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再負荊請罪】全新高登官方app HKG正式上架 會員永久免廣告
是咁的,2016年年尾,我因為忽略會員對手機程式o既需求,做o左一個不明智o既決定,加上一直未有好好回應會員平日訴求,最終令唔少會員不滿。事件並唔單單影響我,亦影響一直以來熱愛高登o既每一名網民,為此再向各位表示衷心歉意。:-(

或者有巴打會講,寫好隻app自然會有人回家。我唔否認自己曾經都抱過呢種僥倖心態,但沉思過後,我明白其實只係寫好一隻app並不足夠,要為高登會員做o既事情實在太多,包括提升網速同改善伺服器穩定、維護自由o既討論空間、鼓勵會員參與創作及討論等。因為,高登最珍貴o既係每一位會員,所以落足心力滿足會員訴求係高登o既首要任務。 ......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要生存,就要殺死自己 (2)
938 個回應
孔明

舊post 爆左,條Link 係到
http://forum6.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4339161

由於只係出左十三篇就爆左POST:o) 為方便新讀者 唔洗追舊POST睇
我會係到貼埋頭十三篇出黎#adore#

我知我出文慢,我盡量一日一篇#adore# 我唔想為左出文而影響到個故#adore# 不過見你地咁支持我#adore# 我真係好感激

http://www.facebook.com/homing0624

小弟Fans page:)


#good2#92    #bad#3  
(第一話)

兩日前,我同許雯參加划艇俱樂部活動,乘坐同一艘獨木舟同一班同學仔從深圳鹽田西湧灣出海。其間遇到風浪,好多同學都跌左落水,之後風浪將我地沖散哂,混亂之中,唔熟水性既許雯用力捉緊我隻手,我地兩個一直被風浪沖到唔知去左邊到,係海到漂流接近六小時,最後見到有個小島,我地拼命游過去,最後安全上岸。

由於今次既活動屬於水上活動,為左唔想比手機整濕,我地都無人帶手機出海,所以我地都唔知點樣向外求救,我地兩個一直坐係岸邊等人救,而我目前最擔心既係-糧食。

『阿峰,我好頭暈,好辛苦。』許雯低著頭,雙眼發呆,皮膚本來已經好白既佢,依家顯得更白。兩日無食過野,無飲過水,許雯既身體已經開始支持唔住而變得好虛弱,加上驚慌不安既情緒一直糾纏住佢,許雯既精神都開始崩潰。

『無事既,好快就有人黎救我地,依到唔係啲咩外國大荒島,我估應該係香港同深圳之間範圍既小島,我相信要搵我地應該唔難,所以我地一定要頂住。』我試圖安慰住許雯,身為男人係依個時侯應該要冷靜,唔可以比許雯見到我不安既情緒,如果我亂既話,許雯只會更加亂。

『嗯......』許雯閉上眼,雙手攬住雙腳,低著頭睡了。兩日內許雯已經訓左好多次,有時我擔心佢有一日訓左就唔會再醒返。

* * * * * * * * * * * * * * * * * ** * *

諗返起係荒島既第一晚好難頂,氣溫跌得好快,變得好凍,我同許雯都只係著住潛水服,同埋一件救生衣,幾乎完全唔保暖,我地又唔識生火,唯有攬住大家,借用身體取暖先勉強捱過。

一般人如果知道一男一女流落荒島,腦海可能會諗到啲咸濕野,但依一刻既我完全無諗過依啲,我腦海只係諗點樣先可以快啲比人搵到,因為我唔想

咁快就死住,我只係一個二十二歲既後生仔,大學都未讀完,仲有好多野都未去試,如果咁就死左既話,我一定唔甘心。

係荒島既第二日,為左了解一下荒島既環境,同埋睇下有冇食物,我就係島到周圍睇下有冇發現,而許雯就留係岸到,廢事有人經過發現唔到有人。

可惜我幾乎咩都搵唔到,依個小島根本咩都無,而且條路又難行,就咁睇個島只有一片片草叢,就好似咩都無咁,我仲期望會有啲水果可以食下,最後我只係拎左幾塊大葉,諗住今晚凍個陣可以比許雯包住無咁凍。

