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開]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請大家務必定期更改密碼

有見近日有會員懷疑自己帳號被盜用,我們在此向大家呼籲,為保安理由請定期更改密碼,並要為電腦安裝最新的網絡保安軟件,如無必要亦請不要在不屬於自己的電腦登入任何需要密碼的網站,謝謝各位。

香港高登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DeerGamer

跳至第

發起人
[史詩式叫雞報告] - 東莞的森林(二)
928 個回應
向西村上春樹

多謝支持
估唔到一日就1001
原來唔係剩係女人比人推爆先爽的

我首先把開頭全部一次過Post上來
請再待我把最新的二章六節Post出來
才留名吧
鐘意就比好評
引多D人入黎睇
因為打字是痛苦的
多謝
-------------------------------------

一章
一節


“去東莞”
“四十五塊”
從票務員的櫃位拿了單程火車票
心裏又再一次緊張起來
正如我一個朋友所說
試了一次莞式桑拿
你建立了二十多年的價值觀
會在打一兩次冷震的剎那間
完全地崩潰
我沒有打算懷疑他的說法
所以我知道這張和諧號車票
或許是一條不歸路的入場卷

這星期天氣很冷
今天晚上亦不例外
雖已身穿一件黑色長褸
但在侯車月台亦感到一陣入骨的寒意
在英國留學時
氣溫會降至零度或以下
但也不及這種不斷令我把外衣拉起遮掩面額的冷意
不肯定別人所說廣東的風是否比較濕寒
但感到冰冷
可能是自己心虛所致

自己之所以那麼緊張重視
很簡單
因為本人不是什麼食女王
我Hi過的西的數目
三隻手指數得晒
在這種情況下
我知道我享受過的西的數量
將在幾個小時內由三變成四
以小數點後兩個位計算
大大上升33.33%
如果我是一隻深圳A股
已經足夠漲停板
所以你話唔拎緊張興奮就假

還在月台侯車的我
面上感受到有雨粉撲來
一月的廣東省
比較少機會下雨
此場冬至過後的冷雨
總覺得是老天對我太失望而落下的淚
恍惚在哭著質問我 “你還要去嗎?”
此時列車到站
我呼出一婁煙
再把一根吸剩的純薄萬
輕輕丟在地下
踩一踩煙蒂
揮一揮衣袖
頭也不回走入和諧號車廂


#good2#219    #bad#28  
一章
二節


廣深和諧號是有劃位的
我很有印象我的座位編號是30A
一個不太吉利的編號
如果座位可以彈鐘的話
我會毫不遲疑地呼喚經理
當然,我沒有那樣做

第一次坐和諧號
感覺跟英國的CrossCountry Trains很像
不過國產的更寬敞
腳可以伸得很直
來回車廂的女職員
也比想像中好看
原來我也幾客觀
對國貨沒有偏見

週三晚的火車上
雖然人不太多
但坐下不夠半分鐘
就有一個頗肥胖的中年男人
坐了30C的位置
就是跟我一位之隔

他身穿一件有車路士隊徵的厚厚外套
手上拿著一部ipad
不用細想
就明顯意識到他也是香港人
也很有可能是跟我一樣去東莞叫雞的香港人
週三傍晚七點
向著東莞方向進發
難道他會去書城嗎?
這又令我聯想到日均運送十萬四千人次的廣深鐵路
到底當中有幾多人係為了Hi西已乘坐和諧號?
如果只有1%
其實已經有一千四十人
足足需要兩班和諧號列車
才能足夠一次過載所有乘客去叫雞
想起也覺得壯觀

我把張五常的<<重尋無處>>翻了幾頁
卻發覺沒有心情細看
原因有二
因為我不想看了一個經濟學家的遊記後
影響了自己遠行的思緒
而且
我驚覺自己原來正在坐倒頭車
有點想吐

40分鐘車程
有點百無聊賴
已經入黑
沒有什麼風景可欣賞可言
望出窗外
只能看到我旁邊那個肥佬的反光倒影

他依然玩弄著他的ipad
表情得意洋洋的在玩推銀仔
我覺得我窮一生思索
也不會明白推銀仔這隻Seven向左走向右走遊戲有什麼好玩
他撥動金幣時
時以食指或中指交錯拉動
以他的身軀來說相當敏捷
也不敢令我想到
他一會兒之後
又會以這種手勢來撥弄桑拿小姐或仁K小姐的外陰嗎?
但我知自己想多了
在坐倒頭車期間
看肥仔推銀仔或幻想他推車
也不是一個good idea
的確令我有點想吐

