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創意台內。

將已解封的舊帳戶升級高級會員

我們上年12月曾解封部分只輕微觸犯版規或懷疑被駭的帳戶,但有會員反映一些於2009年前登記的舊帳戶在解封後未有自動升級為高級會員,現在我們已將該批帳戶升級,謝謝。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支那廢青] 三和大神的日常
41 個回應
愛康健IV

Member
[img]http://holland.pk/4c0abf76[/img]
[img]http://holland.pk/k2xqmh6w[/img]
[img]http://holland.pk/q5m8gatp[/img]
[img]http://holland.pk/kjd9qg1u[/img]


#good2#2    #bad#0  
標籤:
[img]http://holland.pk/gde5um8q[/img]
[img]http://holland.pk/vquryl1i[/img]
[img]http://holland.pk/r43jxf5s[/img]
[img]http://holland.pk/e16wryu2[/img]


[img]http://holland.pk/8fukxesa[/img]
[img]http://holland.pk/rq2cwuif[/img]


深圳,一座繁華的城市,在某個地方,龍華三和人才市場,海信人才市場(2個人才市場就是連著的基本是黑中介),簡單介紹下三和吧,三和和海信就是人才市場,那一條都是黑中介,這裡堪稱龍華最亂地段,這裡摻雜著黑中介,黑工廠,小姐,小攤販,各種地頭蛇。
附近都是各種小旅館,黑網吧,小旅館床位,早些年是5塊,後面6塊,。 8塊,現在漲價到15塊的床位,髒亂,十幾二十多個人住一個房間!
旁邊黑網吧,全天1塊錢1小時,通宵5塊10小時,玩遊戲下片,都無壓力,旁邊各種地溝油小攤販,小炒​​,快餐。 5-10塊,所謂的大神,就是,一些青年背景離鄉來到深圳打拼,錢帶的不多,找工作不好意思,有的又不想做,身上錢又花完了,沒辦法就來到三和人才市場找工作,找工作身上又沒錢了,找長期的。又怕沒錢花,那就只有找臨時工,做一天臨時工可以玩3天,80-120不等一天,他們每天吃飯只吃一頓,整天整夜泡在網吧打遊戲,晚上住著15塊的床位,連續乾了幾天臨時工有幾百塊錢了,就炸金花,打老虎機,一到星期二,四,日就會買馬贏了,就吃頓好的,輸了,就幾天不吃。有的找不到臨時工,餓到不行了。就睡馬路,去超市偷雞腿吃,這里基本是黑中介,廠裡給200塊1天招零時工,廠內部人員就撈油水給黑中介150一天讓中介幫招人,黑中介就給這些臨時工100塊一天。
這裡亂的狠,早些年,很多年輕的女孩子,在這邊找不到工作,被當地的地頭蛇!控制起來。做那個啥,不用我說了。和被和諧的,最年輕的16歲,這裡每年都會si很多人,跳樓的,餓死的,被人死的,然後經過這些洗禮還能活下來。又過著安逸的日子的,我們稱之為三和大神,海信大神!我在來講講,我在三和混蹟的那些日子。


從頭說起老夫12年4月份和擺地攤的朋友退房各奔東西,龍華步行街那時候不准擺地攤了,想當年地鐵站口到龍華市場道路兩旁熙熙攘攘的各色小販,全被一窩蜂趕走了,那時下午四五點出攤,到晚上十點收攤的悠閒日子在網吧上了兩天網,出去找個旅館,在三和路過幾次,記得那裡住宿比較便宜。老夫晚上九點多過去的,想起找個十五二十單間住,誰知道沒了,只有八塊的床位,從沒住過床位,心中正猶豫著,那個四十多的老闆娘一個勁的說住著沒事,有監控有攝像頭,晚上十二點就鎖門,明天有單間,在幫你換。當時只好想睡覺,便頭一昏,從此步入了三和大神進階之路TMD,床位居然還在六樓。


