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上班台內。

有關帖文題目顯示香港字問題

一直以來,不少會員反映討論區帖文題目未能正常顯示香港字,由於此項更新牽涉整個系統,故一直未能完善。然而我們明白各會員對此有一定需求,決定於星期三早上7時短暫「熄登」更新系統,解決題目顯示問題,預計需時兩小時。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更新完成後題目將支援香港字、大部分日文及韓文字體,字數限制將由現時25個全形字符增加至30個。與此同時,討論區桌面版將增設M版現有的回帶及追蹤功能,發表頁面的題目輸入位置亦會加入字數提示功能,希望能改善大家的使用體驗。

香港高登討論區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DeerGamer

跳至第

發起人
返工食同事死貓,但對方唔好意思都無,反而自我感覺良好得寸進尺
118 個回應
比人逼害 咪想計逼害返佢


比人逼害 咪想計逼害返佢

幻想俾人迫害


安全官和女HR都係大判。我係二判 seconded to 大判。大約做左一個月,有次安全官和93年女HR見我教個退休年齡二判文員少少電腦快捷做法後。櫃內只剩安全官+93年女HR+我三人在櫃內、無其他人出入時,安全官當著93年女HR面前俾暗示說話我聽,女HR在佢身旁和佢一齊好有把握胸有成竹的姿態無出聲,安全官響佢個位邊望我邊講的當時說話大約係:「好既人唔教,教個唔好既人(二判老文員)」。
由最初我跟個 93HR 上APM櫃,APM徹底擰轉面望個93HR都唔望我,又或者佢地叫我出返去(特別我臨走前望 93HR佢揮我走的高姿態神情)。我一直無出聲,做到大約3星期左右,APM對我態度已經好左。有次安全官櫃內只有我 & 93HR 二人時,APM終於叫埋我上去開會。93HR 千叮萬囑鄭重吩咐我,叫我上APM櫃3人一齊開會時:『千祈唔好出聲。無論APM幾落後都好、即使有其他更好更快的方法,都唔好出聲。APM話乜就乜。』我本來已經係啞,我又唔熟地盤,聽人講野記住佢地講乜都好吃力。APM&93HR&我3人,我從來只跟自己果 part,從無逾越(更無能力逾越)。從來只有佢地講無我講。我唔知點解當時 93HR 要咁鄭重千叮萬囑「吩咐」我。APM相當相當信任93HR。

我一返工就向 APM 篤我背脊告我狀,但我做左三星期多難得叫我上去開會前 93HR 又千叮萬囑叫我千祈唔好出聲。又有安全官在93HR面前代勞話我「唔教」93HR。93HR 玩曬啦。

我在地盤主要工作係乜?地盤來文件出文件,我全部 scan & 影印兩份、再 email 俾地盤同事。我第一日返工的做法已經係咁。地盤上下所有人搵我幫佢要影印文件,我每日絕大部分時間都係花響呢度。然後就去另一區駐地盤工程師辦公室 & 大判總部交文件。93HR向安全官投訴我、想我「教」乜?根據其他我唔認得樣的判頭和散工,佢成日吹水;做左成個月有次APM入安全官櫃,只有APM&93HR&我3個人,APM叫 93HR 唔好成日掛住溝仔。我坐在身旁都知 93HR 同佢朋友語音吹水投訴邊個問佢要佢條仔張相、無野做企響安全官案頭旁講避孕丸、講自己同邊個男仔通宵傾電話傾到人地女朋友不滿、話人地女朋友思想中學雞。工作上人人讚咁多水吹咁多人信任,我第一日返工同辭職時佢都係去左日本旅行,但佢都應付裕如。佢咁高能我咁低能,佢工作咁複雜我工作咁簡單容易,我「教」乜?

