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有關帖文題目顯示香港字問題

一直以來,不少會員反映討論區帖文題目未能正常顯示香港字,由於此項更新牽涉整個系統,故一直未能完善。然而我們明白各會員對此有一定需求,決定於星期三早上7時短暫「熄登」更新系統,解決題目顯示問題,預計需時兩小時。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更新完成後題目將支援香港字、大部分日文及韓文字體,字數限制將由現時25個全形字符增加至30個。與此同時,討論區桌面版將增設M版現有的回帶及追蹤功能,發表頁面的題目輸入位置亦會加入字數提示功能,希望能改善大家的使用體驗。

香港高登討論區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我擁有隨意患病的超能力【超級英雄:病君】
324 個回應
之前又話有幾十個英雄?而家得返12個?

個個位係開發little bruce 之前㗎[sosad] [sosad] [sosad]

十二年前嘅數字嚟㗎O:-)


第九章

「是個每天可以令對方忘記一件事的超能力,女生因為向心儀同學表白失敗,尷尬的她於是幾經波折找到可以令人失憶的超能力販賣店…」發言的是美國大型動畫工作室Ola的新任動畫導演爾貝克(Daniel Baker),「…得到能力後,所有尷尬的事都可以隨意消失,她決定每天都向男同學表白一次,每次失敗又會向對方施展能力,令對方失憶…」

會議中除了有公司的管理層,還有幾個項目助理,其中一個正是珍妮。珍妮很想立即打辭職信,離開這個玩弄感情的丹尼爾,但這是自己爭取多時的助理工作,作為經驗不多的助理,她給自己至少三年的時間。

會議完結,丹尼爾再次投入他的創作故事,辦公室內總會放幾支酒,好給丹尼爾刺激一下靈感。由於珍妮的設計能力極高,她於是被安排負責人物的外觀設計,由主角少女各種可能的造型,到其餘角色及神秘反派的造型,還有故事的場景,管他最後有沒有這個角色,管他最後用不用這個場景,能令管理層相信故事,喜歡故事的東西都要畫,這也是珍妮的工作。這是丹尼爾第一個負責的項目,故事發展初期丹尼爾特別需要珍妮,亦因為這個原因,令兩人的相處時間大增,過往在兩人交往的三個月裡,珍妮覺得這是天下間最好的安排,但現在,珍妮恨不得被投閒置散…

「將所有管理層的回應都做一個報告,明天早會前交給我。」丹尼爾一身酒氣,在車子上解開自己的領帶,外邊下著大雨,風也有點大,丹尼爾只想早點回家。

「這不是唐納負責的嗎?」珍妮愕然,駕著的丹尼爾的車子,她今天最後的「任務」是幫飲醉酒的丹尼爾把車子駕回住所,自己再搭計程車回家。

「唐納負責甚麼?」

「…他負責每次早會的…」

「要是他負責甚麼到你管,那你就負責他,不是我負責他吧」丹尼爾冷語,「你負責我叫你做的事,不是負責八卦誰負責甚麼工作。」

珍妮氣結,沒有作聲,車子內只有他們兩人。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但我不會因此而優待你…」丹尼爾繼道,「…安份的做好工作,你好我好…風大雨大,大家已經同一架車,離開對你也沒好處吧…」

丹尼爾沒有因為被珍妮拆穿偷情而畏懼了她,雖然這對正在上位的導演而言絕對是醜聞,但處理三角戀他駕輕就熟,如果珍妮向公司投訴,甚至向記者公開,丹尼爾事業短期內或有損害,但相對珍妮亦一樣,因為沒有人會敢起用她,一個有桃色背景的助理。

泊好丹尼爾的座駕,那是架高性能的房車,丹尼爾的最愛。珍妮撐著傘子,登上一架計程車就回家,她沒有去睡,直接把管理層等人的回應做成報告,天很快就亮。珍妮當然有一秒想起過病君,也有想過到天台,但她當然沒有,因為病君早就走了。病君用韋凱恩(Kane Wai)的名字向珍妮介紹自己,那是他這趟旅程用的假名,珍妮心血來潮,在網上搜尋著韋凱恩的名字,「怎麼這個人連Twitter,Facebook和LinkedIn 都沒有…」,珍妮是這樣想著。

午飯時間,丹尼爾又醉了,珍妮又要駕著丹尼爾的車子出去執行「任務」,這次是入油。


同一個晨早,病君再次到一個紐約市的高樓上看日出。他沒有等到自己的右大腿痊癒,他大約一星期左右就離開英雄聯盟總部,因為那裡根本沒甚麼好做的,萊利先生仍未承認自己的能力,所以不會安排他做任何事,再者,萊利先生不準他離開隨意走上地面,那是因為對基地位置的保密理由,這對病君是個重大的事情,因為他不能看到每天的日出。

