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有關解封部份帳號之事宜

早前收到各會員反映一些朋友的帳號可能因誤會導致被封,CEO與管理員團隊商討後,重新審核並決定解封部分只輕微觸犯版規、懷疑被駭的帳號。所有可得到解封的帳號(包括登入電郵及備用電郵)將會收到我們發出的通知,如有用戶收到電郵而未能正常重新登入,可以到「聯絡我們」(http://forum8.hkgolden.com/contactus.aspx)提供你用作註冊的電郵地址、後備電郵地址予我們跟進。

香港高登討論區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問號的感嘆》微型小說
28 個回應
天洛卡

Member
FB[flowerface] https://www.facebook.com/%E5%A4%A9%E6%B4%9B%E5%8D%A1-1844883209067528/


***


年屆五十的父親捧著鏡子,逕自轉身離開。他只著眼於自己的背,不斷往鏡裡看。弓了嗎?直了嗎?


直了,佩姬如此安撫父親。父親聞言,反手輕掃自己的背,傻笑,喃喃碎碎唸:我的背直了…我的背直了…


佩姬回家去。母親仍舊卷縮在客廳一角,自言自語:他的背弓了…他的背弓了…


自從父親被關進精神病院,母親就開始手騰腳震,見鬼似的。她不相信深愛的好丈夫會為一個七十歲的有夫之婦而弓背。他從不弓背,脊椎像是鋼條製造的。他說腰板硬直得像感嘆號的人,才能為家庭遮風擋雨。現在,他的背弓了,家庭也就要散了。


母親的聲音抖顫著,沙啞無力。她要佩姬學她一樣,卷縮起來。切記,背部一定要弓得像問號的大弧。這是最好的自保方法。腰板硬直得像感嘆號的人,就要為家庭遮風擋雨。我不敢擔當這責任。一眾背脊弓得像問號的人會將我縛起來,送進精神病院。


佩姬召來警察。母親發瘋似的嚎啕大哭,像信徒在危難中呼叫神佛之名。


問號!問號!問號!


一眾警員施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制服母親,將她抬到救護車裡去。母親的厲叫聲遠去,累得弓背的警員收隊離開。


可以下班了嗎?到酒吧消遣去?誰要來?不知道妻子會否不高興?事事問虎妻?


嬉鬧聲中,滿滿的問號。


很礙耳。佩姬一臉不悅,入屋看電視去。肥皂劇。劇情講述中年男人為賺錢養妻活兒,甘願成為已婚老婦的秘密情人。看著中年男演員面上的無奈,佩姬哈哈大笑起來。


#good2#1    #bad#0  
標籤:
在友人的小派對上。


你好,我是艾倫。艾倫是位高大俊朗的男士,已屆而立之年,剛剛註冊成為家庭醫生。


在商場打滾多年,知命的潔西卡看不起亂七八糟的頭銜,假笑。家庭醫生和普通醫生有何分別?


看出潔西卡的不屑,艾倫有意無意地露出一個傻氣笑容。家庭醫生還要照顧求診者的心靈需要。


潔西卡呷一口紅酒。我找一個普通醫生和一個心理醫生,不就可以代替了你。


艾倫遇過很多喜歡降服他人的傢伙,有如這狂妄自大的潔西卡。他不介懷她的挑戰,聳聳肩,一臉不以為然。普通醫生照顧你的身體,心理醫生照顧你的精神,家庭醫生可以同時照顧你的身體和精神,裡裡外外,一切一切,像個丈夫。


潔西卡大笑一聲,覺得他的答案很有趣。是個好丈夫呢!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勝任當個好丈夫,但我肯定自己是個好情人,艾倫說。取過潔西卡手中的酒杯,雙唇剛好疊在桃紅唇膏殘漬上。酒杯微傾,佳釀帶著桃紅色的誘惑,滑到他的口腔去。