係喎好吃力喎 成篇幾多細節呀
吃力喎


安全官和女HR都係大判。我係二判 seconded to 大判。大約做左一個月,有次安全官和93年女HR見我教個退休年齡二判文員少少電腦快捷做法後。櫃內只剩安全官+93年女HR+我三人在櫃內、無其他人出入時,安全官當著93年女HR面前俾暗示說話我聽,女HR在佢身旁和佢一齊好有把握胸有成竹的姿態無出聲,安全官響佢個位邊望我邊講的當時說話大約係:「好既人唔教,教個唔好既人(二判老文員)」。
由最初我跟個 93HR 上APM櫃,APM徹底擰轉面望個93HR都唔望我,又或者佢地叫我出返去(特別我臨走前望 93HR佢揮我走的高姿態神情)。我一直無出聲,做到大約3星期左右,APM對我態度已經好左。有次安全官櫃內只有我 & 93HR 二人時,APM終於叫埋我上去開會。93HR 千叮萬囑鄭重吩咐我,叫我上APM櫃3人一齊開會時:『千祈唔好出聲。無論APM幾落後都好、即使有其他更好更快的方法,都唔好出聲。APM話乜就乜。』我本來已經係啞,我又唔熟地盤,聽人講野記住佢地講乜都好吃力。APM&93HR&我3人,我從來只跟自己果 part,從無逾越(更無能力逾越)。從來只有佢地講無我講。我唔知點解當時 93HR 要咁鄭重千叮萬囑「吩咐」我。APM相當相當信任93HR。

我一返工就向 APM 篤我背脊告我狀,但我做左三星期多難得叫我上去開會前 93HR 又千叮萬囑叫我千祈唔好出聲。又有安全官在93HR面前代勞話我「唔教」93HR。93HR 玩曬啦。

『千祈唔好出聲。無論APM幾落後傻的嗎都好、即使有其他更好更快的方法,都唔好出聲。APM話乜就乜。』93HR唔係話落後,而家意思話即使我知道APM做法幾傻的嗎(或我知道任何更好的方法)都好,叫我唔好講野唔好出聲。叫我乜都回應『係』就算。

但APM好錫佢好讚揚佢好信任佢,乜都同佢商量


我向APM遞辭職信後一回到安全官櫃,93HR即刻叫我唔洗話俾任何人知我辭職。我問至少要話俾二判老細(我老細)聽,93HR斬釘截鐵話『唔洗俾佢知』,佢好似至少講左兩次。直至我真係 last day 當日,93HR去左日本一星期,二判老細剛巧有到地盤,我話佢知我 last day,二判老細愕然黑曬口面問:『點解我唔知架 』我當時好傻的嗎,明明好唔鍾意93HR,但當時想放低一齊(係,兩年多後今日我都放唔低),偏偏算數話:『我封信抬頭係俾二判』就算。

問題係有次二判老細去地盤入安全官櫃,當時只有93HR+我+二判老細,外面無任何人。二判老細一踏入個安全官櫃,93HR即刻早有準備、有備以來般立即好快對佢講句(係唔知關於乜野人,我聽唔到亦唔知邊個),二判老細即話:『你意思即係叫我炒左佢姐』93HR無出聲。但平日其他散工還是駐地盤工程師辦公室的人對佢傾閒偈開玩笑,佢都有點反應話:『你即係想我無左份工姐』。但後來佢自己就直接對二判老細告狀唔知告狀邊個。

一開始對我講二判老細咸濕又係你,但你又要向佢告人狀咁熱心;但我辭職,又叫我唔好通知二判老細
一開始向APM告我狀又係你,但無人時你又要對我告誡話APM份人麻煩,準備見APM前又千叮萬囑我唔好出聲。明明唔識串英文又推我出來被人鬧,自己出英文又緊張到死要安全官替佢再三確認。搵TA向我自稱唔識英文(我email都唔關佢事)、佢邊同唔知咩人講電話自稱係人都知佢唔識英文、一掛線就叫我唔好出英文