返返岸到,許雯見我手上只係幾塊大葉,不禁有點失望:『咩都搵唔到丫?』

我無回應,只係點了頭,實在唔想講一啲負面既說話令到許雯擔心。


到左下午,太陽好猛,我同許雯不斷吞口水,我地實在太口渴,面對住眼前一片大海,卻連一淡水都無得飲。

『好掛住屋企人,好掛住屋企張床,我地會唔會死架?』許雯問。

『一定唔會,已經過左一日,我相信好快就有人黎救我地。』

『你依句說話已經講左好多次。』

『你依個問題都已經問左好多次。』

許雯見我咁串,笑住用手輕輕打我一下。

『係呢,你有冇睇過劫後重生? 湯漢斯做個套。』我想轉一轉話題,等許雯唔好再專注係有冇人救既問題上面。

『嗯,我有睇呀! 明珠台成日都重播。』

『人地流落荒島都可以捱咁多年,我地捱幾日一定得。』

『哈.....但人地個島有好多資源呢。』說罷,許雯望一望身後既一片片既小草叢同附近好多比較特別既紅色岩石,然後說:『但我地就咩都無,點同。』

『嗯。』我無言以對。

兩日後既今日。

『已經過左兩日,我好辛苦......』許雯訓係地上,雙眼快要撐不開,我見到佢咁樣,我都焦急了。

我拎住幾塊大葉係許雯身旁遮蔭同撥涼,希望許雯感覺可以好返少少。

『對唔住......我好似變左個負累咁,令到你咁辛苦。』許雯似乎感到好抱歉。

『傻啦,話哂咁多年朋友,依啲野邊有得計,無話邊個負唔負累既,以前讀中學個陣,係功課上你都幫我唔少架,依家就當我報恩啦!』

許雯聽到我咁講,用微笑黎答謝,大概佢唔想再講野。

過左幾粒鐘,我望一望手錶,心諗:『再係咁落去,許雯一定捱唔住。』

『我再睇下附近仲有冇食物,你係到等我,好嗎?』我問。

許雯點了頭。

我試圖再行上啲個島,行入小草叢,不斷搵下有冇水果,或者蘑菇都好,咩都好,有野入口就得。

突然,我聽到陣陣類似引擎既聲音,而且愈黎愈近,唔通有人黎救我地? 我即刻跑返轉頭,本來已經好累既我,依一刻突然體力充沛,就好似係沙漠中見到綠洲一樣咁開心。

當我行出小草叢時,遠處見到一架快艇,船上有個中年男人慢慢走上岸,向住許雯方向行去,而許雯都見到有人黎救我地,都撐起個身體慢慢等個男人黎。

『真係有人黎救我地!』我即刻跑去許雯到。


就係依個時侯,個個中年男人行到許雯面前,好似講左幾句說話。突然,個個中年男人係袋到拎出一支槍,向住許雯連開數槍。

『呯! 呯 ! 呯 !』

許雯應聲倒下。我驚訝地望住個中年男人,對方亦都發現左我,我即刻轉身衝入小草叢,不斷跑,不斷跑,腦海不斷重播岩岩許雯被人殺既片段......殺人......殺人.....殺人......許雯比人殺左!!

我跑到去一個生長得比較密同高既草叢到收埋自己,成個環境都好寂靜,我只係聽到自己既喘氣聲同急促既心跳聲。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唔可以再喘氣,收聲呀,收聲呀! 我用力禁住自己把口,絕對唔可以發出任何聲音,好驚個中年男人會聽到而發現我。點解個中年男人會走黎殺我地? 許雯係佢既仇家? 但點解突登走黎個島殺許雯?

我要冷靜,我慢慢放開手,吸一吸氣,我要好好諗下成件事,如果假設許雯係個中年男人既仇人,點解許雯見到佢都無咩反應,如果真係仇人既話,許雯見到佢黎應該即時逃走,但許雯無咁做,好似真係等佢救既反應咁,姐係許雯係唔識佢?

但唔識佢又做咩會殺許雯,而且個男人似乎有備而來,好似一早知道我地係到咁,點解會咁!個男人究竟係咩人黎架!

我慢慢從草叢中伸個頭上去望下,似乎無咩動靜,個中年男人無追上黎? 佢個目標只係許雯? 都係睇定D,等到夜晚先再出去睇下。

『唔知許雯有冇事呢......呀......我真傻,如果人地有心殺佢,佢點會無事。激氣......』

過左一陣,我開始感到一陣睡意,實在太累了。

『吱吱.....』

我聽到有人踩踏樹葉既聲音,精神再一次緊張起黎,而且聲音愈黎愈近,Hi!原來佢仲佢搵緊我!

突然,有人從後將我扯出小草叢,一野將我撻落地下,個中年男人見到我後,面帶不悅既神情說:『Hi佢老味,竟然唔同我講仲有人係到。』

『嗚呀!』我用盡所有既力,雙手雙腳不斷掙扎拍打個中年男人。但個中年男人一手將我半邊臉壓係地下,然後用槍指住我說:『細路!你見到我個樣,我一定要殺左你,就當你唔好彩啦!』

我嚇得連忙大叫:『唔好呀! 唔好呀!求下你放開我呀!』

我愈叫,個中年男人反而壓得更加大力,佢繼續說:『橫掂你遲早都比自己殺,倒不如早啲死係我手上好過啦!』


遲早都比自己殺? 佢講緊咩 ? 依一刻唔到我諗其他野,我知道我下一秒就會死,我絕對唔可以死,我一野大大力捏住佢個下體,有咁大力得咁大力,個中年男人痛到大叫,本能反應即時雙手禁住下體,我起身執起一舊石頭不斷扑佢個頭,係咁扑,係咁扑,我好似癲左一樣,係咁扑落去,扑到我滿臉都係佢既血,直至扑到對方個頭好似變左一Pat血漿既時侯,我先回一回神,坐低係到,呆呆望住眼前條屍,突然眼前一黑,暈倒了。

(第一話完)


(第二話)

成身震左一震,張開雙眼,發現自己訓左係草叢到,天色已經開始暗了,我定一定神,諗起中午發生既事,許雯比個中年男人殺左,我再走黎依到避難。之後個中年男人發現左我,我就殺.....殺左佢!?

我即刻彈起身,見到中年男人條屍係我前面,而我手上握住一舊佈滿血既石頭,我嚇得即時掉低個石頭,我慢慢企起身,身體好累,開始感到一股無力感,望望周圍,竟然無咩見到有昆虫,連搵隻鳥睇下都無,如今我仲殺左人,條屍體係我面前,佢個頭更加......顯得個草叢好恐佈,好死寂。

我行近條屍體,正想拎走佢支槍時,發現佢手腕上有隻手錶好古怪,唔係,係我即時意識依樣野係一隻手錶,但望真啲,依隻唔係手錶黎,似一個銅造既配帶,中間有粒綠色既螢幕,我從來都未見過咁既野。

我聞到一陣陣惡臭,都係唔拎支槍走,早走早著好過。於是我慢慢一步一步咁沿住岸上方向,向許雯既位置走去。但當我行到去我地落腳點時,我發現許雯唔見左,唔通許雯無事? 許雯走左? 我望向大海,架快艇仲係到,咁許雯呢? 許雯去左邊到?

