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將已解封的舊帳戶升級高級會員

我們上年12月曾解封部分只輕微觸犯版規或懷疑被駭的帳戶,但有會員反映一些於2009年前登記的舊帳戶在解封後未有自動升級為高級會員,現在我們已將該批帳戶升級,謝謝。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不定時更新]遊俠誌3
29 個回應
寧教人分妻

Member
#good2#0    #bad#0  
標籤: 原創
第四十五章:完成不了的劍訣

  「哦......啊......」左仲書整個人"大"字型的躺在牢房的正中間,目光呆滯望著天花。

  「你今天又怎樣了?」步子遼打開了天花的鐵門,沿著鐵梯慢慢爬下來。

  「想不通啊......」左仲書的聲音從他微微張開的口中傳出來「明明都已經將幾種不同的武功的巧妙之處和精髓,完美的和我一位朋友的劍法完美融合在一起......」

   原來左仲書正在為編寫燕巧兒的劍法而煩惱。

  「你是說你那一個無名的劍法?我都把這個衙門內,所有查封得來的武學書藉給你研究,上次更是和你對練過,看你的樣子怎麼很像在說那個無名劍法還未完成?」步子遼問道。

  「首先我因為身子問題而不能習武,半點內功也學不了;第二,誰會估到閣下作為一個捕快,竟然連點武功也不會?」左仲書坐了起身,抱怨道。結果有神風捕快之稱的步子遼,也是和左仲書一樣並不會任何武功。

   看樣子真的如左仲書所料,眼前這名強壯的捕快,是因為有風十三人的獵犬 - 聶安寧的協助才能有現時的名望,而非靠自己的本領。

  「我抄寫過江湖上無數的武學秘笈,由街邊的小貓功夫到不同門派的獨門絕技,甚至奇人異士的把戲技倆,更奇怪的招式套路我也見過。唯獨我這一本集大成的劍法卻出現了奇妙的違和感,感覺像是每一招都缺少了甚麼東西。」

  「嗯?雖然我完全聽不懂,不過我倒是認為......」正當步子遼打算提出意見的時候,牢房出面突然傳出了巨響,並且接連有幾次爆炸的聲音,爆炸的威力大得可以將步子遼和左仲書整個身體彈了一下。

  「我們知道左仲書和叛徒聶安寧躲藏在這個衙門內,要是不把他們兩人交出來,我們就直接把這裡以及方圓十里的村子全變成廢墟!」外面傳來了一陣叫囂的聲音。

   步子遼伸手示意左仲書不要亂動,之後自己則慢慢爬上鐵梯,輕輕打開了天花的鐵門,窺探外面的情況。外面的牢房被炸穿了一個大缺口,有很多被關在牢房內的囚犯無辜地被炸死,或是被倒下來的瓦礫壓住,傷亡慘重。


從炸穿的缺口望出去,看見出面有四個蒙著面的黑衣人,其中一人正在整理住幾個黑色圓球,圓球上都有一條白色的繩索,把引線點燃之後,就把圓球推到被炸毀一半的衙門內,不到片刻又發出巨響和火光,衙門的前堂一瞬間只剩下瓦礫碎片。

  「這是甚麼鬼東西啊!」步子遼壓低聲音道。

  「那個聽說是叫炸藥,是『田鼠』潛入了唐門偷出來的。」步子遼前面的瓦礫傳來了微弱的聲音。

  「姐姐?是妳嗎?」步子遼認出了是聶安寧的聲音。

  「聶安寧是妳嗎!」左仲書推開了鐵門,探了頭出來。

  「殊!你們太大聲!他們是來殺你的。」「出面的四個人有三個是風十三人的武鬥派,弟弟你幫我引開他們的注意,我去對付那個在亂玩炸藥的『田鼠』,明白嗎?」

  「妳要我怎樣對付他們?」步子遼問。

  「把他們打到醫好也是浪費藥材。」聶安寧直接回答。

   於是,步子遼爬了起來,拿取了掛在牆上的長刀,向著那四個風十三人行過去。他們四人都穿著一樣的衣服,一個非常高、非常強壯;一個則是和步子遼一樣結實精壯,且背著兩把朴刀在背後;一個則非常的瘦削,看似只是皮包骨沒有半點肉;而最後一個就是聶安寧所說的「田鼠」,一個駝背的小矮子。

