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有關解封部份帳號之事宜

早前收到各會員反映一些朋友的帳號可能因誤會導致被封,CEO與管理員團隊商討後,重新審核並決定解封部分只輕微觸犯版規、懷疑被駭的帳號。所有可得到解封的帳號(包括登入電郵及備用電郵)將會收到我們發出的通知,如有用戶收到電郵而未能正常重新登入,可以到「聯絡我們」(http://forum8.hkgolden.com/contactus.aspx)提供你用作註冊的電郵地址、後備電郵地址予我們跟進。

香港高登討論區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驚慄小說連載 - 攝魂偽術家
64 個回應
第33章 - 六壬對茅山

「你一定要做攔路虎的話,我亦不須再跟你客氣!」賈亦真說話同時以手上匕首對準男子眉心直刺過去。

「冥頑不靈!」此時,一身明朝武官打扮的男子先以左手打出止血封山掌擋格著匕首的鋒芒,右手同時祭出五雷掌,一掌打中賈亦真的前額,賈即時面容扭曲,口吐鮮血,意識盡失,就這樣昏死在地上,身體慢慢分解成一片片白色的煙霧。隨著賈亦真消失,現場的密室環境逐漸崩解,蛻變成一處杳無人煙的平地。

「我在甚麼地方?你又是誰人?」沈碧君驚魂甫定過後開始問對方。

「妳仍然逗留在夢境中。我叫陸無窮,任職地獄判官,在人間追緝賈亦真父親,亦即李祥風時被他施以奸計囚禁在他體內某處,他死後我重獲自由時第一個遇上妳,沒想到救我出來的竟是一名嬌小女子。妳當時犧牲自己去跟五鬼糾纏時耗盡精元,元神破損,已回天乏術,我敬重妳為人品格,一時情急想到跟妳元神合一,以便協助妳重塑魂魄,之後便一直藏身於妳體內,妳的異色瞳就是我存在的證明。」

「我幾時曾救過你?」沈碧君一邊欲遮掩身上衣服被撕破的地方,一邊忙於整理被弄得一團糟的頭髮。

「我的魂魄藏身於李祥風體內時,力量終日被他壓抑著,只能透過他的眼睛去接觸外界事物,我曾想過在他照鏡時透過他的眼睛去給他致命一擊,可惜思念被他截取,他一直步步為營,不敢去照鏡。恰巧妳那次開燈,使四周牆壁變成鏡面,給了我一次重獲自由的機會。」

「你說年齡相若的他們是父子?還有,剛才的賈亦真又是否已經........被你........殺死?」

「他的元神的確已被我消滅,因其肉身不在此處,所以無法斷定他的生死。其實他倆並非凡人,而是在地府通緝黑名單中的茅山妖道,他們兩父子利用攝魂術和五鬼顯靈法術,透過掠奪人體作載具不斷重返人世,期間累積大量財富和罪孽,已經有上幾百年的日子。由於此兩人法力高強,我不排除他們已修煉成元神重生或借殼還魂等陰邪武功。」

「他們會唔會再次出現?咁到時我點算?」

「這個妳大可放心。我會保護妳免受他們襲擊。雖然我亦是個修道之人,我跟他倆不同,我在生時修煉六壬神功,仙師教我輩要走正道,明是非,辨黑白。六壬神功跟茅山派是幾百年來的宿敵,這個源自茅山派內出了一些心術不正的弟子,令其門派逐漸走上邪道。鑒於我還需要捉拿賈亦真父親此廝魂魄以及五鬼之中的四鬼往地府覆命,所以我還需要到小姐妳的鼎力相助。」陸無窮說話時從袖口取出判官筆。

「OK,你救過我,這個不成問題,我要點幫你?」

「由於我是個來自陰間的判官,在陽間有很多規則都不懂,以致被李祥風奸計所害,中伏受困。此外,妳天生八字純陰,加上被李祥風開了天眼,此後一生都會被鬼魂騷擾纏身,我想到我倆的魂魄可以二合為一,共用一身,讓我成為妳的守護神去克敵制勝。其實妳我皆任職判官,一陰一陽,恪守正義,一定可以判生死,定乾坤的。」

