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時事台內。

將已解封的舊帳戶升級高級會員

我們上年12月曾解封部分只輕微觸犯版規或懷疑被駭的帳戶,但有會員反映一些於2009年前登記的舊帳戶在解封後未有自動升級為高級會員,現在我們已將該批帳戶升級,謝謝。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香港淪陷] 曹二寶論干預香港內政的原則
73 個回應
Jaco_Hendrix

練乙錚

曹二寶理論探討 中聯辦澳門落實

港區全國政協與特區政府之間的「十點協議」,前些時無意中被愛國報紙「踢爆」,害得林瑞麟、曾蔭權要急急否認「第二權力中心說」,中聯辦亦一再發言,企圖淡化疑團,政協諸公則顧左右而言他,最後由中央政策組大事化小事、小事化平常。回想,此「協議事件」就像《紅樓夢》七十三回寫賈母丫頭「傻大姐」無意中拾得「五彩綉香囊」那一幕。大家記得,傻大姐拾得那個「狗不認」,以為上面綉的是妖精打架,邢夫人搶過來一看,嚇個半死,斥喝道:「快休告訴一人。這不是好東西,連你也要打死。皆因你素日是傻子,以後別再提起了。」愛國報章有否被罵傻子,筆者無從知道,但當權派矢口不認,協議之事遂再無人提及。以為事件就此平息,怎料還有續集:上周本地政界又發現,中聯辦研究部主任曹二寶曾在中央重要刊物上著文,提議香港設置直屬中央的「第二支重要管治力量」。此言一出,那還了得?事涉中央於回歸前對港人承諾的「高度自治、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故政界包括港府高層對此都十分關注,以致中聯辦只得再次發言滅火,稱曹二寶文章是作者在中央黨校受訓時寫的一篇「理論探討」文章而已;但中聯辦如此說,卻不如王熙鳳在第七十四回又一「十錦春意香袋」出現後,被王夫人質問時那樣邏輯慎密辭鋒犀利地撇得一乾二淨。一點只是一點,兩點卻可連線,曹文再度引起港人關注「第二權力中心說」,十分自然。可惜筆者拙於判斷中央意圖,故今天只嘗試和大家一起分析曹文中的若干重要觀點,深化此一新的「理論探討」。(註1)
曹二寶認為,香港是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回歸的,基本法既界定了特區政府的自治範圍,也規定了中央政府保留的權力(外交、國防、剩餘權力),故為切實推行管治工作,必須有兩支隊伍,其一當是「香港特區建制隊伍」,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和各級公務員、法官及其他司法人員等;其二則是「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包括港澳辦、中聯辦、外交部及解放軍駐港單位等。權力靠人行使,故曹二寶的「兩支隊伍」說,至此的確無懈可擊。對此安排,港人亦知之甚詳,應無異議,而事實上,回歸頭十年,兩支隊伍起碼在公開場合表現中規中矩各安其位,中央政府予人印象因而是基本上兌現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故港人大體上滿意,國際上也有不少好評。


