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再負荊請罪】全新高登官方app HKG正式上架 會員永久免廣告
是咁的,2016年年尾,我因為忽略會員對手機程式o既需求,做o左一個不明智o既決定,加上一直未有好好回應會員平日訴求,最終令唔少會員不滿。事件並唔單單影響我,亦影響一直以來熱愛高登o既每一名網民,為此再向各位表示衷心歉意。:-(

或者有巴打會講,寫好隻app自然會有人回家。我唔否認自己曾經都抱過呢種僥倖心態,但沉思過後,我明白其實只係寫好一隻app並不足夠,要為高登會員做o既事情實在太多,包括提升網速同改善伺服器穩定、維護自由o既討論空間、鼓勵會員參與創作及討論等。因為,高登最珍貴o既係每一位會員,所以落足心力滿足會員訴求係高登o既首要任務。 ......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連載】電流俠:潛伏特異人
7 個回應
你打我唔到

Member
〈序章〉

二零零三,人心惶惶嘅一年。

放學後嘅中學校舍比以往更加平靜,只係得微風輕輕力吹過樹葉嘅沙沙聲。就喺兩個禮拜前,地下嘅籃球場先至舉辦完班際比賽,但而家望落都已經開始封麈,而且睇怕仲會持續一段時間𠻹。喺各層嘅走廊間唔中可以聽到一對兩對嘅腳步聲匆忙走過,好似留喺室外多一分鐘都會迎嚟啲咩不祥之事咁。春天,本來充滿住萬象更新、孕育成長嘅氣息;初春嘅景象並唔應該如此死寂一片。而喺學校嘅某一個班房角落,似乎隱約聽到陣陣吵鬧同掙扎聲。聲音背後,正正有某種未知嘅潛能孕育緊,就如同迎接新生嘅來臨一樣。

一班老師啱啱開完會,一個二個急急腳離開會議室,得返蔡副校同幾個助理喺度整理文件。年近六十嘅蔡副校從來都唔係一個特別受學生同事歡迎嘅人,一嚟以前喺學校做咗八年訓導主任,學生少不免都唔會想同佢有太多接觸;二嚟佢平時皺起眉頭嗰一副嚴肅樣,令到唔少同佢共事多年嘅老師都對佢退避三舍。雖則係咁,不過佢對學校一直以嚟嘅貢獻,以及對學生嘅默默關心,大家都係有目共睹嘅。

就喺佢哋熄哂燈、行出會議室嘅一剎,二樓走廊盡頭嘅班房傳嚟霹靂一聲嘅巨響,狠狠劃破校園嘅一片寧靜。會議室位處一樓,理所當然聽得好清楚,於是乎蔡副校同一班助理即刻跑上二樓,睇吓究竟發生乜事。仲未去到樓梯頂,已經聞到由 2E 班房傳出嚟嘅一陣燒焦嘅氣味。裏面只係得兩個學生攤咗喺地下,身邊冒出一堆白煙。一個助理首先走入班房,立即揞住個鼻嗌咗聲,緊隨嘅其他助理同蔡副校亦都抵受唔住越嚟越濃嘅燒焦味,馬上揞住鼻。蔡副校唔敢相信眼前所見到嘅一切:其中一個學生挨住後面埲牆坐咗喺地上面,條頸明顯有俾人勒過嘅痕跡;另一個學生面上都有傷痕,但更加明顯嘅係右手手掌燒燶咗,成隻手黑哂咁滯,而且就係白煙嘅源頭。另外側邊仲有唔少撞跌哂、亂七八糟嘅檯檯櫈櫈,佢幾乎肯定呢度啱啱發生過打鬥。

喺情急之下,蔡副校一步衝上前,嘗試扶起靠牆嗰個同學嘅手臂,向後面同事大叫:「報警呀!應該係漏電——」仲未講完,另一聲刺耳嘅巨響喺原地發出,蔡副校應聲倒地。


#good2#0    #bad#0  
標籤:
〈第一章〉

十五年後,一個孤冷寂靜嘅夜晚。

觀塘海濱公園裏面,一個着住深藍色西裝嘅後生仔一直沿住欄杆向藍田方向行。所謂嘅「後生仔」睇真啲其實已經接近中年,不過都尚算姿整,一隻手攞住一個名牌黑色公事包,另一隻手戴住新型號 Apple Watch,爭在無攞埋杯 Starbucks 咖啡慢慢行慢慢飲,如果唔係就成個典型中產人士咁。呢一晚跌到去十五度,海旁嘅地方就更加大風,所以人並唔多,得幾 pair 情侶坐喺唔同角落嘅木櫈咿挹,同埋一年四季都如常喺度練跑嘅人。