進去之後,發現一個二廳二室的大套間,林林立立擺著二十多個鐵架子床,比高中宿舍還要擁擠,一股汗臭味撲面而來,令我精神一振,剎那睡意全無。七八個人大神正聚在大廳中看電視,看到老夫這個菜雞進來,也只是掃了一眼。老夫誠惶誠恐等著老闆娘安排床位,誰知道那老闆娘來了一句:你看哪個床位沒人,你就住哪個。哎喲,臥槽,原來還可以這樣。當下雙目游移,看到陽台上只擺著2個鐵架子床,卡的貼緊,一邊是牆壁,一邊是窗戶,這豈不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小窩,正適合我這種不知如何防範偷盜大神的弱雞那時候才晚上十點多,我躺在床上,呼吸著床位上煥發出的難以言明的霉味,居高零下看著窗外的霓虹,心中思緒萬千。 。 。 。暗下決心,明天要趕緊找工作


迷迷糊糊,終於睡了過去早上是被熱醒的,選的位置太好,太陽直接射到床上,媽的早上太陽怎麼可能這麼厲害,而且還是四月份。醒來後的第一反應,就是去摸牛仔褲裡的錢和手機,還好都在,原諒本弱雞頭天來此,不敢脫衣服和褲子睡覺。 。雖然當時三觀還正,沒被大神們刷新,不知道三和還有一種叫做GAY的生物再一看手機,媽的都十點多了,難怪太陽這麼熱


起來之後,大廳中還有一些大神正在床上安睡,跑去廁所洗涮,四五十個人共用一個。 。 。 。 。跑下去找工作,只想趕緊​​找到事情離開,當時只想找網​​管的工作,一直在58同城上梭巡,找龍華一帶的,打了幾個電話都無疾而終,看看午時,便去吃飯那是三和人才市場後面的路上,搭著一排棚屋,全是炒快餐的,六到十塊左右,當然大神們一般都吃六塊的,但是點菜的方法居然如吃麻辣燙一般,你想吃那樣,你可以每樣夾一點,然後混著炒幾塊肉絲端上來我當時好像是夾了點紅蘿蔔油豆腐青瓜什麼的,在配上一大勺地溝油, 嘖嘖,居然也香噴噴的令我大吃2碗下午自然不是找工作的時日,於是跑去小網吧上網,三和的小網吧多如牛毛,一樓的門面大多都是網絡出租屋,一個大廳中放著二三十台機,在陪著一兩個大風扇,居然都人滿為患。 。 。當然,有些小網吧甚至還有空調,門口那台機都坐著一神人,身兼收銀服務網管數職,且還是兩班倒,一上就十二小時。我選了一間有空調,機器還蠻新的網吧,看著門口牆上貼著一元一時,包夜五元,哎喲,深圳上網還有這麼便宜的事,我激動的趕緊掏出十塊一上機,網速居然和正規網吧相差無幾,於是老夫奮不顧身的投入轟轟烈烈的網游中去了


於是,一晃就到晚上,吃了快餐,又爬上了六樓的床位
這時候,對面床位來了個三十多歲的廣西佬,提著行李,我試著跟他攀談起來,那時候,我天真de以為,像這種條件的住宿環境,應該不會有長期居客。
結果聊了一陣,本弱雞還是TM的太天真了,那廣西佬他說他去年就在這住過,而且一住就幾個月,找到了工作再走。 。 。 。
晚上十點左右,老闆娘上來收房租,那廣西佬不但沒交房租,還找老闆娘借了十塊吃飯
我一臉震驚


第二天起來,跑到觀瀾某個角落的網吧面試,路途遙遠的讓我打消去上班的念頭。回來時,廣西佬正在廳中看電視,跟那群人頗為嫻熟的開玩笑聊天,互相吊毛吊毛的叫喚著。來深圳,被人叫吊毛,一直很不爽。但是呆久了,你也就懂了。我了割草,一群人,如果你特徵很是好認,比如說胖,別人就叫你胖子;如果你戴眼鏡,別人就叫你眼睛;如果你什麼特徵都沒,仍在人群中不咋眼,那恭喜你了,別人不知道你名字,又要跟你說話,第一句話,肯定是:嘿,吊毛。 。 。 。很多人來廣東這邊,第一次被人這樣叫,多是不爽,更有甚者是惡語相向,張牙舞爪。 。 。 。可久而久之,便也習慣了,不但別人這樣叫你,連你也是這樣叫別人嘿,你這個吊毛看,那個吊毛