  「嘩......你們怎麼把我的工作地方搞成這樣啊......」步子遼裝作不知情。

   風十三人的四人在警戒著步子遼。

  「看你一身的裝扮,我看你是這裡的捕快。快把左仲書和聶安寧交出來,我們可以考慮繞你一命!」

  「你們口氣真大,都知道我是捕快吧?你們這幾個小囉嘍何德何能叫我交人給你們啊?」步子遼偷偷的望了聶安寧一下,看見她已經從瓦礫中爬出來,繞到「田鼠」後面爬到樹上。


「我們是風十三人,不想死的話立即交人出來。」其中一人顯得不耐煩。

  「我也是神風捕風,在被我丟到牢房之前快走吧。」步子遼在想辦法拖延時間,等聶安寧可以把使用炸藥的「田鼠」解決掉。

  「喂,下次玩奇怪的玩具前,記得望一下天空~」聶安寧從樹上跳下來,重重的踏在「田鼠」駝背上。

  "喀"的一聲從「田鼠」的背部發出,整個人無力的攤在地上。

  「聶安寧!?」其餘三人被聶安寧的突襲嚇到了。

  「嘿嘿嘿,沒錯是我啊,你們很快會落去陪他的。」聶安寧笑道,並一躍跳到樹上「哎呀,忘記了你們都是修練外功,並不懂輕功啊。」

  「可惡,要是輕功最好的『燕子』也在這裡,『獵犬』妳一定躲不掉!」

  「燕巧兒也只是輕功比較好,我們先殺掉眼前這個捕快!」最強壯的人望著步子遼。

  「弟弟小心啊,他是『黑熊』熊漢,風十三人之中拳法修為最高,而且更是擁有怪力,聽說可以一拳打死一隻馬!」聶安寧在樹上道,但並沒有要幫步子遼的打算。

  「哦......那就真的要比比看了。」步子遼將手中的長刀插在地上,捲起了衣袖。

   不只聶安寧沒有打算幫忙,連其餘兩人都沒有打算插手,雙方都對自己的伙伴有信心。

  「你們不去幫忙嗎?『螳螂』徐仁傑、『毒蠍』余秋。」聶安寧問道。

  「交給『黑熊』就可,我和『螳螂』來對付妳這個Y頭!」說完了,『毒蠍』余秋從懷中取出了一枝竹筒,放入了吹箭向聶安寧射出。不過聶安寧位於高處佔盡了優勢,輕易的避過了吹箭。


「吼吼吼吼吼吼吼」『黑熊』熊漢發出連串吼叫聲衝向步子遼,一雙粗壯非常人擁有的手伸起步子遼,要是被碰到的話,恐怕只要一擊就會做成幾處骨折。

   但是步子遼沒有避開,反而是正面迎上,迅速伸出雙手捉住熊漢的手腕,將其硬生生的阻擋下來,想不到步子遼竟然大力得可以和眼前的怪物角力。

   而左仲書躲在遠處不起眼的地方觀望著,並仔細的觀察住步子遼。

  「你...這小子...怎麼有和我一樣的...怪力!」熊漢的用盡奶力,臉色都變得難看了。

  「哼...我由懂事開始就當捕快...都有二十四年...我每天都在鍛鍊著而不是打混過日子...!」步子遼臉上佈滿了青筋,突然他放開了熊漢的手腕,熊漢止不住動作且失去平衡,龐大的身軀往步子遼身上壓過去。

