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即日起停收SMS會員

香港高登討論區曾接納用戶以SMS註冊成為會員,惟發現不少人濫用SMS會員登記,註冊帳號只作洗版宣傳之用#kill2# 。為防止問題惡化,本站決定即日起停收SMS會員,並改行ISP電郵加上SMS認證。

新註冊規則如下:
1. 部份獲認可的ISP或學校電郵仍可直接申請帳號#good#
2. 由於部份ISP容許用家任意更改電郵名稱,所以我們會同時要求這些電郵用戶提供手提電話號碼,作SMS認證#adore# ; ......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絕地求生]高登真人版PUBG
31 個回應
密膠

第一章


「窿!窿!窿!窿!窿!!!」
除了被震耳欲聾的巨大聲響,最主要還是那要人不能安睡的強烈震動弄醒。

眼睛仍未張開,依稀記得昨晚與好友宵夜,回到家時已經天亮。「你地兩個都唔細架啦,快啲生翻個!」回憶中還是好友的說教。


***


「醒啦!」

「喂!快啲跳啦,如果唔係又打少一個!」

「先生們。最後半分鐘。」

「咁點呀?」

「唔理得咁多啦,拖佢出去!」

窿窿聲中,幾把不認識聲音在對話。期間,身體被正在對話的人搖著,但還是不想醒來。不過很快便知道他們口中的「佢」就是指我。我在因為宿醉帶來的頭痛中,被一左一右兩隻手臂架著離開睡得不太好的夢。

之後,只感到急勁的風勢由下往上吹來,叫人好不舒服。我不情願地、無力地張開眼,是白蒙蒙的一片。只感到身體正在落下。

有誰可以告訴我現在是甚麼情況?我是在跳樓嗎?但我好像從來沒想過要自殺……

不一會,身體雖然仍是不由自主的落下……

「最後兩公里,請打開降落傘。」

誰?我自然地摸一摸兩邊耳朵,都掛著耳機。之後白蒙蒙的一片退去,左右張望只見兩邊也有一個人在跟我一同直下。慢慢地,看見下方的田野。

「降落傘將自動打開。」耳機中的男人聲音是陌生的、無氣息的。

「蓬」的一聲,我想是降落傘張開。整個人好像在半空中被硬生生的往後扯。之後是慢慢的落下,我們三人並排著降落。越過山頭,田野風光愈來愈清晰,滿山樹影帶點枯黃,看似是秋意之中,好美的風景。半空中,雖然我決定不了前後左右,但三人之中像是有人控制方向。最後剛巧落在一個屋頂之上。

前方是一片山頭,右邊是海,左邊是一片農地。正好是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之感。


#good2#4    #bad#1  
標籤:
出文出得咁慢:o)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26/g9bUOG.png[/img]


出文出得咁慢:o)


睇緊譚慾英姐姐#lovex#


[img]https://upload.cc/i1/2018/12/26/g9bUOG.png[/img]

講故台呀傻強,擘大你隻屎眼睇清楚啦唔該[flowerfacex]


「密膠!」當我還在感受環海高山秋色美境,心中諗著「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之時,屋下二人叫道。

眼看他倆已經穿上帶有保護色的戰鬥服,手拿槍械,背上大包。一陣涼風吹來,我才發現自己只是穿著一條泥黃色底褲。

對了!昨晚回家後,在高登討論區中看到烈火霸仔關於PUBG絕地求生的貼子,內容大概是找手足一起組隊。

「快啲啦!」

「係咪霸仔?」我一邊從屋頂跳下一邊說,心想如果是遊戲就沒有甚麼好怕。

「呀!」我痛得抱住腿。

「攞去用!」其中一人說[img]https://forum.hkgolden.com/icons/142.gif[/img]

不用多說,眼前此人必定是有高登第一才子之稱的才子曲。心中的才子一直是能文能曲,四十開外對世事通達的智慧型俊男。但見眼前還不知年到二十有沒有,不停眨動雙眼張開口的小伙子丟下急救包,有一種理想與現實的違和感。不過我還是禮貌的道了謝。