咪住先,我明明見到中年男人向許雯開左幾槍時,許雯係有少量既血標出黎,點解我依家見唔到有任何血跡係到? 同埋許雯逃走既話都無咩可能,照計佢身體本來咁差,連企起身都有困難,唔好話逃走,有冇命行都成問題,更何況佢中左槍。

種種現象都唔合邏輯常理,依個情況就好似許雯根本無存在過,但當我望一望許雯本來訓緊既位置,身旁有兩件救生衣,一件係我,一件係許雯,即係佢根本就係存在過,唔係我幻想出黎。

呀,我跪低輕輕敲一敲個頭,好累好頭暈,已經兩日無食過野無飲過水,如今經歷咁既事同消耗左咁多體力,我身體開始頂唔順,仲攪笑到係到諗許雯係我幻想出黎,睇黎我神志都開始唔清晰,再拖落去我實會死。

我係附近行左一陣,確認許雯唔係到,加上我係小草叢出黎都見唔到許雯,我唯有自己離開,我真係等唔到了。我走到個架快艇上面,好在條匙仲係到,雖然我未試過揸快艇,但似乎唔難上手,我研究左一陣就慢慢試揸出海,漫無目的咁駛去。

駛左一段時間,終於比漁船發現左我,原來果個島係屬於香港水域既赤洲島,我地竟然由深圳飄到黎依到,真係誇張。而我最後送往將軍澳醫院留院觀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訓醒之後,張開雙眼見到眼前既白色天花板,一陣強烈既藥水味刺入我既鼻到。

『好再我地平日拜得觀音娘娘多,今次你無事真係要多謝觀音娘娘呀。』阿媽係病床邊捉緊我隻手激動地說。

我定一定神,睇黎我真係正式無事,舒舒服服訓係張床到,依兩日既經歷真係有啲似發左埸夢咁。

『你呀,下次唔比你再玩依啲危險活動,你睇下! 嚇到阿媽幾晚無訓,日日係到喊,好在你無事咋! 唔係你點對得住我地!』

『得啦,阿爸,我以後都唔玩依啲野,好好地讀埋個大學之後出黎做野!。』見到阿媽喊到雙眼都紅,我都唔忍心再咁任性。

突然,有幾個警察行黎問我地:『你地介唔介意我依家幫佢落口供? 因為有個學生......』

阿媽聽到之後,即刻發茅大叫:『依家我個仔岩岩無事返黎,你地可唔可以比佢休息多啲!』

而我聽到個警察個句"有個學生",令我不其然諗起許雯,好想知許雯依家情況點,於是我就勸阿媽:『我好返好多,你不如買多啲野食比我,我突然間好肚餓。』

阿爸都打圓埸說:『好啦好啦,我同你阿媽去,你就係到落口供啦。』說罷,就拉左阿媽走。

其中一個警察就拉張椅埋黎坐,笑笑口說:『你都幾合作,無事呀嘛?』

『好返好多。』

『OK......我叫陳Sir,係負責跟依單Case既同事,呀......等我同你錄份口供先,我就同你講下有咩條例先,你同意既,我地就正式開始。』

隨後,陳Sir就同我講左一大堆錄口供既需知話保障我權益,又話可以由佢代筆去將我說話寫成文字,只要我同意就得。

期間我忍唔住問:『搵返許雯未?』

『咁勁既你,咁多同學仔唔問,就係問許雯一個,而且又真係得佢一個仲未搵返。』

如是者,我將依兩日既事一五一十咁講比陳Sir聽,而陳Sir同另一位警察都聽到眼都凸埋,我諗佢地從來都估唔到一單少少既失蹤案竟然引伸到殺人,消失既事。


陳Sir將我既說話寫哂出黎比我睇下,最後我睇完覺得無問題就簽返個名,由於寫左唔少頁數,我要逐張逐張簽名。係簽名期間,陳Sir忍唔住再問:

『我咁講希望你唔好介意,我一陣會問下醫生你既神智有冇經過今次件事而......』

『我明白,我都知依件事奇怪,好難令人相信,因為連我都唔係好信。不過你諗下,我同許雯飄左去個荒島到,點會無啦啦搵到架快艇,架快艇仲要咁新。』

『明白。快艇既出現真係幾奇怪,同埋如果照你所講,個中年男人比你自衛而殺左,條屍應該仲係個島上面,我地會派人上個島睇下。』

『嗯。』

『你好好休息,我相信......日後可能再需要到你協助調查。』

『明白,最緊要搵得返許雯。』

『我地會盡力。丫......提提你,如果有記者問起,我建議唔好講咁多,因為如果件事真係好似你所講既話,我諗件事一日未查清楚都唔好同人講,我怕影響到我地調查。』

『無問題。』

『咁好啦,我趕住返差館交份口供上去,拜拜。』

隨後,陳Sir佢地走左,我望一望我隻右手,當日就係用依隻手拎住舊石頭殺個中年男人,到依家我仲記得扑落去個種感覺,好似扑椰子咁。雖然係自衛,但畢竟我都係殺左人,到依家為止我都唔知應該點同屋企人講。

(第二話完)


lm


(第三話)

第二日,警方根據我既口供描述,派人到赤洲島調查,而我既心情由琴晚落完口供之後,一直都處於一個不安既狀態,我好驚殺左人會有手尾跟,我係到幻想啲電視情節,例如比人老屈我係有動機殺人,又或者故意拉許雯走,又或者係島到某處搵到許雯條屍,之後又老屈我殺人......唉! 愈諗愈多幻想,攪到我成晚都無覺好訓,我又唔敢同屋企人講。

望一望個鐘,已經係下午兩點幾,照計警方應該係島上面調查緊,唔知調查成點呢?