正當呢個接近中年嘅後生仔行到去大約公園中心嘅位置,佢褲袋傳出斷斷續續嘅震機聲。拎出手提電話,螢幕上嘅來電顯示寫住「琪」。佢望住呢個單字幾秒,猶豫緊到底接唔接好。但佢仲喺度諗緊嘅時候,震機聲已經停止咗,取而代之,係螢幕彈出一個未接來電通知。後生仔嘆咗口氣,但呢一口氣包含嘅,係放鬆,定係惋惜,定係無奈,只有佢至清楚。

電話又隱約震咗聲,好似回應佢嘆氣咁。係「琪」send 咗個訊息嚟:「阿希 又話黎既?係邊呀?」

佢雖然好想收埋電話繼續唔理,但阿琪始終都係佢其中一個僅餘嘅好朋友,喺呢個時候唔理佢似乎有啲過份。

「Sorry 我改變咗主意。妳幫我同 Miss 潘講聲唔好意思吖。食得開心啲。」

「都話隔左咁多年 佢地冇野架啦」

「都係唔係咁好。唔好逼我啦。」

「咁你係邊度?」

「觀塘海濱。」然後順便補多句:「我就走㗎啦,妳唔使嚟揾我。」

後生仔收起電話,挨住欄杆望向前面三個相連嘅觀景亭,睇佢哋一直喺度變色,紅變黃、綠變藍咁,色調時冷時暖;觀景亭樓高一層,燈光啱啱好反映喺佢塊面度。望咗一陣,佢感覺到佢內心亦同一時間經歷緊類似嘅反覆變化,憤怒同時又混雜後悔,懷念又連帶住傷感。佢就係企喺一切嘅中間,俾各式各樣嘅情感包圍住,活喺「後生仔」同「中年人」之間;身處喺日同夜之間嘅傍晚時份,企喺陸地同海港嘅界線之上,唔上唔落咁。


:)


〈第一章〉(2)

今晚係九龍某間中學某一屆 2E 班嘅班聚,亦都係自從大家畢業之後第一次約齊哂咁多位。其實成班學生總共得三十五個人,加埋班主任潘老師都係三十六人,睽違足足十五年終於能夠再一次共聚一堂,都唔知應該話係可惜定係奇跡。或者最令人可惜嘅,係呢個奇跡到最後並無發生到,因為當年喺臨暑假前就退咗學嘅郭誠希,今晚始終都無喺班聚上出現過。

其實大家對佢嘅缺席一啲都唔意外,原因係佢咁多年嚟無論大小聚會、同學生日飯、校慶等等,都一直無蒲頭。而最主要嘅原因,當然係嗰陣時發生嗰件怪事啦。係就係已經相隔咗十五年,但都曾經喺學校轟動一時,甚至連新聞都有報導過,又點會有人唔記得?有,嗰個咪正正係郭誠希本人囉。

根據當時在場嘅教學助理所講,佢哋喺班房發現佢嘅時候,佢已經暈咗喺地下度。醒返之後,佢堅稱自己無對蔡副校做過任何事,唯一記得發生過嘅就係俾隔離班嘅蒙元傑打,之後就不醒人事。而蔡副校醒返嘅時候,講嘅嘢亦都同其他人俾嘅證供完全吻合。件事的確係好有疑點,但係無人知到底成件事嘅來龍去脈係點。時至今日,仍然有一啲同學對事件真相有各種揣測,覺得佢係為咗同件事劃清界線,專登扮傻話自己失憶,咩都唔記得。

