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關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再負荊請罪】全新高登官方app HKG正式上架 會員永久免廣告
是咁的,2016年年尾,我因為忽略會員對手機程式o既需求,做o左一個不明智o既決定,加上一直未有好好回應會員平日訴求,最終令唔少會員不滿。事件並唔單單影響我,亦影響一直以來熱愛高登o既每一名網民,為此再向各位表示衷心歉意。:-(

或者有巴打會講,寫好隻app自然會有人回家。我唔否認自己曾經都抱過呢種僥倖心態,但沉思過後,我明白其實只係寫好一隻app並不足夠,要為高登會員做o既事情實在太多,包括提升網速同改善伺服器穩定、維護自由o既討論空間、鼓勵會員參與創作及討論等。因為,高登最珍貴o既係每一位會員,所以落足心力滿足會員訴求係高登o既首要任務。 ......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爹地最討厭—番外篇4 — 新年奇遇記
27 個回應
free.自由

Member
(1)

農曆新年是我最喜歡的節日之一。因為四處都一片喜氣洋洋,很有傳統的感覺,節目又多,也是大人最重視的節日。就算爹地再懶或者再忙,都不可以忽略。

過年前兩個星期他和季伯伯已經在準備了,又是辦年貨、又是打掃、又是做糕點等,還未計公司要處理的事呢!他說要給客戶和合作夥伴送禮,又要給員工辧尾牙和春茗,事情多得很,已經叫了依霖姐姐和菲臘去辦。

我也很忙!有放假必做的作業、有在學校學的新年手工、還要去剪頭髮和買新衣服!

爹地本來說替我剪,但我說不要!他搞砸我的頭髮怎麼辦?我還怎麼見人?

其實以往是姨姨或者愛瑪士替我剪的,說小朋友不用搞那麼多,拿起剪刀一剪就是,所以我很羨慕姨姨每年年尾都能去美髮沙龍,請專業的造型師打理。她跟他們都很熟,聽說以前一起工作過,大家是老朋友。他們一邊做頭髮、一邊聊個沒停。起初我覺得很有趣,看著姨姨去讓人洗頭、在頭髮上塗這塗那、又戴個大頭盔、然後又剪又卷又吹,但實在搞太久了…從白天做到天也黑…我坐著覺得又累又餓…又沒什麼事可做。有時那些助理會給我圖書雜誌看,或者跟我聊天,但都撐不了這麼久。我會向姨姨抱怨:「什麼時候可以走?…我坐到屁股很痛了…」但她老是說:「還不行…」有時我待不下去,吵著要走。她會罵我:「我做到一半,怎麼能走?就這樣子頂著髮卷和毛巾,濕漉漉地出去嗎?」叫我沒耐性,下次不要跟她出來。有時乾脆叫愛瑪士來接我走。

做頭髮的過程真是超漫長,但看到她的髮型連帶整個人的形象都不同了,會很高興,圍著她不停地讚歎。她有時燙波浪、有時拉直,像黑色瀑布、有時則染成不同的顏色,所以我一直都留長髮,說什麼也不肯剪短,這樣才能做出變化。雖然我不會燙和染,但會梳不同的辮子和戴不同的頭飾。姨姨、愛瑪士、爹地和依霖姐姐最喜歡就是給我編不同的花樣。剪短了便做不到。

東東說依霖姐姐做頭髮也做很久,不但在理髮店,在家也一樣,很多時候約她都會遲到,因為不是在化妝便是在做頭髮:「我們同病相憐!」但依霖姐姐反駁:「東還不是一樣!每天一大早便霸佔著洗手間,久久不出來!就在蠟那幾條頭毛!」東東叫:「才不是幾條毛!人家的頭髮可是很寶貴的!」當然要用心愛護,說自己這麼帥,頭髮可是功不可沒。依霖姐姐反了一下白眼,說他現在還年青,尚有幾條存留,到老來便會掉光。

我想象不了東東變成禿子會是怎麼樣,一定很好笑。依霖姐姐說男人都很容易變成「地中海」,大概因為基因問題。東東一臉不爽,說俗語說「十個光頭九個富」:「我禿頭,但很有錢!」叫她不要妒忌。

爹地有錢,但不禿頭,還很濃密。祥叔說爺爺的頭髮一直都很多,這些都遺傳給爹地了。我家沒這種問題。

爹地也會去理髮店,但只是修剪一下,做些簡單護理,反正通常都會綁起,不會太在意。依霖姐姐說他會邊做邊睡覺。他說這是最好的休息時機。


#good2#1    #bad#0  
標籤:
大叔我又嚟劉明正皮喇[bouncer]lm
應節故好睇#yup#lm


(2)