#good2#0    #bad#0  
標籤:
但是,從談「管治香港的力量」出發,曹文話鋒一轉,轉談「香港的管治力量」。這個語意轉變十分明顯,茲引曹文其中一段說明:「一國兩制條件下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作為一支管治力量,合法、公開運作,是我國單一制政體下正確處理中央與香港特區關係的現實需要」。這裏的關鍵詞是「合法、公開運作」和「現實需要」。據港人一向理解,上述包括港澳辦、中聯辦等中央或其派出機構,早在回歸第一天起,便完全合法而公開地運作。曹二寶在○八年始提出要公開化、合法化的那些運作,必然是另一些此前不合法、不能公開的。這一類活動近年明顯增加,港人心照不宣,但現在曹二寶認為,這些活動因為現實需要,應名正言順浮出水面了。這就是「管治香港的力量」和「香港的管治力量」的分別,前者不一定在香港,後者一定在香港,而且是立足香港、插手香港,而按曹二寶的進一步說法,更「不存在干預不干預的問題」。
這個○八年提出的「理論探討」,真要落實起來是怎樣的呢?港人有辦可看,因為澳門已經走在前面。曹二寶文章出台後不到一周,澳門愛國報章《新華澳報》即發表署名「永逸」、題為〈中聯辦正積極發揮澳門第二支管治力量作用〉的文章,認為「(曹二寶的)『兩支管治隊伍』觀點的成立,宣告了『江澤民時代』關於港澳辦和中聯辦要做『守門員』的論點已經徹底被放棄。中聯辦將全面深入……協助特區行使屬於高度自治範圍內的權力。」這方面的「協助」,特別是在香港,首階段當然是靠政協委員推動為上策。然而,在澳門,如此間接大可不必。「永逸」續說:「因為廢除了『守門員論』,最近顯然可見澳門中聯辦負責人傾巢而出,與澳門各界密切聯繫,鼓勵他們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積極發揮『澳門第二支管治力量』的作用,努力地為作為『澳門第一支管治力量』的特區政府『幫台』、『補台』。」(註2) 若香港中聯辦要如此積極公開為特區政府在自治職能上「幫台」、「補台」(甚或在選舉活動中「站台」),事先當然要經過一番合法化的努力;在這方面,港區政協是很可以為之鳴鑼開道的,所以才需要「十點協議」。
然而,曹文更為重要的,並非此點;香囊最精彩之處,不在外而在內。


過左咁耐,仲以為高登唔會有人理添


曹二寶論干預香港內政的「原則」

曹二寶有關中央在港設置第二管治力量的文章引起本地政界關注之後,中聯辦發言人對傳媒表示,該篇文章不過是「理論探討」而已;但是,澳門左派 (*親中的 "左", 不是自由派) 傳媒早已指出,曹文發表之後,澳門中聯辦馬上放棄江澤民時代的「守門員」角色,其人員隨即「傾巢而出」,努力替澳門特區政府在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務上「幫台」、「補台」。(註) 由此可見,曹二寶寫文章,動機並非理論探討那麼單純,而是為「第二管治力量」早已部署好的政治運作鋪路,故中聯辦發言人對本地傳媒講的話,具蓄意欺騙性。共產黨人常常誇說自己光明正大,絕不隱瞞言行意圖,現在大家有目共睹。可憐港區政協委員當中,不乏一些有心為祖國內地發展出謀獻計者,這些人大概現在才知道已經被統戰機關借了「過橋」,淪為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工具。
不過,中聯辦是中央的派出機構,中央負港人,港人無話可說、悲無可悲,因為在中國的單一制政體之下,中央保有全部「剩餘權力」;港人要怪,只能怪自己未能以「發展觀點」看待中央當年的承諾,未能理解曹二寶文章提出支持「第二支管治力量」合法化、公開化的「現實需要」。可悲的反而是,政協「十點協議」曝光、曹文引起廣泛注意之後,一些特區政府官員、謀士、不僅不為港人堅守「兩制」,還謊話連篇為「第二管治力量」百般辯解,要港人相信此力量只管跨境經濟事務、不沾特區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一國兩制」最終敗亡,就敗亡在這些只顧跟隨「主旋律」、不顧港人利益的本地管治精英手上。


