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時事台內。

將已解封的舊帳戶升級高級會員

我們上年12月曾解封部分只輕微觸犯版規或懷疑被駭的帳戶,但有會員反映一些於2009年前登記的舊帳戶在解封後未有自動升級為高級會員,現在我們已將該批帳戶升級,謝謝。
精選文章
DeerGamer

跳至第

發起人
陳雲:佔領中環民主派成員,是群出賣香港利益的賣港賊
40 個回應
發達啦

http://www.facebook.com/wan.chin.75/posts/10151505182837225

陳雲:

我重申,對佔領中環的立場如下:

1. 我反對現有的方式和組織者,認為方式會招致一次性的挫敗,而其組織者也欠缺誠信。我認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必須由本土族群意識的形成開始,這樣才是堅實有力,而且可以無懼中共打壓的民權運動。可是,組成佔領中環行動的民主派成員,恰恰就是一群出賣香港利益的賣港賊。香港人民豈可以將命運信託予他們?

2. 目前的佔領中環行動,其核心是由親美的離地中產組成,一群信仰所謂普世價值的離地中產,缺乏本土政治認同和華夏族群意識制衡,極容易被美帝國騎劫,成為危害香港的顏色革命(各位:並不是所有革命都對香港有利!)。萬一遇上2014年中共崩潰或內亂,目前口說和理非非的行動,會推演去不可預知的反華方向。中共要挾以第十八條《基本法》的動亂狀態法令對付,並非空穴來風。我秉持的城邦自治,是以復興華夏為本的,以華夏民族利益為核心的。故此,我不會參與目前那種狀態的佔領中環運動。

3. 佔領中環行動的議程,並非是那種只求否定政府議案的消極的、簡單議程運動(negative and simple approach),如反二十三條、反國民教育運動,只求政府撤回法案,毋須依賴政治代理人來談判。佔領中環行動是積極的、複雜的議程(positive and complicated approach),必須與中共談判,而談判需要進退理據和智慧,需要的是港人全然信靠的授權。目前佔領中環行動的影子談判者,是真普選聯盟,這群人有出賣香港政改的前科,誠信破產。除非主辦者承諾用民意投票委託德高望重的人代表港人與中共談判,否則不宜貿貿然參與,否則只會被出賣。

我盡了我的言責,冒險將所有危險都告訴各位。參加與否,大家自己決定。

中共是否出事,很大程度視乎美國是否出手。香港處於中美鬥爭的火山口之上,大家不要輕舉妄動。反蝗蟲、趕雙非、保護奶粉、嚇走水貨佬,刀仔鋸大樹,這些我一直鼓吹的族群運動,其實好安全。但大型的佔領中環,連我這位戰略家,也不敢在現階段鼓吹的。我不敢拿香港人的命運來開玩笑。


#good2#9    #bad#13  
標籤:
Chan Ying Chung

為什麼說基於本土族群意識的民權運動可以無懼中共打壓呢?


Wan Chin

你見中共打壓過我鼓吹的族群鬥爭運動嗎?中共夠膽打壓光復上水行動嗎?如果累積夠了時間,好多香港人覺醒到要用民主來捍衛本土利益,好多師奶、工人、窮人、豬肉佬去中環爭取民主,聯同中產和其他階級,中共就不夠膽打壓。


五毛雲死全家fuck fuck fuck


Poon Kit

搞到大一大,突然宣佈秘密會談成功,全軍撤退,真是欲哭無淚


Joyce Kwan

我最害怕而又可預知的結果


Poon Kit

班友仔會帶領民眾,同老共糾纏於咩叫愛國愛港,糾纏於提名委員會等問題,不斷自我矮化,說什麼港人都是愛國愛港的,不會與中央作對.......