由他離開基地後,每天都會到不同,但又在附近的高樓天台看日出,雖然帶傷的他要偷入天台是有點困難,但他仍然堅持這個習慣。從那次之後,他總會留意有沒有人在天台向自己呼叫,更準確是在八十八層高的那一個天台呼叫,那當然沒有,因為在珍妮眼中自己已離開紐約。天很快就亮,病君有一秒也想起過珍妮,望著珍妮工作的那座大廈,這天她工作怎呢?病君心血來潮,在網上搜尋著那座大廈,能通向天台的公司就只有Ola動畫工作室,「她負責甚麼呢?」,他是這樣想。

此時,病君發現自己生病了,他身體的一種傳導物質突然變低了,那是血清素(serotonin),這是甚麼病呢?強迫症,焦慮症的一種。

下午到了,病君又在百無聊賴,那幾個金屬生命體怎樣呢,萊利不再讓病君得知消息,就是怕病君偷偷去了解。病君想得入神,此時一架車子使至,差點把病君撞倒,那是丹尼爾的車子!?

丹尼爾的車子花了,病君沒有事,但見步出來的竟然是珍妮。

「你沒事嗎?凱恩…」

「沒事,對不起,你的車子…」

「不緊要,不是我的。」珍妮一笑。

病君訛稱自己因為腳傷而延遲了回港的時間。兩人這次終於交換了電話,珍妮趕著駕車回公司,兩人道別。病君忍不住回頭,車子已經轉了彎。噢,血清素又低了。

病君想著,原來愛情,像強迫症。

第九章完。


O:-)


仲未有更新?


push


仲未有更新?


今日未有[sosad] [sosad] O:-)


push

#yup# #yup# O:-)





#good#



O:-) O:-) #yup#


#good#

#yup# #yup# O:-)


第十章

大窩凼旁邊草地第一個異能人走著,她能夠用鼻子與世間萬物溝通,其實她所謂的世間萬物只得兩種,一種是生物,一種是植物。氣味不能騙人,她可以透過荷爾蒙,嗅出人類,以至所有生物的喜怒哀樂。至於植物,科學家只知道植物懂得用氣味去傳遞危險訊號,但其實並不只於此,植物可是能夠散發更多不同氣味去說話,她就是用此方法去嗅出植物的感受。她是一個日本籍的美女,夕子。

夕子用鼻子嗅一嗅,「殘存的樹木說,三個多巴多安族人去了東方。」

貴州軍方禁地,軍官帶著第二個異能人走入一敞大的冰房,一具具蓋著白布的屍體就放在架上,那是中國軍方臨時建造的停屍間。Electric Boy的屍體早被蒸氣蒸熟,其他的屍體亦不惶多讓。異能人走入,在其中一具死屍上摸了一摸,那是一具比較完整,沒有完全燒死細胞的屍體。他能閱讀所有生物,或已死的生物曾經存在過的記憶,只要牠們有記憶系統。他是個來自美國的黑皮膚老伯,弗里曼。

弗里曼摸著屍體,「死了的軍官說,他們要在地球建立自己的村子。」

貴州天眼,外邊插著中國軍方禁地的牌子,三數個軍官就站在門外,此時,第三個擁有異能的人終於來到。軍官帶領著異能人走入核心,第三個異能人看著四周,他的眼睛眨了一下,虹膜由啡色變成紅色,掃視了四週後,再眨一下眼睛,虹膜由紅色變成黃色。她重覆多幾次這套動作,眼睛依次序是黑色,藍色,金色和256隻小眼的複眼。

「謝謝你,Electric Boy,你走吧。」第三個異能人說。

「怎麼了,隊長?」夕子透過耳機問。

「你先別吵,隊長有消息自然會說。」弗里曼透過耳機答道。

「你們的任務已經完成,『情報』小隊先解散吧…」第三個異能人說著,「這次你們處理不來。」

「隊長!」兩個小助手異口同聲。

「在256個相似的平行時空中,Electric Boy全都敗了…」第三個異能人續道,「這次我看不到可能性…」

第三個異能人是個英藉的小伙子,超級英雄God Eyes,這個情報小隊都是由他組成的。他是個擁有總共13種異常視力的異能人,13是個不祥的數字。他的能力分別是『溫度』、『鷹眼』、『細菌』、『輻射』、『夜視』、『透視』、『靈魂』、『成份』、『基因』、『答案』、『上帝視角』、『平行時空』、『歷史』。比較特別的有三個,第一個是『答案』,施咒後可以看到解決問題的關鍵方向,可惜上一個謎題未解決就不能再發動,他仍有問題未解,所以『答案』能力未能使用;第二個是『平行時空』,他能看到所有相似情況的『平行時空』,看看其他英雄有沒有解決的方法;第三個是『歷史』,他能看到每一個地方發生『歷史』的每一刻,所以他知道中國歷史上那幾個皇帝真的昏庸無道,所以他知道每一個人類宗教裡所謂神的真正起源,由星球形成開始,God Eyes是地球上惟一看過地球,甚至整個宇宙出現的瞬間的半人類。


