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關]  [懷舊模式-開]  [Youtube 預覽-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時事台內。

與時並進 重新出發

接手高登CEO至今已經有八年,一開始知道要代表高登出席唔同場合,都擔心會俾人起底,但最後決定豁出去以真面目示人。記得上任唔夠一年,就遇到高登歷年o黎最嚴重o既事件 — — 被告誹謗。最初我以為對方只係「嚇o下大家」,殊不知官司一打就打o左五年,最後打到上終審法院至告一段落。當時所受o既壓力大到難以形容,幸好得到好多會員o既支持,甚至有會員自發希望o係財政上給予支持,至今我仍然非常感激。不過,就呢單訴訟我o地花費o左超過7位數字o既律師費同賠償,換o黎法律上清晰釐定討論區要為會員發言負上o既責任。

除o左經常要處理關於誹謗問題o既律師信,高登最常要面對o既就係網絡攻擊問題。其實我o地一直有為伺服器作軟硬件上o既更新,奈何網絡攻擊o既「攻勢」日益增強同頻密,唔少時候大家鬧緊我o地Server超慢,背後其實都係因為伺服器受緊唔同程度o既攻擊,唔單只程式員要用大部分時間o黎處理相關問題,我自己有時都要半夜起身,甚至身處外地時都要處理。面對呢o的攻擊,我覺得冇可能每次都同大家講,否則有o的敏感時間每日要出十次八次公告,大家可能睇到麻木。 ......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頭條日報專欄] 屈穎妍大分析~~ 蝴蝶效應, 佔中&大埔19死大車禍
115個回應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398/20180213/646386/

十三世紀時,日耳曼詩人佛萊登寫了一首民謠《For Want of a Nail》,內容是這樣的:

  For want of a nail the sho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shoe the hors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horse the rider was lost.

  For want of a rider the messag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message the battl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battle the kingdom was lost.

  And all for the want of a horseshoe nail.

  中譯大意如此:

  丟了釘子,壞了蹄鐵;壞了蹄鐵,折了戰馬;

  折了戰馬,傷了騎士;傷了騎士,失了情報;

失了情報,輸了戰爭;輸了戰爭,亡了帝國。

我是在哲學課唸到這民謠的,教授用它來說明「細節決定成敗」的道理,千里之堤,往往潰於蟻穴,連氣象學的科學家,也用科學角度解釋這種現象,那就是後來廣為人知的「蝴蝶效應」。

大埔十九人喪命的翻車慘劇,特首林鄭月娥說會委任法官全力調查。我讀了新聞,想起了「蝴蝶效應」的故事……

那是美國氣象學家洛倫茲(Lorenz)於一九七九年在華盛頓作的演講:「一隻亞馬遜森林中的蝴蝶,偶爾拍幾下翅膀,隨時引起兩周後美國德州一場龍捲風暴。」那是關於氣流的連鎖反應,洛倫茲把這現象稱為「蝴蝶效應」,社會學以此來說明《For Want of a Nail》的道理:一個微小機制壞了,如果不及時引導、調節,會給社會帶來非常大的危害。

所以,如果法官要查,請由二○一四年風馬牛不相及的佔中事件查起。

都說佔中是一個打開了的潘多拉盒子,它釋放了人的獸性、罪惡心。自從那年開始,香港原本的投訴文化變本加厲,人們一不如意,就兇人、罵人、影你相、撩交打,以人權、私隱、公義為藉口作惡,罵人打人,都美化成替天行道。

金鐘的一場佔中暴亂,就是拍翼蝴蝶;大埔車禍,是之後的龍捲風。於是,遲開車的司機,受千夫所指;忍無可忍的車長,以油門和軚盤報復,最後,兩敗俱傷。


:-[ 又係佔中


#good2#6  #bad#75 
標籤:
不如介紹個精神科醫生俾佢啦[sosad]


其實癲左上面重會唔會俾維穩費?_?