   在這危急的時候,只見步子遼曲起雙手用手腕頂住熊漢,並且整個人向後仰。巨漢熊漢竟然被步子遼舉了起來,步子遼一陣怒吼,將熊漢往著『螳螂』徐仁傑、『毒蠍』余秋扔過去。

   完全沒有半點武功,沒有任何拆招,就只是苦力工人打架的方式。

   但看著這一場混亂的場面,見到步子遼雜亂無章的進攻方式,左仲書的靈感突然閃過,似乎開始知道那本完成不了的劍訣是差了甚麼東西。

<第四十六章待續>


之後可以加速更新了O:-)


嘩依本嘢細細過已經開始睇#adore#


嘩依本嘢細細過已經開始睇#adore#

由細睇到大#adore##adore#


我仲以為風十三人得動物,估唔到連昆蟲都有[sosad]


我仲以為風十三人得動物,估唔到連昆蟲都有[sosad]

嚴格黎講昆蟲都係動物#good# #good#


第四十六章:密不可分的關係

  「等等!為甚麼妳會說我爹爹左劍和右刀兩人,都和風十三人這個刺客組織有關,名門正派怎麼會和惡名昭彰的人扯上關係?」左輕虹聽到了一個難以令人相信的說話。

   於是燕巧兒和左輕虹去了左輕虹的房間,避免在談話之間,在左家大廳的寧佑雲發現到燕巧兒的存在。

  「名門正派......不如妳說一下何謂『名門正派』,又何謂『邪門外道』?」燕巧兒反問左輕虹「之後我再決定要不要說出事實。」

   面對燕巧兒問出的這一個問題,對於之前未曾接觸過外面江湖上腥風血雨、只是跟左仲書旅行了區區幾個星期的左輕虹,未明白這條問題有甚麼意思。

  「嗯...所謂的『名門正派』就是專教人俠之大義、對抗妖邪不遺餘力、不問回報、只為求大家安寧,一個捨己為人的象徵。」左輕虹緩緩道「而『邪門外道』就是製造亂像、隨意搶奪、破壞他人所擁有的事物。」

   對於左輕虹的回答,燕巧兒一點驚訝的表情也沒有,或許應該說燕巧兒從來不會把情緒放到面上讓人看見,連一起旅行很久的左仲書也沒有見過燕巧兒臉上有任何表情。

  「那『名門正派』是由誰定義?而風十三人『惡名昭彰』又是由誰來定義?」燕巧兒問。

  「這個是大家認同的。」左輕虹答道。

  「錯的。」

  「哦?錯在那?」

  「任誰都會有反對他的人,就算是受人讚頌的燕義也有不喜歡他的人;就算是當今知名的所謂『名門正派』也有仇視他們的人。」「而風十三人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剷除反對的人,『右刀』寧佑雲就是我們風十三人的師傅。」