「你說甚麼?」沈碧君整個人當場呆住。


#hoho#


起Auntie臭閪[fuck] [fuck] [fuck] [fuck]


第34章 - 創傷後遺症

我在警署會客室中甦醒過來,第一眼便看見何定邦。不知道為何原因,哭崩的我竟然緊抱著他不放,也許此刻我需要找個可供情緒發洩的窗口。原本警方叫了白車,我說不需要,但何定邦堅持要跟我到急症室詳細檢查一下。在找不到任何病因的情況下,醫生只好把我的昏迷歸類為患上創傷後遺症的結果,我因此成為了一個患上創傷後遺症的檢控官。

幾天後,何定邦跟我聯絡,我跟他說明了與賈亦真結識的經過,與及當時具體的情形,但我沒交代有關陸無窮出現的情節,而且我亦無法證實賈亦真的生死,因此警方仍舊把他列為頭號通緝犯。何定邦於會面後給了我他的電話號碼,說有需要時可隨時聯絡他,離開後我有想過再找他傾訴,前提是他要具備能為我提供心理輔導的意願。

所有事件暫時告一段落,逆權侵佔案件在證人和辯方都失蹤或死亡的結論下CLOSE FILE,倩兒的病情終於穩定下來並逐漸好轉。上級認為我應該趁機放假去散心,順便收拾一下錯亂的情緒,我因此獲批三個星期的假期,我決定找點瘋狂的玩意去分散注意力,機緣巧合之下去了死黨開設的中心學攀岩。雖然攀岩確是很刺激,登上山峰亦頗有成就感,但無奈我此刻的心情卻仍舊徘徊在谷底,晚上只得一個人的時候,我依然會間中發惡夢,夢中的我分不清楚誰是賈亦真,誰是何定邦,彷彿時間停留在我出事之前。

「妳仍舊想念著過去?」夢中的陸無窮在說。

「你是陸判官嗎?點解你又出現?」我說。

「在夢中我才可找妳詳談,因妳的肉身暫時無法一心二用。」陸無窮回答。

「你是講真的嗎?」我問。

「妳有沒有發現沒有鬼魂再纏擾妳?」

「就是因為有你的存在嗎?」

「對。目前為止都是這樣。」

「你對我有企圖嗎?我不想身體被他人佔用。」

「我的元神在人世存在了數百年,早已不再眷戀男女情慾。」

「但係你想我點樣做?」

「當我有需要求妳幫忙的時候,我會要求妳給我上場的機會。」

「然後呢?」

「事情辦妥後,身體便輪到妳上場接管。妳放心,違反道德的事我不會去做。」

「即是話每次行動你都會通知我?」

「對,但妳現時的身體狀況需要調整一下。」

「要點調整呀?」

「我的六壬神功必須配合強健的體格和敏捷的身手去施展,妳現在還未算合格。」

「你想點樣?」

「我會趁妳睡覺時借妳身體練功,以提昇妳的體能。可以嗎?」

「咁其實........可以的。」

我知道一些患上創傷後遺症的個案,後果會很極端,嚴重者甚至會去到自殺的程度。我相信如果能透過鍛鍊身體去令我忘記過去的話,會是一個很好的主意。我平時有玩開瑜伽,加上最近學了攀岩,因此有信心能克服體能上的挑戰。

想不到兩日後,倩兒竟帶著奇異的目光問我:「家姐,妳患上夢遊嗎?知唔知妳昨晚半夜在浴缸頂天花擺出凌空一字馬,僅以雙腳貼牆支撐整個身體?」


第35章 - 惡念現形

我被倩兒的描述嚇了一跳,當夜決定在夢中找來陸判官問個明白。

「我需要執行超級高危任務嗎?這種怪異方法算甚麼鍛鍊?」

「妳是弱質女流,需要以快制慢,捨短取長,這樣的硬道理妳明白嗎?」

「甚麼叫做捨短取長?」

「妳認為妳的手能伸得比我長,打得比我遠嗎?」

「咁你就打算訓練我雙腳去踢波嗎?」

「我所修煉的都是六壬神功的掌法,換在妳身上施展,必須改為下盤功夫方可克敵制勝。難道妳不想保護自己及家人免受傷害嗎?」

「但我真的不習慣半夜被屋企人懷疑我夢遊,可否換個折衷方法?」

「改在沖涼的時間進行可以嗎?」

就這樣,我便在每次沖涼的時間內進行真正地獄式特訓。日子過得很快,三個月後,經我潛心修煉,加上有攀岩的嗜好去輔助,我竟然脫胎換骨,體質出現意想不到的進步,不經不覺間,我逐漸擺脫了創傷後遺症。