這事亦令我想起動畫大師宮崎駿亦曾炮轟日本的年輕都市人
太沉迷ipad
他在火車上看到乘客摸弄ipad
覺得極像自瀆
當時覺得呢個老野咁講野係咪忽向左走向右走左
我現在終於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對不起啊,宮崎駿老師


#adore#


一章
三節


在想吐的時候
想一些美滿的事情
會好過一點
而且在這故事的第一章完結前
也沒有什麼甜東西看
你地班高登仔唔會讓我好過

那時腦海中滿是手指跟外陰
我就想起我的初戀情人
她本身是純純的
但一起了兩年之後
已經互相調較得不錯
中五grad din
她穿了黑色連身短裙
當時不算很流行
但也著了高登仔們最愛的黑絲
剛好那天晚上她家中沒有人
唱K過後
很多男性朋友葡萄地目送我跟她回家
兩小時內跟她做了兩次
之後抱著她看了X’mas錯過了的<<Love Actually>>
一直看到零晨四五時
然後她又嚷著要多一次
但我很坦白
告訴她我已經根疲力盡
她沒有強迫我
只穿著內褲赤裸上身的她
又再一次拉下自己的黑色綿質內褲到大腿
然後用自己的手指把陰唇搓來搓去反來反去
發出唔唔的低吟聲
其實她很想深入一點
我覺得她只是害羞已沒有把手指插去去
她是阿仙奴球迷
情迷皮利斯
想不到她連自慰也很有阿仙奴的味道
不斷在禁區外圍猶豫地猜來猜去

這個情境我看多兩分鐘
碌野不期然又再一次硬起來
然後她很滿足
因為不用麻煩自己的手指了
我覺得我是巴迪斯圖達 (那年他好像還未退休)
一有傳送就猛烈炮轟

事過境遷
過了多年
不知她喜愛的那塊陰唇
是不是像明朝的農民起義一樣
多年間反完再反
反了就給鎮壓
究竟有多少MK仔鎮壓過她呢?

想著無謂的東西
時間過得特別快
車廂廣播告知乘客
下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東莞
我拿出我的生活態度4
準備撥出兩個重要的電話


二章
一節


前文講到我需要打出兩個重要電話
第一個就係我在英國時相識的香港同學
James
但不是那個 “Come On! James”
雖然一樣不太成熟
也喜歡九寨溝
但我的同學
樣子身型不錯
亦有些少家底
屋企在廣州亦有個小型污料處理廠生意(唔好問我,我都唔知乜勁野黎)
我約了他大約八時在東莞站等
致電給他想知道他會不會爽約或遲到
結果他竟然告訴我
他七點半已經到了

我Hi!
兩三年前
我跟他相約到法國南部旅行
我不是很富有
只是因為看到budget airline機票真的很便宜
而再節衣宿食去旅行
約他中午十二點在birmingham的機場等
他竟然遲到趕不及來
而自行扲多千勁幾蚊港幣出倫敦坐Eurostar火車出法國
Hi
如今呢條Hi Hi去東莞叫雞佢竟然早到半粒鐘!
Come on! James!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

我無記錯的話
Super Freakonomics一書中
提及到一個研究
講述動物員教導猩猩關於金錢的概念之後
竟然出現動物史上第一個賣淫個案
母猩猩竟然為了得到更多金錢去買生果
而出賣自己的肉體以很多雄姓猩猩

女人為了金錢而出賣自己的靈魂
男人亦不顧一切付出自己的金錢時間做人宗旨而為的是Hi一個正西
正如James可以早到半個鐘到東莞

我家中的倉鼠很懶訓
朝早上班前永遠看見牠訓得正甜
如果我跟她說每天七時正起床
我就會買一隻倉鼠女給他日扑夜扑
我覺得牠每朝會六點半起定身
而且跟我說早晨


#good#


文係好 不過埋牙未[sosad]


好正[sosad]


