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再負荊請罪】全新高登官方app HKG正式上架 會員永久免廣告
是咁的,2016年年尾,我因為忽略會員對手機程式o既需求,做o左一個不明智o既決定,加上一直未有好好回應會員平日訴求,最終令唔少會員不滿。事件並唔單單影響我,亦影響一直以來熱愛高登o既每一名網民,為此再向各位表示衷心歉意。:-(

或者有巴打會講,寫好隻app自然會有人回家。我唔否認自己曾經都抱過呢種僥倖心態,但沉思過後,我明白其實只係寫好一隻app並不足夠,要為高登會員做o既事情實在太多,包括提升網速同改善伺服器穩定、維護自由o既討論空間、鼓勵會員參與創作及討論等。因為,高登最珍貴o既係每一位會員,所以落足心力滿足會員訴求係高登o既首要任務。 ......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義本無言(二)天理
62 個回應
conc

第十八章 今生無悔

林有容的喪禮假鄉城殯儀館度舉行。佢生前話曬都係大學男神選舉入面嘅top 5,所以有唔少人嚟到靈堂鞠個躬兼且滴幾滴眼淚,跟手再自拍一張放上網打吓卡咁囉。


#good2#0    #bad#0  
標籤:
林有容身前為大天使薩基爾非正式註鄉城聯絡辦公室嘅第三任室長,在鄉城newage界算係薄有名氣咁囉。今次喪禮也有些newage友到場致祭。倘大的靈堂入面,左右兩邊都排咗十幾行摺櫈,差不多坐滿曬人。思賢和薩滿坐在左邊第二排,星盤王坐喺右邊第三排近走廊位。
明明一年前思賢和星盤王都係呢個office的人,都唔知點解而家佢兩個會形同陌路。

Btw,星盤王在有容逝世當日下午在失敗者聯盟WhatsApp group內宣佈佢接任了第四任室長之位。

「請各位多多指教。」這是他對上一次在group內的發言。


由於有容是以面朝下的方式墮樓,所以今日的喪禮不設瞻仰遺容的環節。柳木棺材早就上好了釘封到實曬,有不少圓大學生失望而回。又因為強力部門將今次墮樓定性為失足墮樓之意外,隻口不提揮刀之事,故靈堂正中央掛了「英年早逝」四個藍底白字。

前來弔唁人潮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不是穿黑衫黑褲,也不是穿灰色或白色的人。那人頭上綁了白色頭巾,穿著殯儀藍色的寬闊T恤,白色短褲加對Cxnverse。要不是他頸上掛了一串黃楊木圓珠,差點以為這位hip hop友走錯棚了。

薩滿看了那人一眼,在思賢耳邊壓低聲線說:「Shadow嘅人嚟咗。」

來人正是大巫師旗下的大弟子,張亞仔,人稱忠哥。


今日張亞仔帶埋兩個師弟過嚟向天使office前任室長鞠個躬。他們向林有容鞠咗三個躬之後,張亞仔躬身對喪家說:「伯母,節哀順變啦。」林有容母親握著他的手,回了一句:「有心啦。」之後張亞仔領著師弟離開。

其中一名師弟路過思賢身邊時,對思賢說:「一陣留低有嘢傾。」

佢哋走咗之後,儀式繼續。大約過了一小時十分鐘,儀式完成,遺體移送火葬場。

思賢本來想跟車前往火葬場,但是他看到剛才那個師弟在靈堂外站著,所以改變主意。


思賢怯生生地問那人:「請問你搵我咩事呀?」

那人回道:「託個口信啫。你叫方思賢呀可?」

思賢答:「正是。請問你......識我㗎?」

那人說:「我唔識你,你亦唔識我。不過我之前個客識你,佢叫Macarus,佢留咗個口信俾你。呀!講咗咁耐都唔記得自我介紹𠻹。我叫阿智,係一名靈界律師;-)。」

阿智說罷向方思賢伸手,思賢連忙跟他握手。跟住問佢:「Macarus單案係咪你同佢打㗎?」

阿智點頭。

思賢:「真係唔該曬你呀。」


阿智:「舉手之勞啫;-)。」

思賢問阿智:「係呢。Macarus有咩要同我講呀?」

阿智:「林生託我同你講,叫你得閒就去搵返阿星盤王。而家office剩返你兩個,要support each other 先得㗎嘛;-) 。」

思賢:「唉......收到:-(。」

阿智:「咁傳完話啦。你仲有冇嘢要問?」

思賢:「我想知今次單嘢點解會搞到上靈界法庭?」

阿智:「咁就要由頭講起啦。」


話說林有容和被附身的男學生雙雙墮樓之後,勾魂使者以九秒九嘅速度趕赴現場。林有容的靈魂剛剛離開身體,企喺自己條屍隔籬,還來不及哀悼自己英年早逝,不知傷透多少fans寂寞的心,就見到使者拿著生死簿來到他身邊,問佢:「林有容係咪?」