那廣西佬看了一陣電視,跑到床上午睡,跟我聊了一會突然話鋒一轉,找我借二十吃飯,說晚上還我。老夫人生地不熟,又不是個善於拒絕人的弱雞,居然借了他。神奇的是廣西佬一拿錢,立馬就跑下去了,連午覺也不睡。 。 。 。 。後來,才知道他跑到新一佳後面某處隱秘之地——打鯊魚去了。打鯊魚?那是什麼玩意?後來,才知道是一種老虎機。 。 。 。 。日子過著,上​​午照例找工作,下午照例上網。 。 。這尼瑪,感覺有點像擺地攤那段安逸的日子了。 。 。 。不過變化的是,這段時間住床位的心性也隨之改變第一天來,誠惶誠恐,心中平白藏著一股——總有刁民想害朕的念頭第二天,精神集中,不敢鬆懈第三天,似乎也就那樣,沒有網上說的那麼可怕第四天一周後


當然,這中間也找到工作了在下梅林某個網吧,包吃包住,一天八小時,一月休三天,另還有四百網費。 。 。那是個連鎖網吧,上網四塊多一小時,管理人是個不到三十的青年, 那時候找到工作,當然想迫不及待的搬過去,但那個網吧TMD試用期要三天。 。 。 。於是,我每天早上六點多起床,跑到龍華地鐵站去擠地鐵,早高峰地鐵那個酸爽,特別是在深圳北站那裡會準時湧上一大波,衝擊之勢,幾乎能將人擠成牆紙,貼在地鐵廂上。 。 。 。跟我一同試用的,還有一個年輕人,還好新人不止我一個,沒那麼孤獨感,上班也就幫顧客充充網費,拿飲料,整理一下衛生和桌面。 。 。 。然後吃午飯,下午四點多下班做地鐵迴龍華。第三天早上,那個青年管理說我通過了,叫我和那個新人下午可以幫行李搬來了。 。 。 。如果他第一天這樣跟我說,我自然是十分喜悅。但第三天,在我心中,已是意料之中。可他的下一句話,卻讓我殊無喜意。 ——做一個網吧服務員,你它貓的說要考試,而且還不是那種技術性的,居然。 。 。 。居然是叫我們背服務守則,禮貌用語。我側眼一看,旁邊那個女收銀的那個本子上密密麻麻寫著上百句話。 。 。 。那管理又對我們那個新人說,你們剛來,這次你們就算了,下週一定要會背,如果誰兩週之內背不出,自己走人當時心中湧上一個念頭,這SB有病一份這樣的工作,你居然還整的個背唐詩一樣的瞎折騰開完期間,看那些二三十歲的老員工,努力的背著這個。 。 。 。老夫當時就想撤了等開完會,我連招呼都沒跟那個管理打,就跟前台的女收銀說了一聲我不干了,便以一種不成熟的方式離開了在地鐵站的時候,接到管理的電話,也就隨口敷衍兩聲。就這樣三和我來了雖然我帶著眼鏡,但是接下的三和所遇之人,所生之事,完全刺瞎本弱雞的狗眼,徹底摧毀我讀了十幾年書而建立的世界觀。 。 。 。 。用現在的一句流行語來說就是,真是日了狗了


話說樓主作死的回到三和,又開始了吃飯上網的日子,這會索性連工作都沒找了。大概住了十天床位後,身上錢也就四五百了。在四月二十四那個神秘的晚上,老闆娘晚上上來收房租,突然鬼使神差來了句:明天有臨時工做,你去不去? 咦,什麼情況? 在這裡住了十天,老夫雖然平日粗心大意,但也注意到廳中經常一起看電視的那群人,經常早起口中嚷著做事去,要么晚上跑去做什麼事。 。 。老闆娘接著道:我看你在這也住了很久了,沒什麼錢了,要不要去做幾天臨時工?我驚奇的問道:這還有臨時工做?做什麼事啊?一個旅館老闆娘,居然還兼職招工,這叫我如何理解。老闆娘道:很好做,電子廠,很好打混的,九十塊錢一天。哎喲,橄欖枝都伸到這份上,我自然來個——既然相邀,豈有不從之理