可是祥叔偷偷向我「報料」,說爹地年輕時也超愛美,像東東那樣在廁所照鏡子照幾小時也不出來;每次問他需要什麼,答案都是:「請給我帶幾罐髮蠟和造型噴霧過來。」洗頭水和護髮乳也要指定的牌子。

我向姨姨求證。她唉了一聲:「整個行業誰不知道金成舞最愛美?」其執著程度比女人還厲害。

祥叔和季伯伯都說這也難怪,爹地的父母都是圈中有名的人,自然講究外表,他又是獨子,當然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讓大人肆意打扮,穿的戴的也非同凡響。

爹地帶我去買新衣時,也說我太愛美,我向他扮鬼臉:「都是你遺傳的!」

他抓著我笑:「妳也曉得遺傳嗎?」說我人細鬼大。

買新衣和得到聖誕禮物不同,有時禮物沒有選擇,但新衣絕對有。我看著都眼花繚亂,要粉紅色還是紅色?中式的還是西式的?中式的比較應節,但西式的可以在其他場合穿…

好想全部都買回家!

幸好爹地會給我買一次,姨姨也會,說是給我的新年禮物。那便可以買兩款不同的。

還會買鞋子、襪子、首飾頭飾等。有時其他大人看到好看的也會買來送我。

所以新年是另一個豐收節日!萬歲!


大人們都非常忙碌地準備過節,我則只需要做作業和清理自己房間,再幫忙一下貼揮春便行。

地下的大廳都充滿各種食物香氣:有各種糕點、菜餚、甜湯等。客廳的茶几上也擺了全盒,裏面大半都是糖果,巧克力、水果糖、花生糖、糖冬瓜什麼都有!有次被爹地逮到我偷吃,把它放到高處:「是新年時給客人吃的。」要見到客人才准一起吃。

終於到了年三十晚,明天便是大年初一了!我超級期待,因為會收到很多紅包!!

爹地叫我換上其中一套新衣,到樓下一起吃團年飯。做了這麼豐富的菜就是為今晚!

雖然只得我、爹地和季伯伯三人,但還是有滿桌的菜—少不得的當然有雞、魚蝦蟹,還有鮑魚、金蠔這些。祥叔回去加拿大跟家人和孫子過節;姨姨去了歐洲旅行,愛瑪士趁機回了鄉下;東東和依霖姐姐回家吃飯去。

但爹地說他們吃完會過來,跟我們一起逛年宵市場,所以還是給東東留下一點菜,免得他待會會肚餓。他是大胃王,超級能吃。

不過我們的菜這麼多,三人也吃不完,不用刻意留。

大約十時半,他們便來了,一如以往地打扮得很入時。

我們開車去了最大的年宵市場,足足有兩個足球場之大!一邊賣年花、一邊賣應節飾物和用品、各式玩具雜貨,當然還有食物。


大叔我又嚟劉明正皮喇[bouncer]lm
應節故好睇#yup#lm



多謝:)
沒想到師兄喜歡看應節故#hoho#


大叔我又嚟劉明正皮喇[bouncer]lm
應節故好睇#yup#lm



多謝:)
沒想到師兄喜歡看應節故#hoho#

有代入感嘛:D2lm
女主阿爸叫金城武[sosad]lm
唔覺眼有女主阿媽嘅:-(lm


(3)

爹地和季伯伯說要買年花。爹地早已留了客廳一個角落來放桃花;季伯伯本來在茶几已擺了水仙,但說看到漂亮的也要再買回去,說新年花開處處兆頭才好。

我也喜歡看花,但相比起精品和玩具,花當然不是我的茶。

爹地他們不介意先去看精品玩具,反正目的只是想出來逛,湊湊熱鬧,買花是其次。東東說越接近子夜去買,價錢會越便宜,因為到了年初一便沒人買,花販都割價促銷,所以不急。

場內都人山人海,吃完團年飯大家都出來逛來撿便宜貨。不止花要割價,所有物品都在促銷,務求在關閉前賺最多。

逛年宵是種傳統,也是大家聚在一起會做的事。以前我也會跟姨姨的朋友來逛,或者跟姨姨去搓麻將。總之要做些能聚在一起的事。

而逛年宵好玩的地方就是很多千奇百趣的東西看!有很多本年生肖的產品,例如頭枕、面具、揮春裝飾等,還有可愛的氫氣球;也有撈金魚這些遊戲。

最最最受人歡迎的,當然是小吃攤!比其他地方都擠擁。

東東來我家的時候已經吃了一大碗海皇豆腐羹,是爹地精心炮製的,從今天早上已經在洗切和拆肉,分量十足。本來以為他飽了,但來到這裏的小吃攤,居然還可以不停口,時而吃雞蛋仔、吃完又吃燒魷魚、接下來吃烤香腸。依霖姐姐買了軟糖,他也吃了。