#adore# #adore# #adore#
留返做template, 以後有任何新聞都可以用[sosad]


一日最衰都係佔中
佔中最衰都係共慘黨迫出黎
共慘黨係毛魔抄俄佬整出黎
即係俄佬害死左19條人命#good#


:-[


[img]http://static.apple.nextmedia.com/images/apple-photos/apple/20131218/large/18ec3p12r.jpg[/img]


佔中係因為人大831決定引起, 所以應先由查人大開始#yup#


:o)


十三世紀時,日耳曼詩人佛萊登寫了一首民謠《For Want of a Nail》,內容是這樣的:

  For want of a nail the sho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shoe the hors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horse the rider was lost.

  For want of a rider the messag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message the battl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battle the kingdom was lost.

  And all for the want of a horseshoe nail.

  中譯大意如此:

  丟了釘子,壞了蹄鐵;壞了蹄鐵,折了戰馬;

  折了戰馬,傷了騎士;傷了騎士,失了情報;

失了情報,輸了戰爭;輸了戰爭,亡了帝國。

我是在哲學課唸到這民謠的,教授用它來說明「細節決定成敗」的道理,千里之堤,往往潰於蟻穴,連氣象學的科學家,也用科學角度解釋這種現象,那就是後來廣為人知的「蝴蝶效應」。

大埔十九人喪命的翻車慘劇,特首林鄭月娥說會委任法官全力調查。我讀了新聞,想起了「蝴蝶效應」的故事……

那是美國氣象學家洛倫茲(Lorenz)於一九七九年在華盛頓作的演講:「一隻亞馬遜森林中的蝴蝶,偶爾拍幾下翅膀,隨時引起兩周後美國德州一場龍捲風暴。」那是關於氣流的連鎖反應,洛倫茲把這現象稱為「蝴蝶效應」,社會學以此來說明《For Want of a Nail》的道理:一個微小機制壞了,如果不及時引導、調節,會給社會帶來非常大的危害。

所以,如果法官要查,請由二○一四年風馬牛不相及的佔中事件查起。

都說佔中是一個打開了的潘多拉盒子,它釋放了人的獸性、罪惡心。自從那年開始,香港原本的投訴文化變本加厲,人們一不如意,就兇人、罵人、影你相、撩交打,以人權、私隱、公義為藉口作惡,罵人打人,都美化成替天行道。

金鐘的一場佔中暴亂,就是拍翼蝴蝶;大埔車禍,是之後的龍捲風。於是,遲開車的司機,受千夫所指;忍無可忍的車長,以油門和軚盤報復,最後,兩敗俱傷。


換左紅字就得#hoho#


同國師隔離床位???[sosad][sosad]


#adore# #adore# #adore#
留返做template, 以後有任何新聞都可以用[sosad]


佔中間接引致第二次世界大戰[sosad]


O:-)


一日最衰都係佔中
佔中最衰都係共慘黨迫出黎
共慘黨係毛魔抄俄佬整出黎
即係俄佬害死左19條人命#good#

俄佬列寧係沙皇迫出泥
而列寧就係受西歐影響
即係西歐祖先害死呢19人 #yup#


一日最衰都係佔中
佔中最衰都係共慘黨迫出黎
共慘黨係毛魔抄俄佬整出黎
即係俄佬害死左19條人命#good#

計我話最衰係吳三桂引清兵入關
害大埔車禍死19人:-[


十三世紀時,日耳曼詩人佛萊登寫了一首民謠《For Want of a Nail》,內容是這樣的:

  For want of a nail the sho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shoe the hors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horse the rider was lost.

  For want of a rider the messag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message the battle was lost.

  For want of a battle the kingdom was lost.

  And all for the want of a horseshoe nail.