  「甚...甚麼?即是說......」左輕虹似乎是意會到一些令人震驚的事實,正當想把事情說出來的時候,被燕巧兒按住了嘴巴。


「知道就算了,不要說出來,免得招來殺生之禍。」燕巧兒說道。

  「那麼現在妳們的師傅正打算去消滅風十三人...」

  「即是說為了他自己的聲譽,他會找到所有人,並把他們殺掉。」

  「妳會難過嗎?被自己的師傅背叛?」

  「不會,沒有師傅收養的話,我們都是路邊屍骨的孤兒。所以他要我們死,我們也不會怨言。」

  「但妳真的打算赴死嗎?」

  「赴死?大概吧,但殺死我的人會是......」

  「這太可憐了。」

   兩人對話的同時,另一邊正有五個風十三人和一個捕快在為了自己目的而戰。

  「你們三個有誰要先上啊?抑或你們打算三個一起上啊?」步子遼將「黑熊」熊漢狠狠地摔到其餘兩個風十三人的位置,臉上也就只是冒出幾點汗水,連半點喘氣也沒有。

  「當然我不會放過你們三個,還有那個攤在地上動不了叫甚麼鼠的人。」

   在場的所有人除了被說是背叛了風十三人的聶安寧外,並沒有人知道步子遼使用了甚麼招式,可以將比自己體型大幾倍的巨漢如同廢物般拋開。

  「熊大比力氣竟然會輸給那個小子!?」風十三人的「螳螂」徐仁傑驚訝道。

  「冷靜一點!」在旁邊的「毒蠍」余秋厲聲道「任何的武功也會有它獨特的地方,我看他是用借力打力的功夫,才使熊漢失手。」

  「不,毒蠍你錯了,剛才他並不是甚麼技巧,只是單純的投擲技巧。」被步子遼拋開的「黑熊」熊漢慢慢爬了起來。

   果然親身試驗過的人,絕對比旁觀者清楚。

  「這小子交給我,你們去捉住聶安寧吧!」熊漢指示兩人去執行此次的主要目的。

  「你們說要捉住我嗎?」聶安寧坐在旁邊的一棵樹上,手中正玩弄著一個黑色的小圓球「這個是剛才你們只留意那隻笨熊的時候,在臭老鼠身上找出來的玩具,沒記錯的話是叫炸藥吧?」


看見聶安寧手上拿著一個危險的東西,「毒蠍」和「螳螂」都不敢亂動。

  「聶安寧!為甚麼妳要背叛風十三人!」余秋突然道「忘記了師傅對妳的養育之恩嗎!」

  「這樣說又很像是有一回事~」聶安寧嬉皮笑臉道。

   突然間,平時沒有一刻正經的聶安寧,臉上變得嚴肅,眼睛彷彿冒出了一直隱藏在心裡的怒火。

  「真正的『獵犬』早在孩童時已經墮崖死了,而我只是和『獵犬』生得相似的一名閨秀。」

  「甚...甚麼!?」余秋驚訝道。

  「寧佑雲殺我全家,我代替『獵犬』潛伏在風十三人多年,今天我和弟弟終於可以報仇了。」

  "咦,原來步子遼是聶安寧的親弟弟!"左仲書一個人在遠處,大家的焦點都放在聶安寧和步子遼身上,大家都忘記了左仲書的存在。

  "不過為甚麼只有姐姐聶安寧會加入了風十三人,而弟弟步子遼去當了捕快?"

   聶安寧隨即點燃了手上的炸藥扔向「毒蠍」和「螳螂」兩人,雖然兩人都剛好避過了爆風,但「田鼠」卻因為動不了而被炸藥炸死了.....

<第四十七章待續>


O:-) O:-) O:-)


我發現46章個頭同45章個尾好似唔接喎,係唔係我問題???


我發現46章個頭同45章個尾好似唔接喎,係唔係我問題???

唔係你問題
因為我想試下兩邊人嘅事同時進行[sosad]


第四十七章:聶安寧

  「輕虹,妳想去甚麼地方?」

  「大...大哥!?我...我正常出去市集買些東西。」

   左輕虹和燕巧兒正想離開左劍莊的時候,被左氏四兄妹的長兄 - 左照陽擋在後門門前。

  「現在家中來了很多來自各門各派的客人,作為左劍的女兒妳不用去招呼客人嗎?」左照陽冷冷問道。

  「我就是在招呼這位客人啊!」左輕虹指住燕巧兒,裝著笑道。

  「我不記得我們的客人會風十三人啊。」左照陽說完之後,拔出了自己的佩劍,指住燕巧兒「覺悟吧,為自己所犯下的罪孽負出代價。」

   燕巧兒沒有出聲,一言不發右手拔出杖劍,左手彈出杖劍鞘末端的槍頭,以少有的右手劍、左手短槍的雙持架式準備應戰。恐怕是長年刺客的經驗,知道這一次沒有可能從對手的手上逃脫。

   突然後門被一輛馬車撞開了!