所有人都受不了他地笑了,他說沒所謂啦:「一年才一次。」看到雪糕屋又說要買雪糕吃。

我說我也要!但爹地拉住我,說不准買:「剛剛妳吃了依霖姐姐很多糖果了。」我很失望:「東東也吃了很多,為什麼你不阻止他?」他說東東是大人,肚子當然大一點,我是小孩:「哪裏吃得下這麼多?」問我是不是又想肚子痛。

我說只吃一杯!他搖頭說一杯也不行:「天氣這麼冷,吃什麼雪糕?」說我都穿羽絨了。過年才來感冒不好。

「我不依!」我跺腳:「我要吃甜品!」

他從依霖姐姐那裏再拿了兩塊軟糖,說連同我剛才吃的就是今晚的甜品。

「我要雪糕!!」指著後面如夢境般可愛甜美的雪糕屋。那才算甜品!

爹地還是搖頭。他強硬的時候可以如石頭,寸步不讓。

他向下望著我,我也抬頭矋著他,兩人在對恃。

看到東東拿著七彩香甜的雪糕,笑意盈盈地出來的時候,我的心又失望又憤怒!只不過是一杯雪糕,為什麼爹地要阻止我!

我叫東東帶我去買,但東東看到爹地的表情和瞅著我的眼神,當然不敢,勸我說今次先不要吃,下次有機會才帶我去吃更大更美味的。

我說不要,一定要現在吃!今晚的甜品都還沒吃!大人常說「將來」、「下次」,天曉得是什麼時候?到時他們又說沒空或者忘掉了。

「金小寶又鬧脾氣了?」爹地單手插在褲袋,一副不會妥協的樣子。


大叔我又嚟劉明正皮喇[bouncer]lm
應節故好睇#yup#lm



多謝:)
沒想到師兄喜歡看應節故#hoho#

有代入感嘛:D2lm
女主阿爸叫金城武[sosad]lm
唔覺眼有女主阿媽嘅:-(lm



真開心得到共鳴#yup#

不知道師兄你有沒有看過這個故事的正「故」(這是番外篇啦),還是已經忘了
小寶媽咪已經在天堂O:-)


噢,冇留意番外篇[banghead]lm
大叔慨嘆相逢恨晚,未睇絲打之前寫嘅呢個正故,所以不存在忘記的問題:-(lm
雖則人老了會變善忘[sosad2]lm


(4)

我也擺起架勢,不甘示弱,總之得不到雪糕不罷休。

他沉著氣,說要過年了,不想這樣跟我「開年」。如果我現在乖一點,過兩天萬事可以考慮。

「過兩天」即是不是現在買啦!還要「考慮」!過兩天他又說很忙,或者說我已吃過很多過年食物,還是別吃,講到底他就是不給我買!

「妳不聽話。」他拉起我的手往出口走:「我們現在就回家。」花啊什麼都不買了,寧願早點回家睡覺。

「不要!我要買雪糕!不回家!」我甩開他的手,明明還沒有逛完!轉身往後走。

他立即轉過身喝止住我:「回來!妳是不是真要我打妳?妳以為我不敢像姨姨那樣?」但四處都是人,我個子小,一下便從人群中鑽過去了,我跑開後還向他扮鬼臉。他們這些大人無論如何都沒我靈活,又有人礙著。本來他叫東東過來抓我,可是根本沒用。

而且我知道,他不是真會打我。他老是這樣嚇我,但不會捨得下手。這是他跟姨姨最大的分別。

我使勁地跑跑跑,夢境般的雪糕屋很快便在眼前!幸好季伯伯之前給我二十元,可以買雪糕了!

不過裏面人真的很多!每個角落都站滿了。雪糕永遠都是那麼受歡迎,即使天氣冷得要命,人們還是大呼過癮地吃著。東東常說在這些熱鬧的場合擺攤賣這個,一定只賺不賠,很想試試看!但爹地給他很多工作,所以一直沒有成事。

我很不容易才擠到去雪糕櫃,可是一點也不夠高,完全看不到有什麼味道;雪糕姐姐也完全看不見我,只招呼大人;也聽說一球要四十元,二十元什麼也買不到…

讓我有點失望…好不容易進來了,卻什麼也買不到,只能看著其他人快樂和滋味地吃著。

不過這裏真的佈置得很甜美可愛,不同其他攤位,這邊像個小屋,有一半地方讓人站著吃。四面牆壁都是天藍色,加上雪糕形和糖果形的七彩飾物,讓人置身夢境,加上甜甜的雪糕香。所有攤檔中我最喜歡這個了!