『阿哥你肚唔肚餓呀? 洗唔洗買野比你食?』細妹芷君關心地問。

『唔洗啦,你地依兩日係咁買野返黎比我食,再食落去就變肥仔啦。』

『你流落荒島喎! 兩日都無食過野,我地以為你一定好肚餓,阿媽話要飽死你為止!哈哈!』芷君用雙手托住個頭,係我病床邊笑說。

『話時話,你唔洗返學咩? 你就快考DSE啦喎!唔好扮黎探我而唔洗溫書呀!』我依個細妹今年中六,正值係考DSE既一年,雖然佢成績一向唔錯,我都唔洗點為佢擔心,但我都唔想因為我既事而影響到佢。

『阿媽阿爸返工唔得閒黎睇你,又唔放心你一個係到! 托我照顧你咋!同埋無我今早買報紙返黎比你睇,你一定悶死!你應該要感激我至真!』

我好想知道報紙點樣報導件事,可能係醫院重地,無咩記者入到黎,我見佢地報導既野都好表面,只係提到許雯仍然失蹤。

『係啦,唔該你。』我真心地說。

『我出去行下先,一陣買下午茶比你,你同你班同學聚下舊先!』說罷,芷君就起身離去。

同學?

轉頭一望,原來大學班同學黎左探我,當日出事既同學仔都係哂到,大家都嘻嘻哈哈講自己點樣驚險,點樣比人救返,好似大家鬥驚險咁,講到自己點命懸一線,生死時速,有今生無來世咁,講到鬼咁興奮。但當佢地問我當日既經歷時,我就有啲唔知點算咁。

『阿峰,睇報紙話,你同許雯一齊去左赤洲島喎! 點解依家得返你一個返黎既?』

本來我可以一五一十咁講出黎,但係依一刻我反而覺得唔知應唔應該講出黎好。親眼睇住許雯比人殺左,而我又親手殺左人,許雯又離奇消失左,我諗我講出黎既話,只會顯得佢地個啲所謂既經歷都係垃圾。

『我同許雯飄左去個島到,後來我去左搵野食,出返黎之後就唔見左許雯,搵左好耐都搵唔到,仲比我發現有架快艇係到,我就渣出黎,之後係點......報紙都講左。』

『又會有隻快艇係到既! 如果你早啲搵到就好啦! 唉! 你地估許雯仲係唔係個島到呢?』阿明擔心地問。


『警方今日派人上個島搵,如果真係係果到,應該好快有消息。』我說。

『今年Final Year整單咁既野出黎,真係咪話唔深刻。』

『邊夠你Year one選學生會個陣咁深刻呀! 劉啟明!』我笑著說,因為阿明兩年前選學生會攪到好大件事,又共青團又比人狗公,雖然過左兩年,但我地圍內都成日提依件事黎串下佢。

『嘩! 陳年舊事又拎黎講!喂! 你快啲好返呀! 我地Hall 足球隊就快比賽!』

『我無咩事啦,應該今晚就出得院,你地等我!』

『一言為定!』

隨後大家都無再提件事,個個拎部手機出黎影相,影低我訓係病床既一面,話要留紀念。

到左夜晚,正正係我出院既時間,因為醫生話我無咩事可以出院,屋企人都黎哂幫我收恰物件。收恰期間,陳Sir帶住一個沉重既心情黎搵我。

我見佢神情好似怪怪地,唔通赤洲島個到發生左事?

『阿Sir! 上次咪同我個仔落左口供囉! 今次又黎做咩呀!?』阿媽似乎對警察無咩好感,態度都唔係咁好。

陳Sir即時回應,帶有抱歉既意思說:『對唔住,麻煩到你地。只係有啲野想同丁先生講。』陳Sir所講既丁先生正是我。

說罷,陳Sir將我拉埋一邊講,細細聲說:『我地今日去左赤洲島,係草叢到發現左一個中年男人,表面睇頭部受到重創,衣著同你所形容既人大致係一樣。』

『佢究竟係咩人? 同埋依家你地諗住打算點?』其實我比較關心我殺左人既後果,見到陳Sir黎探我時,我個心個種不安感覺不斷湧現,好驚會有手尾跟。

『正當我地想再進一步調查既時侯,上頭突然阻止我地再查落去,而且沒收哂所有既證物。』陳Sir講到好無奈咁,似乎陳Sir上司比左唔少壓力佢地。

『點解會咁? 丫......我個陣見到個男人手腕到戴住一條奇怪既配帶,中間有粒綠色既螢幕!你有冇發現?』我突然醒起個條奇怪既配帶,因為我從來都未見過,令我對依條配帶好深刻。

『我地見到,不過.....唉! 總之件案會照返失蹤案去處理同對外公佈,既然上頭唔比我地查落去,我地都無辦法。同埋今次黎係想通知你,如無必要都唔需要同人講中年男人既事。』

『你咁講我好驚喎!個中年男人究竟......』我話未說完,陳Sir就拍一拍我賻頭,苦笑地說:『唔好諗咁多,休息多啲。再見。』說罷,就轉身離去了。


我望住陳Sir既背影,感受到佢全身都散發住無奈同失落既氣色,同琴日既佢完全兩個人。琴日既佢雖然對我所講既野半信半疑,但仍然有份追求真相既決心,但今日既佢就完全失去以上既野,究竟依件事個影響有幾大!? 究竟個中年男人係咩來歷,竟然可以令到陳Sir既上頭禁止調查?

『阿哥! 仲唔走? 快啲返屋企啦!』細妹一句將我從思考中帶返返黎現實,似乎我都唔應該諗得太多,既然我可以殺左人都唔洗有手尾跟,而且我又無事走返出黎,我應該感到高興先係,無謂再插手係依件事上面。

(第三話完)


(第四話)

返到屋企,始終都係屋企最舒服,我最想做既第一件事就係沖返個靚涼,可以舒舒服服肆無忌憚咁沖涼係最高級既享受。但當我好舒服咁沖涼時侯,我又諗起陳Sir個種無奈神情,我對依件事始終充滿好奇,總覺得無咁簡單。

沖完涼出黎,突然聽到『呯! 呯!』兩下槍聲,我個心突然震左一震,即時說:『咩事?』

成家人坐係大廳梳化到呆呆望住我,面露奇怪既表情問:『咩咩事?』

隨後聽到電視播既電視劇原來有槍戰劇情,睇黎我諗多左。

『無事.......我返入房先。』

入到房後,冷靜一下自己,拎起手機睇下,不自覺咁禁下許雯Facebook,發現好多人留言祝福佢無事,我個腦隨即又諗起同許雯個兩日相處既日子,我又諗起許雯比人殺個種情景,個種現實既槍聲同拍戲完全係兩回事。

丫!