第二天上午,在樓下老闆娘招呼旅客的台子那,把身份證和一張三寸照片交給她,說晚上七點在這裡集合。聽說要先交身份證,本能抗拒著不想交,怕被騙,但看到跟我一起住在六樓床位的那群人都毫不猶豫的交了,老闆娘也保證,拿你們身份證過去,只是去那電子廠辦廠牌。於是,也就交了。晚上六點多,便早早在那裡等著,同時在那裡蹲著五六個人,我一個都不認識,就靜靜的看著他們吹牛。七點多,老闆娘帶著一個很胖的胖子過來,胖子長的肥頭大耳,年紀不大,二十七八的樣子,精神奕奕的。他點著名,我們一共二十多個,全是老闆娘招的。胖子別人叫他大帥,顯然帥字跟他不搭邊,如果他瘦個五十斤的話,應該是個帥哥。大帥點完名,發了廠牌,卻沒發身份證,後來才知道要三天后,才能拿。我很不理解,半夜的時候,才知道幹臨時工的,多半身上沒錢,還要找工頭借資,保險起見,工頭都壓著身份證。


發完廠牌,老闆娘又抱來一丟廠服,叫我們挑。那些老油條們趕緊一窩蜂過去,我也不甘落後,拿了一件,一股汗味縈繞過來,讓人不敢細聞。有熟客叫道:老闆娘,這衣服又沒洗?老闆娘奇道:都是洗過的,我前幾天提著二大桶衣服,還就在這桌子後面掠的。剩下的衣服,多有破爛,沒法子,只能忍著穿在身上,廠服是墨綠色,長到膝蓋,若不是胸前那一排釦子,簡直如連衣裙一般。然後大帥帶著我們去三和北區小樹林裡面坐車,那裡好多人,且停著三輛大巴車。一共一百多人,構成了龍華魯西送去那電子廠的臨時工。眼看這陣仗,不知道要去哪,我有些茫然,小聲問旁邊的一人,那人不耐煩的抱著手,回道:長城國際!長城國​​際,真是高端上的名字。


上了車, 車子上了高速,看方向是往關內開去。八九點鐘,路上兩旁主要樓盤和廣告燈早就亮起,各色燈光交織,簡直就是一幅畫卷,令人恍然失神。車子在高速路上飛馳,突然過了一個隧道,隧道很長,有近五里長,叫做橫龍山隧道,每隔十多米,洞壁上就裝著一個燈光。而車內沒開燈,我坐在窗邊,看著那燈光飛快從頭上掠過,光影交錯,耳邊是呼呼聲,儼然有如幻夢。最終大巴進了福田保稅區,在一座六層大樓前停了下來。這邊下著​​小雨,工頭催促著我們直接進去,做了電梯,到了六樓,又是列著一大片黑壓壓的人群,也有上百人,卻又是另外二個派遣公司送來的臨時工。列隊後,先是工頭再三強調注意事項:別曠工,不准躲著睡覺等等,不相干的現在就可以走。真的也有幾個狠人脫了衣服就走了,看到這陌生的環境,我心中也萌生一絲退意,但想著身份證還在那人身上,也就沒走了。工頭說完之後,便是那公司的主管上去老調重彈了一陣,然後便是分部門分崗位。我被分到這層四樓打包裝的崗位。直到現在,我才知道這個規模龐大的電子廠,根本不叫什麼長城國際。而是IBM公司,在中國的直屬子公司,IMB國際商業系統集成公司。


本弱雞擺地攤之前,曾短暫的進過一個廠乾了兩個月,是個台資廠那是我進的第一個廠,管理出奇的輕鬆,輕鬆到什麼地步呢,除了老闆以外,大家都理所當然的打混本弱雞以前一直以為一進程,要兢兢業業,努力干活但第一天上班,一個四十多歲老員工就這樣好心不吝的教導你:幹這麼快做什麼,慢慢幹,沒事的。 。 。好好,你們老員工,資歷老,聽你們的