林有容回答:「我係#bye#。」

使者再問佢:「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下午二時十二分墮樓身亡,你已經死咗啦O:-)rip。跟我去靈界法庭啦。」

林有容問佢:「點解我要上法庭?乜唔係直接上天堂嘅咩?」

使者向他出示法庭傳票:「由於你嘅死因介乎自殺與被殺之間,所以閻王決定開你嘅死因硏訊庭睇吓你到底係點死嘅。」

林有容說:「啊。原來係咁。」

於是他跟著勾魂使者去了靈界法庭。


使者引領林有容來到靈界法院四號法庭外面,法庭外面有一排膠櫈和一張木檯,桌上放了一塊牌寫住「書記官」,一名男子坐在桌子後方。使者把生死簿交給這個看來是書記官的人後,那人填了幾張表格,叫林有容和使者過嚟簽名,然後把桌上的文件抱曬入四號法庭內,並關上法庭的門。

使者向林有容道:「一陣你嘅辯護律師就會嚟啦。等埋檢控官過嚟就開得庭啦。」

有容問他:「我駛唔駛畀律師費[???]

使者回答:「唔需要。提供免費法律服務係基本人權。」

有容:「哦。咁都好啲;-)。」

說時遲 那時快,一名穿著波衫波褲好明顯頭先踢緊波嘅人攬住黑色律師袍衝向四號法庭門口。


「到到到到到,一call即到吓。」那人把手上的物品隨意掉到書記桌上,稍微拍走紅色波衫和白色波褲上面的泥土,然後套上書記桌上的黑袍。他整理完衣冠之後向勾魂使者say 個 hi#bye#mk,然後望咗一望林有容,跟住問使者:「請問呢位係咪我嘅當事人呢?」

使者回答:「正是。」然後把一個文件夾交給呢位律師。

律師接個file之後向林有容伸手說:「你好呀。我係你今次嘅辯護律師,叫我阿智得㗎啦。呢位先生唔知點稱呼呢?」

林有容和阿智握手之後說:「叫我Macarus得啦。」

阿智:「Ok. Macarus. 我睇吓你份檔案先吓。好快。畀少少時間我。Okay?」

林有容:「可以。」


阿智飛快揭完文件後說:「林生我睇完手上嘅資料,你今次打得甩自殺嘅成數好高#good#dw。」

林有容:「咁就好啦。」佢講完之後走廊另一頭響起咯咯的皮鞋敲撃地板聲。一名身穿黑袍的人走過來,使者向林有容說:「檢控官嚟啦。」

守在法庭門口嘅庭警見人齊啦,於是行入法庭,未幾又行返出嚟。接著書記官也走出來通知大家:「各位,開得庭啦。請入嚟啦。」

於是勾魂使者、檢控官、阿智和林有容走入四號法庭。


全部人行曬入法庭之後,法官用木槌敲了一下桌面宣告開庭。書記官企起身向法官鞠躬後宣讀:「今日開庭是審議被官林有容於本年十月十二日死亡之原因是否含有自殺成份。現在播放其死亡前十分鐘之片段。」

