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請大家務必定期更改密碼

有見近日有會員懷疑自己帳號被盜用,我們在此向大家呼籲,為保安理由請定期更改密碼,並要為電腦安裝最新的網絡保安軟件,如無必要亦請不要在不屬於自己的電腦登入任何需要密碼的網站,謝謝各位。

香港高登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微小說]偽娘人夫的饑渴[超重口咪記念tumblr末日]
175 個回應
如果唔係見到有jer真係覺得係女人嚟 真心覺得啲人勁[sosad]可以偽娘偽成咁


如果唔係見到有jer真係覺得係女人嚟 真心覺得啲人勁[sosad]可以偽娘偽成咁

頭兩頁依嘅碎料啦[sosad]


連專用的偽娘性奴小母狗都要成為人夫了。不其然讓人想起之前提及,給我打開香港市場,打開名堂來的偽娘。襯有記憶,就寫下來。

先旨聲名,由於這位人夫在他的專業中是很有名的,所以是不會有圖片。但我應允人家,會盡力描寫他的特徵。他的樣子嘛,大家就幻想幻想好了。高登一眾兄長在上,莫怪初來小子長舌。

Cindy是主動接觸我的,雖說當時的我在國內偽娘界悄有名氣,但由於不懂廣東話,還有國內上不了當時流行的facebook,所以一直沒機會,也不敢接近港台澳的偽娘們。但最要一點,是他們印象中,國內的偽娘都是發騷的母狗。而我嘛,在他們心目中最多也是狗公。事實上,邀我的偽娘們一般都是些剛接觸女裝的新手。

而當時的我只敢偷偷港台澳出名的偽娘們,包括Cindy在朋友圈上的圖片。但見擁有一對美腿、間中露少少面的他常因工作關係在神洲南北遊走,好不羡慕。所以他主動跟我在微訊聯絡的第一次,印象非常深刻。

「Hi,are you in?」

「對不起,我不太懂英文……」

「sorry,我意思問你是淡然嗎?」

「呵呵,原來淡然的英文是in,真的不懂。」

「不不,然在廣東話的發音是in。」

「好像懂了。」

之後等了許久也沒有回覆,因為從沒想到這種級別的香港偽娘會主動找我,所以從來末有準備,一時間也打不開話題。短短的談話就此結束,忍不住又看他的朋友圈一會。

「睡了嗎?」

「沒沒沒。」

「在幹甚麼?有打擾到你嗎?聽說你人在廣東。」

「是哦!」想說的對白被搶了,剛剛朋友圈裡看到他昨天跟幾個有名的偽娘在廣州。

「知道我為什麼突然找你?」

「不知道。」

「前幾天剛在北京開會,看有幾天空檔,就約廣東的妹妹見面。言談間聽到你的大名,真的和傳聞中一樣的冷漠哦……老實說這兩天都在談論你。」

「沒有啦……我很熱情。」

「感覺不到哦。」

「可能因為不懂英文……」

「我普通話很好的啦。」

之後我們繼續在微訊上用文字交流。原來他這幾天在廣州沒有住酒店,卻租用了專為偽娘拍攝的地方跟他的幾位妹妹拍攝和睡覺。聽說我跟他一樣經常在大江南北走動,又有近同的朋友圈子,應該談得來。

不過,他真是誤會得厲害。看朋友圈,他的口中大江南北是東至關島西至歐美,北上到日韓南下到澳洲。而我只是未曾出國,因被老闆辭去下崗,年末不好找工作,剩便宜大巴在家鄉附近的省份去應人夫約。心想春節前工作都不好找,反正身上剩下幾千塊,就去廣東奢華一翻。老實說,我也是第一次到廣東。


「那麼你住幾天,價錢一點都不便宜哦。」

「不貴,我們五六個人,幾人攤分起來一晚也不用一千元。」

因為聽他形容,那偽娘攝影室是位於小區內樓高三層的獨立別墅。見他說到這裡,住著五十元一天破舊賓館的我,不其然數著錢包內剩餘的人民幣,只有不到三千元。這還不夠他幾天的開銷,而這卻是我未來幾個月的生活費。嚇得我不敢再跟他說話。

「那麼說,淡然兄現在也是在廣州嗎?」

「嗯。」

「不如你明天來找我吧,我們原本是租了三天,但他們明天要走了。我怕一個人住空空的房子。」

怎估得到他會主動邀請我,但人家的誠情不好推卻,這是我一貫作風。心想春節後好好的找工作就是,就答應了他。其實這時的我人在江門,初到廣東貴境,就在江門市內玩肛門,別有一番境至。