  「喂!妳們兩人快上車!」馬車上的男子說完之後,立即將馬車駛離開。

  「三哥!?」「三弟!?」左輕虹和左照陽同時開口道。

   原來坐在馬車上的人正是離開了左家的左英豪,還未回過神來,燕巧兒已經抱住左輕虹,拖展輕功追上馬車。


原本左照陽都有去追燕巧兒,不過輕功是燕巧兒最擅長的功夫,不到兩人已經被燕巧兒甩開。

  「三哥,為甚麼你會來到這裡?」左輕虹問道?

  「說來話長,總之是聶安寧叫我來的。」左英豪答道。

  「在去甚麼地方?」燕巧兒問道。

  「去找聶安寧。」左英豪答道。

   馬車已駛遠了左劍莊,並沒有人在追過來。

  「為甚麼!為甚麼就是打不中你這小子!」熊漢往著步子遼連續揮出的拳頭,每一下都沈重得帶有彷彿將步子遼吹飛的拳風,可以想像到要是被打中那怕只有一拳,恐怕連一名碼頭工人等的壯漢也會被擊倒在地上,甚至一拳奪命。

   步子遼並沒有迴避,反而是正面應對。不斷傳來「啪、啪、啪」的聲音,步子遼像是知道每一下會從甚麼地方打過來,不單止精準的避開每一下攻擊,並且熊漢每一下的攻擊,步子遼就往著他的手臂用還擊過去。

   兩人一來一往的較技,在旁邊的「螳螂」徐仁傑和「毒蠍」余秋根本沒有插手的空間,過去除了可能阻礙到熊漢之外,更可能被熊漢的那雙拳頭打中。

   而聶安寧又在高樹上遊走,風十三人每個人擅長的領域全都無同,遍遍兩人就是未學習過輕功,只能在樹底下被聶安寧耍弄,現在兩人只能等待熊漢殺掉步子遼,再而他的怪力將附近的高樹打斷而擒獲聶安寧。

   同時間,在遠方沒有人留意到的左仲書亦正在仔細觀察住步子遼的動作。

   熊漢右手直拳,步子遼反手向左推卸力,使出手刀劈在熊漢的前腕;熊漢再以一個左手勾拳,步子遼側身避過以手背直擊關節位。熊漢雙拳齊發,步子遼則雙手捉雙拳將熊漢拉向自己,令其失了平衡,並乘機打出了一拳,將熊漢的鼻樑打斷。

  「嗯...以我所認識,手法包含了三種不同風格的武功結構,太極卸力、迷縱步移位、纏手推拿...」左仲書的習慣又發作,在自言自語分析步子遼的武功。

  「雖然套路上有衝突,但卻可以流暢地運用出來......所以我所編寫的劍譜所缺乏的,就是實戰以及長年磨練的『經驗』吧。只怪我根本練不了武功」左仲書無奈道。


熊漢的動作漸漸慢了下來,大家都以為是體力見底,但仔細一看發現熊漢的手臂不知不覺已經被步子遼打至腫脹起來,滿手臂都佈滿了瘀血。

  「不賴啊...!竟然可以對峙這麼久。」步子遼雙手在顫抖著,十隻手指也同樣變得紅腫。

  「看你雙手應該動不了吧?」熊漢忍痛道「那麼你就要為犯到風十三人負出代價了。」

  「哼哼哼,你說得沒錯,不過我是還有最後一招殺著。」步子遼得意笑道,之後全力跑向熊漢將其撞到在地上。

  「這就是你所謂的最後殺著?」熊漢得意大笑道。

  「黑熊快避開!」在遠方的余秋大叫道。

   話未說完,熊漢還未起到身,上方有枝粗大的樹幹跌下來。原本的一名巨漢瞬間被壓成了一塊肉餅,鮮血飛濺到四周。

  「太可惡了,竟然使用偷襲這些下三流的手段,枉你被譽為『神風捕快』!」徐仁傑大聲道。

  「哎呀,由一開始根本就沒有說過要單挑?再者,如果你們不是在害怕被黑熊損傷,又或是你們感情好一點,你們還會在旁袖手旁觀嗎?」在樹上的聶安寧笑道,手上拿著一把極其鋒利的小刀,還有一些木碎由樹上跌下來。