閒話休提,還是繼續深化對曹二寶文章的分析。筆者昨日指出,「兩支管治力量」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於直屬中央的那一支力量,要像在澳門一樣,插手干預本屬特區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務。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則在於這支力量如何界定它想干預的香港本身事務的範圍和內容,故曹文提出一個全新的干預「原則」,大家必須留意。筆者刻意替「原則」二字加上括號,因為這個「原則」帶有近乎無限任意性。這個干預「原則」,來自鄧小平生前的一次談話。曹二寶文章說:「鄧小平強調指出『中央確實是不干預特別行政區的具體事務的,也不需要干預。』為此他對中央要管的『香港的事情』提出了一項重要原則,就是必須是『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此段文字很費解,把鄧小平兩句說話互相矛盾地湊併在一起,而這個所謂「原則」,含義不清,若作為新條文寫進基本法修訂本裏,則再提「一國兩制」將無意義。舉例說,香港貧富懸殊問題嚴重,多少年來無法解決,特區內部又「沒有糾正此問題的有效機制」,那麼,按上述「原則」,中央政府便可出頭干預,強行重新分配財富。又例如,港人投票選舉,有所謂「六四黃金率」,若此率年復一年無改變,港人始終未能把足夠數目的「愛國愛港人士」選進立法會,既「損害香港根本利益」,又在某些方面「危害國家安全」,那麼中央政府便可據上述「原則」,強力干預香港選舉,一勞永逸解決這個「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如此,所謂「高度自治」,還剩下什麼?讀者別以為這種事情不會發生,上述澳門《新華澳報》署名「永逸」的文章,就是為一勞永逸解決澳門內部問題的干預行為喝采歡迎之作。這個干預原則的「理論探討」,正在澳門逐步實踐、落實。澳門如此,香港還會遠嗎?
筆者認為,提出中央干預香港自治事務的「原則」,才是曹文最重點。但是,曹文最後還有一點,亦揭示重要訊息,大家不能看走眼。江澤民時代中央機構替香港「一國兩制」擔當的「守門員」角色,是什麼時候終結的呢?曹文最後兩段文字,提供了此問題的答案:○六年六月。當時,黨的十六屆四中全會第一次把「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列為提高黨的執政能力的一項重要任務」,「清楚顯示一國兩制條件下,黨作為全國執政黨在香港工作中的歷史地位,發生了重大變化」。


筆者完全相信,中央在八、九十年代回歸之前對港人作的「五十年不變」、「港人治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中央機構為特區當守門員」等承諾,當時是絕對真誠的。但後來對這些承諾或重新解釋、或陽奉陰違,則源自共產黨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鬥爭哲學。承諾是手段是過程的一部分,相關目的達到之後,前階段的承諾便可拋棄,樹立新目的,便應有新手段;說五十年不變,結果不出十年便變,就是這個原因。曹二寶文章最後部分兩次援引十六大、十七大文件中的「在新的形勢下治國理政」這個詞,正好說明這點。共產黨人在任何一個階段裏作的承諾,既完全真誠,亦完全不可信。這種主客觀分裂,既是共產黨人的精神分裂,投射在政府行為上亦成為四九年以來的國格分裂。九七之後,港人便只能在這種分裂中不斷折騰。


過左咁耐,仲以為高登唔會有人理添

個個學你咁等人開 post 掛 [sosadsk]


之前泛民班人話要求請曹二寶去立法會解畫……
人地真係踩你都傻…:o) :o)


議員係要擺下pose 先有戲演喎

人民自己唔反抗, 政治演員又可以點


thanks for sharing


fuck


之前泛民班人話要求請曹二寶去立法會解畫……
人地真係踩你都傻…:o) :o)

非也
呢個係在於泛民之間協商唔好既問題
明眼人都睇得出甘生同阿卿姐果堆人唔面和心不和
所以都係泛民唔掂既原因


香港好似唔關心呢種根本性o既政治問題咁。

『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可以係任何野。
即係任你地香港點玩都好,阿爺都保留個最後話事權,
而出面話事o既,甚至可以唔係中央本身(即係唔駛麻煩人大釋法?),而係一班內地派落黎,
香港都唔知係咩水,但又有合法性o既人……

有無理解錯?


[sosad]


香港好似唔關心呢種根本性o既政治問題咁。

『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可以係任何野。
即係任你地香港點玩都好,阿爺都保留個最後話事權,
而出面話事o既,甚至可以唔係中央本身(即係唔駛麻煩人大釋法?),而係一班內地派落黎,
香港都唔知係咩水,但又有合法性o既人……

有無理解錯?