約定時間後,他說「sweet dreams」我網上查過這兩個英文字,我想他是叫我發個甜夢吧。之後收到他穿著一看就之是優質品的白色蕾絲睡裙。那睡裙短得只能遮到他屁屁,看見床上他嬌小瘦弱的身體就回他「不怕冷嗎?」。但健談的他沒有再回話,想必是睡了。而我想了一會是誰幫他怕照呢?是他的姐妹吧。姐妹是甚麼樣子呢?會一起睡嗎?又會不會……想著他們偽娘們的事,大慨幾分鐘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別過因老婆出差,偷偷來破賓館作客的人夫,就一早出發去找Cindy。

「今天真的要走嗎?」

「有點生意上的問題,必需立即動身到廣州一趟。」

「人家不依……」

「等我完事後一定回來好好痛你。」

我一邊Hi著他的嘴巴一邊說。由於不想他再三句長兩句短的說著,就死力的按實他的欠Hi的賤嘴。本來禮貌上要中出人夫屁眼多一次,但偽保留體力去廣州,就免了。口爆他以後,穿好褲子,背上只有幾件衣物的背包,頭也不回、房錢也沒付地走了。

輕便的吃早餐時,仔細記下從江門搭公交車去廣州的班車。雖說有直通的大巴,但花點時間,轉幾趟車也昰可以去得到的。這樣就可以省下幾十元,早早出發就是這個原因。

下午一時正,雖然錯過了幾班車,但也是到得了廣州南站。之後花二十分鐘打的到Cindy給我的地扯。

起初,還以為他說的小區是一般四方形圍著,出入口也有安保人員的住宅區。到欄杆拉上,到達入口後還要轉彎抹角,才曉得是大集團旗下的別墅莊園,怪不得入口的安保都西裝筆挺、禮貌周到。

一路上也有跟Cindy微訊,下車前,已經看到他站在屋外等我。卻見他在寒冬天氣只穿著白底黑點的豹紋吊帶短裙,瘦小的他用髮夾夾著頭髮,身體在寒風中抖動身體,但看現我下車時還是熱情地說:「淡然?」


#yup#


以前都有追你啲偽娘故#yup#
之後無上高登到而家上返又過咗三年


#yup#

#hoho##yup#


以前都有追你啲偽娘故#yup#
之後無上高登到而家上返又過咗三年

又三年[sosad]


「行不改名,坐不改「性」,小弟正是莫淡然。」本想言語中逗他一翻,但見他似笑非笑,只以修長的玉手半蓋著嘴道:「不好意思哪,估不到你早到,我的朋友還在。」

「是……是我早到嗎?對不起!我在外面等。」

「不是這個意思啦……」以為要吃閉門羹,怎知他拉著我手進去。他第一個給我的印象,就跟之前接觸過,浪得人盡可夫的偽娘人夫們是不同。怎麼說好呢……最簡單一點,一般偽娘因為想展示自己的美態,必定穿三吋以上的高根。而他在188的我身邊,也只是踩平底涼鞋。剛好比我矮一個頭的他,想應該不到170。我跟著這個首次見面,昨晚才認識的人夫進屋。一進去已經見到四周或大或小放著幾個行理箱,沙化上坐著他三位來自香港的「妹妹」。經他一一介紹後,他們的時間也到了,要急著走。

「是不是我阻礙了你們?」我看他們走得挺急。

「才不是,他們想一睹你的風采。」

「我有甚麼風采了?」這句話還未說出,就有三位女工作人員下樓來告別。

「Cindy姐,我們先走,鑰匙在這。」為首的一個把鑰匙放在大門口的鞋櫃上,再說:「要玩得開心囉!」

看著身形纖瘦,貌美如花的他走後。經Cindy解說,才得知他們三個也是偽娘。為首的是身兼攝影師的老闆;第二個身材姣好,樣貌說不上是美,不過尚且端正,皮光肉滑也有幾分女孩兒的秀氣,聽說已經在服女性賀爾蒙,主要負責給客人化妝;最後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給我的感覺像是套上長假髮的男生,只管幫頭幫尾,算是雜工。