安全官和女HR都係大判。我係二判 seconded to 大判。大約做左一個月,有次安全官和93年女HR見我教個退休年齡二判文員少少電腦快捷做法後。櫃內只剩安全官+93年女HR+我三人在櫃內、無其他人出入時,安全官當著93年女HR面前俾暗示說話我聽,女HR在佢身旁和佢一齊好有把握胸有成竹的姿態無出聲,安全官響佢個位邊望我邊講的當時說話大約係:「好既人唔教,教個唔好既人(二判老文員)」。
由最初我跟個 93HR 上APM櫃,APM徹底擰轉面望個93HR都唔望我,又或者佢地叫我出返去(特別我臨走前望 93HR佢揮我走的高姿態神情)。我一直無出聲,做到大約3星期左右,APM對我態度已經好左。有次安全官櫃內只有我 & 93HR 二人時,APM終於叫埋我上去開會。93HR 千叮萬囑鄭重吩咐我,叫我上APM櫃3人一齊開會時:『千祈唔好出聲。無論APM幾落後都好、即使有其他更好更快的方法,都唔好出聲。APM話乜就乜。』我本來已經係啞,我又唔熟地盤,聽人講野記住佢地講乜都好吃力。APM&93HR&我3人,我從來只跟自己果 part,從無逾越(更無能力逾越)。從來只有佢地講無我講。我唔知點解當時 93HR 要咁鄭重千叮萬囑「吩咐」我。APM相當相當信任93HR。

我一返工就向 APM 篤我背脊告我狀,但我做左三星期多難得叫我上去開會前 93HR 又千叮萬囑叫我千祈唔好出聲。又有安全官在93HR面前代勞話我「唔教」93HR。93HR 玩曬啦。

我在地盤主要工作係乜?地盤來文件出文件,我全部 scan & 影印兩份、再 email 俾地盤同事。我第一日返工的做法已經係咁。地盤上下所有人搵我幫佢要影印文件,我每日絕大部分時間都係花響呢度。然後就去另一區駐地盤工程師辦公室 & 大判總部交文件。93HR向安全官投訴我、想我「教」乜?根據其他我唔認得樣的判頭和散工,佢成日吹水;做左成個月有次APM入安全官櫃,只有APM&93HR&我3個人,APM叫 93HR 唔好成日掛住溝仔。我坐在身旁都知 93HR 同佢朋友語音吹水投訴邊個問佢要佢條仔張相、無野做企響安全官案頭旁講避孕丸、講自己同邊個男仔通宵傾電話傾到人地女朋友不滿、話人地女朋友思想中學雞。工作上人人讚咁多水吹咁多人信任,我第一日返工同辭職時佢都係去左日本旅行,但佢都應付裕如。佢咁高能我咁低能,佢工作咁複雜我工作咁簡單容易,我「教」乜?

我和 93HR 平排坐,明明每日都 explorer 裡面 search 下野咁基本小學生都識既野,個安全官都當我唔識、小學生英文字個安全官又當我唔識咁,全世界好似當我文盲咁。明明當我白痴咁,究竟個 93HR 在安全官、以及其他人一齊講乜?Annual dinner 又呃我二判可以唔去。然後一見我教個二判老人家小小電腦,個安全官突然雙眼發光咁,話個二判老人家唔係好人, 93HR 和安全官同聲同氣。玩晒啦。又要抹殺我、將我響其他人面前打壓做農村式文盲、但係一見我識少少野就俾說話我聽。要人背後暗地教佢,但功係佢領彩頭係佢要。玩曬啦。


還記得我離職前一星期,93HR 又去左日本旅行。地盤大地震換好多人,其中新上任的 senior engineer 睇完我內部發出的 email,好似發現新大陸般要我跟住 email 來做(其實只係 post file link:o))。我話 email 裡面既野係我做,個 senior engineer 唔信,強調要我跟住「佢」咁做。我重覆幾次話就係我做,佢死都唔信,認為唔係我做。個地盤咁細,文員+HR只有兩個人,上下6個櫃加埋就13個全職坐櫃的人,唔係我做係邊個做?又以為係 93HR 做?我做乜都無人信,覺得我係終極鄉村文盲咁,我唔知點解 senior engineer 剛來埗到都會咁樣睇我