今天,原本是我生日的大日子,本來打算相約一大班朋友吃飯慶生,放工後,另一個自己,亦即陸判官突然在內心呼喚我。

「莫非閣下想現身慶祝我生日嗎?」

「十萬火急,快讓我出場!」

「你知道我今晚約了人嗎?」

「有人要於今晚殺人,我非去不可!」

「我去報警,等警方處理可以嗎?」

「警方處理不到的,此人正被厲鬼纏身,所產生的惡念氣場十分強大,根本想與對方同歸於盡!」

「既然是警方處理不到的事,我又可以做些甚麼?」

「我有辦法,妳先行讓我出場!那個附身的惡靈妳也領教過的!」

「是誰?」

「那惡靈正是九龍灣凶宅的男主人。」


第36章 - 瘋狂復仇者

事發地點的青衣城,平日晚上是人來人往的大商場,今夜突然變成了一個給復仇者脅持人質的舞台。商場的中庭被一名男性不速之客佔據,此人右手持牛肉刀,左手緊揑著一名女子的頸喉不放,保安在場勸喻不果,商場職員報警及疏散顧客,大批重案組警員包圍並進行封鎖。狙擊手於商場三樓居高臨下部署,警方派出談判專家嘗試接觸刀客,男子拒絕棄械投降,並要求電視台進入現場採訪,期間多次以刀架人質的頸逼令重重包圍的警員後退。

「快叫電視台來,我要做全港直播,等所有香港市民睇住我點隊冧條臭X!」男子大聲疾呼爆粗,轉眼一瞬間突然發難,一刀插入人質大腿,製做出一大片血紅傷口,女子大腿狂噴鮮血痛極慘叫,叫聲悽厲。「傑傑.........限你們一小時之內叫電視台來,唔係的話下一刀就插爆臭X對胸!」

警方調查小隊與及一些網上起底組很快查出今次脅持人質事件的男子。涉案男子郭世華,任職某大私營機構,表現一直克己自律,無奈遭到女上司刻意無理針對,只因其上司一直希望換上親信接管他職位,最終被對方以瑣碎小事為藉口借故開除。郭世華以追討欠薪為由進入女上司辦公室,在談判對話期間突然發難亮出一早已收藏起來的牛肉刀。

換上陸無窮上場的沈碧君下車後急步抵達現場,遇上警方一早於商場入口架設的封鎖線,心念一轉,立即致電何定邦。

「喂,是何督察嗎?」沈碧君說。

「我是。妳是沈碧君嗎?」何定邦在電話內答。

「可否幫我一個忙?」

「妳慢慢說,甚麼事?」

「青衣城發生了脅持人質事件,你可以叫重案組讓我進入幫忙解決事件嗎?」

「我可以聯絡重案組的,但那處現時非常危險,妳不如等警方來處理好嗎?」

「不可以。你知否為何對方選擇在一個大型商場的中庭犯案?」

「唔通妳知道甚麼內情?那疑犯是否跟妳熟悉?」

「在脅持人質事件中,對方選擇了密封的環境作為犯案現場,而不是交通方便容易撤退的地方,更要求電視台直播,代表甚麼?」

「妳想說那人想與對方同歸於盡?」

「正是,快讓我進去,已是時間無多了。」

「妳有辦法阻止慘劇發生嗎?」

「信我。我有把握能做到。」


第37章 - 聲東擊西

談判專家找來行兇者的妻子與其八歲女兒,意圖勸導對方接受投降。在警方協助下,二人來到郭世華身邊,八歲女兒郭小嵐面向父親一邊哭一邊說:「爸爸,我好驚呀,你同我跟媽咪返屋企啦。」