「快啲去搵槍!」

「仲要搵車,依度係Z城。」曲。

「等陣,你地係咪曲師兄同霸仔?」

「係呀。快啦!」霸仔。


二人說話不多,轉身就走了。遊戲中隨時會出現敵人,我躲回小屋的房子中用了曲丟給我的急求包。正想在腦中整理一下現在是甚麼一回事時,耳機又傳來聲音。

「有敵人!小心!」霸仔。

「細聲啲,睇佢地應該唔知依度有人。敵明我暗,對我地有利,留意吓佢地有幾多人。」聽曲輕聲說著,連我也不自覺地緊張起來。他再說:「密膠,有槍未?」

「我…」

「唔好咁大聲。」曲。

「我仲係著住條底褲炸。」我也得輕聲點。

「唔使驚,我地距離你三間屋,敵人係我地前面。你自己搜吓屋先,不過小心有無人,見到有人唔好衝動,等我地支援。」曲。

「曲師兄,你又話未玩過嘅,睇嚟唔似喎。」霸仔。

「唔好講依啲住,我見到有三個敵人,應該同一隊,你見到幾多個?」曲。

「都係三個。」霸仔。

「有咩槍?」曲。

「一支散彈一支AK。」霸仔。

「有無菠蘿?」曲。

「一隻。」霸仔。


從他們的對話中,知道敵人中有兩個在同一屋內的一、二樓分別搜尋,另一個在別的屋子。看情況,對方不是新手,就是沒想過會有敵人潛伏。這是他們得出的結論。

「密膠,搜到咩?」曲。

「得支手槍。」

「有無菠蘿?」曲。

「得兩個煙霧彈。」

「曲師兄,二樓條友戇居居企係度,我諗應該係整理緊裝備。」霸仔。

「睇嚟唔荒識玩,唔使理佢住。」曲:「見唔見到另一個跑緊入屋搵佢地?」

「見到。」霸仔。

「我數三二一,一齊開槍。」曲:「三……二……一……」

耳機中響起一陣槍聲後,曲再講:「霸仔,唔好殺佢住。」

「仲唔殺?佢爬緊入屋啦。」霸仔緊張地說:「二樓果件都落緊嚟。」

「啱啦,爬過去,抆定菠蘿。」曲:「你掟左邊窗我掟右邊窗。」

「好計呀。」霸仔。

三……二……一……之後就是幾乎同步的爆炸聲。

「殺呀!」


耳機中傳來混亂的槍炮聲,慢慢地,由激烈變成零星,過程只不過十數秒。從他們對話中得知,結果是二對三大勝。但也受了點傷,包紮後在整理裝備。

「密膠,有槍未?」霸仔。

「都係得支手槍。」

「渣ga!」霸仔。

「依度有支輕機,用住先。」曲。

「係……好似有人……」正當我回話之時,看到有一人鬼鬼祟祟的下山來。此時我正在屋外。

「唔好怕,趴低等我地。」曲。

我依曲的吩咐,立即趴下。但好巧不巧,對方就在我邊邊跑過。

「膨!膨!膨!」我把手中的P1911的子彈完部發射,那個在我頭上走過的人變了一個盒子。

「咩事?」霸仔問。

「攪掂。」

「係咪即刻變盒?」曲。

「係。」

「睇嚟佢地四個係同一隊。」霸仔。

我從盒子中拾得了一些裝備。最重要是一支衝鋒槍和一個八陪鏡,還有個一級背包。之後會合他們二人。


第二章


「又話唔識玩?」雖然霸仔輕鬆地說著,但大家也小心地在小屋中的二樓貼牆坐下,一邊整理裝備一邊還要留意窗的對面。由於Z城位於整個地圖的最西北,而剛剛我們已經仔細地搜索過西北面的房子,現今正處於Z城的中央,所以三人都背靠西面和北面的牆壁去觀察東南方。這是曲師兄提議的,霸仔也覺得這安排好得無可挑剔。

「開始之前有briefing。」曲還是眨動雙眼,就算不說話時嘴巴還是天真地張得大大的。

「咁就識玩?果然係才子。」霸仔說著對曲豎起姆指#good2#,再對我說:「你又攪緊乜?」

「換子彈囉。」因為剛剛把手槍的子彈全都射光。這時我才曉得入子彈跟遊戲中不同,不是點一點屏幕就可以了事。

「渣ga!」霸仔說著教了我怎麼更換。

說難不難,說易也不算易。我把玩了手槍一會,再練習一下衝鋒槍的更換方法,之後他們給了我一技輕機槍。

過了一會,大家也整理完畢,而我也大概掌握了換槍換子彈的方法。

觀察了一會,東南方的屋子也不見得有動靜,曲攤開地圖,點出我們現在的位置。說到地圖,也是跟換子彈一樣,不是點一點屏幕就跳出來。雖說看似是普通的地圖,但曲師兄的地圖上亮著兩個紅點。我們研究一翻後才確定是紅點所表示的是剛剛被他殺掉的兩個人,而地圖背面也有兩個名字。我的地圖上,也有一個紅點背後也有一個名字。