那個是個台資五金廠,作自行車配件的,裡面有一百多人,大多都是四十左右的中年人
按他們的話來說,在這個廠混著養老。
也是,管理層鬆懈到令人髮指,上班八小時,在廁所至少會呆到二三個小時——每幹四五十分鐘,就會理所當然的消失二十分鐘,不是在廁所抽煙,就是在那看電子書
如果有時太忙,課長會跑到廁所來叫你,卻也不用責備的姿態,而只是點頭示意你該回車間乾一陣了
這個台資廠每天七點四十上班,做二十分鐘的體操,當然也算上班時間的,也從不要開什麼坑爹的早會,中午休息一個小時,下午五點二十就下班了
一般情況,晚上沒有班加,忙的情況下,你也可以選擇加與不加
這種廠如此人權,善解人意,簡直打燈籠難找。
當時富士康流行跳樓狂潮,報紙上天天對於工廠也是口誅筆伐,將工廠說的一無是處,但本弱雞隻想天真的表示:根本沒有那麼可怕, 富士康明顯加​​了特效

本弱雞當時本是沒有,年輕氣盛倒是有幾分。自然是個從不加班的主,天天五天八小時,拿著一千四的底薪,心想:真和電視上說一樣,上班真輕鬆

長城國​​際四樓是做IBM中低端商業服務器,也是最忙的一個樓層,裡面的正式工有句戲言:三樓六樓是天堂,二樓四樓是地獄。 。 。 。
  臨時工也將四樓稱作:死樓。

四樓分為三個部門,最前面的是流水線,做組裝機器的,也是最忙的,插線,打螺絲可以讓你沒機會停下小憩。
中間,是測試部門,測試機器各項性能,卻是四樓相對輕鬆一點的,每幹十幾二十分鐘,能在線上玩個十幾分鐘。
最後面,便是打包裝,負責裝機貼標,然後送進庫房。 。 。

本弱雞當時初入此地,也不知道這些,只覺新奇


工作時間是晚上十點半開始,包裝部門的模式是,忙的時候,一個正式工帶著三個臨時工作一小組。
具體工作就是,我和那個正式工負責包機,然後抬下流水線,另一個三和臨時工的負責貼標【什麼發往美國,日本全球各地的】,第三個臨時工,就負責將空餘的塔板和包好的機器拉走。
新來乍到,自然猛幹,每二分鐘左右,就要包好一台幾十斤的機器,而從流水線流下的機器,密密麻麻,看不到頭。
到得晚上十二點,可以休息十分鐘,然後繼續上線,幹到凌晨二點吃飯時間,一個小時。
晚上那裡沒什麼可吃的,還要跑到保稅區的第二食堂吃,多半還是晚上六點賣剩的飯菜。
廠區內有一個小店,而廠門口那塊寬闊草坪上也有一個小店。
而工廠對面,就是香港,高約三米的鐵絲網將這一切阻隔,鐵絲網後面的道路,香港警方每隔半小時左右會開車巡視一番。 。 。
半夜飯點的時候,工頭們一般會在廠門口的小店等著臨時工前來借支,第一天只敢借三十到五十,而第二天第三天,就可以藉一兩百了,一句話,就是最多只給你借支工資的一半/


排隊做車去食堂要七八分鐘,如果不想麻煩的話,大家一般都是吃桶泡麵,喝點飲料,有些甚至就一個二元麵包匆匆下肚了事。
廠區的小店只有二十多張桌子,而廠外小店,只有那種可以幾十張可以疊收的小凳,多數人只能坐在草地上吃,幸好四月的半夜,便不是很冷。
印像中, 別人都說電子廠女工多,可長城國際女工並不多,男女比例差不多是十比二的樣子,流水線上更是清一色的扣腳大漢。何況,女工也很少有選夜班的,這讓我們臨時工打算看美女提神想法落空。由於第一天,精神集中,到得半夜四五點時候,並不覺得困,可能是忙個不停,讓你沒機會鬆懈吧。帶我們的那個正式工,二十六七的樣子,長得很高,惜字如金,幾乎沒說過與工作以外的事情,也許是他不屑與我們臨時工多談什麼吧。人相處在一起,自然會試著去接觸相識。我跟那個貼標籤的攀談起來,他是廣東客家人。這一聊,這位大哥便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起來。 。 。 。 。哎喲,臥槽,接下來這四天,這位哥們給我的感覺,簡直難以用言語形容。 。 。 。 。


