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關]  [懷舊模式-開]  [Youtube 預覽-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動漫台內。

有關整合forum 1~15事宜

高登討論區定於下星期三(14/6)將forum1~15整合為http://forum.hkgolden.com,屆時有部分未獲授權的第三方app與瀏覽器plugin或會受到影響。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有SEED]GalGame區[1193] Hi!
1001個回應
[img]https://pbs.twimg.com/media/DXwSEwUV4AAQTid.jpg[/img]

高登GalGame區站
https://sites.google.com/site/hkggalg/
入坑準備:https://sites.google.com/site/hkggalg/beginning
翻譯器Visual Novel Reader安裝及使用:https://sites.google.com/site/hkggalg/vnr
虛擬光碟機DAEMON:https://sites.google.com/site/hkggalg/daemon
GalGame廠連結:https://sites.google.com/site/hkggalg/companylink

遊戲資源:https://sukebei.nyaa.si/
漢化遊戲資源:http://www.mygalgame.com/ 我的Galgame資源發布站- 憂鬱的弟弟
新作情報:http://www.getchu.com/top.html
廚空間:http://erogamescape.dyndns.org/

H漫/同人連結:http://exhentai.org/
同人:http://www.dlsite.com/maniax/


#good2#0  #bad#0 
標籤:
[img]https://pbs.twimg.com/media/DX7SEguVMAAKPEg.jpg[/img]


1001, 1000, 999都 唔開的都是Gay lo


@_@ #adore#


1001 唔開爛丁


XD


[img]https://i.imgur.com/vYw3nY5.jpg[/img]
[img]https://i.imgur.com/lsm3mqJ.jpg[/img]


XD

理大男生在油麻地的賓館遇劫,下午1時19分,一名在理工大學就讀的姓李(20歲)男生,今晨返校上課後,趁「天地堂」的空檔時間,疑前往油麻地的賓館尋男伴相聚。據了解,當他抵達彌敦道一間樓上賓館後,始發現接待者「貨不對辦」。

據悉,李本欲即時離開,卻遭對方截停及壓在床上,聲稱要替他「做按摩」,事主感被強迫接受服務,不斷掙扎反抗,期間另一名男同黨闖入房內,兩人將他打傷,掠去其銀包內約900港元現金作為「按摩費」,然後逃去無蹤。警方接報到場調查,事主頸部有瘀傷,需由救護車送院治理,警方正追緝兩名年約30至40歲、案發時穿黑衫黑褲的男子歸案。

東網記者在醫院尋獲事主,他正等候驗傷及驗血,他對於事件感無奈,澄清當時只是上門「揼骨」減壓,並非外人所想,強調:「識我嘅人都大概知咩事,唔會誤會!」李又指自己並無大礙,只是頸背遭爪傷,說道:「其實好小事咋!」

記者亦致電李父了解事件,當問及其子在賓館遇劫一事,李父指兒子並無通知他,只知兒子今天應該需要上學,更驚訝地表示:「吓?幾時嘅事?」李父又緊張地追問記者:「佢整親邊度呀?傷唔傷呀?有冇流血呀?佢依家喺邊間醫院?」最後李父焦急地說:「我要打畀個仔睇吓咩事!」

及後李父表示兒子僅「整損少少」,但不願向他說出實情,「佢乜都唔肯同我講!」。李父反追問記者詳情:「佢上賓館做咩?係咪約咗人交收啲咩?但交收唔洗上賓館吖,去地鐵站咪得囉。」李父又透露,兒子在理工大學讀電腦相關科目,平日多在家中「打機」,「佢平時好乖嗰喎,又唔會群壞人」。

對於兒子過往有否約人外出過夜或上賓館,李父指:「可能佢有啦,我都唔知,佢都咁大個仔啦!」最後他無奈表示:「我又唔知佢喺邊間醫院,唯有等佢今晚返嚟再問清楚啦。」


留名#bye#


XD

理大男生在油麻地的賓館遇劫,下午1時19分,一名在理工大學就讀的姓李(20歲)男生,今晨返校上課後,趁「天地堂」的空檔時間,疑前往油麻地的賓館尋男伴相聚。據了解,當他抵達彌敦道一間樓上賓館後,始發現接待者「貨不對辦」。