留名


梁文道﹕你憑什麼管治我? 佔領中環是道德問題

【明報專訊】基於梁文道對大陸政局分析,香港爭取真普選是死路一條。談到中共沒可能放生香港,對話整整一小時陰霾密佈。談及有何出路,卻豁然開朗,答案簡單得出人意表。梁文道支持佔領中環,不是計勝算,而是基於做人的道德決心﹕「香港已經去到這個地步,就是這麼惡劣,就是衰成這樣,這情况下,做又死唔做又死。每個參加或不參加的人要清楚問自己,我已經被傷害了我的權利,受屈辱多年,我用什麼方法去讓自己拿回做人的尊嚴?做一些事,honour番你自己。」

[img]http://news.mingpao.com/20130407/uz__07PM004_.jpg[/img]

「對我來說,民主的意思是,我們每一個人有平等權利,是人權,有權去選擇要不要被管治,在什麼情况下被管治。」

梁文道形容,戴耀廷、朱耀明、陳健民這個「佔中三人組」,他各有交情,要數陳健民最稔熟。梁形容,三人是香港最溫和的人,對國情有一定了解,正是中央最應該爭取對話的對象,現今三人也放棄對話,反映時勢惡劣﹕「這些人也去到(抗爭)這位置,證明真是談夠,你再跟他傾,都是會被他『滾』啫!(哄堂大笑)他不認真,是玩你的,還有什麼好談?」梁說來有點氣。

至於佔中,梁說,回到基本的立場,不是談策略,不是說成果,「現在我們只談一件事,說來大家或會覺得好笑,但我是認真的,就是道德,這是一個moral decision」。眾人靜默。


[img]http://news.mingpao.com/20130407/uz__07PM001_.jpg[/img]

氣氛凝重起來,梁連珠炮發,說到激動處,高舉的食指輕拍桌面﹕「民主是什麼?我覺得不是說有民主就會有好特首,而是,我們每人都要問,憑什麼這個政府可以管治我?憑什麼我要讓出權力給他?憑什麼我要交稅給他?憑什麼我要被管治?一個政府要morally justify他管治我的理由。對我來說,民主的意思是,我們每一個人有平等權利,是人權,有權去選擇要不要被管治,在什麼情况下被管治。民主是做人的基本道德題,不民主的制度是不道德的。」戴深表認同。

梁續說﹕「香港已經去到這個地步,就是這麼惡劣,就是衰成這樣,這情况下,做又死唔做又死。」;戴小聲說,如同自我安慰﹕「對,寧願試一下。」梁接話﹕「每個參加或不參加的人要清楚問自己,我已經被傷害了我的權利,受屈辱多年,我用什麼方法去讓自己拿回做人的尊嚴?做一些事,honour番你自己。」

梁文道奉勸香港人,大家做慣醒目仔,是時候放下多年的策略考慮,不要計算work唔work﹕「梭羅(Thoreau,美國公民抗命第一人)當年不交稅,沒有想過work唔work;甘地和馬丁路德金也沒想過能否成功,只是想,我唔做唔得,就是這麼簡單。」戴同意,指公民抗命本質是道德問題,因為看到制度不公義而反抗,是道德先於策略。筆者記得,戴常掛在口邊,「我不是英雄,只是覺得對的事,就去做。」

「不能理會輸不輸,沒法考慮這些,若你在城門河見到有人遇溺,你在岸上還去計算自己泳術如何,把他救回也返魂乏術?」

筆者反問,如果佔中失敗,會否令大家更失望?在中大修讀哲學的道長以故事說明﹕「不能理會輸不輸,沒法考慮這些,若你在城門河見到有人遇溺,你在岸上還去計算自己泳術如何,把他救回也返魂乏術?這時候你不能這樣想,你只能想﹕我是否跳下去,這就是moral question」。


梁文道豪然壯語,戴耀廷不禁取笑﹕「你比我更道德!」事實上,佔中自從在教堂舉行記招,又談「犧牲」、「感召」,被批評太有宗教味,令沒信仰人士抗拒。

本身是佛教徒的道長認為,宗教色彩不一定是壞事,對公民抗命甚至必要。梁舉例,歷史著名公民抗命均帶有宗教色彩,如曼德拉、甘地、馬丁路德金、昂山素姬。梁解釋,公民抗命對參加者是嚴苛的道德抉擇,需要精神資源支撐。梁指,香港近年社運欠缺這種精神面向,容易浮躁和產生語言暴力。