至今我不知道這個哥們叫什麼名字, 在三和遇到那麼多人和事,這個哥們讓我印象深刻。經過接下來幾天相處談論,我大致形容一下這個哥們吧。身為廣東本土人,他是很瞧不起我們這些外省的,經常在我們面前洋洋得意振振有詞的說:我們廣東女孩子,是不會嫁給你們外省的,你們別想了。自卑又自傲,痛恨潮汕和廣府人,卻又有些畏懼他們,思想中認為,客家人窮,全是因為他們的原因。但有時說起,李嘉誠等潮州人有錢的時候,卻又滿面榮光,彷彿是他也沾上莫大榮光似的。 。 。 。經常看報紙和一些地攤雜誌,對於中國政治和軍事一知半解,總認為外國的東西比中國好,仇視政府,常這樣說:如果打起仗來,第一就是去搶銀行,第二就是殺外省人和香港人,第三,就打潮汕人。 。 。 。跟他多說幾句話後,他便很難停下,一邊幹活,一邊向你灌輸他在地攤文上看來的理念,時不時突然冷哼一聲,一副自以為是,你們都不懂的樣子。 。 。 。當時和正式工都對他頗為反感,但上班無聊的時候,卻又有時有意挑起話題,讓他滔滔不絕起來,有時候甚至反唇相譏。 。 。可他並不會因此發怒,他的心態很好,大概是他的優點吧。現在仍讓我記得的一個片段,他說: ——在廣東,你們外省人有三種人你們不能惹。第一,是外國人;第二,是潮汕人;第三,是廣東人。我們其他人集體反諷,他只是冷笑。就這樣,幹完這五天工期後,我在三和再也沒見過這哥們。 。 。和後來在三和認識的朋友說起來,我那朋友說見過這個,夏天經常躲在新一佳超市避暑,有時候一個坐著一張桌子,口若懸河,自說自話,但旁邊逛超市的,都自覺離他三尺。 。 。當時初來三和,沒有朋友,只有這個哥們讓我印象深刻,並沒有嘲笑的意思,只是有些感慨罷了。 。 。如果當初沒來三和,而是去干那個一千八一月的網管,怎會知道還有臨時工,還有底層這麼多千姿百態的人物天地很大, 每個人都是一個有故事的人願這個哥們現在一切都安好吧


明日香港 :)


理論上,是早上八點半下班,但第一天七點多就下班了,打完工卡,便去廠外小店門口去等待大巴車。早上,橫龍山隧道那裡不出意外很堵,大巴車自然不會來的準時,不賭的話就八點左右,堵得話就得九點多,甚至有時拖到十點。 。 。 。所以只要第一輛駛過來,還不等停穩開門​​,讓那些上早班的臨時工下車,我們這些夜班幾十號人便蜂擁而去,用著九牛二虎之力,試圖在車門邊上爭取一個到時有利於最快擠上車去的位置。至於排隊,工頭和那些司機曾不止一次試圖維持秩序,讓大夥好好排隊。 。 。 。可惜沒有效果,上了一夜的班,誰都期望第一時間迴龍華,看到車來,猶如神助,誰還去等待那後面不知道何時才會開來的第二輛車,和第三輛車。 。 。萬一它們九十點才能到這,那回三和豈不是要十一點了,那還有個毛時間玩,和上網。 。 。 。大家都不肯按規則出牌,工頭和那些司機也無計可施,最後也無疾而終了,一任每天早上車來那恍如世界大戰的橋段。 。 。 。 。做臨時工的,有時候還有女工,很少,百人之中大概一兩個,她們不會去擠車,一般會默默自覺等待第二輛第三輛車。 。 。但一切事物,總有異類,我還是見過奮勇爭先的女工,自然而然,她長得頗為悍勇,女漢子。