還記得我離職前一星期,93HR 又去左日本旅行。地盤大地震換好多人,其中新上任的 senior engineer 睇完我內部發出的 email,好似發現新大陸般要我跟住 email 來做(其實只係 post file link:o))。我話 email 裡面既野係我做,個 senior engineer 唔信,強調要我跟住「佢」咁做。我重覆幾次話就係我做,佢死都唔信,認為唔係我做。個地盤咁細,文員+HR只有兩個人,上下6個櫃加埋就13個全職坐櫃的人,唔係我做係邊個做?又以為係 93HR 做?我做乜都無人信,覺得我係終極鄉村文盲咁,我唔知點解 senior engineer 剛來埗到都會咁樣睇我

究竟係邊個學邊個?見我做完既野,佢又跟住我咁做(例如 filelink)。恃住我無同人食飯無偈傾,在其他人面前打壓到我好似農村文盲、字又唔識電腦又屎咁。個93HR根本就奸到入骨,但一副光明磊落開朗活潑、事無不可對人言的模樣。事實係最多大話果個係佢,只係佢太聰明記性好、思考條理極清晰、反應太快以一打十、借刀借力一流。還記得我一直唔出聲無講過野,93HR就比較夠膽趁無人時講得出有咩要求『緊係對個大粒既講,等個大粒既去壓佢』呢種話。佢咪正正用呢種手段對付我


我記得呢個93女HR個家姐響馬會做officer ... 馬會好似好多人上高登


一開始對我講二判老細咸濕又係你,但你又要向佢告人狀咁熱心;但我辭職,又叫我唔好通知二判老細

問題係我當初只有我兩二人時有問過呢個93女HR點解唔打字,93女HR打發我話裝九方要俾錢(但我一遞辭職信後,佢唔知幾時向APM申請左來打字),然後有次又突然大大聲屈個二判老人家文員,話個老文員用93HR部電腦上咸網搞到佢無得裝九方,而個老文員聽佢講但無理佢就出左去。老文員眼濛睇mon睇得好辛苦、電腦又唔識唔熟,點上咸網?佢好緊張份工,好勤懇點會上咸網?93HR好識專揀二判職員散工來開刀、信口開河屈人,我對佢的話持極端懷疑態度。


後來安全官因地盤出事而辭職。臨走前有次趁個93年女HR不在場時,在案頭邊做野邊首次對我講「命令我工作」以外既野,就係:
『將你簽俾二判係為你好,大判門檻好高,D野難好多複雜好多。二判D野好簡單,你做既野好簡單。93HR做既野難好多複雜好多。』我係蠢記性差,但我都叫做過不同行業見過不同人,我和93女HR終日坐一張檯,知佢做緊乜。特別是我遞辭職信一星期通知,女HR去日本旅行,我跟佢個地盤管理系統做佢日常工作。政府駐地盤工程師辦公室的人急住要文件時,佢地即刻學即刻用即刻 print 都無問題。講到咁難來幫93HR壓我做乜?安全官自己離職後完全乜都無留低,新任安全官係老人家電腦盲,我係由零開始幫佢新任安全官電腦裡搵檔案、幫佢做本來安全官做的文件、為左方便佢所以幫佢在電腦做好多快捷設定... 成個星期安全官的文件都係我幫佢搵幫佢做。教新任安全官電腦改 pdf 改 excel 搵電腦 file,無人在場無人知道。我係乜都唔識去教新任安全官做佢文件。而且我還要每日自己搭車去兩區交收...

我係全地盤全世界最低級果個。HR要睇CV in 人卦?我肯定93HR當時程度係唔識睇CV;當時 in 我的係 APM。我離職前再招聘過文員,文員CV都係放響APM案頭等佢睇(然而APM英文與93HR一樣差)

HR要計糧出糧卦?其實二判/散工全部都係二判辦公室計曬、出清單、出糧單出支票
93HR做的就係散工問乜,覆述返俾二判辦公室知

地盤員工管理系統(全中文)又自動計曬出 report

臨離職前,93HR又去日本,睇佢CV之前做開賣衫 sales、然後做一年地盤文員跳槽去當時個細地盤做左4個月地盤HR。APM和一眾Grad E都係做左兩個月
由地盤文員跳槽做HR,做左4個月HR就上位告我告人狀。無人時、無野緊張時就擺居高臨下娘娘款俾我睇。

