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將已解封的舊帳戶升級高級會員

我們上年12月曾解封部分只輕微觸犯版規或懷疑被駭的帳戶,但有會員反映一些於2009年前登記的舊帳戶在解封後未有自動升級為高級會員,現在我們已將該批帳戶升級,謝謝。
精選文章
跳至第

發起人
短篇小說:《衣櫉裡的男人》
2 個回應
法蘭肯斯坦

Member
交易順利,與客戶提前一天簽成合約,我乘坐客機返回香港。打開家門,內子聽到聲音匆匆趕了出來,看見是我既驚又喜,快樂得像兔子一般歡蹦活跳地向我迎上來,雙臂環抱住我的脖子。於是我也緊緊摟住她,與她接吻。她問我為甚麼早了回來,我略作解釋,然後我倆手牽著手走進客廳。在客廳裡,她用搖控器開了電視,脫下我的外套,讓我安坐沙發上,然後輕輕蹲下為我脫掉皮鞋和襪子。又為我穿上布拖鞋後,她說得為我準備浸浴用的熱水,隨即離開了客廳。

  我覺得電視節目無聊,關掉電視後就走進臥室。我坐在床上聆聽隔壁水龍頭那俯衝而下的嘩啦嘩啦的水聲。水聲非常動聽,偶爾被滯截,我能夠想像內子伸展她那雪白細嫰的手臂,用手心撫弄那股小小的人造瀑布以測試水温時的美麗情景。我環視自己舒適的房間,床鋪前是白色的地毯,右邊是寛闊的落地玻璃窗與內子的梳妝台,左邊則擺著她專用的衣櫉。黑色的衣櫉又高又大,宛如是一口豎立的棺材。它跟整個房間格格不入(當初我們為甚麼把它買下來呢?)。內子從不准我打開它看,說希望穿上新衣服時能給我驚喜,自然我也從没想過要打開它。有次我打趣說:“為甚麼不讓我瞧瞧裡面呢?難不成藏了個男人?”她聽後莞爾。

  衣櫉矗立在房間一隅緘默,彷彿是個忠實的老管家。他又像是個高大健壯的門衞,嚴守住卡夫卡的法律之門。它是個用烏木造的兵馬俑,呼出停屍間的沼氣。那個男人好不厲害,他捲縮在衣櫉裡紋風不動,連他呼吸的聲音我也無法耳聞。不,隔壁水聲掩蓋了他的呼吸聲,她不正是為此而為我預備浸浴用的熱水嗎?

衣櫉兩扇門間開了一道又幼又長的黑色小縫,它宛如是女人閉合著的陰道。我聚精會神,眯起雙眼試圖一窺裡面的秘密,慢慢我覺得那條縫子裡真有甚麼東西在蠕動,但轉瞬它又消失,似乎一切都是幻覺。

  我轉念想,櫉門關得如此嚴密,裡面的空氣也許不足夠讓一個成年人在裡面悶太久。也許那個男人早悶死了,也許他仍苟延殘喘,正垂死掙扎想向我求救。或者裡面空氣多著,他正竊笑著我!也許衣櫉裡的空間要比我想像的大,即便留在裡面一個星期也綽綽有餘。也許裡面還藏著先進的隔音設備、食糧和水,他正在裡面飽餐一頓,津津有味。我覺得內子的衣櫉突然變得不一樣了,它裡面可能真藏著一個男人--或者女人也說不定。也許裡面有一只小狗--我從來不許她養狗,也許裡面除了衣物外啥也没有。衣櫉緊閉的門後藏著答案,它使它變得不一樣。

  我想起薛定諤的貓,那只藏在盒子裡生死未卜的貓,內子的姦夫亦陷在存在與不存在間的狀態──在我的腦子裡。在現實裡,他或者存在,或者不存在,真理上他不可能既存在亦不存在,以致他跟薛定諤的貓從本質上說是截然不同的。可在我的腦子裡,在我的懷疑中,他的確處身於存在與不存在間的叠加態。除非真理之門打開,否則在我看來他是既死又活、既存在亦不存在的。