當然,值之熱鬧,本弱雞自然是要去擠上一擠,居然也能混個前十上車。說來奇怪,半夜還是昏昏沉沉,待早上一出廠門,上了汽車,腦袋反而變得清醒起來,大巴的車窗是不能打開的,車內空氣出奇的渾濁,混著各色令人難受的味道,這時候大家一般都會叫嚷著司機開空調,但有時候一些司機身在前面,故作沒聽到,或者是以四月天氣並不炎熱而拒絕。 。 。到了三和,大家紛紛如夢初醒,下車之後,各奔去處。我下車會去吃早餐,南區那裡有一家潮汕粉店,我一般在那裡吃,湯頭出奇的鮮美,後來我才知道那裡放了罌粟殼的,但並不能阻止本弱雞,還是常吃不誤。如果不去玩,躺在床上,已然是十一點了,但三和白天熙熙攘攘,儘管是住在六樓,也並不能迅速入睡。 。 。雖說晚上十點半上班,但晚上七點半就得在那小樹林集合坐車,所以最遲六點多就得醒來。
去的時候,並不積極,一輛車拖拖拉拉要十幾分鐘才能坐滿,要的起的遲了,有沒做到車的,正好有藉口不去上班。到了廠門口,才八點多,還要坐在那裡玩一個多小時才上去,有些人會聚在一起斗​​地主,而更多的圍觀。到得十點半,照常上班,工作雖才一天,但步驟已然駕輕就熟。 。 。到得半夜三四點,不免有些困頓,但這時候,我們三個臨時工,才乍然發現帶我們這組的正式工是個二逼按得常理,人到的一個新地方,一般都會兢兢業業,埋頭苦幹,唯恐出錯。 。 。但過的不久,便會心生懈怠,沒有剛來那份努力, 待到各項熟練之時,卻又會草草了事,能敷衍就敷衍,突出一個混字。大家都是來混的,何必不識抬舉。 。 。夜班本就管理人員沒有白班多,更不會有老闆總經理那等級別的BOSS前來暗訪視察,到得三四天,連車間部門經理都會心有鬆弛,流水線上的作業自然心照不宣的同時慢了下來。但帶領我們的這個正式工,卻反其道而行之,還是如剛上班領導在場時,那麼龍精虎猛地干。你說吧領導在場,你猛幹圖個表現,領導不在,其他小組都開始慢悠悠了,你還這樣圖個啥?所以說,將帥無能,累死三軍,將帥有能,死的更快。但他畢竟是正式工,我們不敢大聲義正言辭的指出他錯誤觀念。 。 。而是假裝困頓起來,有意慢了下來,當然也是真的困。 。正式工:白天沒睡好啊我們:是啊,車子來回就要二個小時,白天那邊又吵,生物鐘也沒調過來。 。 。正式工:。 。 。


第三天,我們組上另外二名臨時工調到組裝線上幫忙去了。事後聽另外一人說:那個哥們在組裝線上,又對著女工口若懸河,指點江山起來,那裡的女工並沒有跟他說話,而是對身旁的另一女工說:對這人無語。但並不會絲毫影響到這哥們,他能自顧自的說到早上下班——你們這些弱雞,我好心來告訴你們這個世界的真諦,你們反而不愛聽,哼,真是只配在工廠打工。 。 。第四天,是任務最多的時候,各部門夜班領導親自坐鎮,卻並不能讓我們臨時工士氣大振,工期也就五天,混也是一天,不混也是一天。 。最後一天,時間顯得尤為漫長,曾三番五次都掏出手機:操,怎麼時間這麼慢。 。 。對了,忘了說,這個電子廠居然是可以帶手機進去的,所以分到好崗位,你就準備猛玩手機吧縱然再漫長,總有結束的那麼一天,打完最後一班工卡,心情驀然輕鬆起來,七點多出的廠門,陡覺四月三十號的晨光,如此清澈明媚。 。 。但坐車時,照例上演美式橄欖球大戰。 。 。我居然沒搶到位置,但我仍執意要做第一輛車回去,沒開空調,我站在過道,看著香蜜湖兩邊高樓玻璃折返著陽光,心中感慨。 。 。是因為結束的輕鬆?還是因為乾臨時工的茫然。 。 。 。我以前怎麼也不會想到,我會幹這個!世界之所以精彩,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刻它究竟會發生什麼。