沒得吃參觀一下也好。

我今晚的頭飾也是一顆糖果!跟這裏絕配!

所以爹地怎麼這樣狠心不給我買?他常常阻止我吃甜食,又說會蛀牙和變胖。雖然我有點怕變胖,但其實也沒有吃很多。東東和依霖姐姐也常吃,又不見他們變成胖子?他老是在嚇我。

既然錢不夠不能買,那我還是先別留在這裏,出去叫季伯伯再給我二十元。他人這麼好,一定不會拒絕我。

我從進來的門口看到爹地的身影,趕快縮回去裏面,從另一個門口出去好了。這個雪糕屋有幾個門口,所以才這麼多人進來和生意這麼好。

我在另一個門口東張西望,沒看到季伯伯和東東他們。剛剛看到爹地是一個人的,其他人在哪裏?


噢,冇留意番外篇[banghead]lm
大叔慨嘆相逢恨晚,未睇絲打之前寫嘅呢個正故,所以不存在忘記的問題:-(lm
雖則人老了會變善忘[sosad2]lm



不用相逢恨晚,去我的個人網頁便可以看:)
(趁機賣廣告:D )

https://freechannel.blog/


噢,冇留意番外篇[banghead]lm
大叔慨嘆相逢恨晚,未睇絲打之前寫嘅呢個正故,所以不存在忘記的問題:-(lm
雖則人老了會變善忘[sosad2]lm



不用相逢恨晚,去我的個人網頁便可以看:)
(趁機賣廣告:D )

https://freechannel.blog/

好,等大叔我追下故先:D2lm


(5)

我把視線從遠處收回來,跟一個比我矮半個頭的小男孩對上了眼。

這個男孩穿著整齊的小童西裝,加一件絨尼大衣,額前那撮瀏海蠟得很型格,像是什麼大老闆—但是縮小版。

讓我覺得他像大老闆不只是他的西裝,還有他的眼神和表情。他這麼小,眼神卻很倔強,嘴色還噘起的,好像很驕傲的樣子。

我看著他的雙眼—好像在哪裏見過…

他看到我在看他,有點不高興:「妳怎麼這樣盯著我看?」

看到他裝腔作勢,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爹地老是說我生氣扮大人的時候,樣子很好笑。我越生氣,他便笑得越大聲。我罵他:「人家很認真地生氣知不知道?」他還是笑個不停:「真的好笑嘛…」完全不把人家的生氣當一回事!但原來小朋友生氣,脹紅著臉鼓著腮的樣子真的很惹笑!

此時男孩變成爹地面前的我,罵我:「有什麼好笑?我在很認真地生氣知不知道?」我用爹地的話回敬他:「小朋友,為什麼生氣啊?」他哼一聲別開頭:「妳自己也是小朋友,有什麼資格這樣問?」

想不到他年紀小小,說話像大人兇巴巴;加上看樣子我應該比他年長,他不叫我「姐姐」不止,還說我也是小朋友!我說他真沒禮貌!

他問我今年幾歲,我答五:「不過快六歲了!」我反問他,他居然不答我!

比我矮,一定比我小!別裝蒜了!

我挺奇怪,他似乎一個人,身後都沒大人。「你走失了嗎?」我問他。

他有點尷尬地別開頭,又猛地看著我:「那妳呢?妳也沒跟著大人!妳也走失了啦!」

我說沒有!告訴他爹地在另一邊!他問我為什麼不去找他,輪到我尷尬地別開開頭—總不能告訴他我為了買雪糕不成,在躲爹地。我現在可是姐姐,不能這麼丟臉。

「總之…你不能一個人站在這兒。」我拉起他的手,向爹地所在的方向走去。走失的小朋友要有大人照顧,先送到公園管理處,請管理人員幫忙尋找,不好四處亂溜。爹地、姨姨和學校這樣教過我。

可是我拉他繞到另一邊門,剛剛爹地站著的位置,爹地已經沒在,東東他們也沒在!周圍都只是陌生的途人!

我有點焦急地東張西望,果然如他所說我也成走失兒童了!

「怎麼樣?妳爹地呢?」他盤起雙手問我。本來我挺怕、慌亂,但在他面前我是姐姐,我也失了方寸,哪裏還有臉?加上他比我小,一定會更害怕。

我深呼吸一下,記得學校教過我走失的話最重要保持冷靜,不要亂跑和亂哭,因為這樣只會更糟糕,要記得自己的名字和家人的電話號碼,找信得過的人幫助,例如警察或管理員…

我問他叫什麼名字、家裏電話幾號,他又哼的:「為什麼要告訴妳?」真叫我火大!現在是緊急關頭,他還哼什麼哼?