郭世華以詭異的目光望向女兒,一字一句清晰地說:「細路女乖,等妳爸爸做妥手上事情後,他會搵埋妳同妳媽咪一家落下面團聚,到時叔叔請妳食雪糕。」

郭妻見狀,打從內心驚惶失措地叫道:「阿華!你唔好嚇我同嵐嵐!你到底受了甚麼刺激,千祈咪亂來!冇份工唔緊要,你當為下我們兩母女放低把刀先啦!」豈料郭世華突然面露滿意的笑容,似乎十分陶醉自己正在做和即將做的事:「哈哈哈哈.........睇來只要再死多些人我便可成魔。」

就在郭世華自我陶醉期間,一名高挑身材的女子以輕盈的步履逐漸接近,她正是獲警方批准進入案發現場的沈碧君。

「誰人?企度咪過來!再行我隊冧條臭X!」郭世華說話期間用刀在女人質面上劃上一道傷痕,鮮血從割開的傷口處流出。人質受驚過度,不斷高聲狂呼,並且失禁瀨起尿來。

「停手,我是來阻止你的。」沈碧君說道。

「無錯!我記起來了,妳就是上次那個無上裝女郎!有本事快過來,我的刀期待吻妳那滑嘟嘟的身體!」郭世華說。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就是仇恨背後的緣由!」沈碧君說話同時,從手袋內取出筆電,然後猛力將手袋擲向對方。

郭世華冷不防沈碧君有這一著,眼見避無可避,持刀的右手遂出力砍向手袋。沈碧君看準眼前的機會,雙腳以六壬神功的戰步極速直搗郭世華左側空檔,下一秒繼而使出千斤遁用力踢向郭正在捉緊人質的左手,同時出手拉開女人質,手法一氣呵成。沈碧君這一招聲東擊西,雖然令人質能暫時擺脫郭的脅持範圍,但由於人質此刻大腿受傷,不能逃離現場,只能躺在地上等候救援,此時沈與人質距離兇徒大約有十尺。

警方行動指揮官得悉人質擺脫了郭的脅持後,欲向狙擊手下達槍擊命令,誰知竟被沈碧君喝停:「不要開槍,兇徒身上淋了汽油!」

「妳不是那女郎,妳到底是誰?」郭世華一邊說一邊脫下外套,露出纏繞在外套下的強力炸藥。「不過妳是誰都不緊要,這裡所有人都要一齊陪我落地獄。」說話同時從褲袋取出打火機。

「你就是十六年前九龍灣雙屍案的戴志成,就算你此刻利用別人身體也瞞不過我的。」沈碧君說道。

「雙眼呈現異色瞳,妳竟然是..........判官!」郭世華面帶驚訝地說。


第38章 - 殺謎藏

人質案件發生前一個月的某日,沈碧君對著鏡子內的自己說起話來。

「為何我會在日間感應到你的存在?」沈碧君向另一個自己說。

「凡修煉六壬神功者,到達一個層次自然可以發現另一個自己,更可啟用心聲去對話。」陸判官說。

「你要我替你做甚麼?要面對危險嗎?須知我之前已死過一次了。」

「請妳放心,妳命中注定壽元未盡,亦不會因我的介入而改寫,所以上次我才出手去救妳,但我必須捉回闖入人間的五鬼去見閰羅王,由於當中的『疑』已因妳上次的自我犧牲得到超度,所以剩下的四鬼還可逐一去擊破。我雖有駕馭它們的能力,但最棘手的反而是它們的主人。」

「就是那個李祥風嗎?」

「李祥風只不過是被人借用其身份去作惡的苦主,賈亦真父親的真身其實是宋朝亡國奸臣賈似道。」

「那人不是秦檜嗎?」

「宋朝不只秦檜一個奸臣。以賣國求榮,謀害忠良,殘暴不仁的程度來講,賈似道比起秦檜更甚,妳可找些歷史書去看看。」

「照你之前所講,賈亦真父親不是茅山道士嗎?」

「賈似道這人因誤國被人誅殺,死後被閰羅王封印在十八層地獄,與五鬼一同囚禁,豈料其兒子賈亦真因往茅山修道而避過一劫,陰差陽錯之下,成功在地獄救出賈似道,並且一同解放五鬼前往人間作惡。」