據悉,李本欲即時離開,卻遭對方截停及壓在床上,聲稱要替他「做按摩」,事主感被強迫接受服務,不斷掙扎反抗,期間另一名男同黨闖入房內,兩人將他打傷,掠去其銀包內約900港元現金作為「按摩費」,然後逃去無蹤。警方接報到場調查,事主頸部有瘀傷,需由救護車送院治理,警方正追緝兩名年約30至40歲、案發時穿黑衫黑褲的男子歸案。

東網記者在醫院尋獲事主,他正等候驗傷及驗血,他對於事件感無奈,澄清當時只是上門「揼骨」減壓,並非外人所想,強調:「識我嘅人都大概知咩事,唔會誤會!」李又指自己並無大礙,只是頸背遭爪傷,說道:「其實好小事咋!」

記者亦致電李父了解事件,當問及其子在賓館遇劫一事,李父指兒子並無通知他,只知兒子今天應該需要上學,更驚訝地表示:「吓?幾時嘅事?」李父又緊張地追問記者:「佢整親邊度呀?傷唔傷呀?有冇流血呀?佢依家喺邊間醫院?」最後李父焦急地說:「我要打畀個仔睇吓咩事!」

及後李父表示兒子僅「整損少少」,但不願向他說出實情,「佢乜都唔肯同我講!」。李父反追問記者詳情:「佢上賓館做咩?係咪約咗人交收啲咩?但交收唔洗上賓館吖,去地鐵站咪得囉。」李父又透露,兒子在理工大學讀電腦相關科目,平日多在家中「打機」,「佢平時好乖嗰喎,又唔會群壞人」。

對於兒子過往有否約人外出過夜或上賓館,李父指:「可能佢有啦,我都唔知,佢都咁大個仔啦!」最後他無奈表示:「我又唔知佢喺邊間醫院,唯有等佢今晚返嚟再問清楚啦。」

普通男仔黎咋WO


XD

理大男生在油麻地的賓館遇劫,下午1時19分,一名在理工大學就讀的姓李(20歲)男生,今晨返校上課後,趁「天地堂」的空檔時間,疑前往油麻地的賓館尋男伴相聚。據了解,當他抵達彌敦道一間樓上賓館後,始發現接待者「貨不對辦」。

據悉,李本欲即時離開,卻遭對方截停及壓在床上,聲稱要替他「做按摩」,事主感被強迫接受服務,不斷掙扎反抗,期間另一名男同黨闖入房內,兩人將他打傷,掠去其銀包內約900港元現金作為「按摩費」,然後逃去無蹤。警方接報到場調查,事主頸部有瘀傷,需由救護車送院治理,警方正追緝兩名年約30至40歲、案發時穿黑衫黑褲的男子歸案。

東網記者在醫院尋獲事主,他正等候驗傷及驗血,他對於事件感無奈,澄清當時只是上門「揼骨」減壓,並非外人所想,強調:「識我嘅人都大概知咩事,唔會誤會!」李又指自己並無大礙,只是頸背遭爪傷,說道:「其實好小事咋!」

記者亦致電李父了解事件,當問及其子在賓館遇劫一事,李父指兒子並無通知他,只知兒子今天應該需要上學,更驚訝地表示:「吓?幾時嘅事?」李父又緊張地追問記者:「佢整親邊度呀?傷唔傷呀?有冇流血呀?佢依家喺邊間醫院?」最後李父焦急地說:「我要打畀個仔睇吓咩事!」

及後李父表示兒子僅「整損少少」,但不願向他說出實情,「佢乜都唔肯同我講!」。李父反追問記者詳情:「佢上賓館做咩?係咪約咗人交收啲咩?但交收唔洗上賓館吖,去地鐵站咪得囉。」李父又透露,兒子在理工大學讀電腦相關科目,平日多在家中「打機」,「佢平時好乖嗰喎,又唔會群壞人」。