噢,冇留意番外篇[banghead]lm
大叔慨嘆相逢恨晚,未睇絲打之前寫嘅呢個正故,所以不存在忘記的問題:-(lm
雖則人老了會變善忘[sosad2]lm



不用相逢恨晚,去我的個人網頁便可以看:)
(趁機賣廣告:D )

https://freechannel.blog/

好,等大叔我追下故先:D2lm




多謝多謝:)
這個故事只得師兄你一人留這呢[sosad]


也許其他巴絲準備緊過節,唔得閒呢;-)lm
女主只是一年級,和我姪女(我隻馬騮嘅堂妹) 同齡呢:)lm


(6)

「妳不知道跟家人失散的話,最好是待在原地等嗎?這樣他們才會找得到。妳走這邊,他們原來在另一邊,折來折去很久才找得到啦!」他「提醒」我,我才記得大家都有這樣教過我…爹地還跟我保證過:「不見了爹地的話,記得千萬要待在原地,不要亂跑,爹地一定來找到妳的。」

他說要回他的「原地」了,但我的「原地」在這裏。

我拉著他,叫他等等。怎麼可以讓他這麼一個人?現在場地裏的人這麼多,他長得那麼矮小,很容易被人撞倒繼而踩扁!而且人群像潮水,很容易沖走他啦!

他不把我放在眼裏的樣子:「妳是在說妳自己嗎?」

「總之不能這樣!很危險啦!」不能就這麼讓他一個人!

「妳要我陪妳找爹地?」他搖頭說沒我辦法:「我就陪妳找到爹地為止。」說免得我一個人害怕。

我說才沒有!是擔心他!這個人真自以為是!要我說幾次才懂!

我們在雪糕屋附近蹓躂,可惜一張熟悉的面孔也沒有。

我問他有沒有看到爹地。他覺得好笑:「我怎麼知道妳爹地長什麼樣?」我說不是我爹地:「是你爹地啦!」難道他不是跟爹地媽咪一起來嗎?

他說我笑話:「誰規定逛年宵一定要爹地媽咪帶來?」說著有點激動,聲線不自覺提高:「沒有爹地媽咪一樣可以逛!朋友親戚帶來也可以!」

我本來想叫他冷靜,想告訴他我明白他的感受。以往我也不是跟爹地來,而是姨姨或者她的朋友。看樣子他跟以前的我一樣,沒法跟爹地媽咪一起,內心生氣又寂寞。

他還背著雪糕屋,往別的攤檔走:「一個人逛也可以!」用行動證明給我看。我連忙叫和拉住他。

他叫我別拉住他:「我去廁所!妳也要跟來嗎?」

我以為他騙我,但結果他帶我到廁所門口,去完才出來。

他說我頻頻向男廁裏面望,害他尷尬死了:「真以為我會逃走嗎?」

其實我是擔心他。

雖然除夕夜大家都會打扮一番才去吃團年飯,但他這的衣服看起來很貴,他也像有錢的少爺,真怕他會出事…

他先拉起我的手:「去找妳爹地吧。」

我們就這樣牽著手,到各個攤檔去看看。

剛剛只能路過的攤檔也靠過去看了,幸好我們是小朋友,擠進去很容易。之前跟爹地說想過去看的,都因為大人高大擠不過去而放棄,也不讓我一個人去看:「這樣子很容易走失!」叫我一定要拉著其中一個大人才行。

但最後還是走失了…

擠到攤檔最前面,才發現真的很多東西賣!文具、小玩具、大大小小的賀節飾物、生肖玩意等等,全部都很可愛!檔主也把攤檔裝飾得美輪美奐,也有不同主題,有人扮財神、有些堆滿金、有些掛滿彩燈。不少檔主還是年青的哥哥姐姐。


也許其他巴絲準備緊過節,唔得閒呢;-)lm
女主只是一年級,和我姪女(我隻馬騮嘅堂妹) 同齡呢:)lm



也許是吧:)
師兄過年會如何渡過?[369n]


也許其他巴絲準備緊過節,唔得閒呢;-)lm
女主只是一年級,和我姪女(我隻馬騮嘅堂妹) 同齡呢:)lm



也許是吧:)
師兄過年會如何渡過?[369n]

到咗大叔我呢個年紀,好多時都歸於平淡#oh#lm
同太座嗰邊啲長輩團拜一下,見見幾位朋友,三天紅日就過去了#hoho#lm


(7)

我過去跟財神握手,他送我巧克力金幣,並祝我發財。我笑著說好。

我叫身旁那個他也去跟財神握手,這樣來年才容易發財。他一句拒絕:「我家已經很有錢了。」

「哪有人會嫌錢多?」愛瑪士和姨姨常常都這樣說!後來也聽依霖姐姐這樣說過!我覺得他真的好奇怪!加上是祝福,要笑著接受才對。

「倒是妳,得到一個巧克力金幣便開心得要死。」他斜著眼看我,像是在看大白痴那樣,又說一看便知道這個財神是假的,有什麼值得開心?