「但不竟我只是普通人一個,擔心單憑自己一人之力應付不來。」

「自妳成為賈似道和賈亦真兩父子的目標後,五鬼便一直對妳窮追不捨,若妳不能助我緝捕它們的話,恐怕最終會連累妳身邊的家人和朋友。面對危難,妳只需要一件事,就是對我有信心。」

回到人質案現場,郭世華與警方正處於彊持不下的局面。

「戴志成,仇恨只會令你愈踩愈深,及早回頭,醒覺吧!」沈碧君說道。

「妳有本事就捉我回去,妳捉一隻鬼,我送多妳十條屍,計落妳有賺!」被戴志成鬼魂上身的郭世華此時奸笑出來。

「戴志成,當年你於盛怒之下殺妻,原因是妻子紅杏出牆。你認為老婆背夫偷漢,身懷孽種,自此你便立心殺盡天下人發洩心頭恨,但你又憑甚麼去斷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你又有勇氣去接受真相嗎?」沈碧君繼續說下去。

「我有證有據,唔到妳亂講一通!就算是判官又會知道甚麼?」戴志成被刺到痛處,一時感觸喪喊起來。

「身為判官,我自有洞悉陰陽的能力。」沈碧君說話同時翻開手上從手袋事先取出的筆電,開啟電源後再啟動WORD程式。「用現代科技產品扶乩真麻煩,還是以前的沙盤比較好用。」沈碧君雙眼對著已啟動了WORD的筆電,然後口中念念有詞:「急急如律令,仙師顯神靈,有請XX年XX月XX日XX時陰間女子梁雪儀上前問話!」

現場所有人的目光皆被沈碧君此一舉止吸引過來。

「梁雪儀,妳遇害當日為何被丈夫戴志成殺死?慘劇的原因又是否跟戴志成心中所想一樣?」沈碧君說道。

筆電在眾目睽睽下自動出現文字,那段內容與當日戴志成向父母交代的殺人經過大致相同,戴志成在自己家裡找到了妻子的驗孕棒和梁雪儀手機內與前度男友的文字通訊,但末段卻出現了殺人事件背後從未有披露過的獨家情節。


第39章 - 死局

出事的那一日天空下著滂沱大雨,已婚的梁雪儀趕著應前度男友之約,到他家裡小聚。當日她的手電出現了前度男友日前留下的文字訊息:「唔通妳想妳老公知道我們之間的事嗎?想清楚後果,妳會作出明智決策。」

戴志成因工作壓力關係,令妻子梁雪儀被受冷落,由於缺乏了丈夫的關懷,梁雪儀終日忐忑不安,她試圖向自己的同性朋友尋求協助,可惜情況得不到改善,在機緣巧合之下,命運使她在舊同學的聚會中重遇前度男友雷蒙,自此梁雪儀便一直把他當作為一個傾訴的對象。直至某一天,梁雪儀在一個同學的婚宴場合中借酒澆愁,竟在沒戒心之下被雷蒙灌醉,事後被雷蒙載往時鐘酒店迷姦,更在不知情下遭對方拍下裸照,為往後埋下死亡的伏線。

雷蒙最後以裸照要脅梁雪儀,令她惶惶不可終日,任其擺佈。這天的梁雪儀充滿著矛盾的心情,一方面梁不敢跟丈夫透露自己被前度要脅,另一方面她與丈夫期待已久的小孩於這天突然降臨人世,命運的作弄令她獨自反覆思量了無數次,為了自己的寶寶和家庭的幸福著想,她計劃為這天的小聚作出一個生死的了斷。梁在約會前預備了安眠藥,並且在前度面前偽裝成一心想跟對方共同生活,雷蒙在不諳騙局的情況下喝下混和了安眠藥的紅酒,在熟睡狀態中被梁雪儀以枕頭焗死,梁臨離開住所前開啟了煤氣爐,把現場設置成自殺案的環境。

梁雪儀回家後,立即洗澡,藉以徹底清洗所有因逗留在前度家裡而沾上的纖維和痕跡。就在此刻,突然慘遭公司解僱的戴志成回到家中,在睡房內發現了妻子的驗孕棒,並且偷看了妻子手機內與雷蒙對話的文字訊息,下一秒勃然大怒。