二章
二節

得悉James叫雞準時我也很安慰
我便撥打出第二個重要電話
就是打給阿澤
阿澤是華盛頓桑拿中心(假名,自己估)的一位經理
號碼是我朋友留下給我的
(就是告訴我什麼莞式桑拿會令價值觀崩壞那位朋友)
阿澤原來能操廣東話
他說Shuttle Bus會在十分鐘後安排給我

步出東莞車站門口
很大很空曠
所以感覺空盪盪
人流疏落
風亦比香港深圳大得多
比起香港的熱鬧
實在差得遠
但也許東莞最熱鬧繁盛的地方
並不是室外

如果計從香港以北出發及陸路來說
這片土地
是我到過最遠的地方
山長水遠為的就是到這個邪惡之地
我覺得我是魔戒的哈比人佛來多
必須要將魔戒送到末日火山上
如果我是佛來多
James就是經驗豐富法力無邊的甘道夫
不過甘道夫最近很忙
身處大陸
沒有時間及不懂翻牆看香港的包膠論壇
所以今次算是由我作少許統籌

而我亦在東莞火車站正門看到甘道夫了

“好耐無見喇Frankie”
對,我忘記了說
我有一個很普通的名字
Frankie

我冷笑一聲道
“上年我地講下次見面就會o向東莞, 原來無亂up”
寒暄了幾句意義不大的話
他便跟我到路口找那架五分鐘從東莞直達華盛頓的小巴
而且是免費的
小巴不難找
離遠已經看見一架車身寫者“華盛頓桑拿中心”的灰色大陸小巴準備泊車
車身Banner之大絕對驚死唔知你去叫雞

途左經過幾間港式茶餐廳小店
走多數步
已到小巴旁邊
而剛好有位香港人拉開車門準備下車
他下車之時
跟我有半秒的眼神接觸
那記眼神
我久久不能忘記

我從紀錄片中曾經看過這種眼神
二次大戰中途島戰役時
日本南雲艦隊大敗於美軍
成為戰事的轉捩點
此役勝利的美軍
有些回到駐澳洲的美軍基地
他們凱旋回歸基地當日
大批美軍同僚在岸邊等候著戰勝仗的伙伴
他們有很多都會接替海軍的崗位
而戰艦甲板上的勝利軍人
就是以這種眼神
望著準備接替自己的伙伴
那是一種彼累但滿足
而同時間充滿信心地向對方寄以重任的眼神

他的眼神
使我深深明白到上這一架小巴
不是為了Hi西咁簡單
很多謝他
那一刻很想對這位師兄行一個軍人禮致敬


fuck 快D快D


新post留名


二章
三節


“怕不怕唔夠女,同其他人爭餐死”?
“如果有公安會點,禁多少少錢用黎收買公安會唔會好D?”
我瞼色比較緊張
而且畢竟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
難免會發問一些菜鳥問題
令到James有些不耐煩
但作為為戰友的他
他算很耐心地解答我的疑問

他說我們有的是時間
漫漫長夜
就算第一輪沒有合我們胃口的囡囡
可以先吃個飯
再去選囡囡
然後吃囡囡
再不合心水的話
可以再吃宵夜
然後回去再選囡囡
吃囡囡
原來James也有英明的時候
以時間換取空間
的確是不錯的方案

而且他認為各花入各眼
他告訴我如果看見其他客人選了一些嚇向左走向右走死人的豬西
不要偷笑
他見過這種情況太多次了

至於公安
他安慰我說公安嚴打只是一個都市傳說
他們也要沾油水賺外快
嚴打掃黃是用來做給省政府看的面子工程
因此絕對不會打擾多港人的一些大場生意
他看了多年141討論區
從來未看過一個包膠是關於拘留所的

“你過來玩, Zeta不知道嗎?”
James問道
“Zeta已經不是那一個Zeta, 而我在羅湖入境管制站出境後,已經是一個全新的我”
我知我的答案憂愁之中帶一點玄
James 呆了一呆
露出一個唔向左走向右走想理我的神色

大約五至十分鐘車程中
看得出東莞真的不算繁盛
到處也是比較矮小的平房
用小鎮來形容
也應該沒錯
沿途看見最五光十色的地方
全都是按摩場,足浴場,酒店,桑拿,KTV
每經過一間
James都指手劃腳地簡介一翻

其實車子只是轉了不多過四個彎
就已到達華盛頓
司機把車泊在正門
告訴我怎樣進去及上那一層
我輕輕說了一聲”謝”
把小巴車門手柄一拉
告訴自己不應緊張
與James昂然地下車