我明明已經啞又無脾氣,我無可能返左一日工就被佢向上司告狀二人一齊俾下馬威我都「笑容滿臉」卦?但我臉色平和已經好好人。做到後期有次我細細聲話自己廢柴,佢又大大聲單打我『多個女人就係麻煩』(之前無人時、即使我從無脾氣時佢都已經咁樣講過『多個女人就係麻煩,我自己一個夠得啦,我自己一個好好多),於是安全官即刻推我出去過膠。翌日我好寬鬆唔多野做, Grad E 好忙搵我幫手影印一疊文件,93HR突然攬住我,對 Grad E話『你唔好俾咁多野佢做搞到佢咁辛苦啦』(我份內事無諗咁多。然而事前事後從來不同人士叫我影印好多野,93HR眼尾都無理會過)。翌日好多工程師要交文件,我好多野要影印要 scan 好多野急住中午出去交俾駐地盤工程師,明明眼見我手頭上好多野好趕,然而呢個93HR自己手頭上完全無野做,企響度、pat pat 靠工作檯、用佢款娘娘姿態、眼尾唔望我、居高臨下遞俾太監咁施施然遞張紙俾我 scan。


直至今日我都有件事唔明,我當初在招聘廣告見的是大判,結果真正返工卻簽我俾二判再 seconded 俾大判,我直接成為二判員工。我自閉且對自己無希望到,連對自己福利甚麼已經無感覺,有工返就算。但我心知咁樣有問題,如果我係對自己事業前景些微上升要求和希望的人,見工大判公司與真正簽的二判公司,規模和前景相差似乎有點遠。呢份工係我一輩子唯一見工與實際簽的完全係兩回事的公司,我都唔知背後係邊個出的主意

我勤勤懇懇半點都無計過、無面色、無說話
最乞人憎係兩個大判 93年HR & 安全官笑容滿臉對任何人好好人咁,大判安全官辭職先知原來佢地背後唔妥二判呢個果個———明明人地對佢地客客氣氣又信任。在APM前告我狀又俾說話我聽,話『簽你俾二判係為你好,大判門檻好高架』個大判93年HR當年英文差到連睇大判電郵都好驚青(無安全官或其他人在場就叫我幫手睇),"insurance"串左4次都唔識串卻推我出來擋槍俾好錫佢又大讚佢的 site agent 鬧(後來93年HR卻話呢個好錫佢的 site agent 份人好小器)、莫名其妙無前文後理唔知做乜突然搵個 technical apprentice對我自稱唔識英文、又同人講電話話全世界都知佢唔識英文再立即掛線對我話叫我唔好用英文出電郵並稱做地盤呢行無人識英文 、偏偏佢自己又要安全官教佢出英文email(我都有幫過佢用英文出 email,安全官不在場時);到頭來APM(以及唔知邊個)獨獨讚佢一個英文好英文叻。成日借刀自利卻扮樂善好施大好人虛偽到爆。每個錫到佢燶、對佢推心置腹的人背後都被佢背後講過壞話,然而永遠都剛好呢個果個都正好辭職甚至被人炒,無人知


直至今日我都有件事唔明,我當初在招聘廣告見的是大判,結果真正返工卻簽我俾二判再 seconded 俾大判,我直接成為二判員工。我自閉且對自己無希望到,連對自己福利甚麼已經無感覺,有工返就算。但我心知咁樣有問題,如果我係對自己事業前景些微上升要求和希望的人,見工大判公司與真正簽的二判公司,規模和前景相差似乎有點遠。呢份工係我一輩子唯一見工與實際簽的完全係兩回事的公司,我都唔知背後係邊個出的主意
我見工看到的招聘廣告只有大判個名,結果實際返工簽我俾二判再 seconded 俾大判。大判所有醫療福利,我通通都無。事後諗返才覺得呢種安排極度可疑

APM乜都係聽93年女HR話,乜都問佢、乜都同佢商量
我唔信個APM本身要做工程,會知咁多「簽我俾二判再 second 俾大判」可以慳HR手續、又唔洗俾大判福利我呢種筍野