戴耀廷解釋,宗教對他自己和朱牧是重要的精神支持,故此有這種味道是順理成章,他希望這種色彩不局限個別宗教,是一種「超越性」(transcendence),更自嘲,沒宗教支持,他們一早放棄了﹕「其實我們三個是傻佬,只以人性考慮,根本不會搞佔領中環。」

梁文道經常北上,談到一個微妙的變化。他形容,約十年前,內地民間對香港民主運動支持度達高峰,那正是六四的十五周年,香港人堅持悼念民運,令內地人深表感動。相反,今日內地民間對香港民主運動支持滑落。關鍵是近年中港民間交惡,如反蝗蟲運動等挑起兩地人仇恨。梁認為十分可惜﹕「香港民主進程怎樣走,永遠擺脫不了大陸,我們要爭取民主就要爭取朋友。有人說害怕被赤化被統戰,為何我們不倒過來藍化和反統戰內地?若連內地民間也要打倒香港,香港沒民主也沒人同情你。」

梁文道堅信,爭取香港民主,改變中國才是正道。他經常穿梭中港,和內地民間溝通,做的正是這種方法。可是他的行為卻被一些人批評為「港奸」,「抱着大中華主義尾巴不放」。可是,當大家以為他在內地「撈得起」,原來他的內地報刊專欄,也經常要被搬家。道長解釋﹕「我的溫和,令他們覺得我更危險,好像戴耀廷一樣。」梁說時拍拍戴耀廷的肩膀,戴感同身受地點頭。


佔領中環對談系列﹕寧可香港死 也不放生你

特區普選對北大人的禁忌

【明報專訊】如果說國情,梁文道有一定掌握。香港出生,台灣長大,回港接受大學教育,近年事業開拓到大江南北,一年有六個月時間在內地。他的時評集《常識》,談奧運,評川震,論食物安全,全國賣四十萬本,創下非文學書銷售傳奇。內地學生談起梁文道,雙眼閃出星星,形容他不只是香港作家,還是大中華公共知識分子,觀點中立夠說服力。

[img]http://news.mingpao.com/20130407/uz__07PM002_.jpg[/img]

梁文道會說「內地話」,不只是普通話夠流利,而是一種世界觀,一種思考方式,令內地讀者心悅誠服。早前,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在銅鑼灣誠品搞讀書會,梁文道任嘉賓,吸引一批內地「梁粉」(梁文道粉絲)到場,美少女以普通話問﹕「如果愛國教育是洗腦,我們從小接受的是次等教育,我們變白癡嗎?」來勢洶洶的質問,綽號「道長」的梁氣定神閒以個人經歷,配以小故事,答得不亢不卑。沒有妥協原則,聽的人也受落。

國情通梁文道今次遇上佔領中環倡議人戴耀廷。道長說,一九八九年後,中共已化身一種「權貴資本主義」,利慾熏心令他沒動機政改。至於香港,他最多只會讓你試行一種將來內地也行得通的「中國特色普選」,就是先篩選的普選。道長皺起他那標誌式眉頭說﹕「佔中這件事,他真正擔心的是內地人會效法……香港愈來愈衰,對他來說,也不及讓你有真普選令他害怕。」

上周《人民日報》海外版「持平地」報道香港泛民對普選意見,連佔中亦有介紹。戴耀廷也覺得報道友善得令他奇怪。道長解畫指香港傳媒過度閱讀了,今次不過是一場意外,估計個別編採人員同情香港情况,試打擦邊球。觀乎中午報道被刪,就知道不是反映中央態度轉變。相反,狠批佔中的《環球時報》才反映中央路線﹕「《環球時報》才是中國第一黨報,其編委來自中國國際關係研究所,即國安背景」。