跟住法底中央垂下了一塊透明顯示屏,大約有五十一吋電視機咁大,開始播放畫面。畫面以航拍機的視角拍攝了林有容和男學生纏鬥,再碌落地面的片段。

片段最後還來了一個林有容面部表情的大特寫,林有容見到自己個死樣真係有少少尷尬囉。


播完片段,屏幕畫面轉黑。法官問林有容:「被告,方才之畫面可為事實?你有冇嘢需要補充?」

林有容雙手擺喺後面,企直回答:「法官大人,係事實,我冇嘢要補充。」

法官點頭,唔了一聲,望向檢控官說:「現在檢控官可以向質詢被告。」

檢控官向法官鞠躬後話:「多謝法官大人。」然後轉向林有容問:「林有容先生,請問你知唔知道人類由高處跌落地面係會死?」

林有容:「我知。」

檢控官轉返身面向法官說:「法官大人,我冇嘢問嘞[slick]。」


阿智在心裏嗌了一句「hihi」。檢控官一嚟就將個range劃到死曬,咁唯有從動機入手啦。

法官對阿智說:「辯方,你現在可以開始問被告問題。」

阿智向法官鞠個躬說多謝法官大人,然後面向林有容問:「林有容先生,請問你當時有冇意識到自己會碌落街?」

林有容:「我冇察覺到。Sir。」

阿智笑言:「你唔駛加個sir字,放鬆啲;-)。第二個問題......」

此時檢控官大嗌:「Ojection法官大人!而家辯護律師喺度誘導被告答問題。」

法官用槌仔敲打桌面後說:「反對無效。請辯方繼續。」


阿智:「多謝法官大人;-)。」然後問返林有容頭先條問題:「林有容先生,請問你當時有冇為意到屋內嗰度落地大玻璃門喺開住咗。」

林有容說:「我冇為意。」

「林有容先生,請問你當時知唔知道嗰度落地大玻璃門外面沒有欄杆?」

「我唔知道。」

「林有容先生,你知唔知嗰度大玻璃門外面並無陽台或任何防止人類跌落街嘅設計?」

「我不知道。」

「林有容先生,請問你除咗事發當日之外,有冇去過事發現場?」

「我冇去過。」

「法官大人,我冇嘢問啦。我要求申述被告為意外墮樓身亡。」

檢控官即刻嗌:「反對!法官大人!我反對辯方律師所提出嘅要求!」


法官大人望住檢控官話:「控方請陳述理據。」

檢控官說:「法官大人。我認為被告的行為動機有可疑。我要求再次質詢被告。」

法官表示:「可以。現在請檢控官再次向被告提出質詢。」

檢控官話:「多謝法官大人。」跟住火力全開咁問林有容:「林有容先生,請問你當時點解要衝入嗰個廚房?」

林有容回答:「我想救嗰個女仔。」

「咁喺你將嗰個女仔推向人群之後,你明明見到有人接住個女仔,點解你仲唔走?」

「我中咗刀。」

「林有容先生,根據頭先播放嘅片段,你中咗第二刀之後你對腳仲行倒,而且你仲擰轉身撲埋去持刀男度。咁係咪事實?」

「係。」


「林有容先生,你係咪故意撲向持刀男身上?」

「係。」

「林有容先生,請問你當時憑咩以為你手上一條銀鏈會夠持刀男打?」

阿智大叫:「法官大人!我反對!反對控方提出主導性問題!」

法官大人表示:「反對有效。請控方收回或修改你剛才提出嘅問題。」

檢控官:「係嘅法官大人。我修改返我頭先提出嘅問題。」然後再次望向Macarus:「林有容先生,請問你撲向持刀男嘅時候,你身上有冇任何武器。」

林有容話:「我當時揸住一條銀鏈。佢係武器。」


檢控官再問Macarus:「林有容先生,請問你覺得一條銀鏈夠唔夠一把菜刀打?」

林有容:「我唔知。」

「林有容先生,請用物理學解釋一條銀鏈點樣可以打得贏一把菜刀?」

阿智舉起手嗌:「法官大人!我反對!反對檢控官重複問一條問題,而且嗰條問題同本案無關。」

檢控官望住法官說:「法官大人,被告嘅行為動機所導致嘅結果絶對同佢嘅死因有關。」

法官表示:「反對無效。請控方繼續。」

檢控官嘴角帶著笑意的多謝完法官大人之後,向林有容問多一次頭先條物理學問題。


林有容:「我唔知點先打得贏。」

檢控官再問:「你明知打唔贏仲衝過去係咪想死?」

「反對。法官大人。我......」今次法官未等阿智講完就直接敲槌仔駁回阿智的要求。

林有容:「我當時唔知自己打唔打得贏,亦唔知會唔會死。」

檢控官對法官大人道:「法官大人,我冇嘢問嘞[slick]dw。」

形勢急轉直下,而家林有容的死因由意外導向被殺,甚至有可能改判為有尋死成份的意外身亡。

阿智單手掩面,試圖隔絶外界紛擾,找出應對良方。


好。你要玩動機呀嘛。我就同你鬥過。
阿智隻手不知何時從掩臉變成了托下巴,思路亦轉了個彎。

辯方再次質詢被告。

阿智問Macarus:「林有容先生,請問你當時點解要轉身撲向持刀男?」

林有容回答:「因為我想爭取時間俾嗰個女仔同埋圍觀嘅人撤退。」

阿智再問:「林有容先生。當佢哋撤退咗之後,你係咪繼續同持刀男糾纏?」

林有容:「係。」

「你係咪主動纏打持刀男?」

