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時事台內。

即日起停收SMS會員

香港高登討論區曾接納用戶以SMS註冊成為會員,惟發現不少人濫用SMS會員登記,註冊帳號只作洗版宣傳之用#kill2# 。為防止問題惡化,本站決定即日起停收SMS會員,並改行ISP電郵加上SMS認證。

新註冊規則如下:
1. 部份獲認可的ISP或學校電郵仍可直接申請帳號#good#
2. 由於部份ISP容許用家任意更改電郵名稱,所以我們會同時要求這些電郵用戶提供手提電話號碼,作SMS認證#adore# ; ......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葉寶琳:本人參與本土運動時,陳雲仲係跟緊何志平
95 個回應
高登goodest

Member
葉寶琳:本人參與本土運動如天星皇后時,陳雲都仲係跟緊何志平。而家被陳雲話我唔關心本土,簡直啼笑皆非。我不介意比人說是左膠,不過小妹參與的土地正義聯盟已在做新界東北發展的組織工作,正如陳雲所說的「新型的社運」:文章講道理,請願改制度,行動保尊嚴,我地做左就黎十年。陳雲前輩則好像在網上比較勇武。陳雲前輩對其它關心本土的社運朋友的攻擊,與近日文匯報評論罵小妹的方法同出一轍。難道只有陳雲才是宇宙唯一香港本土派,其它人誰一旦碰本土社會議題,就是左膠?

https://www.facebook.com/yip.p.lam


#good2#11    #bad#38  
標籤:
學無前後,達者為先Z_Z


玩人格謀殺#hehe#


道理講唔過人就開始論資排輩,正宗支那人xx( xx(


O:-)


葉小姐做左10年 都冇咩成效, 轉下方法唔該.


就算陳雲係鍵盤戰士.

就唔等如葉寶琳你地既「快樂撤退」係正確


葉小姐做左10年 都冇咩成效, 轉下方法唔該.

咁陳雲有乜良策出左黎?

葉小姐我就唔向左走向右走知係邊個, 但陳雲我就日日見佢網上打飛


班社運友,幾時先學到長毛個種笑罵由人,堅持信念走自己既路,用行動去說服人?
幾時先有第二個長毛?


快樂戰士對鍵盤戰士
50步笑百步:o)


班社運友,幾時先學到長毛個種笑罵由人,堅持信念走自己既路,用行動去說服人?
幾時先有第二個長毛?


天星皇后仲係唔係到?_? [369]


睇下佢地玩得幾開心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0648366700302
[img]http://i.imgur.com/62LAQ.jpg[/img]
Yip Po Lam

這張是我們十二人一同在警署房間等候簽署終止三月六日行動保釋期間拍攝的合照,有一陣感動。我們這十二人在相片中人人展露歡顏,我們都同在三月六日和六月四日都是在行動中被捕的(一共應有十七人),也是兩次成功獲警方無條件釋放的行動者。這刻,竟然想到了「快樂抗爭」的另一重意義,快樂,就是因為我們相信我們的行動是公義和正當的。


天星皇后仲係唔係到?_? [369]

佢地覺得贏左..

唱開心歌. 踏上勝利之路


我不能接受.JPG


O:-)


xx(


陳雲:根據我抗三十年經驗....:o)


好心就各安本份, 搞本土運動都要講年資 :o)