「香港民主運動會連帶衝擊中國,所以我對香港前景好悲觀,他沒理由放生你」

兩人談道,一九八○年代簽署《中英聯合聲明》,正值中共政權六十來最開放時期,或許草擬期間的確想讓香港有真普選。那時想像是用幾十年,把中國與香港的政制接軌。內地有民主,香港的特首普選不過是選個市長罷了。誰也沒想到,六四槍聲一響,政制改革煞停,只進行局部經濟改革。


在二十年經濟發熱,政改缺席的歷史下,道長形容,共產黨在內地有如市場裏的壟斷集團,最關注市場是否夠火紅,生意是否興隆,整個國家如同權貴圈子的「搵食基地」。他們不想國家亡,只因有着數可取。道長形容,這種奇怪的「國家支持的權貴資本主義」,相比東歐和蘇聯,要搞民主化難度更高﹕「我有錢在手怎樣搞政改?」他更大膽假設,若今天再發生一次六四,「他開槍的理由更大」。

在這個脈絡下,梁說,讓香港真普選阻力強﹕「佔中他最擔心是,內地人會否效法。他怎樣向十三億人解釋,香港可以普選特首,內地連獨立人大參選人也做不到?」梁說﹕「香港民主運動會連帶衝擊中國,所以我對香港前景好悲觀,他沒理由放生你。」

有人說,香港是台灣示範單位,讓香港普選,可令台灣對統一放心。梁文道和戴耀廷異口同聲指論調已過時,中共對台灣已誠信破產。梁形容,現在倒過來是香港做內地示範單位﹕「我擔心是他們拿香港做他們的實驗,拿香港做試點,卻試一個在中國行得通的方法。」

「我如何向大家交代,在中國土地上有一個地方,它的執政黨不是共產黨?除非民建聯改名(為共產黨)。」

梁進一步分析,近來流行「西方花園」批評,指西方民主不適合中國,其實是推崇「富中國特色民主」。學者如Daniel Bell、王紹光、蔣慶、甘陽等近年說的「儒家政治」為一例。梁相信,中國式民主要滿足兩個目的﹕一,能滿足百姓對民主訴求,解決政權合法性危機;二,亦能滿足利益集團的需要。

道長這樣解釋權貴的想法﹕「第一,權貴家族有共識,這樣搞下去條船會沉,我們不能讓條船沉,要讓下面的人爽一下,讓他們不要那麼多『嗲』(投訴)。第二,我們幾百家族,不可每次鬥得像薄熙來那次般,要有一個遊戲規則解決分配問題。」道長近來研究古羅馬共和(Roman Republic)歷史,發現其選舉法是平民投票,被選上都是貴族,覺得中共心裏的模式也類似。

梁文道估計,香港未來的普選模式是﹕「選,大家都有得選,不過我幫你們先揀一些真正『有料到』的人,因為他相信民眾是盲目的。」戴耀廷苦笑反問﹕「按你分析,香港普選死梗?」梁無奈道﹕「我覺得係。」

戴耀廷認為,中共必須改革,否則沒有出路。但梁文道卻指,一些客觀事例證明中共改革諸多困難﹕

一,中國近年人口老化,出生率或高考人數均顯示要放寬一孩政策。然而計劃生育辦公室全國聘五十萬人,政策改變會影響大批人利益,故此改變生育政策只聞樓梯響,「這顯示不能放棄權力的程度到那裏


戴耀廷認為,中共必須改革,否則沒有出路。但梁文道卻指,一些客觀事例證明中共改革諸多困難﹕

一,中國近年人口老化,出生率或高考人數均顯示要放寬一孩政策。然而計劃生育辦公室全國聘五十萬人,政策改變會影響大批人利益,故此改變生育政策只聞樓梯響,「這顯示不能放棄權力的程度到那裏。不要說民主,人口政策也做不了」,梁說。