我說我也知道財神是人扮的:「但人家花的心思,不是值得尊敬和欣賞嗎?」說他一點也不體諒人家的辛勞!

「哎…哎…姐弟倆不要吵架啦…」財神無奈地笑起來。

本來別開臉,不屑看我的他猛的轉回來,怒瞪著財神:「什麼『姐弟』?一看便知道我比她年紀大啦!當然我是哥哥!」問財神哪有姐姐這麼幼稚?

我說才不是:「我比你高,所以年紀一定比你大!所以是姐姐!」叫他要聽我的話。

他反駁我說看年紀不是看高度,指著腦袋說:「是比這裏。」

「那你即是說我不夠你聰明了?」真是氣人!他還擺出一副「明知故問」的臉!

攤檔的其他工作人員也伸頭出來看,一看便說:「你們長得好像!好可愛!是姐弟嗎?」

我得意洋洋,叫他看吧,其他人也視我為姐姐了。長得矮就是長得矮,沒假的。

他大叫才不是:「我年紀較大啦!」

但大人們都笑了:「小孩子就愛爭誰年紀較大。」說我們應該是龍鳳胎。

我跟他一聽,覺得超不爽,互指對方:「誰跟你龍鳳胎了!」明明我們都不是同一個爹地媽咪生!連朋友也不是!

我們異口同聲向著那些人大人叫:「我跟這傢伙一點也不像樣!我好看多了!」真是過份,明明我可愛多了!哪像這傢伙老擺臭臉?

大人卻笑得更厲害:「哎呀,連說話、動作和表情也一樣!」說我們這對龍鳳胎真好,可愛得要死。

我真是受不了這些大人!逕自推開人們走出去。剛剛逛了好些攤檔,總有人把我們當作兄妹或姐弟,說我們真的很像。雖然這樣賺到不少零食和贈品,但真的很煩!

他拉著我大叫:「喂!去哪裏?見到爹地了嗎?」

輪到我不耐煩:「去廁所呀!去廁所也不行嗎?」討厭死了!甩開他。

這種討厭鬼這輩子也別讓我再遇到!

我覺得今晚好倒霉,先是爹地不讓我買雪糕,繼而走失了,還遇上這種討厭鬼!


也許其他巴絲準備緊過節,唔得閒呢;-)lm
女主只是一年級,和我姪女(我隻馬騮嘅堂妹) 同齡呢:)lm



也許是吧:)
師兄過年會如何渡過?[369n]

到咗大叔我呢個年紀,好多時都歸於平淡#oh#lm
同太座嗰邊啲長輩團拜一下,見見幾位朋友,三天紅日就過去了#hoho#lm



跟我一樣呢:)


小朋友自己一個上厠所,果然唔怕有拐子佬呢:Olm


(8)

不過冷靜下來想一想,他也挺可憐的。我也經歷過沒有爹地媽咪的日子。雖然身邊的大人對我十分好,姨姨和愛瑪士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但心裏就是會失落和不開心,尤其在節目的時候。看到其他小朋友都由爹地媽咪陪伴著,自己則沒有…

為什麼他會成了這個樣子?我媽咪在天堂沒辦法。他也一樣嗎?還是他爹地工作也忙?難道他跟我一樣,沒有兄弟姐妹?