  「想不到我們的師傅寧佑雲給我的小刀如此鋒利,連這麼粗大的樹幹也可以輕易切斷。」

  「再者,我記得師傅說過,成事要不擇手段嗎?怎樣現在說起英雄來,要光明正大?」聶安寧續說道。

  「螳螂不要自亂陣腳丟人現眼,我們拳法最強的黑熊和那隻沒有用的田鼠已經死了,我們還是先撤吧。光是我的毒功和你的雙刀,未必能夠應付那位捕快和樹上的獵犬。」余秋冷靜道。

  「對啊,要走就快走了~不要遲一點我改變了主意之後......」聶安寧笑道。

   聶安寧放走了兩人,而左仲書亦從遠處跑過來。

  「為甚麼妳要放走那兩人啊!」左仲書大聲問道。

  「弟弟的雙手暫時不能用了,你覺得你可以應付他們兩人嗎?」

  「這...這個......」左仲書想不到如何回答。

  「好了,之後下一步要怎樣做呢~」聶安寧笑著轉身離開。

<第四十八章待續>


寫打鬥流暢好多[sosad]個故事愈來愈正:P


第四十八章:一切的開始

  「步大哥!請讓小弟叫閣下一聲大哥!」左仲書雙手合掌舉高,大聲呼叫「小弟之前還懷疑大哥的本領,請大哥原諒小弟!」

  「少賣口乖,你找弟弟是有甚麼事啊?」聶安寧正在替步子遼包紮著因為剛才應付風十三人的熊漢,而被打至瘀腫的十隻手指。

   五日之前,步子遼和聶安寧擊退且安葬兩個被擊殺的風十三人,考慮到聶安寧武功不高需要靠依賴步子遼,所以決定先留在破爛不堪的衙門內療養好傷勢,期間先由步子遼的同僚保護大家。

  「其實...我是想大哥可以替我完善這一本劍訣。」左仲書從懷中取出了一本還沒有寫上名字的秘笈。

  「你沒有看到我的手指嗎?現在仍然包得像十隻米粽,難道你想我用口寫字嗎?」步子遼一臉厭惡的望著左仲書「再者,不要叫我大哥好嗎?我們做捕快的有所謂『哥前哥後三分險』,被叫大哥的通常都死得早。」

  「抱...抱歉!」左仲書立即道歉。


「你所編寫的劍法雖然是集合很多不同的...武功?你們是叫那些為『武功』吧,雖然集合了很多武功的可取之處,不過......」

   步子遼正打算解釋為甚麼左仲書那一本接近完美的劍訣,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違和感。