二,為何曾鈺成沒法入閘特首選舉?梁文道以中共思維解說,全場愕然﹕「我如何向大家交代,在中國土地上有一個方,它的執政黨不是共產黨?除非民建聯改名(為共產黨)。若你香港可以,內地民主黨派如民盟,不也可以做執政黨?」梁解釋,這反映中共對香港政策,最先考慮是對內地影響。

梁更提出一觀點指近年內地面對反對聲音,不是疏導或回應問題,而是瘋狂打壓,藉以「製造敵人」。他以佔領中環為例,指內地不會真心理解佔中,就先定性佔中為「顛覆香港」「反中亂港」﹕「你會發覺香港人愈憤怒,他不是安慰、呵護,而是砌你,打死你。於是戴耀廷這些溫和人被他迫到這地步,然後更多溫和的人走出來,他便說,現在香港敵對勢力愈來愈多,我更不會讓你普選。」

「香港愈來愈衰,對他來說慘一些,還是有真普選他驚一點?當然是真普選他驚,寧願你香港死都不關他的事。」

戴耀廷認同梁文道一些分析,例如中共會以香港為民主試點,中共亦會先考慮自身利益多於香港。但戴認為,若習近平有心進行政改,會否基於一種共產黨能延續的生存考慮,把佔中視為危中有機,讓香港先試行真普選,作為內地未來政改參考?戴強調,他不是天真到假設中共有良知,只是想像,權貴們也要學習如何在普選下繼續爭取經濟利益。

梁文道對戴耀廷說﹕「你比我樂觀,我是很悲觀。」梁認為中共政權領導人不是真心考慮共產黨延續,只是追逐短線利益。兩人就此討論﹕

戴﹕按你說法,由於泛民會在立法會投反對票,二○一七只能沿用二○一二年選舉方法。

梁﹕他(中共)就開心。

戴﹕但這對特區來說是個管治死局,沒出路。


梁﹕沒錯。

戴﹕對中央有何益處?

梁﹕沒益處。

戴﹕這只是惡性循環,民間挑戰他,他的干預愈多。

梁﹕問題是哪一樣代價大一點?香港愈來愈衰,對他來說慘一些,還是有真普選他驚一點?當然是真普選他驚,寧願你香港死都不關他的事。

戴﹕共產黨要否為自己生存找出路?

梁﹕我不覺得他們認真找出路。掌權者不是要解決問題,只想「條船不要在我這兒沉沒」,只想趕快交棒(模仿送走燙手山芋的手勢),不要做亡朝皇帝。

筆者﹕寧可香港暴動也不讓你普選?

梁﹕沒錯,你香港是生是死他不太關心,最關心是對內地的影響。(戴耀廷無奈地搔頭)

有人指,內地富豪資產在香港,弄死香港如揑死生金蛋的雞,那不是香港爭取普選籌碼?梁說他聽過一種陰謀論,叫人不寒而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可以買起香港?香港的市場冧,他便來掃便宜貨」。

戴耀廷嘆口氣問,中共能否明白,有篩選的選舉,香港人根本不能接受?梁文道無奈說,兩制下,中港政治環境落差大,造成今天的困局。梁反問大家﹕「若今天在內地任何一個地方,例如上海,容許有篩選的普選會如何?(眾人嘩然)嘩,不得了,大家覺得像『解放了』,但香港就是不接受。」


http://www.facebook.com/wan.chin.75/posts/442639909152035

Wan Chin

梁文道比喻參與佔領中環,好像見到有人溺水而要下水救人,這是犯了不當類比的邏輯謬誤。虧他是在中文大學讀哲學的!因為:不立刻下水救人,溺水者會死,而下水救人是唯一方法。然而,佔領中環並無迫切性,也不是唯一的民主鬥爭方法。

梁文道這種頭腦,這種說理方式,可以在大陸大行其道,只是證明大陸充滿愚民。而梁文道也竟然可以在香港大行其道,也證明香港很多讀者的愚昧無知。


http://www.facebook.com/wan.chin.75/posts/442639909152035

陳雲:

梁文道在散播歪理和毒藥:「梁文道經常北上,談到一個微妙的變化。他形容,約十年前,內地民間對香港民主運動支持度達高峰,那正是六四的十五周年,香港人堅持悼念民運,令內地人深表感動。相反, 今日內地民間對香港民主運動支持滑落。關鍵是近年中港民間交惡,如反蝗蟲運動等挑起兩地人仇恨。梁認為十分可惜『香港民主進程怎樣走,永遠擺脫不了大陸,我們要爭取民主就要爭取朋友。有人說害怕被赤化被統戰,為何我們不倒過來藍化和反統戰內地?若連內地民間也要打倒香港,香港沒民主也沒人同情你。』」

陳雲評論:首先,香港的蝗蟲論是道德譴責,大陸人自己不反省其蝗蟲行為,卻因此而遷怒香港,這是一群無道德的匪民(在奶粉戰爭之上,我們香港人見證了頗多大陸所謂維權人士的匪民面目!)。其次,認為匪民會支持香港民主,是幼稚無知。其三,香港的民主靠香港人自己的覺醒和鬥爭,不靠大陸匪民的支持,如果匪民竟然支持香港的民主鬥爭,大家倒要小心提防。

http://premium.mingpao.com/pda/palm/HotNews2.cfm?cat=ja&File=uzc2.cfm&token=b218bc260b89c0&online=0


五毛雲死全家fuck fuck fuck


走過入中聯辦嗰啲係唔係要誅九族?


相反,今日內地民間對香港民主運動支持滑落。關鍵是近年中港民間交惡,如反蝗蟲運動等挑起兩地人仇恨。


收啦,共匪竊國以來就洗腦香港人係黃皮狗,收返香港嗰日就要算香港人帳,畀你班大支那主義者害向左走向右走死


Richard Mak

梁文道意思係﹕香港民主運動如果沒有“我國”屁民嘅支持﹐是屬於“勁做”。呢個大中華向左走向右走唔使等到去見司徒老共就先現晒形。


Hudson Yau

將香港界外問題主動引入界內,之前又沒有經過公投決議,即係自己請客食飯卻要眾人付鈔,吾最鄙視此等文棍。


Ko Cat

從來民主要靠自己爭取 那有其他國家施予 甚至一定要求其他國家有民主 自己才有民主既道理 中共同香港係唔同政治架構 香港有自己既發展方向 根本唔駛理會中共幾時至有民主


Kelvin Roux Higher Adam

佢—話要honour自己,我就聯想到光環。佢盡地一鋪都只係求尊嚴而唔係要win... 又—把戰場當劇場例證啦!


Andrew Leung

梁文道係左膠維穩祖師爺


lson Ho

西藏冇民主係咪因為佢地對抗漢人入侵,所以得唔到大陸普遍支持?多餘


Joe Lui

要大陸變民主個班人 請直接返大陸搞。
香港只需要獨立自治民主, 大6關我地乜事?
要改變14億人的思維,咁浩瀚工程,點搞呀 !
揾7百萬港人做先鋒、炮灰 ? 香港人那來能力以1敵200 !
你話先搞個廣東省都較有sense , 但已經係 1vs20 的比例。
幾時至會踏實的呢
哥仔們 !


其他人有行動---陳軍師批評「無用」, 唔夠「勇武/本土」

其他人叫佢搞,陳軍師:你實落地獄/ 我要肯定成功先搞

煩膠到無人有


Wong Siu Hei

統戰是大對小,梁先生自己都用個「統」字。反統化?不是政治常識低能就是包容派。用河流的資源統戰大海,梁先生果然是出色的政治家。

要內地人支持我們?梁先生有沒有讀過the logic of collective action?incentive在那裡?

陳教授加油



Paul Ho

大一邏輯的水平也沒有,居然中港通吃,真是江湖混混。煮個晚餐都要先打點好才能快手有飯食,亂安排只會餓扁全家等極無飯開。小事都如此,何況大事如這次大型抗爭。做左先算?咁都得有無攪錯?