當剩下我兩人時,他先招呼我抽根煙喝口茶。為了不被來自香港的城市人看小,特意在轉車時買了一包紅白色的進口萬寶路,但感覺上沒有一點兒煙味,抽得不爽。而聽他說,手上的幼細煙支,是他在韓國時帶回來的。他抽到一半說給我試試,我口含著他殘留在煙屁股的口紅,性欲急了,但帶著奇異水果味的煙一點也不好抽。

「帶你參觀一下。」

「嗯,麻煩你了。」

要介紹樓高三層的小區別墅,必需先介紹Cindy。他是個年約五十的人夫,溫文儒雅的他動作像個受了好教養的富家大少姐,身穿黑白豹紋吊帶裙,除了不成比例的巨乳豪屁,手腳都瘦削得可憐。而在他說話時帶點三白眼的大大眼睛,還有那面型五官也有六七分像香港十幾年前當紅的天后。真有衝動想叫他唱一兩首歌驗證一下是否她一樣的聲線。

說回三層高的小別墅。地下一層,約一百方大小。前一半是剛進來時Cindy妹妹們坐、我們抽煙喝茶的地方,有一張沙化,左右各一張單人的。裝潢簡單得來卻是精緻,除了不規則的架上放著洋酒,牆上還貼滿來此間拍攝的粵港澳偽娘美照。後一半是開放式廚房,左邊有一個小陽檯,右邊是樓梯。


他先帶我到地庫,右邊是兩間鎖上了的雜物房。左邊還有一間頗大的,但打開燈也是昏暗,放了一些SM用具。之後再有一個放著洗衣機,涼了六七性感內衣褲的陽檯。對面單位還有一隻幼年狼狗在吠。

我盯著他美屁左一扭右一擺的上到一樓,有三間房子,都是放滿毛娃娃。較大一間是粉紅色佈置,Hello Kitty做主題,另外兩間也是很多我叫不出名來的娃娃,都放著張單人床。

二樓,左邊是一間放著雙人大床還有衛生間、陽檯最大的一間。另一頭放了兩三台電腦,聽說是偽娘拍攝室的主要工作地方,叫我不得亂碰。中間放滿各式各樣假髮、高跟的架子還有隔開工作化妝間和雙人大床的用處,幾個大衣櫃都擠滿了給客人租用的衣裙。而同層另一間是以Lolita為主題,滿是雨傘披肩等飾物。

再跟著他屁後上到三樓,有兩個比較簡陋的房間。之後就是供他們會員們辦燒烤、賞月、選美等活動的開陽大陽檯。

「怎麼樣?」

「不錯哦。」我點起不好抽的萬寶路,噴一口煙再說:「真是一個好地方。」

Cindy並立在我身旁,點起幼身煙說:「所以說算上來還是便宜,化妝服飾全包哦。是會員才享有的福利。」

我望著他身上的裝扮,他退開一點說:「這是我自己帶來的啦。」

因為正是下午兩點,雖說是冬日,但今天的日陽還是猛。我們回到二樓擁有雙人大床的陽檯,抽了兩口煙,都弄熄在大大的煙缸裡。「進去再說。」我看他有點冷。

平常的偽娘約會,都是先談談天、說說笑熟絡一下,之後是身體緊貼的坐著聊天。一般來說,到這時間,就會一邊親嘴再一邊找到好時機去刺激偽娘浪蕩屁眼,被淫慾操控之下人夫們大都會變得聽聽話話,之後我會命令式的喊他服侍我的小弟。這是我跟眾多偽娘交手後得出的套路,大家不妨試試。但在這裡,卻是派不上用場。

「呆呆的站著幹嘛?」他玩著手機,拍一拍床邊說:「坐吧,很冷哦,幫我開暖風機。」

我把陽檯玻璃門關好,繞到床的另一端打開暖風機。從背後看,姣好的身材、天真地坐在床邊踢腿的他一點也不可能叫人相信是個五十歲的人夫。

「偷偷的在背後看人家幹嗎?」他說著上了床蓋著被,把身體藏在被褥只探出頭來說:「看你色迷迷的盯著人家,也不知懷甚麼鬼胎,看來人家今次是引狼入室喲。」

我站在床邊不知如何反應。要就這樣打退堂鼓嗎?還是他挑逗人的技倆?與偽娘人夫們交手不下數十回,一直也是上風,但Cindy卻直叫人在床邊躊躇。

「人家說笑啦,嘻!」Cindy笑著說:「還是呆頭呆腦的站著幹甚麼?快上來哦~~」


潘金蓮,Cindy他一定是再世潘金蓮!來到這裡,也不顧得太多。就算是他捉弄我,最多也不過被笑是癩蝦毛思量天鵝肉,大不了就是這樣。打著這心情,我脫去外衣,就要上床。