「佢係咪唔嚟啦?」潘老師問啱啱放低手提電話嘅黃凱琪。凱琪點一點頭。「唔緊要啦,我明嘅。大家都應該明嘅。」潘老師面帶安慰咁微笑,向大家揮揮手示意起筷。

同一時間,喺海濱公園度嘅阿希沿住斜坡緩步行上觀景亭,然後放低公事包。一陣陣嘅冷風撲面。佢望住仍然發出亮麗光芒嘅對岸,望吓望吓,眼前嘅一切景色開始變得好朦,好似海面嘅倒影一樣。


〈第一章〉(3)

突然間,佢覺得身後面有啲唔妥,好似聽到有種奇怪嘅回音喺好遠傳過嚟,雖則聽落去係人聲,但佢又唔清楚係講緊咩。一擰轉頭,居然成個環境比頭先光咗一啲。莫非係月光?阿希抬頭望上天,不過連個月亮都見唔到(反而今晚啲星星特別光,而且仲幾多𠻹,以今時今日嘅光污染咁嚴重,已經算係好難得㗎啦)。回音越嚟越多,唔同嘅男聲同女聲互相夾雜重疊埋一齊。仔細聽吓,佢哋似乎都喺度迎接緊啲嘢,話咩:「係時候 ⋯ ⋯(唔知乜乜乜)⋯ ⋯ 終於可以 ⋯ ⋯」之類,感覺有啲詭異。

阿希留意到周圍真係越變越光,明明已經係接近夜晚八點,點解會光到好似傍晚六點幾咁樣?正當佢終於忍唔住想轉身離開觀景亭嗰時,佢見到六七個人影一個一個咁由地下行緊條斜坡上嚟,再擰轉頭望一下樓梯底,同樣見到有幾個頭頂,一步一步行上嚟。阿希喺觀景亭上面,眼見兩邊嘅出口都俾咁多人攔住,自己完全被困。

呢個時候,佢終於聽得明嗰一拃聲音喺度講緊乜:「係時候一次過還返俾蔡韻儀 ⋯ ⋯ 今晚終於可以還返哂俾佢 ⋯ ⋯」

阿希個心沉一沉,打咗個冷震,個腦開始亂諗一通:「蔡韻儀蔡韻儀蔡韻儀亦即係十四年前應該係十五年前佢哋話係因為我而入院嘅蔡副校長之但係我真係咩都唔記得點解我真係完全唔記得唔記得點解會咁唔係我真係唔關我事唔係我唔係我唔係 ——」佢對腳已經開始企唔穩,腦裏面不斷回憶返以前俾同學話係殺人兇手嘅畫面,俾同學、甚至教佢嘅老師排擠,就連負責情緒輔導佢嘅駐校社工都似乎認定佢係有嘢隱瞞住大家。

觀景亭下面嘅兩堆人群轉眼已經行咗上嚟,企哂喺度。阿希突然覺得佢哋好面善,好快就認得佢哋某啲人嘅面孔;佢哋都係當年同佢同班或者係隔離班嘅同學。佢甚至無懷疑過點解佢嘅同班同學會喺呢度,佢哋唔係喺班聚食緊飯㗎咩?呢一刻嘅佢個心已經好亂,差唔多負荷唔到一切眼前嘅景象。佢只係心知一樣嘢:佢哋一定唔會放過佢。

果然,佢哋大叫咗一聲:「殺人兇手!」之後就一齊擁過去阿希度,合力將佢成個人舉起。阿希合埋雙眼,麻木地面對自己即將死亡嘅事實。


〈第一章〉(4)

「喂!醒未呀?」一把熟識嘅聲音響起,令阿希從沈睡之中扎醒:「呀 ——!」。發惡夢俾一班人拋落街,然後再突然俾人嗌醒嗰吓,真係幾難頂,搞到阿希成個人好似跌一跌咁,而且個頭仲好痛𠻹。

叫醒佢嘅係佢嘅中學同學兼老友黃凱琪,亦即係啱啱 send 訊息揾佢嗰個。中學生涯嗰時,凱琪喺學校裏面都算係有啲唔受歡迎,皆因佢一向都比較大情大性,唔會好似平時啲人咁扮哂嘢,背後就數人哋呢樣嗰樣;佢見到有人做錯事就會直斥其非,不過正正因為佢咁嘅性格,多數嘅人都會覺得佢難相處、唔合群、唔識人情世故。另外,佢一向都比較男仔頭,平時啲動作唔算粗魯但亦都絕對唔會係温柔。可能因為咁,已經嚇走咗唔少人,平時會接觸到嘅同學就只係有幾個同級嘅女同學,而所謂嘅接觸,通常都係不外乎一齊食晏同問吓功課之類。