四天前God Eyes 已經用『鷹眼』配合『歷史』去看35億年前的保加利亞石室,他就躺在地下石室室頂,浪漫地遙望星塵,看著多巴多安族人如何遺下相信是罪人的三個族人離開地球,他不懂外星語言,所以只能用猜的,三個族人應該也是個可憐貨。God Eyes仰望族人飛出宇宙,直至『鷹眼』看不到的距離。宇宙歷史說,多巴多安族人是在大約10億年前,嘗試入侵其他星體時被殲滅的,如果想看到多巴多安族人的弱點,似乎要去到那邊去。God Eyes是個只收集情報,沒有其他打鬥異能的超級英雄,他想著,真的要去那個數萬億光年外的地方,去看多巴多安族的弱點嗎?地球人根本沒有這種科技。

「叮」,英雄總部,萊利收到God Eyes 的『情報』。

「可抵抗的溫度最高為攝氏2500度;暫時未探測到輻射…」God Eyes向萊利報告著,「…鎢金屬;Electric Boy說他們可以隨意轉換成不同金屬結構,在Electric Boy發現之前,轉換金屬提高了熔點,避開了他產生的熱力;他們到貴州主要是利用天眼;Electric Boy 全敗。」

「是個必定存在金屬的類型。」萊利想著。

「現在,他們已僑裝準備離開中國…」

「他們要去那裡?」萊利問道。

夜深,工廠內,保安來回巡視。月下,刀光一閃,一把小刀在保安項喉輕輕鎅了一下,保安安靜的倒地。黑影安放好屍體,進入工廠,見停泊在倉庫的正是一架又一架架的飛機,黑影走入,見是桑巴。

一艘來往中美的貨輪內一個大貨櫃裡,傳出極微的音樂聲。一輛走私的房車停泊在貨櫃裡,見約翰遜躲在房車之中,開動了房車,調低了車裡的座椅,靜靜的聽著地球人的音樂。

廁所內,一個伯伯衝入廁格如廁。此時,見到旁邊的廁格有一個人跳起,從廁格頂部的空間走入隔壁,一輪掙扎聲,廁格門開了,伯伯從容的走出,並登上飛往美國的登機閘口。廁格內,遺下是一個沒有臉孔的身軀。

三個多巴多安族人為了不被發現,決定分三條路線進入他們的目的地。

「他們的目的地應該是美國太空總署…」God Eyes 回答,「…『情報』完結。」

第十章完。


#yup# #hoho#


夕子只係單方面接受資訊,應該唔算係溝通啦


夕子只係單方面接受資訊,應該唔算係溝通啦

你又啱,呢個位我諗諗,係紙言到修改


#yup# #hoho#

O:-) O:-)



呢個post就係成功例子
請支持高登開設精神台#yup#




呢個post就係成功例子
請支持高登開設精神台#yup#

嘿! 精神!


追到live了 推一推



呢個post就係成功例子
請支持高登開設精神台#yup#

嘿! 精神!

請問精神台是甚麼?我search 咗一陣都唔知係咩?[sosad]


追到live了 推一推

今晚有O:-) O:-)


第十一章

「母體是偉大的。」那是個有關『免疫系統』的演講,馬醫生對著來聽演講的各科學者們說,「試想想,如果基因記錄的不只是生命的架構,而是連生命個體的經歷都記錄下來,我們就能從遺傳中得到完美的免疫系統…」

人類的免疫系統存在缺陷,它不能將母體的免疫記憶完整的遺傳下去,那是因為基因不會記錄生命個體的經歷並遺傳下去所至,於是每個人一出生都要打不同疫苗,去預防各種早就該滅絕的病毒。

「請問…」學者舉起手,接過咪高峰發問,「如何可以令基因改變,去達至這個效果?…我意思是…你說了近半小時的空想…卻沒有實質的理論…」

馬醫生相信基因會隨環境而進化,只要長年累月存活於高菌的環境下,為了生存,基因就會進化,讓更完整的免疫系統遺傳下去,但要怎樣實行呢?人類生命週期太長,只是打了二百年的疫苗,始終不足以令人類進化。馬醫生很想為人類做一點事,經過近八年的測試,他的研究仍是沒有進展。

「是研究方向出錯嗎?」一個研究生衝口而出,氣得馬醫生將學生趕走。馬醫生重新審視研究,一直都想不通,直至他遇上徐凱玲,一個天生的病原體。

「甚麼!?紐約沒有好吃的?」珍妮大叫!