對於兒子過往有否約人外出過夜或上賓館,李父指:「可能佢有啦,我都唔知,佢都咁大個仔啦!」最後他無奈表示:「我又唔知佢喺邊間醫院,唯有等佢今晚返嚟再問清楚啦。」

普通男仔黎咋WO

理大男生
疑前往油麻地的賓館尋伴相聚



咁向左走向右走mean[sosad] [sosad] [sosad] [sosad]


XD

理大男生在油麻地的賓館遇劫,下午1時19分,一名在理工大學就讀的姓李(20歲)男生,今晨返校上課後,趁「天地堂」的空檔時間,疑前往油麻地的賓館尋男伴相聚。據了解,當他抵達彌敦道一間樓上賓館後,始發現接待者「貨不對辦」。

據悉,李本欲即時離開,卻遭對方截停及壓在床上,聲稱要替他「做按摩」,事主感被強迫接受服務,不斷掙扎反抗,期間另一名男同黨闖入房內,兩人將他打傷,掠去其銀包內約900港元現金作為「按摩費」,然後逃去無蹤。警方接報到場調查,事主頸部有瘀傷,需由救護車送院治理,警方正追緝兩名年約30至40歲、案發時穿黑衫黑褲的男子歸案。

東網記者在醫院尋獲事主,他正等候驗傷及驗血,他對於事件感無奈,澄清當時只是上門「揼骨」減壓,並非外人所想,強調:「識我嘅人都大概知咩事,唔會誤會!」李又指自己並無大礙,只是頸背遭爪傷,說道:「其實好小事咋!」

記者亦致電李父了解事件,當問及其子在賓館遇劫一事,李父指兒子並無通知他,只知兒子今天應該需要上學,更驚訝地表示:「吓?幾時嘅事?」李父又緊張地追問記者:「佢整親邊度呀?傷唔傷呀?有冇流血呀?佢依家喺邊間醫院?」最後李父焦急地說:「我要打畀個仔睇吓咩事!」

及後李父表示兒子僅「整損少少」,但不願向他說出實情,「佢乜都唔肯同我講!」。李父反追問記者詳情:「佢上賓館做咩?係咪約咗人交收啲咩?但交收唔洗上賓館吖,去地鐵站咪得囉。」李父又透露,兒子在理工大學讀電腦相關科目,平日多在家中「打機」,「佢平時好乖嗰喎,又唔會群壞人」。

對於兒子過往有否約人外出過夜或上賓館,李父指:「可能佢有啦,我都唔知,佢都咁大個仔啦!」最後他無奈表示:「我又唔知佢喺邊間醫院,唯有等佢今晚返嚟再問清楚啦。」

普通男仔黎咋WO

理大男生
疑前往油麻地的賓館尋伴相聚

咪就話個理大男生普通男仔黎咋WO #oh#


XD

理大男生在油麻地的賓館遇劫,下午1時19分,一名在理工大學就讀的姓李(20歲)男生,今晨返校上課後,趁「天地堂」的空檔時間,疑前往油麻地的賓館尋男伴相聚。據了解,當他抵達彌敦道一間樓上賓館後,始發現接待者「貨不對辦」。

據悉,李本欲即時離開,卻遭對方截停及壓在床上,聲稱要替他「做按摩」,事主感被強迫接受服務,不斷掙扎反抗,期間另一名男同黨闖入房內,兩人將他打傷,掠去其銀包內約900港元現金作為「按摩費」,然後逃去無蹤。警方接報到場調查,事主頸部有瘀傷,需由救護車送院治理,警方正追緝兩名年約30至40歲、案發時穿黑衫黑褲的男子歸案。

東網記者在醫院尋獲事主,他正等候驗傷及驗血,他對於事件感無奈,澄清當時只是上門「揼骨」減壓,並非外人所想,強調:「識我嘅人都大概知咩事,唔會誤會!」李又指自己並無大礙,只是頸背遭爪傷,說道:「其實好小事咋!」