至於佢同阿希係點樣熟,大家都唔係好清楚。以阿希平時比較內斂嘅性格,應該唔會同一個咁豪爽嘅女仔做 friend,但中二同班嘅短短幾個月,佢哋的確係變得幾熟,直到而家都仲會聯絡。特別係發生咗蔡副校嗰單嘢之後,當某啲同學疏遠阿希之際,阿琪仍然無離棄佢,繼續同佢食飯傾計。可能阿琪就係為咗抱不平,覺得阿希俾成班人杯葛好可憐,於是更加唔想孤立佢。但無論係咩原因都好,總之阿琪都係阿希中學時期裏面其中一個好重要嘅同伴。

喺海濱公園裏面嘅幾個人聽到阿希嘅大叫聲,就算係喺遠啲嘅都望哂過去觀景亭嗰邊,有啲甚至行咗過去睇吓發生咩事。阿希扶住欄杆起身,喺腦袋一片空白,同埋一片黑暗嘅環境之下,望咗一陣先知道企喺眼前嘅係阿琪,而且仲攞咗兩罐啤酒嚟。阿希心諗:「妳又會喺度嘅,叫咗妳唔好嚟㗎嘛。」但佢其實喺叫阿琪唔好嚟嗰陣,或多或少都估到佢好大機會會照過嚟揾佢。「咁樣先係阿琪吖嘛。」

腦入面嗰句已經唔需要講:「嚟咗啦?」

阿琪笑咗一吓:「驚你一時諗唔開吖嘛,死仔包。不過我都唔識游水,你真係跳咗嘅,我都只可以喺遠處食住花生睇吓你點死法。」

阿希又望住觀景亭外面嘅景色,無應到阿琪嗰幾句亂噏廿四。「喂,點呀?真係想跳落去呀?」阿琪開咗罐啤酒,遞俾阿希:「唉,飲埋先死啦吓。」阿希懶理寒冷嘅天氣,大啖大啖咁飲咗半罐,再問阿琪:「而家幾點呀?」

阿琪望吓部電話:「九點半啦。你瞓得咁舒服,早知由你繼續瞓天光啦。」阿希覺得唔係好妥,見到下面有幾個途人停低落嚟望住觀景亭。「莫非我嗌得好大聲,嚇親人?」阿希心諗。

「點解會咁暗嘅,啱啱我八點嗰陣光好多㗎喎 ⋯ ⋯」阿希一路講,一路又諗返起頭先發嘅惡夢,稍為打咗個冷震。佢伸咗個頭出觀景亭,發覺腳下面應該喺度變緊色嘅彩燈全部都熄咗,心裏面覺得奇怪:「咁早就熄燈㗎咩?」

阿琪見佢怪怪哋,就問佢:「你無嘢吖嘛?你仲諗緊 2E 班啲嘢?」

阿希攞起罐啤酒同公事包:「無事。行啦我哋。」然後兩個人就行樓梯落返地下,阿希再望咗一吓熄哂嘅彩色燈,就同阿琪一齊離開咗海濱公園。


〈第一章〉(5)

因為阿希住觀塘,所以佢哋每次喺海濱公園走嗰陣,阿琪都會陪佢行去觀塘站先搭地鐵,而唔係行去比較近嘅牛頭角站。

過咗巧明街條馬路,阿希終於開口:「阿琪,妳之前嚟海濱呢,有無留意過啲彩色燈係幾點熄㗎?」

「我點記得呀?」阿琪一面無奈咁答:「你都幾無聊㗎喎。」

阿希追問:「唔係呢,我認真㗎。頭先觀景亭下面咪有成排變色嘅燈嘅?」

阿琪皺一皺眉頭:「唔係喺頭頂㗎咩?地面好似無成排燈㗎喎 ⋯ ⋯」

「妖,上面又好,下面又好啦。我記得頭先上去嗰陣明明係着哂 ——」

「咁關我叉事啫?你理得啲燈着定熄咩,我嚟又唔係同你研究呢啲嘢。」阿琪嘅霸氣咁多年完全無變過。阿希知佢本身已經燥緊佢甩底,而家佢仲要喺度講埋哂啲唔𠸎耕嘅嘢。雖然佢始終都係覺得奇怪,尤其係頭先有其他途人都停低落嚟望住佢,一定係有嘢唔妥先至會咁;不過,佢費事再辣㷫阿琪,所以都係收吓把口,唔好再問好啲,於是又飲咗兩啖,然後就繼續行。