留名#good#


二章
四節


我跟James上了四樓
大堂接待小姐問我們先否已經預約了
我說我們已經跟阿澤約好
原來阿澤也站在接待處
阿澤沒什麼特別
就是一個樣子挺和善的廣東人

跟阿澤打了招呼後他便開始介紹這個桑拿中心
原來晚上那個時間
剛好有一個叫百花齊放的活動
就是指沒有上鐘的囡囡
都會全部坐著在一個大堂中
像超市的貨物一樣
給人自由地選購

我聽到”百花齊放”四字
突然興奮了起來
大聲拍了一下掌
然後道 “
<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不就是毛澤東於五十年代的主張嗎?
他提倡在文學藝術工作和科學研究工作中有獨立思考的自由
有辯論的自由
有創作和批評的自由
有發表自己的意見
堅持自己的意見和保留自己的意見的自由
基於這些自由的理念下
能夠給予客人一個自由自在的場合來選用技師實在是太完美的安排!
而且“華盛頓”三字能夠帶給客人一種有美國自由意識流的symbolic meaning
你們的branding strategy真係太令人拍案叫絕了!!”

澤經理好像臉有難色地簡單回答我
“是..是..對的”
而James繼續沒有理會我

在走廊轉了一個彎
便到了百花齊放的大堂
巨型U字形沙發
坐著了大約三十名技師
由於有些緊張
沒有仔細地看清楚他們的面孔
但看到他們有些穿黑色see through連身長裙
有幾個著水手裝及豹紋tube top
有兩個著我喜愛的空姐裝
亦好像有幾個穿著啦啦隊裝的
簡單來說
他們的制服沒有一個很劃一的tone或Pattern

澤經理提示我們可以坐定定
飲返杯野慢慢選
於是便帶我們坐一張細小的沙發
沙發其實就是跟小姐們的大沙發以十多呎的距離面向著
起初很不自在
因為我跟James比那些叔父輩客人來說較年輕
所有小姐的眼神都投射於我們身上
我差不多一整分鐘
還未能直視她們
我決定再點起一根純薄萬
我呼出絲絲的煙圈
隔著我們交投的視線
我看的東西
驟眼間變得像霧又像煙
迷離的感覺
終於令我可以安然地細看她們一個個的面孔

看了良久
我的分析是豹紋tube top的絕不可食用
不知是否偏見
總覺得豹紋提不起我的性慾
經常認為只有沒有taste的MK妹才會穿著
如果硬要我扑豹紋妹
我會不太好受
像扑聰明笨伯一樣

我還未仔細看清全局之際
我朋友James竟然跟經理預留一個號碼!


二章
五節
(一)


我能夠成功直視技師們後大約一分鐘
其實看見有兩三個樣子是比較標緻
但我又未能確定
因為我怕走近他們
而且小姐們的妝亦相當濃厚

“阿澤呀,幫我留住106號先啦”
原來James要留是106號小姐

那些小姐每人都拿著一個紅色很膠的小手袋
裏面裝著的應該就是他用來服務客人的百寶
而手袋的側面就是個號碼牌

我立即再次打量我覺得算是不錯的技師
看看James看中的106號是那一位
我認真的看
發現James沒有看中我的心水
我立刻放心頭大石
因為我們應該不用爭
但奇怪的是
我連續看多十多個牌
也看不到106號

最後
我的視線落於沙發最右側的那一位小姐
原來她就是106號

由於他們坐的是U字沙發
最右側其實離我們很近
所以我看得很清很透
我很清很透地看到
她一雙腳是有清晰無比的腳毛

腳毛我可以當James看不到
但他沒有可能留意到
她的一條比我還粗的腰
還有咀角上的汗毛

我想起James的一席話
“各花入各眼,不要取笑要了豬西的客人”
我萬萬想不到
品味獨特的就是我的戰友
錯了
是我錯了
我忘記了他原本就是這種人
我憶起在英國讀書的時候
他吃了一個身型只是比中國女排運動員王一梅細一個size的北京妹
那個北京妹的老爸很有錢
有一兩棟酒店
但James人極好
他沒有貪過北京妹的一分一毫
又不覺她太胖
他說過他很愛那條北京妹的厚肉的質感
我很欣賞James的敢言
以及不偏食的習慣
我沒有偷笑他
反而當時有點擔他會不會有一晚給王一梅責向左走向右走死呢?