我今日無問到陳Sir有冇係島到發現許雯,我單方面太在意中年男人件事,一時之間無理到許雯既存在,究竟係島到有冇發現呢? 可能真係如同學所講,許雯只係走左去唔知邊到,可能仲係個島上面。

我即刻拎左陳Sir寫比我既電話,我決定打去問下。

" 你所打既電話號碼暫時停止服務,請你遲啲再打過黎啦!"

咩話? 停止服務? 岩岩先見完佢咋喎,佢唔係出左事呀? 腦海又諗起佢個種無奈既神情,唔通件事真係唔係咁簡單? 不安既情緒再一次湧現,件事愈黎愈奇怪,我就愈黎愈在意。


第二日,我如常地返學,琴晚成晚都無覺好訓,唔係,應該自從係島上返黎之後就真係無覺好訓,我決定今日放左學去差館搵陳Sir了解下件事。

係返學途中,經過頌安邨商埸門口時,我突然驚到腳都軟埋,個心跳得好快,因為我見到許雯係我面前行緊過黎。

唔係......唔係許雯.....許雯無咁老......唔係.....係許雯黎架! 雖然染左頭髮同髮型有少少唔同左,同埋啲妝濃左好多,但我好肯定佢就係許雯,點解許雯會變成咁?

最恐怖既係,佢完全無視左我,好似唔認得我咁,慢慢一步一步向住我既方向行黎。頂,唔係日光日白撞鬼呀?

我腳都軟埋,完全唔敢郁,我仲係到判斷緊佢係咪許雯,會唔會我認錯? 咪住,佢隻手腕又有隻奇怪既配帶,雖然太遠睇唔到中間係咪有綠色螢幕,但我今次好肯定條配帶同當日中年男人所戴既配帶係一樣! 點解許雯會有?!

『咯咯.....咯咯.....咯咯......』

我腦海充斥住許雯對高爭鞋既聲,每行一步都發出『咯咯』既聲音,震盪住我內心。許雯唔係講過好憎著高爭鞋咩? 點解依家又著?

許雯愈行愈近我,我應唔應該叫佢好呢? 如果認錯人點算? 救命.....我見到佢條配帶我好不安,我腦海又諗起個中年男人用槍壓住我個情景,救命.....我係咪要走.....

『咯咯.....咯咯.....咯咯......』

我用手拍一拍對腳,心諗:『行呀! 行呀......求下你!行啦!』我實在嚇得腳都軟埋,好似雙腳唔係我咁,完全唔係我控制咁。

佢行到黎啦!!!!

我呆呆望住前方,剎那間,許雯係我身旁走過,經過的時侯,一股強烈既香水味道傳入我鼻到,一向唔噴香水既佢依家又噴......種種情況都唔似平時既許雯,但係岩先近距離係我身旁個一刻,我可以更肯定佢就係許雯。

個刻,我唔敢轉身望許雯,我好驚我轉頭望時,許雯又轉頭望我,我好驚有依個埸面出現,但我又唔知驚緊D咩。

我係原地企左幾分鐘,一直呆呆望住前面,腦海有好多種假設湧哂出黎,途人都見我呆呆咁企係到感到奇怪,我大大力深呼吸一下,冷靜一下自己,

再拍一拍雙腳,終於可以郁。

『激氣呀!』我係內心大大聲咁叫。


一直都好想許雯無事,如今佢出現係我面前,我就驚到震咁,因為我意識到許雯根本無可能可以生存,依家出現係我面前既疑似許雯,打扮同衣著都唔同許雯本身,令我有所保留。但佢個樣雖然大左好多,但許雯既樣貌仍然無咩太大改變,大概似係五年後既許雯,唔係......應該更加耐。

" 橫掂你遲早都比自己殺,倒不如早啲死係我手上好過啦! "

突然,腦海浮出當日中年男人對我所講既說話,我會比自己殺? 姐係有兩個我既出現? 咁樣可以解釋到有兩個許雯出現都唔奇! Hi! 荒謬! 我諗緊乜向左走向右走野! 拍戲咩! 點解會諗到兩個自己!

我即時轉身一望,許雯已經消失左係我視線範圍,我再望一望附近,佢所行既方向就係頌安?,而許雯所住既地方就係頌安邨後面既錦豐苑,唔通佢返緊屋企? 咁仲更加顯示到佢就係許雯!

我呆呆望住頌安邨後面既方向,吞一吞口水說:『係人係鬼,就等我查清楚!』

我即刻跑去許雯所住既地方,心諗:『如果件事真係咁離奇,警察高層唔比調查同公佈都可以理解到,加上陳Sir電話又比人停止服務,果然件事唔係咁簡單!我一定要知道依家發生緊咩事!』

黎到許雯所住既錦葵閣,隨手揮下手,個看更認得我就比我入去,因為我以前都成日黎許雯屋企溫書。企係升降機面前,睇住有間升降機停左係17樓,我大致上估到許雯就係搭依架升降機返佢屋企,因為佢就係住係17樓。

估唔到我咁大膽,一陣見到個個係鬼黎,又或者係另一個『許雯』,我又應該點做好呢?