記者亦致電李父了解事件,當問及其子在賓館遇劫一事,李父指兒子並無通知他,只知兒子今天應該需要上學,更驚訝地表示:「吓?幾時嘅事?」李父又緊張地追問記者:「佢整親邊度呀?傷唔傷呀?有冇流血呀?佢依家喺邊間醫院?」最後李父焦急地說:「我要打畀個仔睇吓咩事!」

及後李父表示兒子僅「整損少少」,但不願向他說出實情,「佢乜都唔肯同我講!」。李父反追問記者詳情:「佢上賓館做咩?係咪約咗人交收啲咩?但交收唔洗上賓館吖,去地鐵站咪得囉。」李父又透露,兒子在理工大學讀電腦相關科目,平日多在家中「打機」,「佢平時好乖嗰喎,又唔會群壞人」。

對於兒子過往有否約人外出過夜或上賓館,李父指:「可能佢有啦,我都唔知,佢都咁大個仔啦!」最後他無奈表示:「我又唔知佢喺邊間醫院,唯有等佢今晚返嚟再問清楚啦。」

普通男仔黎咋WO

理大男生
疑前往油麻地的賓館尋伴相聚

咪就話個理大男生普通男仔黎咋WO #oh#

具意思係, 見左唔係佢taste


XD

理大男生在油麻地的賓館遇劫,下午1時19分,一名在理工大學就讀的姓李(20歲)男生,今晨返校上課後,趁「天地堂」的空檔時間,疑前往油麻地的賓館尋男伴相聚。據了解,當他抵達彌敦道一間樓上賓館後,始發現接待者「貨不對辦」。

據悉,李本欲即時離開,卻遭對方截停及壓在床上,聲稱要替他「做按摩」,事主感被強迫接受服務,不斷掙扎反抗,期間另一名男同黨闖入房內,兩人將他打傷,掠去其銀包內約900港元現金作為「按摩費」,然後逃去無蹤。警方接報到場調查,事主頸部有瘀傷,需由救護車送院治理,警方正追緝兩名年約30至40歲、案發時穿黑衫黑褲的男子歸案。

東網記者在醫院尋獲事主,他正等候驗傷及驗血,他對於事件感無奈,澄清當時只是上門「揼骨」減壓,並非外人所想,強調:「識我嘅人都大概知咩事,唔會誤會!」李又指自己並無大礙,只是頸背遭爪傷,說道:「其實好小事咋!」

記者亦致電李父了解事件,當問及其子在賓館遇劫一事,李父指兒子並無通知他,只知兒子今天應該需要上學,更驚訝地表示:「吓?幾時嘅事?」李父又緊張地追問記者:「佢整親邊度呀?傷唔傷呀?有冇流血呀?佢依家喺邊間醫院?」最後李父焦急地說:「我要打畀個仔睇吓咩事!」

及後李父表示兒子僅「整損少少」,但不願向他說出實情,「佢乜都唔肯同我講!」。李父反追問記者詳情:「佢上賓館做咩?係咪約咗人交收啲咩?但交收唔洗上賓館吖,去地鐵站咪得囉。」李父又透露,兒子在理工大學讀電腦相關科目,平日多在家中「打機」,「佢平時好乖嗰喎,又唔會群壞人」。

對於兒子過往有否約人外出過夜或上賓館,李父指:「可能佢有啦,我都唔知,佢都咁大個仔啦!」最後他無奈表示:「我又唔知佢喺邊間醫院,唯有等佢今晚返嚟再問清楚啦。」

普通男仔黎咋WO

理大男生
疑前往油麻地的賓館尋伴相聚

咪就話個理大男生普通男仔黎咋WO #oh#

具意思係, 見左唔係佢taste

:O #adore# 具就係男伴


[sosad]#bye#


[sosad]#bye#

#adore#


熱到瀨屎 好臭:~(cl


[sosad]#bye#

#adore#

上帝顯靈#adore#


[sosad]#bye#

#byecry#


:~(lm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0/7/2018 10:52
今天貼文總數: 517 | 累積文章數目: 6,378,957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