「小心,散開。」曲說著和霸仔分別躲到左右兩邊的牆壁。再說:「我地殺得三個人,即係有一個唔係我地殺……估唔到黃雀在後。」

「點算,我地位置好不利,毒網一收就大鑊。」平常在偏遠的Z城降落,第一時間是找車子,之後才是搜屋找武器裝備藥物等等,毒網一收就要落跑。但現在除了車子未找到,還有不知明敵人。

「照我睇又唔便咁絕望。」霸仔解釋道:「計翻時間,平時毒網已經收咗幾次,我諗依度同game入面有啲唔同。」

「霸仔講得啱。」曲冷靜的說:「先靜觀其變。」

「對方咁冷靜,一定係高手,唔好自亂陣腳。」霸仔謹慎地說:「留意窗外動靜。」

我們三人都留心著自己對面的窗戶,而我負責的是東邊牆壁上的兩個。叫人緊張的氣氛,大家一時無語,有的只是風經過萬山黃葉的聲與影。如是這般,也不知過了十分鐘還是二十分鐘,更可能是一小時。直到樹的影子愈縮愈小,才想到已是正午,大家肚子也相繼發出饑鳴之聲。

「開始到依家,三個幾鐘啦。大家真係會肚餓,我諗依個唔係game咁簡單。」聽曲師兄的話,我一直想問現在是怎麼一回事,但戰鬥之中又不好發問,只好把已經說到嘴邊的話硬生生吞回肚中。他再說:「啱啱見到某幾間小屋廚房有食物,仲有自動售賣機。我諗依個戰鬥同你地平時35分鐘嘅唔同,大會應該有安排食物比我地充饑。咁啦,霸仔對依個game最熟,我同密膠去搵吓有無嘢食,你負責觀查四周保護我地。」


「好!」霸仔和我同聲應允。之後我跟隨曲師兄在霸仔可保護的範圍下,在附近的屋子搜索。果然如曲所料,廚房和櫃子也有些乾糧,自動售賣機也有飲料和杯麵,按鈕就丟下來,還不用投錢進去。一切順利。

為免弄出聲音,我們連水也不敢燒,只吃些肉乾和麵包。充饑後,休息時,大家在議定逃生路線。

我們三人細心整理之下得出結論,路線只有兩條。
其一,浴著海岸直闖東邊,差不多是地圖正上方的S城,優點是一條公路不用轉彎抹角,缺點則是路程搖遠;
其二,是撓過南方的山路到達G港,好處是比較近,就算是找不到車子也可以跑過去。

「問題是車子,如果要跑去的話,唔好話中途好易比人伏擊,收網都毒死。」霸仔。

「車的話我地啱啱見到架三人車。」曲。

「曲,你未玩過個game唔知,三人車好難渣。」霸仔:「如果比人伏,要走山路真係控制唔到。」

「……」

「不過咁都好過無。」霸仔嘆一口氣,再說:「最理想係向S城收圈,我地渣部三人車,如果途中見到有車可以換,加上運輸機係由左下飛到左上嘅Z城,相信位於中間地帶嘅S城可能未有人,仲有機會有靚裝。」

「好!」

「唔錯。」曲。

「我將桶油放定係門口先。」霸仔。

「我諗…唔使啦……」當我無意之間看到手中地圖出現藍色毒網時,北邊窗外不知何時鋪天蓋地張開電網。

「帶齊裝備,走!」霸仔冷靜地說:「唔便緊張,第一次毒網唔太厲害,而且郁得好慢。」

「係,大家注意四周,唔好自亂陣腳。」曲。


背好背包,再把手槍插在腰間,就跟他二人一起衝到三人車前。霸仔負責開車,初時他也駛得不好,左碰右撞了一會。幸好順利離開了懷疑有敵人最危險的城區,上到大路。

一路上我們猶如驚弓之鳥,任何風吹草動也大呼小叫,幸好一路無事。而S城正好落於毒網收縮的範圍的邊上,更加是幸中之幸。一般來說,為了有充分時間逃離下一次收網,大家都會選擇走到比教中心的地方,或橋頭或海邊進行伏擊。而對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我們來說,S城正好可以避開人群。

「仲未到嘅?」我問。因為遊戲中,Z城駕車到S城只是幾分鐘時間。

「無錯丫。」曲師兄看著地圖中代表我們的藍、黑、白點,的確在正確的路上移動。我想,這真是現實世界嗎?真的可以做出如遊戲一樣的地圖嗎?