諗諗下,不知不覺地我就企左係許雯屋企門前,我深呼吸一下,定一定神,冷靜下自己,再慢慢伸手去禁門鐘。

『叮噹!』

(第四話完)


(第五話)

禁左一下門鐘之後,一片寂靜,只係隱約聽到門鐘帶來既餘音,突然間一股後悔既感覺湧現,開始怪自己點解咁多事同八掛,一陣出黎應門果個真係死左既許雯,我應該點應付? 日光日白唔係真係咁猛呀?

" 橫掂你遲早都比自己殺,倒不如早?死係我手上好過啦!"

腦海又浮出中年男人當日既說話,一個壓住我半邊臉用槍指住我既人......一陣我會唔會有生命危險呢?

我吞一吞口水,心跳得好快,寂靜既來源唔單止係屋內發出黎,而係整條走廊都好死寂,無任何聲音,無任何人走過,陰陰森森既走廊令到我覺得自己真係可能會撞鬼。

但既然去到依個地步,唔去知道真相我係唔會安樂,我慢慢將手伸去門鐘既位置,慢慢禁多一下。

『叮噹!』

過左大約五,六秒。

仍然無人出黎應門,會唔會未返屋企? 但無理由,許雯岩岩行既路線正正就係佢屋企方向,如果佢真係返屋企既話,應該一早返左,唔通佢唔係許雯? 我再望一望手錶,依個鐘數伯母佢地應該仲返緊工,睇黎入面真係無人。依刻我心情先可以慢慢放鬆,睇黎我真係諗多左。

正當我以為可以有一個名正言順既理由離開時,我發現道鐵閘仲未完整咁關上,唔係化!? 有人返左黎定係伯母走個陣唔記得關鐵閘?

不安既感覺再一次湧現,我慢慢咁拉開道鐵閘,淆底既心情令我拉得有咁慢得咁慢,盡量將拉鐵閘既聲音減至最低。

當我拉開道鐵閘後,我行前少少,將隻右耳緊貼道大門,聽下門內有冇聲音發出。

『咕嚕』

我聽到既只係自己吞口水既聲音,睇黎屋企應該無人。


我再慢慢咁將隻左眼對近大門個防盜眼,想裝下入面係點。由於從門外睇入去,根本咩都睇唔到,只係見到入面好光,許雯既屋企正正就係『西邪』位置方向,中午個陣陽光曬到傻,我係到諗既然咁猛太陽,許雯係鬼既話又點會出現。

正當我望夠想走個陣,防盜眼突然黑左! 好似有道黑影哄左埋黎咁,我感受到對方將塊臉哄埋個防盜眼係門內望緊我,雖然係門外見唔到入面啲咩,但對望個幾秒之間,我意識到個道黑影正正就係對方隻眼珠......一隻眼珠係到望緊我,個一刻我嚇到Hi Hi,即刻彈開退後幾步!

我驚都未驚完,道大門就好快咁開左,眼前出現既人,就係我岩岩見到個個女人,即係疑似許雯。

許雯頭髮濕哂,只係用塊大毛巾包住自己,好明顯佢岩岩係沖緊涼,唔怪得咁耐唔應門。我個刻仲未肯定佢係人定係鬼,都唔知係咪許雯,我只係呆呆咁企左係佢門前,緊張到啞左咁。

許雯打量左我一下,然後笑說:『你咁熟口面既?』

係許雯!佢一定係許雯!佢把聲同許雯一模一樣!就算個樣唔同左少少,但把聲係呃唔到人!佢就係許雯!

『等我諗諗先,你係......』許雯邊說邊望住我。

『我係丁立峰.....係許雯既同學。』我聽得出我既聲線有啲震,我真係好驚,個心不斷重覆唸彿經:『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

『丫! 係啦! 阿峰! 唔怪得咁熟口面啦! 差啲認唔到你! 我地好耐無見啦!』 許雯笑哂咁口,佢既態度同語氣令我有點意外,將我心中個種不安感覺慢慢掃走。

『好耐無見!? 我地幾日前唔係一齊去玩划艇......之後飄左去荒島咩?』我決定直接咁問。

由開門一刻開始,許雯一直都保持住笑容望住我,但當聽左我依句說話後,佢個腦好似諗緊啲野咁,唔洗幾秒,突然面色一沉,沉得好恐怖,冷冷地說:『唔關你事,係咁。』

我再追問:『你究竟係咪許雯?』


孔明依個做法幾好#good#


當我問完依條問題之後,我發覺依條問題好似問得好白痴,竟然係許雯面前問佢係咪許雯。

『我當然係許雯。』

『但係.....!』我正想再追問時,許雯再說:『你與其係到哂時間諗我既野,倒不如顧掂你自己先啦。』說罷,許雯就關上大門。

整條走廊得返我一個,再一次回復返死寂,我腦海仍然充滿好多問號,個心仍然好不安,睇黎我仲未驚完,而許雯留低個句說話都令我好在意,令我不自覺咁將中年男人當日個句說話同佢依句配合起黎。

" 橫掂你遲早都比自己殺 / 倒不如顧掂你自己先啦"

佢地咁講係咪代表我有生命危險!? 但如果係既話,許雯點解依家唔殺我? 佢等緊咩? 定係真係好似中年男人所講,我會比自己殺死? 頂,愈諗愈心寒,我只係一個普通既後生仔,又無干涉啲黑社會活動,又無做過咩傷天害理既事,點解會惹黎殺身之禍? 會唔會個荒島係啲咩秘密財產又或者有啲咩隱世大陰謀無意間比我踢爆左? 係就Hi Hi啦,我仲引左成班警察去左個島到!