我從廁所出來,發現他在門口等我。他說我好慢,在這裏吹風快冷死了。

輪到我哼,叫他不高興便不要等。

他哈了一聲:「沒有我,妳一定怕得要哭。」我怒瞪著他,想反駁,但想起之前其實真有一下想哭,便沒臉作聲…

「我不喜歡看到女性哭。」他拉起我的手:「所以一同找爹地去。」

我一下還想是誰的爹地,這才想起他是其他人帶來的。

他本來在問我爹地長什麼模樣,但我忍不住問他:「今晚是誰帶你來?」

「祥叔。」

「祥叔?」我說我家也有一個,只是今晚沒在。告訴他我家祥叔很高大,像熊人,聲音也大,但對我很慈祥。今次給我買了洋娃娃才離開。

他笑說他家祥叔也很高大。我說那應該很容易辨認和找到才對,為什麼找了這麼久也沒找到。

他笑了起來,說肯定又不知跑到哪兒買東西吃了。我說那不是跟愛吃的東東一樣嗎?他說不是:「是買給我吃的。」

原來他們走失的原因,是本來他們在小吃攤買了一大堆東西坐在一旁吃的時候,他的祥叔看到有人拉著雪糕車經過:「你一定很想吃吧。」然後便起來追。

「我叫都叫不住。」他無奈地笑著搖頭,回想起那高大帶點肥胖的身軀去追雪糕車的背影,說其實根本不想吃,已經吃過團年飯才出來,眼前又有一堆小吃:「但他只是疼我罷了。」所以也不能責怪。

跟我的情形相反—我是想吃雪糕才走失…

結果等了很久,他的祥叔還沒有回來,於是忍不住起來看看:「原來後面已經有個這麼大的雪糕屋,早知不用去追。」

我問是不是就他們二人吃團年飯。他的笑臉消失了,說本來跟父母和朋友一起,結果父親只顧喝酒,母親勸不停,氣得回家哭,父親還是那個樣子,看得他很不開心,結果祥叔便說帶他出來逛年宵市場散散心:「買好玩和好吃的!」

原來如此…他跟我很不同呢…幸好我爹地不是那種人。

他說祥叔更像他的親生父親:「我的一切都是他打點的。」連這身衣服也是。雖然說祥叔是他的「傭人」,但比親生父親更關愛他。他的親生父親只會給錢,其他的都不關心不過問,對母親也一樣,所以她常常都躲在房間哭,他卻無能為力。

我聽著都不知說什麼才好…忽然覺得自己好幸福…

他咬牙切齒:「所以我將來不要結婚、不要生小孩!一點都不開心的!」說做父親的不能讓老婆和子女幸福快樂,倒不如不要做!


小朋友自己一個上厠所,果然唔怕有拐子佬呢:Olm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O
可能香港比較少吧
但他們都走失了xx(


(9)

「可是,我爹地常說跟我一起很開心,很慶幸生下了我。」我記得爹地以前也說過自己小時候也不想結婚和生小孩,因為爺爺是個不珍惜家庭的人,不想重蹈覆轍,但遇到了媽咪,心態便不同了:「他說遇上喜歡的女人,便渴望為她做到最好,給她最大的幸福和快樂;生下我之後更不得了,常說我是他的天使,他最大的動力!」還說每次一看到我,便覺得:「活著真好!」什麼壓力煩惱都一掃而空—除了我不聽話發脾氣的時候…

我忽然想到,我剛剛因為要吃雪糕而發爹地脾氣,他一定很難受…我真的是個壞孩子…

身旁那個他眼睛瞪得圓圓的:「真的嗎?真會這麼開心嗎?」我有點心虛地說真的,叫他待會可以去問問爹地。

我叫他不如遲些來我家玩,來拜年也可以,我們可以一起吃全盒內的糖果。

他問我:「妳家有玩具車嗎?」我答沒有;「那機械人呢?」我也答沒有,我都不玩這些:「洋娃娃和玩具屋可以嗎?」

他冷冷地瞅了我一眼,望向別處。

「遊戲機!」我想起:「我家有遊戲機!可以跟東東一起玩!」

「遊戲機我家也有。」他又瞅了我一眼:「可是去妳家玩也行。如果妳來我家玩,我叫父親母親給妳一個大紅包,他們應該不會拒絕;不然叫祥叔給也行。」

我說那就說定了。

我們繼續在場內逛,找爹地和他的祥叔,又經過不少攤檔,賣大風車、又有人寫揮春、打大鼓等。本來在打那個叔叔讓我去試試,握著我的手打了一串強勁的節奏,圍觀的人都歡呼拍起手來;也叫那個他來試,但想握著他的手時遭到冷冷的拒絕:「我自己來。」

他打了一串「咚、咚、咚」,非常單調,單調到不知給他什麼反應才好…他卻挺滿意的樣子。
不過,只要高興便好吧。

走著走著,忽然周圍爆出一片歡呼聲,人們拍完手便互相道賀。我看看爹地買給我的卡通手錶,原來過十二點了,即是現在是大年初一!

我向他說恭喜發財!