一路無事。漸漸間,我們放鬆了戒備的心情,開始聊聊天,看看風景。聽他們說,我是醉得被人抬上機,因為吐得衣褲都髒了,所以登場時只剩一條底褲。

「照道理,應該係四人一隊,仲有一個呢?」為了不再說我的醜事,扯開話題。

「我諗係機上同我地一齊座嘅矮仔。」霸仔一邊開車一邊說:「我記得係分開五架運輸機同一路線,每機五隊二十人。過咗G港後,其他人跳哂出去,佢可能見你仲嘔緊就自己跳咗。九成九係佢,又毒又矮!」

「大難臨頭各自飛,更何況我地本身又唔係咩朋友,都唔可以怪佢。」曲收起地圖再講:「霸仔你都係專心渣車啦。」

「都係我唔好,攪到你地打少個。」


「哼!有我烈火霸仔係度,今日就帶你地食雞啦!哈哈!」霸仔:「但係地圖上唔係可以見到代表大家的點咩?」

「可能佢已經……唔使估啦,原來可以隱藏自己。」曲翻轉了地圖,他點一點「隱藏標示」四字後,我的地圖中代表他的白點消失。他再說:「正所謂百世修來同船渡千世修來共枕眠,今日我地可以並駕齊驅都算係一種緣份。」

「實不相暪,曲師兄、霸仔,小弟仰慕久已,如今日大難不死,願結為異姓兄弟。」

「好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就等我地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霸仔豪邁得不顧前路,回個頭笑著說。

「同生共死……好!」曲。

說著閒話時,烈陽已過中天。山明水秀之間,日光躲在白雲密林後。若非處身於百人廝殺的絕地求生中,真想好好享受海浪的澎湃、微風的清涼。

「嗯!前面好似有部車!」我說。

「有咩?」駕著三人車的霸仔盡力把身體向前,伸出頭。如果可以的話,我想他會把雙眼也突出去。

「密膠,好眼力。霸仔睇到未?」曲。

「見到啦,準備換車。」霸仔說著減慢速度,把車撞在附近的大石上。再說:「唔好收槍,快!」

一路上無風無雨,大家也愈來愈鬆懈,聽到霸仔的話才懂得拿出槍。但已經遲了一步,我們被人伏擊,車子是利誘。槍林彈雨下,我未及反應就被打趴。


又寫啲咩濕勁文:o)


又寫啲咩濕勁文:o)

真係幾濕勁,梳#adore#agy


好奇一問,密膠以前係咪讀文學?


好奇一問,密膠以前係咪讀文學?

唔是


第三章


痛……我躺在地上看著自己正面的七八個血洞。雖說是遊戲,但這樣迫真的傷口,這份痛楚的感覺,也太誇張了吧,絕不是開玩笑。在我奮力爬去回去大石時,曲師兄打倒一個敵人,但也同時被打趴。

「我都攪掂咗一個,最多仲有兩個,你地兩個頂住!」霸仔在大石後作出還擊。

「唔好理我地……對方下一步一定掟菠蘿。走!」我勉強說著。因為不是網上遊戲,看不到生命值,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撐下去。在我身旁的曲已經是奄奄一息。

「你當我烈火霸仔係咩人?」霸仔說著拔出手榴彈,用口咬開保險針,再說:「啱啱先講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之後他把手榴彈胡亂的拋出,掆上AK47一邊發射一邊大喊:「同生共死呀!」

真的會死嗎?在遊戲中的死亡是真實的死亡嗎?不會吧!畢竟只是遊戲,但那血洞的痛楚卻又是那麼真切……

我倆趴在地上看著最後的希望和對方駁槍。幸運地,霸仔的AK47打倒了其中一個,但也中了槍。我們怎麼估計得到,霸仔如此勇猛,槍頭立時對著另一人。

「咔嚓!」霸仔放了個空槍,沒子彈了。當我們三人想著天亡我也之時,對方剩下的最後一人腦袋忽然爆開。我們三人呆了一下,一秒後霸仔才醒過來說:「唔好理咁多,我救曲師兄先,匿埋石後面唔好郁!」