佩姬隨意抽出酒櫃裡的一瓶紅酒,仔細品嚐。人家說,酒能亂性;佩姬說,人性自亂,與酒無關。她清楚知道,無論有沒有酒精的介入,自己還是想杰瑞看看她的背。


杰瑞比她年長十年,是個性格怪異的鑽石黃老五。他很在意背脊的線條。每次健身,他都命令教練務必留意他的背。他接受不了弓背的人:那虛偽醜陋的線條會讓他毛管直豎。


為了討好杰瑞,佩姬找來一塊金屬片,縫合在衣服上,撐直身子。她撐了沒一星期,杰瑞已留意到這新入職的花信小妮子,稱讚她直挺挺的腰板。佩姬微笑道,我的腰板天生就是那麼硬直。


潔西卡先天不足,脊椎生來柔軟。年紀輕輕,背脊已弓得像蝦米。背著小弟通街跑,替分身不暇的母親糴米回家,為父親搬貨送客…家庭生意漸有起色。年邁父母退下火線,一眾子女接手生意。潔西卡是兄弟姊妹中最有手段的一個,由她來當公關最適合不過。


專貴的客戶打量潔西卡全身上下,皺眉問,你的背怎麼這樣弓?


潔西卡淡然一笑。我的背只為你而弓下來。


生意成了,背也弓得更厲害。


酒醉,一絲不掛的佩姬硬直地俯伏枱上。撕裂的痛來自背部。杰瑞的指甲有如斷酒瓶斷口那樣銳利,在佩姬的嫩滑玉背上劃下十道血痕。一痕換一萬元。佩姬的月薪就此暴漲十萬大元。


不惑的潔西卡踏著醉步,徘徊夜街上。


終於有人懂得欣賞弓背的她。對方是個愛酒的花甲老翁。他愛她愛得滿臉通紅,扒光她的衣服,猛讚她的弓背美絕人間。他打斷酒瓶,在她背上留下十道印記。她帶淚謝謝他的厚愛,拿著簽好的合約帶笑離開。薄薄的十頁紙,重得驚人,將她的背墜得更弓更圓潤,有如完美的問號。


驀地,潔西卡滿腦子問號。問號多得很,一個勾著另一個,繞纏成結,雜亂無章。問號數量瞬間暴增,快要充爆她的腦袋。頭痛欲裂。她需要答案,儘管她還弄不清楚問題的根本。


一雙沾滿塵土的赤腳出現在潔西卡面前。她弓著背,抬不起頭,看不見對方的臉。她一頭栽入對方懷中,口裡喃喃重覆著: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


對方沒有因著她的奇怪舉動而縮開,反給她一個堅定沉穩的擁抱。來!


赤條條的潔西卡被抱至一個裝滿紅酒的浴缸。背上的十道印記變得瘋狂,強行撐開皮肉,熱烈歡迎新認識的朱色佳釀。潔西卡亦隨之起哄、騷動,在浴缸裡手舞足蹈。揚手,撲空,她整個人滑入缸底。紅酒的芳香和血液的腥臭混和在一起,成為詭異的快樂。她的弓背感到一陣酥麻,醉倒,變得輕盈、寧靜,彷彿不存在。


這是挺直腰板的感覺嗎?潔西卡享受,沉溺,安睡。


佩姬的背痛得很,久久不能成眠。杰瑞為她放滿一缸紅酒,雙雙沉浸其中。放鬆。他提及多年前的一宗新聞。一名精神病患者將一名酒醉女商人浸在一缸紅酒裡,說是為對方減輕背部痛楚。女商人受驚過度,結果被送進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大叔又送厚多士嚟啦^3^lm


「你好!」


「你好。別來無恙嗎?」


「不也是老樣子。」


「何謂老樣子?」


「白髮蒼蒼,滿臉皺紋。皮膚乾枯,大大小小的色斑浮現。雙眸失去神采,行動變得緩慢。」


「你是個有趣的人。」


「因為我的生命很幽默!」


「如何幽默?」


「四處充斥著問號。」


大叔又送厚多士嚟啦^3^lm


多謝大叔#yup#lm


「請借給我鏡子。我想看看自己有否變作問號。」


「給你。」


「謝謝。」


「幸好!我還不是一個問號!」


「你是甚麼?」


「我天生就是一個勇敢的感嘆號!我很肯定,我生來就是要為這個世界不停感嘆!」


「這個世界很糟糕嗎?」


「這個世界的確很糟糕!因為它充斥著問號!」


「問號是壞傢伙嗎?」


「問號是精神萎靡的感嘆號!它累壞了,總是弓著背,挺不直腰板。更要命的是,當問號看見精神飽滿的感嘆號,就會怕得手騰腳震,見鬼似的,顫著聲音問對方:『難道你有精神病?』。」