「脫褲子哦。」帶著命令口吻的挑逗,他說:「一天裡屁股不知座過幾多地方,怎能穿著上床。」看他也是有理的,就乖乖脫了因為遠征而穿出來,家中最名貴價值三百五十的牛仔褲。他看著我脫褲子時,好生還似思量著,再說:「看你一路風塵,還是洗個澡好。」

「一起嗎?」我衝口而出地說,心中也想扳回一局,腦海中已經想到鴛鴦戲水的樂子。

「你想得美。」他說著活像一隻小兔跳也似的離開床上,走到衛生間幫我調水。原來Cindy他也有細心一面,回想著他圓渾的大屁股在我眼前一左一右扭著輕跳進去,真叫人受不了。

「哦~~~」不一會我躺在溫熱的水中,享受著窗外射進來溫柔的冬日。在Cindy為我調的水中抽了根煙,心中想今晚如何發展。他還為我準備好睡衣掛在門後,不過是粉紅色的,也不合我的尺碼,穿在身上太緊太短。

「嘻嘻!幹嗎穿我的衣服?」看他在床上笑得開懷,我就跳上床。正所謂上得床來牽被冚,我順勢鑽進去。

看著他真誠的笑容,好生迷人。雖說貼面看來眼角、嘴邊也因為笑得厲害而露出點皺紋。但想著五十歲的人夫還是明眸皓齒對著我,一時似大家閏秀般知書識禮,一時卻如雙十年華的少女活潑。再見他含羞地轉過身躲在被中,真的被他弄個糊裡糊塗。

「多大了?」良久,他才在被褥中輕聲道。

「小弟浙江杭州出身,現在兩湖奔走,行年廿七,家中獨子,尚未娶娶。」

「糊說,人家是問你……」他說著時,手中已經不安分起來,看似含蓄怕醜的用背對著我,卻是反手摸過來。再笑說:「看你還沒有廿七的。」

「哈哈!待官人我提槍上得場來才現真功夫!」他一來取笑,二來挑逗。再忍下去就真的對不住我兄弟,稱不上好漢。心想著:今天一定要好好解決你!

正當我一個翻身在床上把他騎在胯下,猛地在他豪乳上施祿山之爪時,他卻來句:「你這樣弄,人家不舒服。」真係被他弄得丈二金剛。還幸,他一面按著我的頭推入被中一面說:「人家的只是義乳,不舒服。」

Cindy把我的頭推到下體私密之處停下,我已經知道他用意。本來我是支配開偽娘人夫的,雖然說不想又是帶著萬般不願意,要我先服侍他也是過不了自己。但閉在被褥中的小空間,很快傳來撲鼻清涼的柚子香,教人忍不住去嗅一下。說來奇怪,也不知是神推鬼擁的糊塗,還是清新鮮嫩的柚子味,竟教我這好漢嗅著嗅啫間時,不知不覺的伸出舌頭。

我開始嘗試用口輕咬,不一會他就發出長長「哦~~~~」的一聲。

「怎了?弄得你痛嗎?」

「沒有~~~哦~~~~」

我默默地在密閉的被褥中幹口活兒,幸好他一聲聲的呻吟傳進耳中算是鼓勵。不一會我大膽地脫下他的內褲,他的小可愛跳也似的出來,之後服侍到全也是我的口水。


「好舒服~~~哦!!淡然~~~~人家受不了啦~~~~」

聽到這,就知道離成功不遠。但見眼前人夫淫水潺潺流下,口中連連叫聲甚歡愉,一幅淫慾身軀如大蟲受刺激一樣,在床上死命的扭腰動肢。如此者般,就大起膽子來,提槍要進攻。怎知摸到邊上還有一條褲子,當然得脫下。他死命按著叫道:「唔好!」

原來,這個是義屁內褲,上半身也是義乳,我也是之後才得知。高登兄長莫要見怪,山野小兒不知先進。但Cindy口中的「不完美」,在我看來已經是鬼斧神工了。除了邊上不說不知的痕跡,義乳義屁也跟他本來的白晢肌膚近乎一樣。