「係!」

「你當時係咪可以選擇逃走?」

「係!」

「咁點解你當時唔選擇逃離現場?」

「因為佢嘅眼神入面有魔氣。」


「林有容先生,請向在座各位闡釋魔氣一詞。」

「其實我都唔係咁清楚。總之當一個人俾嘢附身嗰陣佢嘅眼神或者身上會泛著一層黑氣,我哋嗰邊又稱為魔氣。」

「林有容先生。咁你即係話你覺得當時嗰名持刀男俾不知明生物或靈體附身,我覺得啱唔啱?」

「係。所以我拎條銀鏈出嚟想進行驅魔?」

此時檢控官突然提出反對:「Ojection法官大人!冇證據證明呢個世界有魔鬼存在!辯方律師嘅問題毫無事實嘅根據。」

阿智不等法官開口,自行說:「法官大人,我願意更改問題#bye#。」

法官說:「可以。」


阿智再次向林有容發問:「林有容先生。你當時係咪認為持刀男被肉眼看不見的存有附身。」

林有容回答:「係!」

阿智再問:「當你意識到佢被附身之後,你作出乜嘢反應?」

林有容答:「我要趕佢離開呢副身體。」

阿智又問:「點解你當時唔選擇逃走呢?」

林有容:「因為如果我縱容佢存在,佢會繼續害人。」

檢控官又再打斷佢哋:「Ojection法官大人!反對被告進行無理猜測!」

今次林有容真係火都嚟。佢完全唔等法官作出反應,擅自開口怒轟:「咁我當時見佢揸住把菜刀想斬嗰個女仔呀嘛!佢梗係好有攻擊性啦。如果唔係阿夕係佢後面攬實佢,個女仔一早俾佢斬死咗啦!我邊X度無理猜測呀X你老X!


法官敲槌仔說:「肅靜!被告請勿在法庭內粗言穢語。」

林有容說:「Sorry:-(。」

法官:「辯方請繼續盤問被告。」

阿智問林有容:「林有容先生。請問你有冇接受過任何正統的驅鬼或驅魔訓練?」

林有容:「冇學過完整訓練。以前大天使薩基爾非正式駐鄉城辦公室初代室長口頭上教咗我幾句驅邪知識之後就過咗身。」

阿智:「咁你當時拎條銀鏈衝向持刀男,係咪想驅邪?」

林有容:「係。」


阿智追問:「用銀鏈對付看不見的存有是否當年室長教你的驅邪方法?」

林有容說:「係。但唔係完整方法。」

阿智:「咁你當時知唔知全套方法係點樣嘅?」

林有容:「唔知。」

阿智問:「你知唔知用不完整方法驅邪可能累到自己,喺嚴重情況下可能會累到自己死亡?」

林有容說:「我當時冇考慮過咁多?」

阿智:「咁你當時考慮啲乜?」

林有容說:「我淨係知如果俾佢行出去,會害到好多人,所以決定搏一搏。」

阿智:「你所指嘅搏一搏,係咪指夾硬驅邪?」

林有容:「係。」

此時,檢控官又嚟啦:「法官大人!被告所謂嘅搏一搏好明顯含有明知有可能會死仍然去做嘅成份喺裏面。」


法官無言。佢望吓檢控官,又再問吓被告:「被告。對於剛才檢控官嘅發言,你有冇嘢想補充?」

林有容:「我......冇補充。」

死嘞。呢舖真係大大鑊。再係咁落去林有容真係好大機會被判自殺身亡。阿智咬咬牙,決定舉高手說:「法官大人,我有嘢想補充。」

法官說:「請講。」

阿智閉了一下眼睛說:「我要求以下內容必需保密。」

法官說:「可以。」

[閉門聆訊開始]


十分鐘後。


[/閉門聆訊結束]

阿智:「法官大人,我要講嘅嘢已經講完嘞。可以結束今次對被告之盤問。」

法官望向檢控官:「控方仲有冇問題想問?」

檢控官面青口唇白道:「法官大人,我,無嘢講啦。」

法官再敲一下槌仔說:「現在休庭十分鐘,之後雙方作出結案陳詞。」


法官宣佈休庭之後,法官和書記官行出四號法庭。林有容坐喺被告席上,成個身挨落張椅子上,避開其他人的眼神說:「嗰班人渣。」

企喺佢隔籬嘅阿智知佢講緊頭先閉門聆訊的事,所以接話:「我都覺。」

林有容:「真係掉佢哋落海都嫌佢哋破壞海洋生態環境呀。」

阿智說:「冇錯。我頭先講完之後真係好想去漱口。」

林有容:「咁你去啦#bye#。」

阿智問他:「留低你一個喺度,ok嗎?」

林有容看看右邊的檢控官,檢控官發現自己對到被告的視線後即刻擰轉面,於是林有容回答自己嘅律師:「Ok#good#.」


阿智漱完口之後休庭時間差不多結束了。法官和書記官行返入法庭,眾人向法官敬禮,跟住法官話:「現在開始結案陳詞。首先請由檢方宣讀。」

檢控官鞠躬後話:「係嘅法官大人。法官大人,被告林有容所謂嘅驅邪好明顯係不自量力,請法官大人考慮佢死因嗰陣唔好唔記得呢一點。」

檢控官好明顯自從閉門聆訊之後就洩咗度氣。佢匆匆講完結案陳詞就論到阿智宣讀了。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8/2/2019 17:44
今天貼文總數: 538 | 累積文章數目: 6,466,197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