「勇敢的感嘆號會答:『我的確很精神,但沒有病!謝謝關心!』然後它就會被一眾問號縛起來,送進精神病院;懦弱的感嘆號會答:『你看錯了,我只是伸懶腰而已。』然後它會模仿問號的姿態,餘生都弓著背。因為它怕會被問號送入精神病院去。」


潔西卡喜歡和勇敢感嘆號相處。在他身邊,她自覺是個假扮問號的感嘆號。來日,只要她伸完懶腰,就可以輕易變回一個精神飽滿的感嘆號。


「入住精神病院的感嘆號,大部份都沒有好下場!」


「如何?」


「它們會變成問號!問號會對感嘆號不斷提問。無論感嘆號交出甚麼答案,問號都會說感嘆號精神有問題。患病了,該吃藥。那些藥物會改變感嘆號的腦部荷爾蒙分泌,令它們的思想和行動都生起變化…」


勇敢感嘆號整天沒精打采,垂頭喪氣,懷疑自己,懷疑人生。潔西卡懷念昔日的他。精神奕奕,昂首挺胸,健步如飛,聲如洪鐘。他曾是個有趣的人。他的生命曾經很幽默。


「這時候,問號就會用不太肯定的口吻說:『我們似乎把它治好了。』。」


「不太肯定?似乎?」


「因為問號所使用的理論,發展尚未成熟,還有很多破綻和疑竇。它們是知道的。」


「依你所言,問號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對!而當中最大的問題是,它們不覺自己有問題!世上實在有太多問號,多得令問題成為常態,沒有問題的才是有問題!」


潔西卡和他同一天出院。


親人細心地派來多輛汽車、多個家傭和保鑣接潔西卡出院,確保她不受記者騷擾。她從車窗布簾的空隙發現他的身影。弓起的背,萎靡地在路上緩緩前進…


佩姬覺得杰瑞所講的故事似曾相識,但她一下子又想不出甚麼端倪來。漸漸迷醉於滿缸赤紅之中。對面的杰瑞如盯著綿羊的狼,眼神銳利而貪婪。久經鍛鍊的軀體,沒有半分多餘的脂肪,線條精煉,硬直剛陽。他是個如假包換的感嘆號。


泡在酒池裡,潔西卡教年輕的兒子認識紅酒。飲酒是社交的技能,品酒是提升形象的技巧,評酒是突顯個人魅力的基本。小伙子不勝酒力,滿臉通紅,像釀酒用的豐美果實,教人垂延欲滴。他卑微地弓起背,把頭塞入她兩腿間,品酒。潔西卡欣賞那新鮮稚嫩的弓背。美絕人間的弧線,賞心悅目。她心頭大樂,打了個顫。小伙子乖乖退出來,評酒。評得好,孺子可教也,將來定必是人中龍鳳。


紅酒白液混在一起,滑入佩姬的喉腔。杰瑞的背仍是直挺挺的,沒有隨著精神的鬆馳而軟弓下來。佩姬問,你不累嗎?杰瑞從後擁佩姬入懷,耳語。只有腰板硬直得像感嘆號的人,才能為家庭遮風擋雨,所以他不能言累。佩姬的敏感神經被點燃起來,由耳根蔓延開去,躍動全身每個細胞。目光游離不定,無意間落在缸邊的一幅清澄大鏡牆上。


艾倫下意識地瞥望大鏡。鏡中的自己輕微寒背,是個微微弓著背的感嘆號。幻想自己徹底變成問號的模樣。扭曲,變態。恐懼油然而生。強烈的麻痺感由頭皮傳開,沿著脊椎傳至身體每個部位。


潔西卡問,要泡紅酒浴嗎?