閑話休再提。回說當時的我,在賴洋洋的冬日下午,在溫暖柔和的床上,面對是性感尤物一般的人夫,性子當然急了,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強行脫下他義陰褲子,又一次提槍再上。也管不了他身軀在床上如何掙扎,口中喊著「強姦呀!我要告你!」等等我聽得不明不白的廣東話。

如此荒唐的猛男硬上半百人夫龍陽之事,實非小弟筆墨所能形容得到,希莫怪。最後來,翻雲覆間,Cindy被我脫去上身豪華義乳,掉下一直夾著華美長曲髮的髮夾,掙扎一翻後,就很配合。他口中的然哥我男下女(?)上頂著他發浪腰肢,口中喊著「然哥不好!然哥弄壞人家!」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才是今晚勝利者。除了心中自豪,也得給國內漢子好爭一口氣。

一日間,我倆在三層小樓各處,大戰七八回合。動得餓了就叫外賣、幹得累了就躺在天檯看風景、操得悶了就出去莊園似的小區逛逛,說來詩情畫意,每一回卻都是小弟平生一大戰役。要是力有不逮,氣力不繼就得輸了。幸好不辱國內同包夫剛綱,Hi得那華美人夫死死的在床上,落到床下走起路時雙腿也得合不攏,而我也被他「渣乾渣盡」,可以說是平手收埸。

閑話小節休再提,翌日正午,他把鑰匙放在大門的鞋櫃上,之後我們牽著手一起的走。

「然哥一定要來香港看人家哦~~」脫去豪乳巨屁的他身材更單薄,穿上中性西裝更是我見猶憐。上計程車前,他依依不捨的說,手中硬塞我一些香港幣。我怎麼可以受,要推回去。他卻說:「人生路不熟,你他日若來找我,路費也是要的。」

我托著他香腮,親個嘴才說:「待公事辦好,過兩天再來會你。」雖是臨別依依,但多哄幾句也是要別離。待他上了車,我看著手中六七張黃澄澄的獅子頭像,心感好不威武,又想到他床上雌威,可不一定消受得來。加上到港手續煩人,就此別過。

話走至此,也不敢對高登兄長忍瞞。自偽娘樓大戰七八回後,實有再約Cindy姐在港再聚,只不知看倌們要看與否,也得顧及高登一眾不喜的哥哥思慮。欲知後事如何,還得看一眾兄長留個便言,等小弟好生處理。

青山不改,金寶綠水長流,就此暫別。
近來天寒冰冷,還望各位珍重。請也!



@_@lm 睇到一半先知係五十路大叔偽娘成個小鳳姐咁,好難想像係靚喎⋯⋯
有無示意圖[photo]lm


@_@lm 睇到一半先知係五十路大叔偽娘成個小鳳姐咁,好難想像係靚喎⋯⋯
有無示意圖[photo]lm

絕對唔是#no#

不過我發誓應承過Cindy唔可以貼佢
最多貼一個未來必定要攻咯嘅偽娘
可能因為對Cindy姐嘅念念不忘
心目中當咗以下偽娘係Cindy姐……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GBhp8c.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Et5hkb.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vTS3RI.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kI5K7d.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JUuB7n.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sWqMOz.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F7ax3P.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vmUdPX.jpg[/img]


中年熟夫~

穿上她老婆的衣服~

在她和她老婆恩爱的床上~

床头还挂着她和她老婆的婚纱照~

却翘起屁股被我干~~

喊着:老公操我!老公操的我好爽!求老公天天操我~

我应该是绿了她老婆!

https://upload.cc/i1/2018/12/16/FKxO3Y.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AJV4j5.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jF0z4m.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eS95Lz.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naNzfK.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ENo8Rv.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QLbPdS.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CyogXz.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NU6uV2.jpg

穿著幾十年前流行的洋裝,絲襪卻是淫蕩的開洞。我就是這樣,看著洋鬼子的女妖片,大大力地破十幾年來一直扮演好好先生的洞。他還求我著上他結婚時的西裝,我想必定是生活壓力太大了吧,可憐的人夫哦……就命令他舔我屁眼,等他舔得我舒服後,再穿上他的西裝好讓他服侍我這個人夫的新郎。
唯一可惜的是,這多毛的好好人夫怎麼也不敢剃袋袋長出的毛毛,好像是拍被老婆發現。可惜哦!不過我是尊重每一位人夫的。


人懒 Hi不懒!

https://upload.cc/i1/2018/12/16/TufBvm.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KvY3HD.jpg