派隊工作姐落黎香港指揮囉[369]


[以和為貴] 的尾段,古天樂發覺被大陸騙了入局,返唔到轉頭後,
出手打了那個騙他的幹部,幹部由得他打,不還手,
因為他知道古天樂會打到傷到他時,他有隨時可以出手壓倒性地制止對方的權力,
只是他暫時不行使權力而已。


:-(


香港玩完!


政治冷感的香港人將要為他們的沉默而付出代價!


香港好似唔關心呢種根本性o既政治問題咁。

『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可以係任何野。
即係任你地香港點玩都好,阿爺都保留個最後話事權,
而出面話事o既,甚至可以唔係中央本身(即係唔駛麻煩人大釋法?),而係一班內地派落黎,
香港都唔知係咩水,但又有合法性o既人……

有無理解錯?

佢地覺得太復雜嘛,咪索性唔去睇唔去諗
你試下post在第二度例如2kfun個d
一係click入黎睇都費事,一係就打句 "咁長架,無心機睇>_<"[:o)sk]
如果篇野可以抽d撮要出黎整返個簡明版都可能多d人睇


:-( :-(


可悲的反而是,政協「十點協議」曝光、曹文引起廣泛注意之後,一些特區政府官員、謀士、不僅不為港人堅守「兩制」,還謊話連篇為「第二管治力量」百般辯解,要港人相信此力量只管跨境經濟事務、不沾特區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一國兩制」最終敗亡,就敗亡在這些只顧跟隨「主旋律」、不顧港人利益的本地管治精英手上。


叫曾陰條廢柴為港人挺身而出, 以兩制力抗一國 ?
算把啦, 條友舐鞋底都舐唔切, 佢打工架之麻, 老細叫佢去死佢都去架啦, [fucksk]
佢個心仲有香港人咩 :-(


香港好似唔關心呢種根本性o既政治問題咁。

『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可以係任何野。
即係任你地香港點玩都好,阿爺都保留個最後話事權,
而出面話事o既,甚至可以唔係中央本身(即係唔駛麻煩人大釋法?),而係一班內地派落黎,
香港都唔知係咩水,但又有合法性o既人……

有無理解錯?

佢地覺得太復雜嘛,咪索性唔去睇唔去諗
你試下post在第二度例如2kfun個d
一係click入黎睇都費事,一係就打句 "咁長架,無心機睇>_<"[:o)sk]
如果篇野可以抽d撮要出黎整返個簡明版都可能多d人睇


可見香港人其實幾易呃 #yupsk# #hohosk#


可悲的反而是,政協「十點協議」曝光、曹文引起廣泛注意之後,一些特區政府官員、謀士、不僅不為港人堅守「兩制」,還謊話連篇為「第二管治力量」百般辯解,要港人相信此力量只管跨境經濟事務、不沾特區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一國兩制」最終敗亡,就敗亡在這些只顧跟隨「主旋律」、不顧港人利益的本地管治精英手上。


叫曾陰條廢柴為港人挺身而出, 以兩制力抗一國 ?
算把啦, 條友舐鞋底都舐唔切, 佢打工架之麻, 老細叫佢去死佢都去架啦, [fucksk]
佢個心仲有香港人咩 :-(


佢唔主動做, 香港人可以逼佢


兩三年後政府同公務員,全部由中大,港大D共產黨員做


兩三年後政府同公務員,全部由中大,港大D共產黨員做


唔知香港人幾時有得正式入黨 #yup#


兩三年後政府同公務員,全部由中大,港大D共產黨員做


唔知香港人幾時有得正式入黨 #yup#

巴打有興趣?#hoho#
依家你想入都唔係冇得入呀;-)
去聯絡上真肉成囉#good#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9/6/2019 17:24
今天貼文總數: 915 | 累積文章數目: 6,517,222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