下午五六點,大帥會在老闆娘那裡發夜班臨時工的工資。 。 。盜亦有道,並不會故意去亂扣工錢,九十塊一天,幹幾天活拿幾天錢,除掉你先前借資的,剩下都發給你。多數人都藉了一兩百,我沒有借,因為當時身上還有幾百,所以交了廠牌和工服,也領了四百五的工資。 。 。第二天五一勞動節,七天長假,自然不會是找工作時機,去南山朋友那完了一天,其餘都在上網看書度日。三和人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節假日是不會去找工作的,照著公務人員的表放假。我當時身邊也有將近一千塊錢了,並不急著找工作,何況三和還有這種神奇的工種——臨時工,一切似乎都沒有任何急著找工作的理由。 。 。於是,幾天后,本弱雞又見識到另外一種日結的臨時工——城管。


五一那天,搬離了六樓床位,在這住了十五六天,我再也不想住這種所謂的床位了。讓我決定立馬搬的原因是,半夜醒來,手臂上奇癢無比,開手機屏幕光一看,臥槽,好大一顆跳蚤,直有黃豆大小,正忘我的在我手臂上狂吸血。竟然太歲頭上動土,不及多想,我伸手就掐死了它,手指上鮮血淋漓。 。 。 。然後第二天上午,找老闆娘興師問罪,第一次知道了有種叫做臭蟲的存在,又用手機百度了一下,簡直可怕。 。 。老闆娘承包的六樓床位臭蟲一直肆虐,我能住十多天才遇上,已算極大運氣。我也早就想換單間,正好老闆娘兒媳婦在北區那邊有個二十de單間,於是便搬了過去。過去一看,一個不到十平米的小房間,裡面就一張床和電視機和風扇,最主要的是還沒窗戶,白天昏暗,還要開燈。但當時本弱雞還不知道挑三揀四,想著有個單間就好,便搬了過去。
  先介紹一下老闆娘一家吧。 。 。鑑於本故事零零散散,必須要介紹一下他們一家,才能更好的讓接來各種生旦淨末醜,牛鬼蛇神們紛紛登場。 。 。畢竟三和常駐人口一二千,很大老闆娘是安徽的,夫家姓張,我們一般叫老闆叫老張。 。 。老闆娘有二個兒子一個女兒,老大叫做飛虎,名字頗為霸氣,年紀二十三四,喜好上網。 。 。於是被強制性結婚,找了一個老家老婆來管教他,想著成家之後,應該會去做些正經事。 。 。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太陽也不可能一下子把整個冬天的冰塊融化,張大少爺表示我並不想幹活,也不知道去幹什麼。於是老闆娘便在北區某棟盤了個二層樓,改裝成十多個單間,讓他們兩口子去收房租。 。 。兩口這是已有了一個一歲多的女兒。而二兒子在深圳某處賓館上班,無需介紹, 小女兒本在深圳讀初中,面容姣好,但是不喜歡讀書,不知是在初二還是初三時,便不讀了,在家幫忙帶小侄女。 。 。本弱雞現在就住在老闆娘兒媳那邊的單間,為什麼不說是住他大兒子那,那是他大兒子不管事,一天收一次房租都懶得過來,於是住此單間的熟客,都是稱住她兒媳那邊。


老闆娘的前台設在一個湖北人開的便利店旁邊,就一個XX旅館的燈箱招牌,和一張頗為破舊的書桌,她平日就和她丈夫老張,坐在書桌那招呼旅客和處理事務。 。 。話說不記得是五月五號還是六號,反正七天假期還未過完,本弱雞正搖頭晃腦從那路過,一副閑漢模樣。老闆娘忽然叫住本弱雞:去不去干城管?城管?當時我沒反應過來,以為聽錯了。 。 。臥槽,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說城管這種高大上的職業也招臨時工。 。 。我以一種本弱雞讀的書多,老闆娘你騙不了我的神色反問:還有搞這一行的?老闆娘:去不去?很好乾的,就跟著領導轉一轉,趕一下鴨子,上午幾個小時,下午幾個小時,中午還包一餐飯,下班回來就給你們結工資。哎喲,還是日結,乾一天給一天的,我不由動心了:我戴眼鏡的,也要?老闆娘:沒事的,是個人都要。 。 。我:。 。 。再一看那桌子旁邊已經聚集了七八個人,其中還有人是帶眼鏡的。 。 。好好,這麼多人,本弱雞也跟著去看看,長點見識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2/2/2019 8:34
今天貼文總數: 435 | 累積文章數目: 6,467,600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