垃圾


香港其實並無真正的「激進勢力」,因為有一個新冒出的名詞,中方看見了,一定可以放心。
叫做「快樂抗爭」。這個大名詞,聽上去好像很型、好 cool,用大腦想兩秒,就知道不通。
世上凡一切須抗爭的事,皆由不公義引起。社會不公義,只會令人憤慨,不會令人快樂。死了之後上天堂,天堂最快樂,有沒有人快樂地在天堂向上帝抗爭的呢?似從未聽說過。
中國二十世紀最受吹捧的魯迅,其主題精神,人所共知,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魯迅的文風,只貫穿一個「怒」字:「忍看朋輩成新鬼,怒向刀叢覓小詩」。
李小龍在《精武門》裏,看見「東亞病夫」牌匾,也怒叫一聲,一腳踢碎,李小龍給日本人包餃子、跳扭秧歌,笑嘻嘻的快樂抗爭,還哪有戲,又何來的截拳道中國功夫?
香港大學女教授龍應台,在歐洲文明社會居住多年,回到台灣,眼見許多亂七八糟的凌亂、自私和喧嘩,許多年前就質詢:「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報告龍教授:不生氣是正常的,因為香港的中國人發明了「快樂抗爭」。
美國小說家史坦貝克的小說《憤怒的葡萄》,講三十年代美國工廠的剝削,工人抗爭罷工,《憤怒的葡萄》( The Grapes of Wrath),先肯定一個怒字,然後才有抗爭的果實,這本小說,與《麥田捕手》一樣,是美國中學的必讀之書,讓美國的小孩從小學會見義勇為,看見欺凌,他會挺身而出,一面說:唏,唏,橫加干預,世界警察的性格,就是這樣煉成的。
快樂怎樣抗爭法?人世間不敢說絕對沒有,其中哲理,可能很高深,在字面上,這叫「悖論」,即是 Paradox,悖論是哲學的一個大題目,但香港又不是一個喜歡哲學的城市。快樂抗爭到底是怎樣的,是一面靜坐示威,一面嘻嘻哈哈的鋤大 D,倦了就圍坐着煮一個杯 麪齊齊「分享」,然後摟抱成一堆,舉 V字手勢照個相,像美少女一起遊北海道吃飽了一頓壽司之後,在雪地上留影呢,還是人家賞給你一記耳光,你一面唱着 We Shall Overcome,然後微笑着把另一邊面頰送上去再給他打什麼的,我懷着謙卑的學習心情,希望開拓視野,增廣見識,願聞其詳。
如果一方面有「快樂抗爭」,對立的另一方,就一定有「愛心鎮壓」、「關懷驅散」,或者「親子清場」了。香港真是一個好玩的地方,哪來的「激進」呀?哈哈,想一想,都教人樂開花。


全香港反「蝗禍」,聲討自由行大陸人的粗野行為,但為時已晚,香港人業因早種,禍福自招。

除了高官,學院的一些「學者」,當初姑息縱容,要負很大責任─還記不記得,香港有許多「學者」說:大陸人的吐痰、打尖、隨街蹲踎,只是不同的「文化」?既然「文化多元」,香港人不該「歧視」,反而要「包容」?

這些十足的偽學者,在西方讀了一個學位,回來香港,誤導蒼生,這一科,叫「文化研究」( Cultural Studies)。

文化研究系,在牛津劍橋是沒有的。英國一些以左派激進著名的學院,像倫敦大學的金匠學院( Goldsmiths College),以文化研究系著稱。

為什麼傳統的大學沒有?因為一國的文化,是很深奧的事,往往要窮一生精力,方略得堂奧。例如,要透澈了解英國文化,必須精讀聖經、莎劇、羅馬帝國史,還要旁觸拉丁文、十八世紀思想史、維多利亞時代工業史、邱吉爾、英國貴族生活、工會運動;還要懂板球、騎術,一點點高爾夫,這一切,沒有三十年浸淫功夫,不可以說「文化」。

知一國文化,尚且如此,何況文化研究,讀的是西方與世界的文化比較,扯上中國三千年,還有阿拉伯世界,這就更大工程了:中西文化比較,誰有資格呢?博識如民國錢鍾書,一卷「管錐篇」,也只蜻蜓點水比較了中國和歐洲的「文學」而已,離文化比較,還有很遠。

文化不是不可研究,而是要有非常博大紥實的學問基礎,遠瞻洞見的王者眼光,「文化研究系」開在十八九歲的年齡,缺乏根基,學一點皮毛,只有把這科,引向「種族平等」的社會學範疇。

