你有玩,就同佢打番場啦!剝佢排牙,等佢唔好成日牙屎斬斬啦!」


南乳道:「PS依啲咁高科技,你有無見過架!鄉下仔。」


我聞言暗裡冷笑,在2016年的時候,PS已經出到第4代,而winning早已用年份取代集數來命名,但當然我並不會把這些告訴給南乳這不學無術的死臭飛聽。


南乳叫戰道:「係咪要同我依個winning獨孤求敗鬥番場啊?不過要玩錢架,十蚊球,炒就起孖。」


我這個winning的忠實支持者,由PS的第3集玩到PS4的2016,不知已經玩了多少集,不過要我玩回PS的winning真的考驗我對起角畫面的容忍度。


最後我在布正麗等人的鼓勵下,還是去挑戰自稱為winning獨孤求敗的南乳。


待續[img]https://na.cx/i/y7eGK.gif[/img] [img]https://na.cx/i/hCLGB.gif[/img]


如果玩而家嘅winning出神入化
可能會玩唔返舊winning
以前好似無咁著重組織,基本上你係跑狗已經玩晒
(離題)我記得細個玩winning2000,開罰球要按O掣先開到波;有次去表哥屋企玩(佢玩PS2),有個必入嘅罰球,諗住實食無痴牙。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佢個街,按咗吓O,嘥勁咗





布甸好向左走向右走正


出文啦


應該玩唔番Ps架喎,組織,進攻,列陣同埋啲過人制喎同晒


我和南乳所對戰的是winning4,當時的球員能力值,最低是2,最高是9,早期的winning是跑狗球員的天下,只要速度值達9的都是好球員,而巴西、英格蘭、烏克蘭、克羅地亞、喀麥隆和尼日尼亞陣中均有這些跑狗球員,當中猶以巴西最為屈機,有兩個速度9的球員,分別是朗拿度及卡路士,所以我選的是巴西隊,而南乳選的同樣是巴西隊。

進入了比賽計劃的選單畫面,我揀選了四三三陣式,把卡路士推前打左翼、朗拿度打右翼、艾爾巴踢中鋒位。

如果是現實的話,這個陣形定必遭到球評家狠評,但在winning4的世界裹,以國家隊來計,這真的稱得上為最強的前鋒組合。

南乳語帶不滿道:「喂!快向左走向右走啲啦!等你等到蚊瞓喇!」

「得得得,攪掂!」


抖足精神再打


今晚仲有貨?





快啲








最初還以為對我做成最大的考驗是對那些起角畫面的容忍度,但當正式進行遊戲的時候,舊式winning的操作方式才是對我最致命的打擊,我居然以2016時的操作慣性和思維,放在這PS時代的winning上,以過於前瞻性的眼界去操控這十多前的產物,結果是很快被南乳連入兩球。


領先兩球的南乳興奮得手舞足蹈,道:「哈哈哈,都話我係winning界嘅獨孤求敗,你個死KAI 子,居然夠膽挑戰我,唔炒番你六七八球,點對得住自己啊?」


在旁的布正麗對我的表現感到很納悶,道:「唉!睇你個樣唔似咁鈍,我仲諗住你可以幫我剝南乳排牙,但係睇你打機嗰陣好似手腳唔協調咁,真係令人失望。」


南乳嘲道:「都話條死KAI 子係建華啲工友嚟。」


他們的冷嘲熱諷,讓我心生怒意,如果以影壇地位來比喻,小弟就算不是winning界的畢比特,至少亦是克里斯普萊特這種級數,現在居然被南乳這種winning界tommy 仔嘲笑,當真是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可怒也!


頃刻間,我感到我的winning魂漸漸回來,我開始掌握到winning4的比賽節奏,我操作的卡富截下了李華度腳下的皮球,再直線傳給右翼的朗拿度,之後我猛按著R1大推,把他的守衛拋在身後,再按下射門掣,但我按得太用力,朗拿度居然在半單刀的情況下,使用了藍天射球,皮球越過龍門,直飛去山頂的朋友那裡去。


我激動得差點要把手掣拗成兩截,每種技藝如果沒有接觸一段時間均會生疏,其實在跳樓前的三個月,由於俗務纏身的關係,我已經沒有碰過家中那部PS4,而回到1998後,我對那些三尖八角的多邊形,更加缺乏興趣,所以我的操控技巧與全盛時期相比只剩下兩三成。


未幾,南乳再憑藉一個角球頂成了三比零。


儘管布正麗很想我一挫南乳的銳氣,但她看著這個比數也變得沒精打采。


領先三球的南乳更加趾高氣揚,以為這場比賽已經放進雪櫃裡的他不可一世地道:「未完架!仲有排你受啊!」


對於南乳不斷以垃圾說話作出挑釁,如果換轉是別個,相信已經和他作出一場真人快打,但我是何許人,
一個經歷了輸身家、初戀情人結婚生女、身邊的人均活得比自己好、從大廈頂層跳樓、回到了1998,
與這些事情相比,現在的小事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塵埃,可以對我有影響嗎?(我自我安慰的說。)


老實說,我真的很生氣,但他越是挑釁,我越要沉著。


我冷笑道:「場波完咩?你有聽過伊斯坦堡之夜啊?利物浦半場輸三粒,下半場追番三粒啊!最後仲射十二碼贏埋添啊!」


南乳怔仲了半晌才道:「你講咩啊?KAI 子,輸波輸到你傻咗啊?」


我聞言才想起伊斯坦堡之夜,利物浦的奇蹟逆襲發生在2005年。


下半場的比賽展開,經過上半場的暖身,我手指的操控變得靈活起來,亦掌握了winning4的比賽節奏,我開始搶回了主導權,其實南乳的實力不過一般,與我的全盛時期相距甚遠,現在我回復了六成功力,相信已經足夠應付。


我操作的李華度截下了皮球,再L1+三角一個高空直線吊去左方,卡路士接應後,我再狂按加速殺入去中路。


南乳訝道:「嘩!咁向左走向右走快嘅!我啲後衛食晒塵,但係又唔係朗拿度嚟嘅。」


當卡路士把球推到大禁區外,我輕輕按下射門掣,射門力度高達9的卡路士,踢出了一記速度如子彈的射門,皮球如箭般直飛向龍門左下角。


應聲入門,現在的比數是一比三。


「Hi!畀你個KAI 子,屎忽撞棍,入咗球,唔駛畀我炒,你都算好彩喇!」


遊戲的五分鐘後,我操控的朗拿度快放到底線,連按兩次長傳掣,一記中腰波吊入禁區,中鋒艾爾巴衝前迎頂,把比數追近成二比三。


南乳朝虛空擊了一拳,瞥了我一眼,不忿道:「符碌仔。」


一旁的譚慧詩搖了搖靠在她肩上打盹的布正麗,道:「喂!布甸,唔好瞓喇!二比三啦!」


布甸睜開眼,道:「咩事啊?」


這時,我的李華度在禁區內被踢跌,得了一個十二碼。


南見忙不迭指著電視操遍電腦球證的祖宗十八代,罵道:「黑哨,Hi Hi球證,Auntie畀狗Hi。」


皮蛋黃的名言:十二碼,一係入,一係唔入。


結果是朗拿度一射入網,比數變成了三比三。


正阿有文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3/7/2017 8:46
今天貼文總數: 448 | 累積文章數目: 6,204,385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7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