那個時候
我突然想打電話給我香港另一位朋友
因為我那位朋友是做電視台的
他有次問我一些關於節目題材的意見
我想告訴他我現在有一個好題材了


強大得要留名


二章
五節
(二)


其實可以應該參考Discovery Channel的王牌節目
Man Vs Wild
可能不少人都看過
其中有幾集節目
講述主持Bear Grylls 介紹如何選擇生食野外各種奇珍異獸
以致能在沒有正常食物的情況下生存
大肉虫, 蜘蛛, 生班馬肉, 死駱駝剩下的胃液,大象糞便渣中液體都是Bear Grylls的佳餚
什麼也可以放入口
而我最喜愛就是他的食評
永遠都是擺出一個只是有少許痛苦的表情
然後道 “啊..很難吃, 但很有營養, 可以拿到XX卡路里的熱量,在森林裏沒有東西吃也要非吃這個保命不可”

我很想找James拍一套港版的 Man Vs Wild
講述James如何在沒有正常女人給他Hi的情況下
到中國各省份找來燕瘦環肥沒人要的異性大幹特幹
然後對著鏡頭說
“啊…很難吃, 但起碼都有個西, 而且豬西都係肉, 好過去自瀆, 勁痕起上黎家燕姐其實都唔錯”


正評是我給的, 希望樓主唔好爛尾#good#


#good# #good# #good#


暫時最新

二章
六節


“ 如果我留左呢條女,一陣可唔可以再換 ”
James向澤經理問道
澤經理說我們可以先吃個晚飯
轉頭回來再選一輪
不過之後就沒有”百花齊放”的活動
他只能把一批一批小姐叫入房
在客房內選

很欣賞澤經理的提議
因為他知道我們會留宿一晚
所以不用趕
有的是時間

而我對James的問題有些看法
樂觀的想法是James原來不是對106號完全地滿意
他之後可能會選一個合乎大眾價值觀的標準女性
但亦有機會是另一個惡夢的開始

這不是擔心朋友品味的時候
我應該緊張自己還沒有心頭好才對
於是我繼續檢閱那些技師
澤經理知道我還未有心水
便向我再翻介紹
“ 黑色長裙個堆就高D,起碼米七高,600$啦,
而右邊空姐裝個D,就$400 OK”

聽到這番說話
我內心很難受
原來那些身型比較嬌小的女生
只用四百大完而已
人本該平等
但為何社會上偏偏會出現各式各樣的歧視?
為何中國不能與國際人權法接軌呢?

技師們本身已經從事厭惡性行業
每天幫人口爆,波推,毒龍鑽,比人Hi
間中還要應付口臭, 成身毒瘡, 陽巨大還唔肯射, 要求多多的客人
試想想
如果他們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女兒原來做雞
不特止
原來村口陳阿九做雞的女兒
因為生高五哩米
所以收入左高出一半
他們會有可感覺?
自己的女兒被人幹一萬八千次
才能衣錦還鄉
而陳阿九的女兒
原來只需被幹一萬二千次
世界果然有太多的不公平

我想起連勝文中槍後
連戰說的一番話
“ 子彈打在兒子身上, 但痛在父母心裡”
其實這些小姐更慘情千倍
每天被飛機打中
還要裝作很爽的樣子

想到這裏
我的眼淚已在眼框裏打轉
原來我是那麼的多愁善感
如果真的有前世今生
我前世應該是宋初的人
唐詩受格律限制
詩人無法釋放自己的情感
但宋初就不同了
趙匡胤改朝換代後
社會開放
人民感情豐富
那個年代的人最懂得抒發自己的感受
還有
原來宋朝立國於公元960年
我想我很有可能是一個生於980年左右的人
也是一個80後


搞掂
可以去食飯


嗚呀, 巴打實在係太有心機#good# #good# 貼返咁多篇出尼, 酒水真不可以省~~ 繼續努力#hoho# #hoho#


Lm支持 #yup# #yup# #yup#


[sosad] [sosad] [sosad]


#adore# #adore# #adore#


#good#

不過....美寶邊有400啊[shocking] [sosad]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6/7/2019 12:08
今天貼文總數: 689 | 累積文章數目: 6,528,804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