赤條條的艾倫滑入酒池裡,與年屆古稀的潔西卡各據酒池的兩端,相視而不相見。他看見一個由眾多問號堆砌出來的問號,她看見勇敢感嘆號。


潔西卡對勇敢感嘆號又愛又恨。愛他展示出感嘆號的美麗,恨他挑起她對問號的鄙夷。她沒能體驗作為感嘆號的高貴,也無法承受身為問號的自卑。


太可憐了。艾倫嘗試拗直潔西卡的弓背。用力過猛,硬生生將十道印記撕破。紅酒的芳香和血液的腥臭混和在一起,成為詭異的快樂。冰冷的雪花白雲石牆身飾面,無限反射潔西卡的嬌喘聲。滾燙的皮膚現出鬱紅的酒色,令乾癟瘦削的潔西卡看來年輕。


若能再次年輕,她定會找來一塊金屬片,縫合在衣服上。撐起身子,抬頭挺胸活下去。不會再弓著背!誓要做個精神飽滿的感嘆號!


她的弓背感到一陣酥麻,醉倒,變得輕盈、寧靜,彷彿不存在。這是挺直腰板的感覺嗎?享受,沉溺,安睡。


醒來。紅酒早已悄然流走,剩下赤條條的佩姬在床上。掛著紅酒的嬌軀,側躺在雪白無瑕的被褥上。像個發育未完成的胚胎。白裡透紅的肌膚,背部微微弓著,呈現出渾然天成的線條。介乎幼稚與成熟之間,成了形卻未定形。有能力選擇,但未作出決擇。


惟佩姬必需在此刻作出決擇。


硬撐直軀體,留在杰瑞身邊,假扮感嘆號。


抑或…


隨得背部放鬆下來,混入萬千弓背群當中,躲過杰瑞視線,以問號的姿態度過餘生。


天人交戰。脊椎渴求休息,拼死奮戰。十道血痕不欲浪費昔日的努力,誓死頑抗。弓直弓直直弓直弓弓弓直直直直弓弓弓弓弓弓直直直直…背肌的拉扯,導致傷口破裂,流出一片內斂的殷紅,散發出陣陣酒香。佩姬嗅著酒香,瘋狂大笑起來。她一定是醉了。怎麼會感覺不了頭部以下的軀幹?


轟動全城的消息:首富擲千金,豪娶窮家女。


億元嫁衣,由名設計師和頂尖工程師攜手打造。璀璨奪目的新娘鑽石后冠,是連接腦神經和軀幹的儀器。金光閃閃的華美嫁衣下,是數千磅重的微型機械組件,協助佩姬做出細微動作。整個設計裡,最得杰瑞歡心的、最為佩姬注意的,是那塊高柔韌度的金屬片。只要將它鑲在背上的脊椎位置,配上機械的幫忙,就可以做出多種天然脊椎做不到的動作,包括最直的綫條。


夢寐以求。有了這項技術,佩姬將能永遠得到杰瑞的寵愛。


鑲嵌過程沒痛楚,只有費用高昂的結算單。


沒所謂。


金錢為她帶來更美好的人生,更美好的人生為她帶來更多金錢。周而復始,循環不息。佩姬這刻才明白,為何勞苦大眾甘願為幾分小錢而卑躬屈膝。因為有更多的錢,有更美好的人生,才能真真正正的抬頭挺胸做人!


在眩目的包裝下,無人知道內裡乾坤,紛紛擺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直挺的腰板?羨煞旁人。那是花上數輩子也賺不來的腰板!


大婚過後,杰瑞和佩姬攜手前往拜會雙方家長。倘大的房間裡,四老各佔一隅。


年屆五十的艾倫捧著鏡子,只著眼於自己的背,不斷往鏡裡看。弓了嗎?直了嗎?


佩姬母親卷縮在一角,自言自語:他的背弓了…他的背弓了…


九十高齡的老翁仍舊沉溺於酒精,最愛弓背的女人。


七旬的潔西卡安詳地浸浴在滿池紅酒裡,享受,沉溺,安睡。


夫婦二人對此見怪不怪。找個角落,坐下,和四個大問號共處一室。


渾身不自然,想逃。


同一口空氣,同一個空間。推開房門,跨過門檻。逃得了。


同一種觀念,同一種執著。推開房門,跨過門檻。逃不了。


*****(完)


O:-)lm


O:-)lm


O:-)lm


:Dlm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6/4/2019 3:55
今天貼文總數: 387 | 累積文章數目: 6,492,129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