King Man

大陸對香港民主再多支持,也視香港為「一國」內的香港,這些支持是站不住腳的,必須要港人放棄對自身要求獨立、自決的呼籲。正如大陸人對西藏、新彊再多支持,都是局限的,限於其強國人的身份,他們總要指點江山,倒過來「強」你。信不過!


Samuel Sum

奶粉短缺、港中衝突是梁生那類人不願提的事實,他們只考慮他們關注的事不理庶民受害,這些不知所謂「知識份子」「讀書人」可以休矣。


可是,組成佔領中環行動的民主派成員,恰恰就是一群出賣香港利益的賣港賊。



幾時變左民主派人搞:o) :o) :o)


五毛雲死全家fuck fuck fuck


走過入中聯辦嗰啲係唔係要誅九族?

#hehe#


[img]http://webpic.chinareviewnews.com/upload/201005/25/101333265.jpg[/img]



[img]http://webpic.chinareviewnews.com/upload/201005/25/101333252.jpg[/img]


相反,今日內地民間對香港民主運動支持滑落。關鍵是近年中港民間交惡,如反蝗蟲運動等挑起兩地人仇恨。


收啦,共匪竊國以來就洗腦香港人係黃皮狗,收返香港嗰日就要算香港人帳,畀你班大支那主義者害向左走向右走死

鄉愿,德之賊也 [sosad]


>香港只需要獨立自治民主, 大6關我地乜事?

現實就係,一個不民主中國,不會容許香港有民主。

要香港有民主,邏輯上有2個可能方向:
1.獨立
2.令中國本身民主化。

「本土向左走向右走」或明或暗認為1.較可行
「大中華向左走向右走」認為2較可行。

1.既對手係中共加中國人
2.既對手只係中共


http://www.facebook.com/wan.chin.75/posts/10151505223467225

陳雲:

為什麼我的理論那麼宏大,卻不輕易行動?我的香港城邦論、香港遺民論、中華邦聯論,從香港自治推演到華夏太平,都是宏大理論。但我自己鼓吹的行動,卻是謹小慎微的、近乎韋小寶式的鑽空子和玩平衡。反蝗蟲、趕雙非、保護奶粉、嚇走水貨佬,這些我一直鼓吹的族群運動,刀仔鋸大樹,其實好安全,也毫不暴力(我固守香港,唔會點條黑路卑大家行)。但大型的佔領中環之類的行動,連我這位戰略家,也不敢在現階段鼓吹。我可以講到香港城邦好偉大(也確實是!),講到有些大陸人也信以為真,朝拜香港,但我不會輕舉妄動,貿貿然組織大型抗爭行動,拿香港人的命運來開玩笑。

為了保護香港奶粉,我不會叫大家去打水貨佬,我會鑽空子,向美國總統聯署求援,將中共的軍,令中共丟臉,令香港政府頒布限奶令。這就是我保護大家的行動方法。


http://www.facebook.com/wan.chin.75/posts/175986132553683

Littlesolo:

想到挪威因為神根公約,大量羅馬尼亞等東歐人湧入,專門偷竊走私,雞犬不寧,不吃人間煙火的政客只叫包容,結果引起國民反感。

而每年亦有不少特強肺癆人士, 一入境便到醫院,因為自家國家不會醫,來到挪威就會因人道理由獲得診療,每個費用要花一百萬,又是挪威埋單,這讓我想到近日N7H9的蔓延,人為生存,湧港求診是場面是可以想像的,但不是肺癆的幾十個,港人有能力埋單嗎?

想到今天讀到梁文道的文章,他的溫柔敦厚,以卵擊石,想會孝感動天,根本異想天開,最後港人只成沒卵頭家。

給那些害港力的,最重要是,你自己可以有大愛,但不可能忽略平民生活上的實際問題,錯誤估計自己的包容能力,讓理論只成紙上談兵,成為沒有說服力的妄說。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9/9/2019 21:02
今天貼文總數: 871 | 累積文章數目: 6,563,088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