「妳.........剛剛放工回來嗎?」戴志成對著洗澡後步出浴室房門的妻子說。

「今天我向公司告了一天假去帶媽咪睇醫生,我不是今早已跟你提過嗎?」梁雪儀說。

「賤人!到這個時候妳還想一直隱瞞我?」戴志成目露凶光地說。

梁雪儀做夢也沒想到,她設的這個局竟是個三人歸西的死局。

沈碧君的筆電一下子交代了梁雪儀於殺人案的第一身敍述,被戴志成鬼魂上身的郭世華面露恐懼,但仍舊不肯面對現實,向沈碧君拋下一句:「妳就是來叫我看妳表演魔術嗎?」

豈料此時郭世華的身後響起了一下熟悉而低沈的聲音:「你原來對我這般沒信心嗎?枉我當天所做的事全部付諸流水.........。」

郭世華大驚,回頭一望,一個半透明的影子站在自己身後,那「人」正是戴志成的妻子梁雪儀。


第40章 - 約會要在推理後

「我就是為了保護我們的BB,才設計殺人,沒想到竟會搞成這樣,請你原諒我吧。」梁雪儀說完最後一句話後,身體憑空消失。

「我們的BB,我們的BB........」郭世華此刻呆立現場,口中不斷重複梁雪儀這句遺言,彷彿連時間也配合他而停頓了下來。談判專家把握這空檔繼續展開游說工作。

早前接過沈碧君來電的何定邦,因擔心對方遇上危險,第一時間趕到人質案件現場,目睹沈與兇手對峙的這一幕。「沈律師,快離開,這裡好危險。」何定邦在沈碧君身後說。

「何督察請放心,我還差少少就完成。」沈碧君說。

「我們的BB,我們的BB........我錯了!阿儀我現在下來找妳陪罪!」郭世華突然口中諗諗有詞,下一步欲有所行動。

「戴志成,你知道你母親陳曉彤於你自殺後因傷心過度,翌日心臟病發離世嗎?」沈碧君說。

「妳說甚麼?阿媽死了?是我做成的?」郭世華以戴志成的口吻說。

「我翻查三世書得知你母親死後已投胎轉世,此人亦一同在現場。敢問你母親的左額是否有一道明顯傷痕?」沈碧君說。

「對,妳可以在我走前幫我找到她嗎?」郭世華說。

「那邊的小女孩便是她。」沈碧君指著站在遠處的郭小嵐,對方的左額擁有一道明顯的胎記。「現在那小女孩的幸福就掌握在你手上,你可以令她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多謝妳。」郭世華體內因戴志成鬼魂入侵而聚積的戾氣一下子被瓦解,並且逐漸回復自我意識,而戴志成的魂魄最終擺脫了仇恨的束縛而得以超度。

警方最後成功救出人質,郭世華被拘捕和控以嚴重傷人罪。

「大功告成,輪到妳接手的時候了。」陸判官對沈碧君說。

「我的手袋.........」沈碧君說。

「甚麼?」陸判官問。

「我的手袋正是我今天的生日禮物,是LV限量版來的,你竟然將它變成戰損版?」沈碧君氣沖沖地說。「陸無窮我同你死過!」

「妳一個人在自言自語說甚麼?妳冇事嘛?」在現場的何定邦走過來慰問。

「我.......冇事。你今晚有冇約人?」沈碧君一改口風說。

「我有空的。」何定邦說。

「人家今天生日,原有的慶生活動被這單突發案件破壞了,不如今晚你陪我睇戲當補數好嗎?」沈碧君說。

「樂意之至。」何定邦說話的同時,向其他欲找沈碧君協助調查的伙記解釋:「這位小姐我會親自帶她錄取口供,不用麻煩其他手足。」

「我知道附近有一間新開張食日本野的,等陣一齊去試下?」沈碧君眉飛色舞地說。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冷不防背後有人以詭異的目光全程監視,那人對自己說:「姓陸那條友的元神果然就藏在那女子身上。」


#hoho#


#yup#


O:-)


點解講故台搵唔返呢個貼呀?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6/4/2019 4:36
今天貼文總數: 390 | 累積文章數目: 6,492,132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