#good2#2    #bad#0  
標籤: 原創 , 新手
水聲停了。不一會內子走進來催促我去洗澡,她打開衣櫉的門取出毛巾,轉身又離開睡房。衣櫉裡除了衣服外甚麼也没有。不,那只是一瞥而已,也許没有,也許是衣服擋住了他,使我甚麼也看不見。她害怕那個男人真的會悶死在裡面,因此不惜犯險把衣櫉打開來讓他舒氣。或者兩個人早商議好,他倆滿以為只要打開衣櫉就可以釋除我的疑慮。然而,她的身子擋住了衣櫉裡的一半,衣櫉裡的衣服又擋住了另一半,我甚麼也没能看出來。好精明的算計!

我站起來,偷偷把衣櫉門打開,盡撥開衣服,甚麼也没有!我突然想到,也許衣櫉裡有甚麼機關,這個機關非常巧妙,以致於不知道的人永遠也無法把它發現。也許,也許那個男人根本没藏身衣櫉裡,他躲到家裡的別的地方。是書房嗎?客房嗎?廚房嗎?抑或是窗檯,還是臥室床下?不,或者他早早溜了,或者他今天剛巧没有出現。也許他活不成了,他躲在別的甚麼地方被悶死了。

我想起內子剛才走進來時臉上隠若浮現的紅潮,那是激情過後的痕跡--或者是我看錯了。我為揭開謎底用觀察蒐集種種證據,然而一切證據都存在叠加性,它們既是證據又不是證據,一切端看謎底究竟如何、答案究竟如何,於是所謂證據淪為荒謬,因為一切證據都必須仰賴詸底,而本質上它們卻是為了揭櫫詸底而存在。姦夫可能存在亦可能不存在,直至七個封印被揭盅。內子偶爾的手足無措、臉上若有若無的紅潮,我都可以把它們理解成她紅杏出牆的證明。可若然没有姦夫,則這一切都只是平常人最平常的表現,單單被我的懷疑無限放大。

  這時內子回到房裡,綻放天使的笑容,在看見我發愣後一臉温柔,彷如是看見孩子正沉沉入睡的母親。她湊過臉來,用手撫摸我的臉,以甜美的聲音温婉的對我說:“又在想甚麼奇怪的事情了嗎?邊浸浴邊去想吧,別讓水涼了。”

“別想騙我,我知道你藏了個男人!”如果此時我大聲叱喝,她會驚呆,然後掩面痛哭。那可能是真情流露,也可能是虛情假意,裝模作樣。我不搭理她,大腳往床下一踢,一個衣衫不整的男人一邊叫痛一邊跳了出來,慌張的逃竄而去。內子此時或者會跪下來拉著我的腳求我原諒,或者會立刻變臉,說:“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們乾脆離婚吧!”她的轉變快得使我心裡發涼。這時我也許會跪下來拉著她的腳乞求她,或者會利索地答應離婚,或者往廚房拾把刀來把她捅死。也許床下没有男人,甚麼地方也没有,於是她罵我没良心、指責我懷疑她。她不再搭理我,今晚我被趕到客廳,不得不睡在客廳的沙化上,悲慘地度過一夜。在把我趕出睡房後,她隨即撲倒床上,把臉埋在枕上痛哭。不,也許她在鎖上門後隨即舒了口氣,把房裡的機關打開,叫那個姦夫出來,然後與他纏綿。他們一邊做愛一邊恥笑我的愚蠢透頂,而我卻被蒙在鼓裡,明天還要乞求她的原諒。

  我在內子的臉上印上一吻,說:“我愛你!”然後離開臥室浸浴去。




“又在想甚麼奇怪的事情了嗎?邊浸浴邊去想吧,別讓水涼了。”

內子咁善解人意嘅[sosad]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8/2/2019 18:46
今天貼文總數: 556 | 累積文章數目: 6,466,215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