西方的社會學,是人權平等的思想領土,所以:新畿內亞的食人族,是不同的「文化」,你不要歧視呀。非洲小女孩四五歲就要行割禮,勿可視之為野蠻呀。不要假設「我們」白人文明優越,「他們」非洲第三世界,殺人放火,種族清洗,有他們的歷史傳統呀。

A little knowledge is a dangerous thing,文化研究,引證了此一真理。大陸遊客的喧譁、吐痰、打尖,好,行將自駕行了,鄰近地區的汽車,橫衝直撞,空氣污染,好極了,不也是「文化隔閡」嗎?

文化隔閡,是要「包容」的,香港的半桶水學者開了口,特區不學無術的高官附和,現在,香港的網民起來了,他們代表的是常識,不必學識,一起對「文化包容」這個偽學術詞彙,豎起了中指。


葉小姐做左10年 都冇咩成效, 轉下方法唔該.

咁陳雲有乜良策出左黎?

葉小姐我就唔向左走向右走知係邊個, 但陳雲我就日日見佢網上打飛

咁又唔好咁講
我都係因為陳雲
所以先明白到港獨既重要性 #hoho# #hoho#
但葉寶琳我真係冇聽過
論影響力我相信點計都係陳雲大 d 啦


陳雲係鍵盤戰士又點
起碼佢激起到本土意識,為本土思想建立左理論
唔駛再有人覺得自己唔係中國人但又唔知可以點咁樣
為香港人呢個身份建立既強力既理論支援

呢條左膠呢?[369] [369]


想想辛德勒的名單 沒有悲情與憤怒的反對運動必敗

歷史會記載,台灣之所以滅亡,是因為民進黨的領導人帶領台灣人民一步一步走入國民黨設定的框框與架構。哪些框框與架構?我要先談悲情與憤怒。

猶太人有放棄悲情嗎?一直到今天,世界各地那麼多的博物館、集中營,還一直在提醒二次世界大戰時,猶太人經歷的悲慘事件,好萊塢還不停的在拍猶太人受難的電影,不只提醒猶太人不能忘記悲情,還提醒全世界的人不能忘記悲情;韓國的轉型正義已經做到什麼地步了,他們有放棄光州事件的悲情嗎?他們還在拍華麗的假期,提醒韓國人不能忘記光州事件的悲慘;中國有放棄八國聯軍、南京大屠殺的悲情嗎?如果他們都沒有放棄悲情,連基本正義都沒有的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與一同經歷這些悲慘的台灣人民,憑什麼放棄悲情?

震驚世界的茉莉花革命有放棄憤怒嗎?美國黑人運動與南非黑人運動的黑人不憤怒嗎?中南美洲許多反殖民運動不憤怒嗎?事實上,覺醒運動就是要喚醒被奴役、被剝削而不自知的人,了解自己的處境,因而知道要憤怒。


有人會說,悲情與憤怒,會不會變成義和團式的反智運動?義和團的問題不在於悲情與憤怒,而在於缺乏理性。一部好看的電影,像是辛德勒的名單,可以很有品味的呼喚悲情;一場分析社會不公的座談會,可以溫和理性的喚起憤怒。事實上,理性、悲情、憤怒是可以並存的。

看看二○○八年國民黨的復辟,他們有放棄悲情與憤怒嗎?不但沒有,他們的成功就在於煽動了支持者對失去政權的悲情與對陳水扁的憤怒。看看二○○四年民進黨唯一一次過半,二二八牽手呼喚的不就是台灣被中國欺負的悲情與憤怒。反之,快樂、希望並沒有為陳水扁贏得選舉,台北市長一役贏在藍營分裂,當藍營不分裂了,再多的快樂希望也沒用。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6/6/2019 21:59
今天貼文總數: 694 | 累積文章數目: 6,520,317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