他卻皺了一下眉:「向我拜年沒有紅包的。」因為他未結婚。

我說沒所謂啦。

「真是沒妳辦法…」他從口袋裏抽了一張鈔票給我:「沒紅包袋沒關係吧,反正裏面的東西最重要。」

我謝過他接著,可是這張鈔票好奇怪…實在忍不住說了:「你這張錢好大…花紋也跟我見過的不一樣…」好像大富翁銀行的…

他有點不滿地叉著腰,問我是不是沒見過大額鈔票,告訴我這張是五百元:「俗稱『大牛』,當然比較大張。」


(10)

雖然我不是常看到五百元,因為爹地或者姨姨會收起來,東東和依霖姐姐喜歡用信用卡付錢,但記得五百元不是長這樣…這張真的很大…不過這樣質疑別人的錢不太好,加上爹地教我紅包只是一種心意,多少隨意。就算只是糖果我也開心。

他問我今年有什麼新年願望,我答暫時是想找到爹地啦…出來很久了。

他點頭說也對,再找不到大人便不能回家:「那妳爹地長什麼模樣,叫什麼名字?」

我告訴他爹地頭髮去到肩膀那麼長,束成一條小馬尾,身材不算高、很瘦…

當我想告訴他名字時,他忽然向橫一望:「祥叔!」告訴我看到祥叔的身影在那邊閃過:「我得去追—」又錯開便麻煩了:「妳在這裏等我—」

但我朝著他看的方向望,沒有又高大又肥胖的身影,問會不會是看錯,或者人有相似,追錯人便不好。他說錯不了,因為認得衣服,叫我千萬不要走開:「我一定會回來找妳!妳要相信我的話!」還說找到他的祥叔後便會回來跟我一起找爹地,到時有大人幫手便很快會找到:「妳一個人不要害怕,我會回來的!」然後便去追了。

他雖然長得矮,但我覺得他挺有男子氣慨,跟他一起很安心。剛剛我們一直在一起,我真的沒有害怕過。我想如果只得我一人的話,早就哭得要死了。

我猛然想起:「你叫什麼名字呀?」萬一又跟他走失了,知道名字起碼可以去廣播台那裏播名找他,沒有名字便找不著了;加上走了這麼久,也沒問過對方的名字,都只是「喂、喂」的叫。

他回頭向我叫:「我叫金成舞!」說清楚是金色的金,成功的成,跳舞的舞。

我本來想告訴他我的名字,但他一下便跑得很遠,再也聽不到我的叫聲。

我嚇然一想:金成舞?那不是爹地的名字嗎?居然…

「小寶!」我望向後面遠處有個男人向我氣呼呼地跑來。「爹地!」

他向我撲過來抱起我,把我埋在懷裏:「謝天謝地!終於找到妳了!妳知不知道爹地找妳多久了!」說問人又找不到,剛剛去廣播台播名又找不到,幾乎嚇死他,還想著要不要報警:「原來妳走出場外了。」所以聽不到。

我也不知道自己走出來了,跟他說對不起。

爹地說沒關係:「無論妳去到多遠,爹地都會來找妳。答應過妳嘛!」叫我一個人的時候也不要害怕。

就如剛剛那個他…

爹地一手抱著我,一手取出手機打給東東他們,向他們報平安和叫他們在停車場等,我們這就回家。他說本來想帶我去吃雪糕,可是年宵市場要收攤了。我說算了,今次都是因為我貪吃而搞出來的。

打完電話,爹地便抱著我從他跑來那條路去停車場,我則向反方向揮手。

爹地問我向誰揮手。我摟緊他笑而不答,安穩地靠在他懷裏睡—那陣男子氣慨、很安心的感覺又回來了,並在心裏告訴那個比我矮、去追他的祥叔的「金成舞」:「我不害怕,因為你最終也守承諾,回來找我了。」


穿越時空@_@lm


(11)

年初一白天的時候,給爹地拜完年,收了紅包和吃完糕點後,我拿出遊戲機跟爹地玩。他問我:「不玩我給妳買的玩具屋和祥叔給妳買的洋娃娃了?」我說那些遲些才玩:「答應過陪你玩這個。」其實我知道爹地是男生,不怎麼喜歡玩女孩子的玩具,只是陪著我玩而已。

不過他聽得有點一頭霧水,唯唯諾諾地跟我玩賽車遊戲。

過了幾天,爹地把我穿去逛年宵那套衣服拿去洗的時候,在口袋裏翻出那張很大、很假的五百元鈔票,看了幾下,甚是奇怪:「妳怎麼有張這麼久之前的鈔票?這張是我小時候那代所用的紙幣呢!」現在已經絕版,沒可能找得到了。

看來他什麼也不記得了。

我把它收藏起來,這是我這次奇遇的重要證據。雖然是我不對,但不是我吵著要買雪糕,又怎麼會這麼神奇的遭遇?


-The End-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1/6/2019 1:44
今天貼文總數: 924 | 累積文章數目: 6,517,893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