原來,康復的痛楚跟受傷時的痛是一樣。但槍傷只是一瞬間,而治療的時間慢長,叫人真的想要放棄。每一秒也想喊出來,但一想到會暴露位置,只好咬緊牙關強忍。

「男兒流血不留淚。」雖然是一句很老套的話,但這是我少數記得亡父的教誨。

「大丈夫……咳該!」我試著用歌曲忘記痛楚,但吐出血來:「一生要……要經過……」

「困難磨練共多少……」剛剛痊癒的曲接下去:「大丈夫一生要幾次落魄失望與心焦!」

「冷雨狂風歷盡人格更光耀!」霸仔唱著時緊握我的手說:「頂住呀!」

「立地頂天漢子心裡…」曲也握著我另一隻手。之後我終於忍不住眼淚,跟他們一起唱出最後一句:「磊落永不折腰!」

「嘩!好向左走向右走基呀!」我講。

「Hi 你!」霸仔。

「哈……開頭仲話怕比人發現!」從曲的笑容來看,他的痛已差不多了。

「行得未?」霸仔。

「等你呀。」我講。

「咁依家點?」霸仔望著曲說。

「我諗緊啱啱幫我地嘅係敵人定自己人。」曲思考著說。

「如果係敵人,襯我地攪咗咁耐,已經可以收我地皮。但如果係第四位隊友,又做乜要匿匿埋埋,藏頭露尾。」霸仔。

「會唔會係專登放我地一條生路,跟住我地等我地幫佢開路,引開敵人注意?」這是我以前在遊戲中聽到一位高手的打法。

「仲有一個可能,佢係唔習慣同人合作嘅獨行俠,係未有百分百信心可以殺哂我地三個時都唔出手。」霸仔的說法也有他的可能性。

「無論係點,佢都一定係高手。」曲。

為了防範未知明的敵人,之後我們分開三次去拾地上的四個盒子。就連搶車時,也是霸仔先把車子駛到山波後,曲才跑上去,我來斷後。好容易,我們才齊齊整整的坐到剛剛差點把我們弄得全軍覆沒的殘舊車子,繼續上路。


剛剛的經歷,真可說得上是死過翻生。因此,之後的路程,雖然也有說有笑,但大家也多了一份警戒心。

「有人。」但他們看不到,我再說:「佢趴咗係石後面,以為我地見佢唔到……咁我地將話就計。霸仔,我地扮見佢唔到,去到舊石前先掟彎剷死佢。」

「識玩喎!」霸仔笑著說:「係未貼住石後面?」

「係!」我話音未落,霸仔已經撞死了對方。我再說:「曲清落車執嘢,我匿埋石後面,霸仔唔好落車。」

曲師兄下車不到五秒就說:「走!無料到。」

我們的行動迅速、決判、合拍。如果在外人眼中,一定會以為是身經百戰、充滿默契的夥伴,大家回到車上也沾沾自喜。

之後的路上,一路順風到達S城。但大家心中也是想著跟在身後,未知敵友的人。就如眼中釘肉中刺,叫人除之而後快;又或如背脊正中央,摸不來抓不到的癢處。所以,在S城邊上找到安全的落腳之處時,我們三人也是默不作聲。


雖然還未到黃昏時候,但日陽差不多落下。我們正躲在S城邊上的屋子,西邊的窗上射來一點點剩餘日光。

經歷過生與死的邊緣,大家心靈上都耗盡氣力,三人都沒有說話。整理裝備、打點食糧、觀看地圖,大家看似也在專心做必需的事,但心中也清楚對方的想法------不知敵友的在後黃雀。

「睇嚟可能要夜間戰鬥,搵吓有無夜視鏡。」霸仔。

「平時如果要打夜晚,一定會有夜視鏡,但係我地打咗大半日都無出現。」我說。

「如果真係要天黑之後打,無鏡好大鑊。」霸仔。

「照你地咁講……」曲說:「搜咗屋先算……」

因初到貴境,人地生疏。我們依曲的說話,三人一起行動,除了要防範可能比我們先到的敵人,還要小心黃雀。S城說來不大,規模跟Z城差不多,西邊只有幾間小房子,東邊分上下兩區各有八九間。日落之時,我們已經搜索完東邊上方的一區,落在東西區交界的大屋中。

「停止殺戮時間,30分鐘後。請到建築物內休息。」耳機中仍舊是陌生的、無氣息的男人聲音。

「咩事?」曲緊張地說:「你地平時都有依啲嘢?」

「點會,平時一場最多35分鐘。」霸仔:「唔好理咁多啦,依30分鐘守住屋先啦。」

「停止殺戮時間,20分鐘後。請到建築物內休息。」

「停止殺戮時間,10分鐘後。請到建築物內休息。」

「停止殺戮時間,5分鐘後。請到建築物內休息。」

「停止殺戮時間,3分鐘後。請到建築物內休息。」

「停止殺戮即將開始,所有攻擊武器無效化。生還人數67人。請各位好好休息。」


好奇一問,密膠以前係咪讀文學?

唔是

咁你平時一定睇好多書


好奇一問,密膠以前係咪讀文學?

唔是

咁你平時一定睇好多書

一直有睇,不過唔算多,做乜咁問?


下文呢?[sosad] [sosad]


新手玩槍應該子彈都唔識換xx(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8/2/2019 18:23
今天貼文總數: 538 | 累積文章數目: 6,466,197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