開始時絕對不能信相他下體那一根是真貨。為了驗明正身,新身試過用力去拔。真的拔不出來才相信。
用你們的說法,他絕對是一名港「女」。美滿的一餐,雖然是「死魚」,聽他說平常最少要收三千的。不過對著新世界的神,當然不敢收費。


最近操别人老公的频率比较高!
丰满的臀部让人欲罢不能

https://upload.cc/i1/2018/12/16/PY3ZQw.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mHzG37.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nxB6yk.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94s6S1.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SXb7aR.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2GTkoW.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JrymgD.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PhBvfV.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ifOl71.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16/fCT498.jpg

多毛的好好先生。大家記得嗎?
來到酒店,人也放蕩些。穿上昨晚跟好好老婆做愛時的裙子,還有看一眼摸一把就知是優質的開洞絲,乖乖的脫了袋毛,好好人夫在床上就變成我的老婆。忽法奇想,嘗試要測試他底線,拉屎後叫他舔屁眼,很聽話舔得津津有味。床上技巧又比之前成熟,軀體也比之前淫蕩。女裝後我還未碰他的身體,下體就緊緊的直立,摸一摸就流出口水來。口中喊著「老公不要!老公好猛!」就來高潮了!房費嗎?當然是好好人夫付。大家高興就好。


@_@lm 睇到一半先知係五十路大叔偽娘成個小鳳姐咁,好難想像係靚喎⋯⋯
有無示意圖[photo]lm

絕對唔是#no#

不過我發誓應承過Cindy唔可以貼佢
最多貼一個未來必定要攻咯嘅偽娘
可能因為對Cindy姐嘅念念不忘
心目中當咗以下偽娘係Cindy姐……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GBhp8c.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Et5hkb.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vTS3RI.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kI5K7d.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JUuB7n.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sWqMOz.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F7ax3P.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vmUdPX.jpg[/img]

啲人真係偽得好勁..


@_@lm 睇到一半先知係五十路大叔偽娘成個小鳳姐咁,好難想像係靚喎⋯⋯
有無示意圖[photo]lm

絕對唔是#no#

不過我發誓應承過Cindy唔可以貼佢
最多貼一個未來必定要攻咯嘅偽娘
可能因為對Cindy姐嘅念念不忘
心目中當咗以下偽娘係Cindy姐……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GBhp8c.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Et5hkb.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vTS3RI.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kI5K7d.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JUuB7n.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sWqMOz.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F7ax3P.jpg[/img]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15/vmUdPX.jpg[/img]

啲人真係偽得好勁..

#good2#


冇咩做上嚟推下post先[sosad]


冇咩做上嚟推下post先[sosad]

#hoho#


同样的地方! 同一张床上!

欲望这东西是越压抑释放的越猛烈!

最骚不过人夫!

还说床头结婚照里新娘是她自己就好了,甚至想穿上婚纱来做爱!

所以说欲望的闸门打开以后就再也无法关上了!

https://upload.cc/i1/2018/12/20/kN0JlP.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20/4eLurt.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20/M5rJpK.jpg

今次又是好好先生的家,在人夫的床上,他穿著自己偷偷買的、時髦一點的裙子,感覺是年輕了十年。床上活力也年輕了十年,就連性格也變成十年前的小淫婦。就幹你!感覺他將會成為我第二個性奴,第二個私人慾便器。看來是時候賜他一尾狗尾巴,真的要辦一次性奴聯誼會。


愉快的周末~本来只是简单的玩一下~没想到扩起来就来了兴趣~

跳蛋~肛钩~假Hi~一下全部进去了~

玩黑Hi的时候这个CD居然失禁了~超出预期的刺激~

看来未来拳交不是不可能!

https://upload.cc/i1/2018/12/21/I2Bwr4.jp
https://upload.cc/i1/2018/12/21/qHnCz6.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21/8XSOM2.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21/Z2vInj.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21/ylF45J.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21/YCeaI5.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21/V0eU3L.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21/jfIdMi.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21/zIypJr.jpg
https://upload.cc/i1/2018/12/21/9ioBp1.jpg

肉體來說,當然比不上其他美偽娘。但貪婪的欲望叫他變成一個蕩婦,看他在沙化上被Hi得像死魚一樣,玩得開心就好。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8/2/2019 17:46
今天貼文總數: 542 | 累積文章數目: 6,466,201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