唔明咩處女座 又記人年份 你係咪痴向左走向右走線
就算你同事係好麻煩都好 你都係痴向左走向右走線
上面有人話你攞彩你就搬返教人野 又要俾人Hi 好向左走向右走慘慘豬咁
攞彩係講緊你而家想攞彩 又話想開人名又盛 咁唔係攞彩係乜野
見到你逐個回覆係到撐 就諗起我細個岩岩出黎做野嗰時咁向左走向右走傻的嗎 睇你都唔細啦 定係精神有問題 不如去睇下醫生先


因為你係樓主口中嗰啲Hi Hi,所以要Hi勁樓主保自尊[369] [???]


安全官和女HR都係大判。我係二判 seconded to 大判。大約做左一個月,有次安全官和93年女HR見我教個退休年齡二判文員少少電腦快捷做法後。櫃內只剩安全官+93年女HR+我三人在櫃內、無其他人出入時,安全官當著93年女HR面前俾暗示說話我聽,女HR在佢身旁和佢一齊好有把握胸有成竹的姿態無出聲,安全官響佢個位邊望我邊講的當時說話大約係:「好既人唔教,教個唔好既人(二判老文員)」。
由最初我跟個 93HR 上APM櫃,APM徹底擰轉面望個93HR都唔望我,又或者佢地叫我出返去(特別我臨走前望 93HR佢揮我走的高姿態神情)。我一直無出聲,做到大約3星期左右,APM對我態度已經好左。有次安全官櫃內只有我 & 93HR 二人時,APM終於叫埋我上去開會。93HR 千叮萬囑鄭重吩咐我,叫我上APM櫃3人一齊開會時:『千祈唔好出聲。無論APM幾落後都好、即使有其他更好更快的方法,都唔好出聲。APM話乜就乜。』我本來已經係啞,我又唔熟地盤,聽人講野記住佢地講乜都好吃力。APM&93HR&我3人,我從來只跟自己果 part,從無逾越(更無能力逾越)。從來只有佢地講無我講。我唔知點解當時 93HR 要咁鄭重千叮萬囑「吩咐」我。APM相當相當信任93HR。

我一返工就向 APM 篤我背脊告我狀,但我做左三星期多難得叫我上去開會前 93HR 又千叮萬囑叫我千祈唔好出聲。又有安全官在93HR面前代勞話我「唔教」93HR。93HR 玩曬啦。

我在地盤主要工作係乜?地盤來文件出文件,我全部 scan & 影印兩份、再 email 俾地盤同事。我第一日返工的做法已經係咁。地盤上下所有人搵我幫佢要影印文件,我每日絕大部分時間都係花響呢度。然後就去另一區駐地盤工程師辦公室 & 大判總部交文件。93HR向安全官投訴我、想我「教」乜?根據其他我唔認得樣的判頭和散工,佢成日吹水;做左成個月有次APM入安全官櫃,只有APM&93HR&我3個人,APM叫 93HR 唔好成日掛住溝仔。我坐在身旁都知 93HR 同佢朋友語音吹水投訴邊個問佢要佢條仔張相、無野做企響安全官案頭旁講避孕丸、講自己同邊個男仔通宵傾電話傾到人地女朋友不滿、話人地女朋友思想中學雞。工作上人人讚咁多水吹咁多人信任,我第一日返工同辭職時佢都係去左日本旅行,但佢都應付裕如。佢咁高能我咁低能,佢工作咁複雜我工作咁簡單容易,我「教」乜?

係喎好吃力喎 成篇幾多細節呀
吃力喎


知你唔夠吃力#ass# [???]


你唔開名開公司條氣落唔到[???] 咁開下開心下囉

93年8月29日出世, 百家姓由尾數上來

唔係百家姓,係中國所有姓氏
姓氏排名唔會前過390
一世人聽過一個人有呢個姓,恐怕唔會聽過第二個人有——除非佢屋企人


You need a friend, or a social worker. It's almost 3 months and it's the time to stop being pathetic.


未結婚嘅老閪殼:o)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8/7/2019 14:35
今天貼文總數: 570 | 累積文章數目: 6,529,702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