紐約的唐人街,無論甚麼時候,中式餐館都總會燈火通明,並且散發著陣陣中菜的氣味,沒有貶義,我是真心喜歡中菜的。

「無知的笨蛋!要不是現在夜深,我一定帶你吃盡紐約!」珍妮續道。

「你工作都這麼忙嗎?要到這麼晚下班?」病君笑笑想著,其實也不用這麼大反應,我只是簡單說說我對紐約的看法。

珍妮是個比較多話的女生,爽直的性格讓她沒太多顧慮,她一開口就把公司裡丹尼爾如何折磨她,以及他偷情的事蹟講了一遍,原來丹尼爾偷偷搭上一個女明星。那是個當紅的女星,她很可能會當丹尼爾新動畫的配音,丹尼爾為了事業,出盡全力的追求女星,女星入世未深,最後答應交往。

「那你呢,你又是做甚麼的?」珍妮問。

「我…寫故事的…」

希望將所寫的故事拍成電影……其實這是病君這趟用來騙取絕症基金的理由,事實上他這刻想當的是超級英雄,但這又怎能說出口呢。此時,一隻小曱甴在其他客人的腳底走過,嚇得旁邊一陣尖叫,使得店員要出來捉曱甴。

「你有聽過嗎?其實每間餐廳都會有曱甴,只是白天分散在不同餐館,但一到夜晚,就會聚集在唐人街,因為只有這裡營業,亦因此,這裡才會給人骯髒的感覺。」

「曱甴總是髒髒的…」病君想著,「你怕曱甴嗎?」

「有誰不怕…」珍妮大笑,「…那些醜陋的害蟲,哈哈哈。」

病君嘴裡笑著,心裡嘆一口氣。

「對了,你能幫我一個忙嗎?」珍妮活潑的展現著笑容,那是個有點詭異的怪笑,病君想著,這個女生究竟在打甚麼鬼主意。


一間裝修公司,一男一女的蒙面賊人打破了玻璃,店子隨即響起警報聲!兩男女快速闖入,走到油漆櫃前,兩個人四隻手就偷走了四罐油漆。

「快點,不要驚驚慌慌的!」那個女的大叫,她兩手各抽一罐。

「這樣…可以嗎?」男的傻傻的問。

「當然不可以!你這個笨蛋!」女的邊笑,邊再從櫃子裡取出兩對勞工手套,再塞進褲袋。

男的於心不忍,於是從錢包裡取出兩百美元放到架上,再抽起油漆想著逃走。笨手笨腳的他碰得整間店子的東西東翻西倒,又打瀉了一罐藍色的油,男賊於是又從錢包取出二百美元,然後急急跟著女賊逃走,女賊看得傻了眼,心裡一陣偷笑。

丹尼爾的大屋外,四罐油漆放在地上,丹尼爾的愛驅就泊門前。

「真的?」男賊問道。

女賊雖然蒙了臉孔,但露出的雙眼像月牙般微微向下彎,展露笑意,男賊想著,這不是天真的笑容,這是一記奸笑。女賊打開油漆,就照頭潑向丹尼爾那高性能的房車,痛快!就當是小懲戒吧,誰叫你對愛情不忠!男賊一笑,於是又為女賊開了第二罐油,他們就這樣一罐又一罐的倒向車身,連死氣喉都被裝滿漆油。丹尼爾的房車弄得五顏六色,明明高檔的房車,頓時變成了充滿藝術性的Andy Warhol 變色畫作。兩人弄得一身油漆,女賊笑著,兩人玩得不亦樂乎。

民居天台,病君脫下沾上油漆的衣服,換上剛剛由服裝店偷來的衣服,當然他又有付錢。雖然這個天台位置不高,至少風景依然開揚。此時見珍妮也換了一套新衣服,從後樓梯走出來。

「你真膽小。」珍妮笑說。

「你知道嗎?香港是最全球罪案率最低的市城之一,」病君笑說,「我們不習慣犯罪…」

「那一定是個不快樂的城市…」兩人手上仍沾上油漆,珍妮邊脫下手套,邊笑道。

「快樂不是建立在這些事上…」病君反駁,「雖然我們快樂指數也偏低…」

「剛剛…好玩嗎?」珍妮邊問。

病君點頭,「明天怎麼辦?」

「夠了…不要再說掃興的事!你應該學學如何享受當下!」

「我懂了。」病君笑而不語。

天又亮了,兩人再次一同觀看日出,珍妮輕輕搭在病君的肩膊,病君一笑,也輕輕拍了她背脊一下。兩人相視而笑,靜靜欣賞著那日出,日光俏俏為兩人染色,而照不到陽光的背脊和肩背,就有對方的掌印。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4/4/2019 4:26
今天貼文總數: 406 | 累積文章數目: 6,491,331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