『鈴鈴.......鈴鈴......』

一段舊式既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嚇到我成身震左一震。

『Hi!』我即刻係褲袋到拎部手機出黎,仲以為用舊式鈴聲好過癮,依家嚇一嚇都咪話唔過癮,電話來電顯示正係我大學老死,劉啟明。

『喂?』

『係邊呀? 我係大學站門口呀!』

『我依家仲係頌安,我......』

『頂你呀!? 你未出門口呀? 遲到啦Hi Hi!』

『你聽我講先,我地今日唔好上堂,我有野同你講! 你係到等我,我依家即刻黎!』我決定將件事話比阿明聽,我需要第三者黎分析件事,加上阿明係性格同思想方面同我幾似,好想聽佢既意見,同埋......至少我出事既時侯,有阿明可以幫我將件事話比其他人聽。

『你又攪咩呀!? 唉! 你黎到先講! 快啲呀!』似乎阿明真係有啲嬲,但我相信依件事佢會比較有興趣。

於是我就出發去大學站搵佢。

(第五話完)


(第六話)

當我踏出錦葵閣之後,我抬頭望一望個天,正值中午時份,太陽好猛烈,我停左腳步再深深吸一口氣,好想比陽光曬一曬,將岩岩既陰森感覺掃走,我伸出右手遮一遮陽光,雖然仍然感到刺眼,但當我望住右手時,不知不覺地諗起隻右手沾滿當日殺中年男人既鮮血,係我出生以來第一次變左個癲佬咁,瘋狂咁用石頭扑對方個頭,雖然無感覺到任何罪惡感同我好清楚自己只係自衛殺人,但內心深處仍然好擔心受到法律既制裁,而且唔知道會唔會因為依件事而令自己惹上麻煩。

我去到頌安商埸對出既巴士站,乘搭87K前往大學站搵阿明。當我上到巴士之後,我刻意坐係司機旁邊既位置,如果我真係比人追殺,我諗個殺手應該唔會咁倡狂係咁多人面前殺我吧? 至少個中年男人當日都好驚其他人望到佢殺人既情況。

到總站後,去到大學站門口,已經見到阿明挨住車站外既玻璃牆等緊我。

『去格離間美心傾,我有好多野要同你講!』我望一望周圍,覺得呢到人來人往唔方便詳談,於是拉阿明走。

阿明本來想發我脾氣,但見到我今日古古怪怪,神情有啲慌張,仲話有野要同佢講,可能真係發生左啲咩大事,於是都順我意跟我走。

去到火車站格離間美心快餐店坐低之後,我將當日飄流荒島既真相,比中年男人追殺,當中既對話,警方打壓調查,同埋岩岩見到一個大過左好多既許雯既事一一講哂比阿明聽。

阿明聽完之後,用手摸一摸我額頭笑說:『你係咪係荒島到餓到傻左呀?』

我一手甩開左佢隻手,燥燥地說:『傻Auntie咩! 我個樣似講笑咩? 我依家隨時比人殺呀!』

『你岩岩都識講啦,你都無得罪人! 點會有人黎殺你呢? 動機又係咩先?』

『我可能見到啲唔應該見到既野,例如見到中年男人殺左許雯,又或者我殺左個中年男人.....而個中年男人可能係啲黑社會大佬!咁就可能......唉!我唔知!』我將我腦海浮現到既理由一一講出黎。


阿明諗左一陣,仍然笑說:『好好好,你冷靜啲先! 我就當你講既野係真,我就同你好好分析件事。首先,你係咪肯定未出事之前,個島當日只有你同許雯兩個人?』

『我只係沿住海岸線行左一圈,雖然無深入行上島上面,但我都幾肯定無人係到。』

阿明突然拍哂心口,好肯定咁講:『我同你講啦,我肯定個島無人既!』

『點解?』

『你沿住海岸線都搵唔到有任何船同艇,試問個島仲點會有人係上面呢? 假設真係有班人拎齊食物同水去住又好,露營又好,伏你又好!咁都要有船去先得架! 既然無既,姐係代表島上係無人囉。果個殺手都要自己揸快艇黎搵你地啦! 同埋你地係飄流到個島,事前又無人知道又無人可以控制到既,更加唔會預先伏定係個島到啦,就算係,第一晚就殺左你地啦!』

『係喎! 有道理!』聽到阿明咁講,我先恍然大悟。同時發覺自己搵佢真係一個明智既選擇,阿明成績同頭腦都唔錯,而且選過學生會,分析能力果然有返咁上下,我有時懷疑佢係一個資優天才,只係感情處理方面控制得好差,攪到Year one幾乎係中大身敗名裂。

『仲有你岩岩話個殺手撻左你落地之後講左啲咩?』阿明追問。

『佢話" Hi佢老味,竟然唔同我講仲有人係到 "咁囉。』

『係啦,依句說話可以睇得出幾樣野,就係除左殺手之外,仍然有第三者參與件事,"竟然唔同我講" 姐係有第三者通知或指示個殺手去殺許雯,而第三者係唔知道個島仲有其他人係到,既然唔知道有人係到,更加唔會知道係你啦! 所以你根本唔洗驚得罪左人!』

『不過......我殺左個中年男人,咁可能得罪左人呢!?』

『仲提中年男人!? 話明個島無人,就算你真係殺左佢都無人知啦,係咪先?』

『嗯......』雖然聽左阿明既分析,的確講得好有道理,聽完之後我真係放心左好多,但我都係覺得件事無咁簡單,單單係許雯若無其事返返屋企依一點已經解唔通。


留名


『至於你話許雯,我反而想見下佢,你講到佢好似隻鬼咁! Hi 你日光日白撞鬼? 有冇咁猛呀!?』

『我唔係話佢係鬼,我只係覺得.......覺得佢唔係我地認識既許雯姐!』

『一個人變化咁大,應該係經歷過一啲難忘體驗先會咁既姐,大佬丫!流落荒島喎,又餓左兩日又比人追殺! 經歷過咁既野,係人都會有變化啦! 你都唔係唔好諗咁多啦,諗壞腦呀!』