兩個人一路上都無再講啲咩。今晚嘅風似乎比平時更加大,喺佢哋耳邊「馮馮」聲吹過。眼見前面就係 APM 港貿中心入口,阿希知道就快要同阿琪道別,於是停低咗喺度,有啲尷尬咁問:「係呢,乜個班聚咁快就完啦咩?」

阿琪戚起眼眉,露出一副「你話呢?」嘅樣。「大家都剩係識喺度講最近返工、結婚生仔啲嘢,留喺度托咩?我去都係俾面 Miss 潘咋,你估我想㗎?不過我都唔夠你勁。」又繼續向前行。

「咪行住先啦。」阿琪停低落嚟,望返轉頭。「妳知我點解唔去㗎。」佢望一望向阿琪,然後睇住附近嘅路人經過。佢間唔中都有呢個小動作,一尷尬就鐘意留意吓其他嘢。

「唔。」阿琪用鋒利嘅眼神望住佢;呢種方法好容易令一個人望返住自己。阿希唯有望住阿琪嘅一副令人難堪嘅表情。「你係咪真係要一直逃避落去呢?」阿希靜咗,無答到佢。「知唔知點解我想你去呀?你永遠都只係諗返起嗰陣時嘅事,但係大家都無再介懷啦。」

一提返起,阿希更加覺得難過:「佢哋鬧我係殺人兇手呀!」阿琪一手捉住阿希手臂:「十五年前吖嘛。嗰陣大家仲細,實會亂講㗎啦?唔好再係咁啦,阿希。你咁嘅話,成世都會俾呢樣嘢纏住,咁點得㗎?」阿希鬆開阿琪隻手。

「更何況,」阿琪慢慢褪後一步:「你根本就對呢件事無印象。」

阿希反駁:「咁唔代表件事無發生過㗎喎。我上網睇過,有啲受創傷嘅人都會失去咗某部分嘅記憶。咁即係嗰時我同蔡副校的確係發生咗啲意外,於是乎我先會失憶㗎啫。」

「或者係你俾懵向左走向右走打到暈咗,仲失憶埋,然之後蔡副校再俾佢整傷咗呢?」阿琪口中嗰個「懵向左走向右走」係嗰陣時周圍欺凌人嘅同級同學蒙元傑,亦都係喺事發現場 2E 班房裏面嘅另一位學生。

「班助理嗰陣唔係咁講,佢哋話係蔡副校一掂到我,之後我唔知做咗啲乜,就令到佢成個人跌咗落地。咁唔通佢哋專登夾埋砌我啦喎?」

阿琪又開始無耐性:「係,你講咗好多次啦。咁再斟酌喺一件唔會有結論嘅事上面,有鬼用呀?」


阿希頂唔順阿琪咁樣講,越嚟越大聲:「蔡副校係因為我而死㗎!」

阿琪亦都爆 seed 還拖:「佢係因為沙士而死呀!你要我講幾多次呀?」

「唔係因為呢件事,佢會入醫院咩?」阿希激動到眼淚都出埋。呢個就係佢一直都咁內疚嘅心結,而呢樣嘢正正就係班同學當時話佢殺人嘅原因。當然呢樣並唔係事實嚟啦,呢件事只不過係令到蔡副校入院,然後再感染到當年致命嘅沙士病毒。

「夠啦。再聯絡啦。」阿琪留低咁樣一句,就靜靜哋轉身離開。阿希成個定咗喺度,望住阿琪嘅背影急急腳咁轉咗入去港貿中心。

〈第一章〉完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8/2/2019 18:42
今天貼文總數: 560 | 累積文章數目: 6,466,219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