  中譯大意如此:

  丟了釘子,壞了蹄鐵;壞了蹄鐵,折了戰馬;

  折了戰馬,傷了騎士;傷了騎士,失了情報;

失了情報,輸了戰爭;輸了戰爭,亡了帝國。

我是在哲學課唸到這民謠的,教授用它來說明「細節決定成敗」的道理,千里之堤,往往潰於蟻穴,連氣象學的科學家,也用科學角度解釋這種現象,那就是後來廣為人知的「蝴蝶效應」。

大埔十九人喪命的翻車慘劇,特首林鄭月娥說會委任法官全力調查。我讀了新聞,想起了「蝴蝶效應」的故事……

那是美國氣象學家洛倫茲(Lorenz)於一九七九年在華盛頓作的演講:「一隻亞馬遜森林中的蝴蝶,偶爾拍幾下翅膀,隨時引起兩周後美國德州一場龍捲風暴。」那是關於氣流的連鎖反應,洛倫茲把這現象稱為「蝴蝶效應」,社會學以此來說明《For Want of a Nail》的道理:一個微小機制壞了,如果不及時引導、調節,會給社會帶來非常大的危害。

所以,如果法官要查,請由二○一四年風馬牛不相及的佔中事件查起。

都說佔中是一個打開了的潘多拉盒子,它釋放了人的獸性、罪惡心。自從那年開始,香港原本的投訴文化變本加厲,人們一不如意,就兇人、罵人、影你相、撩交打,以人權、私隱、公義為藉口作惡,罵人打人,都美化成替天行道。

金鐘的一場佔中暴亂,就是拍翼蝴蝶;大埔車禍,是之後的龍捲風。於是,遲開車的司機,受千夫所指;忍無可忍的車長,以油門和軚盤報復,最後,兩敗俱傷。


換左紅字就得#hoho#

轉埋藍色變魚革又得


屈小姐如果便秘都係佔中影響


一日最衰都係佔中
佔中最衰都係共慘黨迫出黎
共慘黨係毛魔抄俄佬整出黎
俄佬今日嘅民族性係成吉思汗西征後形成
即係成吉思汗害死左19條人命#good#



跟佢既邏輯推算,要調查佔中,就要由風馬牛不相及既人類起源查起:o)


跟佢既邏輯推算,要調查佔中,就要由風馬牛不相及既人類起源查起:o)

最衰就係單細胞同埋細菌 #yup#


睇標題以為樓主假膠
點知真係咁向左走向右走痴線
咁樣呃稿費都得
仲要登埋出嚟[noic]cl


戇向左走向右走Seven勁:o)


真心講,中共要小心,佔中已發生左,冇可能改變,所帶出既效應係必然會發生,中共將來倒台,有機會都係呢次佔中產生既蝴蝶效應


真係姓屈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最慘痛的災難,也是死亡人數最多的戰爭。 在歐洲、亞洲、非洲的等主戰場共有5500萬-6000萬人死亡,1.3億人受傷,合計傷亡1.9億人。 我讀了歷史書,想起了「蝴蝶效應」的故事……

那是美國氣象學家洛倫茲(Lorenz)於一九七九年在華盛頓作的演講:「一隻亞馬遜森林中的蝴蝶,偶爾拍幾下翅膀,隨時引起兩周後美國德州一場龍捲風暴。」那是關於氣流的連鎖反應,洛倫茲把這現象稱為「蝴蝶效應」,社會學以此來說明《For Want of a Nail》的道理:一個微小機制壞了,如果不及時引導、調節,會給社會帶來非常大的危害。

所以,如果歷史學家要查,請由二○一四年風馬牛不相及的佔中事件查起。

都說佔中是一個打開了的潘多拉盒子,它釋放了人的獸性、罪惡心。自從那年開始,香港原本的投訴文化變本加厲,人們一不如意,就兇人、罵人、影你相、撩交打,以人權、私隱、公義為藉口作惡,罵人打人,都美化成替天行道。如此歪風,隨即穿越時空,吹到20世紀的世界舞台上。

金鐘的一場佔中暴亂,就是拍翼蝴蝶;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之後的龍捲風。於是,軸心國受千夫所指;忍無可忍的同盟國,以戰爭報復,最後,兩敗俱傷。


條今天抽呢d水驚唔驚藍屍都Hi佢架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0/8/2018 12:33
今天貼文總數: 497 | 累積文章數目: 6,392,147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