『嗯......我可能真係諗多左。』雖然我口說諗多左,但我好清楚自己唔係咁,而岩岩阿明所講既野都無解釋到許雯點解比人殺左仲可以安然無恙返返屋企,可能佢打從心底都解釋唔到點解咁,而我都唔再追問落去,因為阿明已經假定左我係諗多左,再講落去都無用。

阿明望一望我個樣仲係咁擔心,於是話:『橫掂都走左堂,你都係返去抖下啦! 琴日先出院,今日就返學,你都唔好太勉強自己。』

我拍一拍自己塊臉,吸一吸一口氣,然後說:『都好。我都係返屋企抖下。』

『係啦,你自己走先。我今日住Hall唔返屋企。』

『嗯。』說罷,我就行返去巴士站坐巴士返屋企。當上到車後,我不自覺地又坐係司機身旁既座位,睇黎我心底仲係有所顧忌。

返到屋企之後,阿爸阿媽返左工,芷君又返左學,屋企只係得返我一個人,通常依個時侯我都會開電腦睇返幾套AV黎打飛機,但當我坐定定係電腦面前時,發現自己完全無果份心情,腦海一諗起許雯,我就好驚。唉,話哂咁多年朋友,估唔到依家一諗起對方就淆哂底,但我今日見到許雯由一臉笑容突然變得好恐怖個樣,我就心都寒埋。

既然無心情打飛機,於是無無聊聊上下高登討論區,睇下近幾日有冇咩特別事發生。

當我托住個頭好無聊咁用滑鼠亂Tick啲Post時,突然我心底寒左一寒,消失左一段時間既不安感覺再一次湧現,我碌大雙眼呆望住電腦,我感覺到自己成身都震抖住,因為我見到有巴打開左一個Post,而個標題寫住......

" 我最近發現有另一個自己係到監視住我 "

(第六話完)


留名


(第七話)

當我睇到依個標題既時侯,我腦海不自覺地將有兩個許雯既事同標題聯繫起黎,我即刻禁入個Post睇下,見到有個巴打打左幾段說話

" 其實都唔係最近既事,大約係七日前,我係旺角一間貢茶店返工個陣,我見到遠處有一個人一直企係到望住我,本來都無咩留意佢,但我慢慢發覺佢個樣好似我,我以為我有幻覺......但我問其他同事見唔見到果個人,佢地都見到......唉 佢企係到都無所謂,至弊就係我返工放工佢都係後面跟住我.....件事令我好困擾 "

當我見到果位巴打形容對方個樣好似佢既時侯,我又諗起一個大左既許雯。我望一望開Post時間,顯示10/25/2012 11:24 PM,即係琴日十一點左右開既。

我再用滑鼠慢慢碌落去睇下其他巴打既留言同埋『樓主』再有冇資料提供,發現好多人都唔信,留低一大堆無聊既留言:

" 無圖你話馬德鐘黎搵你都得啦 " 10/25/2012 11:35 PM

" 請致電29283283 " 10/25/2012 11:36 PM

" 有冇人組團去睇? " 10/26/2012 12:02 AM

" Seed 呢? " 10/26/2012 12:15 AM

只有一啲比較有建設性既留言先令到樓主回答,例如:

" 樓主幾多歲 " 10/25/2012 11:40 PM

"係咪失散左既孖生兄弟呀? " 10/25/2012 11:55 PM

"係依八日內有冇咩特別事發生左? “ 10/26/2012 12:31 AM

“ 果條友仲有冇繼續跟住你? " 10/26/2012 12:36 AM

而樓主都一一回答,根據樓主所講,樓主今年十八歲,好早已經問左屋企人有冇孖生兄弟,雖然唔知屋企人有冇吹水,但都幾肯定無。而果條友係依七日內都有跟住佢,令到佢返工放工都好驚,加上兩日前屋企人去哂旅行,攪到樓主唔敢自己留係屋企,所以執左少少行裝去左一個同學屋企暫住,直至屋企人返黎為止,依家都係同學屋企用電腦上。


由於件事無咩突破性發展,個Post一直都係沉底,只有樓主上黎更新一下近況先推返上黎,一眾巴打都認為係"人有相似" ,可能對方見你似佢,都覺得好好奇,又或者真係孖生兄弟而屋企人隱瞞住,但樓主一直都無比答案,令到好多人都無依件事無咩興趣,什至有人懷疑樓主係假膠。

去到最後既留言,時間顯示為 10/26/2012 10:15 AM,姐係今朝早大約十點鐘左右,而最後個個留言唔係樓主黎,我諗依個時間樓主應該返緊工。

我對依件事感到好好奇,我覺得同許雯件事有好大既關係,於是我決定係個Post留言比對方,問一問對方有關依件事既野。

" 巴打,我信你呀! 因為我都有遇到相同既事! 我想問你有冇留意似你果個人隻手腕到有冇一條奇怪既配帶呀? " 10/26/2012 01:30 PM

留言後,望一望個鐘,如果樓主返緊工既話,都唔會睇到我個留言,既然係咁不如訓一陣,因為我真係覺得好累,於是攤係張床到訓覺,但我點樣逼自己盡快訓著都好,我個腦仍然係到運作緊,不斷係到諗成件事究竟係點。本來以為只係發生係許雯身上,但當我睇到果個Post話見到有另一個自己監視住自己,我就知道件事已經唔係單單發生係許雯到,可能已經發展到其他人,什至係我身上。

唉,都係唔好諗咁多,聽阿明講,都係抖下算。

過左唔知幾耐,我耳邊隱約聽到有開門既聲音,會唔會係阿爸阿媽返左黎? 定係芷君放學返左黎?

嗯......好累,都係繼續訓。

過左一陣,我耳邊隱約聽到有人好似係我房門前行黎行去,果種重覆又重覆既腳板底離地既聲音不斷係我耳邊出現,芷君想睇我係唔係房? 佢一定想用電腦。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2/10/2018 6:08
今天貼文總數: 415 | 累積文章數目: 6,420,695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