  「不過?」左仲書問道。

  「嘻嘻,你的劍訣有考慮到我家燕子的體力嗎?」聶安寧輕輕笑道,沒有想到她竟然知道劍訣是為燕巧兒而創。

  「咦?原來妳知道?」左仲書感到錯愕。

  「我可是在風十三人之中,最擅長搜集情報的『獵犬』啊~不過搜集方法是秘,密。」聶安寧說道「話說回來,應該差不多要到了。」

  「甚麼人要到?」左仲書問道。

  「一點菜後就出發,福來樓美食速上門!」突然有一輪馬車從遠處急速奔馳過來,車上傳來了左仲書的三弟 - 左英豪的聲音。

  「客倌你點的東西送到了。」左英豪望著聶安寧笑道。

  「天啊,要五天才送到,恐怕飯菜都冷得可以在春夏替身體散熱了。」聶安寧笑道。

  「客倌真會說笑,我保證仍然新鮮的!」左英豪翻開了蓋在馬車後面的貨物架上的麻布,看到燕巧兒和左輕虹坐在裡面。

  「不錯不錯!」聶安寧拍手道。

  「看來妳說的人就是三弟、四妹和燕巧兒。」左仲書道。

   原來之前左英豪受到聶安寧所托,駕駛住跑得最快的馬車,直闖到自己左家家門前,將燕巧兒和左輕虹兩人由一班所謂的正派人士之中救出。

   聶安寧連燕巧兒會遇上危險也會預計到,她的消息靈通得左仲書不禁有點提防,不敢在她面前說太多說話。

   唯一是她意料不到的,就是燕巧兒會把風十三人的事情告訴左輕虹,令到左英豪要順便把自己的妹妹救出來。


「妳想知為甚麼右刀寧佑雲創立風十三人的原因?」大家圍在一起的時候,左輕虹問了聶安寧一個問題。

  「巧兒在馬車上跟我說...『沒有人會比聶安寧知道得更多。』,再者我想知道為甚麼爹爹會和寧佑雲是一伙。」左輕虹問道。

  「嗯...說來話長...我想一想應該由甚麼地方開始說起?」聶安寧思考著。

  「我記得妳之前說『真正的獵犬』已經死了又是甚麼一回事?」左仲書突然問道。經左仲書一問,聶安寧想到了要從甚麼地方開始說了,就是乾脆一次過把事情交代清楚。

  「第一個問題,甚麼『真正的獵犬已經死了』,這一個秘密大概沒有人知道。」聶安寧首先解答左仲書的問題「我只是和『真正的獵犬』長得幾乎一樣。」

  「那原本的聶安寧呢?」左仲書問道。

  「聽我說,我正要說到!」聶安寧裝作兇惡,大力拍在桌子上。

  「抱...抱歉...」左仲書被嚇到了。

   聶安寧得意的笑了一下,之後繼續說起小時候的事情。

  「我和步子遼是真正的姐弟,我們本來也是俠客世家,不過有人委託了寧佑雲要來刺殺我父親,而那時我只有五歲,弟弟則剛出生不久。」

  「當天,母親似乎發現到了甚麼,很早就帶了我和弟弟出門,將我們留在鄰村的朋友家之後就一聲不響回去了,而那個朋友就正正是這個衙門的捕頭。」


「我把弟弟留在這裡,偷偷跟著母親行過的泥路的腳印回家。當我回到去的時候,就見到屋內的雙親倒在寧佑雲腳旁,而門外邊坐著一個和我很像的女孩。」

  「那個女孩的感覺很敏銳,連寧佑雲也不知我在出面的草叢,她卻發現到我了。我正打算離開的時候,被那個女孩察覺到了並跟在我的背後。不過我也察覺到她的存在,但我總不能帶她回去吧?於是就把她引到去不遠處的懸崖。」

  「原本我是想把她撞落崖底,不過卻被她扯著衣服一起跌下去。那個女孩跌死了,而我卻奇蹟般被大樹枝葉卸了力,所以才活了下來。」

  「正當我想回去的時候,我聽到了寧佑雲的聲音,他在找走失了的『獵犬』。反正當時我都走不動了,於是就將計就計用盡最後的力氣,調換了自己和那個女孩的衣服,並裝作墮崖失憶了。」

  「我就是這樣取代了原本的獵犬,被帶回去訓練成新的獵犬了。」聶安寧說了一大段故事。

   這個故事是真還是假並不重要,因為真相只有聶安寧一人才知道。

  「至於你們想知道『寧佑雲創立風十三人的原因』,我要說的話很簡單。」

  「他是純粹的惡人,把不順眼的東西都除掉。左劍也只是寧佑雲訓練出來,充當煙幕和正派人士的引路人的小嘍囉罷了。」

<第四十九章待續>


愈來愈似偵探小說,偵探 武俠我覺得最好睇#good#


愈來愈似偵探小說,偵探 武俠我覺得最好睇#good#

古龍Forever#yup# #yup#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6/4/2019 4:20
今天貼文總數: 390 | 累積文章數目: 6,492,132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